第10章 〈系統的廬山真面目?〉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17 21:45
点击:876
章节字数:37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小打小鬧之後,時間來到了十一點,雖然說在之前的世界裡,衛靜嫻經常熬夜暴肝農活動,不過今天的種種,實在是讓她累到連十點都快撐不過去了。

倒在床上,她彷彿靈魂被抽走了一般,雖然感覺到身旁的人好像不太安分,不過她已經懶得去管了。閉上眼睛之後,她靜靜的等待周公的降臨…………


「靜嫻小姐——?」就在她快要進入夢鄉時,耳邊突然傳來許萍晰的聲音:「這麼快就要睡了嗎?欸——好可惜,還想多聊一點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滿。「嗯——不過第一次看到這張臉睡著的模樣,果然很好看呢。」不過卻也有一些些的笑意:「這麼沒防備,都不怕我會做什麼嗎?」


雖然想要做些反應,不過意識卻漸漸遠去,衛靜嫻象徵性的,用手有氣無力的拍了拍許萍晰,也不知道是拍在了哪裡:「嗯……乖,睡覺。」扔下這句話之後,她就去夢周公了。




恍惚間,衛靜嫻看到了自己原來的世界。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房間的擺設、跟那掛著的、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上班用西裝,以及……手機螢幕上的老公們。她敢肯定,那就是自己原來生活的地方。明明才兩天不見,一切都是如此的令人懷念。


她突然覺得有些感傷,卻被人戳了戳肩膀,不過她想再好好地懷念這一切,所以沒理會那個戳自己肩膀的人,誰知道那人戳得更起勁了。她不耐煩的拍掉了那個人的手才發覺……


夢裡怎麼會有那麼煩人的人?難道真的是周公跑來找自己下棋了?


衛靜嫻回過頭,發現那張自己這兩天一直在看的臉。

「喲。」那個人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容:「初次見面?」

「…………衛……」雖然很訝異,不過她實在不太想喊出這個名子,畢竟跟自己同名同姓,於是她腦筋一轉:「人渣!」喊出了這麼兩個字。

「啊?」對方愣了一下:「叫我?小心我把“您”點數扣光光。」威脅似的,那欠打的笑容又回到了的臉上。


等等……扣點數?「妳……系統?」拜託不要千萬不要真的不要!她不敢想像在自己發現了系統的真面目之後,它……她是不是會直接搞一個不可能完成、少兒不宜的任務給自己。


「嗯,一半一半吧。」那人笑嘻嘻的說:「大姊姊我說……,雖然妳跟我長了一張很相似的臉,不過怎麼看起來就……」停頓了一下,對方說出了讓她想一拳貓上去的話:「那麼美味可口呢?」


好,她現在基本上已經確定了,三條船一定是出於好玩的心態。沒有什麽身不由己的理由,雖然她好像從來就沒有幫對方找過三條船的理由。

「少自戀。好吧,既然妳是系統,那就快點讓我回去。」她憤憤地對著對方說,對方卻聳了聳肩說:「沒辦法,大姊姊應該也知道,必須達成必要的條件,才有機會回去的。而且——」咧開嘴笑了笑:「大姊姊這邊有些意外的收穫,我還不想回去呢。」


「……妳不會要說妳用了我的身體,又交了三個女朋友吧……」

「唉唉唉,別誣賴我呀,萍晰應該是大姊姊妳自己答應的!」

欸對耶,好像是這樣……!可是……可是!


「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對方抱了她一下,還用臉頰蹭了蹭她,之後:「加油,快點賺到五千分,快點回去吧,大姊姊。」放開了她,又對她眨了眨眼,神神秘秘地笑著說:


「對了,恭喜大姊姊,今天晚上又獲得了一千分囉。」


咦?為什麽?因為一起睡覺嗎?

她還想要問些什麽,不過對方的身影已經漸漸地淡去,然後消失;而她也感覺自己似乎快要醒來了……衛靜嫻用盡了最後的力氣,朝著對方消失的方向大吼了:


「記得幫我每日登入跟打活動啊!這次老公的卡真的很棒我想拿到三張啊!」


然後,也不知道有沒有傳達到,她就醒了。



【特殊事件『洗朱色重疊』觸發,獎勵1000點點數。合計點數:2750點。】


……?


「呃……」等等,怎麼感覺身體好像有點酸痛?衛靜嫻微微地睜開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她發現了自己跟許萍晰形成了一個很微妙的姿勢。怎麼說呢,雖然不是很了解摔角什麽的,但這個姿勢還是很有名……那個叫十字固定的東西。


「……」或許是因為睡著的關係吧,由於沒有施力,所以除了那個有點難忽視的酸痛之外,其實也還好了。「萍晰……」她出聲想要喚醒這位沉睡的女俠,沒想到對方卻稍稍地皺了一下眉頭,準備翻身。「等——……!痛、痛痛痛痛!好痛!」這一瞬間,她感覺到了自己的手臂似乎離家出走了。




「對不起……」對方跪坐在床下,對著自己深深地鞠躬道歉。

「……沒關係,手臂沒事,不用連續兩天都跑醫院真是太好了。」衛靜嫻坐在床上,輕輕摸著那差點被拆卸下來的手,思考著明明就是單人床,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空間,讓這位女俠使出十字固定……到現在都還有點心有餘悸。


如果這次真的又進醫院的話,她大概會考慮,考慮絕對不讓第三個女朋友來過夜,整件事都快要變成固定模式了……她晃了晃腦袋,打了一個寒顫。


看著對方安安靜靜又乖巧地跪坐在自己面前,「萍晰女侠妳……睡相是不是很差?」還是忍不住問了。而且她突然覺得,昨晚一直女侠女侠的稱呼對方,根本就是為了這件事而鋪墊的梗。……難道自己在無意識中預知了嗎?


「……我——」許萍晰咽了一口口水:「我覺得應該是跟“她的身體”睡同一張床的關係。」然後一臉認真的解釋著:「雖然知道裡面的人換了,不過身體還沒有認知到,所以就……自然反應?」真是一臉正經的胡說八道,衛靜嫻差點相信了她說的鬼話。


衛靜嫻沉默了幾秒,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她說:「好吧,我知道了。在妳身體習慣以前禁止爬我的床……呃,我是說,我們不可能一起睡覺。」說出來才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於是馬上改口換一個詞。


嗯……畢竟自己的手臂只有兩條,都被拆完了就糟了。


「……靜嫻小姐,妳……」許萍晰看著她,又是一臉認真:「講的話怎麼聽起來那麼色情?」


於是沒忍住,她拿了一個枕頭又往對方臉上砸了過去。

死小孩!

滿臉通紅。




那位萍晰女侠為了表示歉意,跑去買早餐了。

被折騰了一個晚上加一個早上,她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休息到。於是又躺進了被窩裡面,看著天花板,……毫無睏意。


特殊事件是怎麼回事?洗朱色重疊又是什麽鬼?還有那個系統……


「喂——系統在嗎?」

【在的。您叫我?】

很簡單的做出了回應。看來就算被知道了真實的身份,也不會突然不見呢。


「妳——是衛人,咳咳。這個身體的主人嗎?」

【不是。】……等等,這跟昨天夢裡說的不一樣啊?難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可是她自己根本沒太在意這件事情……【也是。】然後系統又開口了。這就讓她完全混亂了。


「……什麽意思?」

【您也可以選擇花費點數來購買這項情報。】

「好,那就算了。」


話音剛落,就聽到了女侠提著袋子跑上樓的腳步聲。隨之而來的是那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

「歡迎回來,妳買了什麽?」衛靜嫻從床上坐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似乎沒那麼痛了。

「郭燒意麵。」

「嗯?」我有聽錯嗎?衛靜嫻愣了好一會兒。


「開玩笑的,轉角的早餐店,蛋餅豆漿跟饅頭。」許萍晰嘿嘿地吐了吐舌頭,然後坐在她的身邊:「在房間吃嗎?」


「嗯——,就在房間吧。」她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許萍晰細心的把早餐給拆開,然後把醬料倒了進去。她看著對方熟練的動作、以及醬料那完美的分佈狀況,突然忍不住地說:「如果我說我是無醬派妳會怎樣?」


許萍晰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沒關係,還有一盒。我個買了兩份。」

「開玩笑的,看妳那麼認真就想……捉弄一下?」好報一下被十字固定的仇。她笑著接過了早餐盒:「謝謝妳。」禮貌性的跟對方道了謝。


「那我也可以拿枕頭丟靜嫻小姐嗎?」

「不行。」


她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吃完了早餐後,許萍晰非常貼心的把垃圾收拾了乾淨。畢竟衛靜嫻也不是真的生氣,所以看到對方這樣小心翼翼的,還是有一些內疚的感覺。

「我沒生氣,不要自責。」算是想讓她放心的台詞吧。沒想到對方卻回了自己一句:「那我可以爬上靜嫻小姐的床嗎?」就這樣被嗆到的衛靜嫻又拿了枕頭丟她。


「靜嫻小姐,可不可以不要動不動就拿枕頭丟我?雖然不會痛,可是這樣很幼稚耶。」

衛靜嫻差點沒被她氣到內出血。抽了張衛生紙擦了擦嘴角:「那就要麻煩萍晰女侠高抬貴手饒了草民了……我已經從昨天被妳嗆到今天了……」二十六歲的自尊都快被磨完了好嗎?雖然好像本來就沒什麽自尊。


「因為靜嫻小姐的反應真的很有趣……」她覺得自己似乎又聽到了一句失禮的話。應該是錯覺吧。嗯。「我是說,我剛剛去買早餐時看到了流浪貓,要不要一起去看?」許萍晰開心地拉了拉她的手問道。


「好。」畢竟昨天自己毀掉了她期待的約會,今天還是好好補償人家一下吧。衛靜嫻點了點頭,然就看對方拿出了貓罐頭。這準備周到到,衛靜嫻都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會輕功還是什麽了。畢竟她剛剛出去的時間不是很長。「妳要不要再休息一下?」猜想著她應該是來回都用跑的吧。


「不用。」許萍晰笑著搖頭,晃著衛靜嫻的手:「換衣服!」這一晃,手並沒有感覺到疼痛,看來是已經好了。

她伸手拍了拍許萍晰的頭:「嗯,冷靜些,我這就去換衣服。」到底是開心這場小約會,還是對方很喜歡貓咪呢?總之她的情緒似乎也被眼前這位小朋友感染了。她輕輕地笑了笑。


只是……


「萍晰……迴避一下好嗎?」可不可以不要盯著我換衣服!

「啊……被發現了?嘁——。」對方發出了不滿的聲音後,離開了房間:「那我在客廳等妳哦。」


還真的想偷看嗎!


已經快要習以為常了,這……到底是不是好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