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意识到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07 12:20
点击:489
章节字数:33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雪崩倾泻,登山寻猎者失踪数十名众……


正式的奏章里没有那些名字,月白是在季展鸿收到的密报里才看到了“城外雪崩,流鬼覆灭”。那就是一张小小的纸条,没有手掌长、没有手指宽。就这么写了八个字,宣告了近百人的生死。


月白去了。那片山坳已被填平,从原来的低谷、成了某一片的高峰。


神魂往下探索,在周边山峦的最底部,月白寻见了那些被掩埋的尸体。被月白治疗过的猎人中有一个大概是当晚守夜的,跑得远一些,落在了山体较高的地方,可还是成了冰凉的尸体,都被压实了。朝之与那猎人相隔不远,而越之在另一边的山腰、以一个十分扭曲的姿势被掩埋着。盛之最惨,和月白看过的三婶都卷在冲垮的木桩下,被砸碎了头颅。还有那个被月白救下的阿顾,身上的衣服还薄,那时可能正在睡觉。她也不知道是撞到了什么,整个人倒折了起来。其他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死法,都和断裂的木头混在一起,被埋得严严实实、不见天日。


“……‘斩草除根’,”月白想着这个词,突然笑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啊?”九一回忆一番,这好像是某个突然自动完成的任务,“她想这样啊……”


想这样?只怕正好相反吧。


季展鸿对他们时刻关注,定时有密报相送。或许只有在这无人之地才能保他们一命。而季无念算得那么好。当初在东海之滨、她要拦截蒲时,连渔村渔民都会提前挪走。她保了这么久的朝之越之、又怎么会拿来当牺牲品?


她是没算到。


可她意识到了。


一离开北地、她就意识到了。


月白没有说话。九一犯起了哆嗦。


“……月白……”


“嗯?”月白回了他。


“……你、你冷静点。”


“……”月白说,“我挺冷静的。”


她挺冷静的。


她只是生气了。


雪层底下的那些尸体好像都在看着她、质问她,为什么她月白在此,还会让这种事发生?她明明来过,为什么还会让他们死于非命?都过去了这么些天,为什么她才想起来这里有一群挣扎求生的人?


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比沉凝刺伤季无念时更甚。


“走吧。”


黑圈显现,月白往那平坦无波的雪原中落下一眼,转身离开。


***


季无念今日回青临殿的时候没见着自家徒弟。可时间已晚,夜都落了下来。秦霜还和晚晚一起在偏殿修习,晚膳都还没用。她寻见了月白给她留的饺子,用剩下的食材再做了道简单的拌豆腐。殿里正好有混沌子,她也往里加了两个,黑白相间的。再点几滴麻油,香得很。


月白不吃这黑不溜秋的东西,而小霜的口味跟她自己更近些,这才在她不在的时候做一份。


“要和神上保密啊。”季无念让秦霜坐在自己腿上,喂了她一小口,“不然她会说我。”


月白很有严母的气质。虽然大致还是宠的,可秦霜开始修习魂力、眼睛能看到一些之后,她对孩子就开始有了一些行为准则的规范。像这样被抱在腿上吃饭,对秦霜来说也是很久没有了。


“……小霜,不能骗人。”秦霜嚼着豆腐,低下了小脑袋,眼睛还是灰灰的,可已经可以显示出一些情绪,“但是、不想无念被说……”


“……那神上问你再说。”季无念给她支招,“这样就不算在骗她了呀。”


……绝对属于教坏小孩子,月白知道还是会说。


但这件事秦霜不知道,并且小孩子还会觉得这完美地解决了她的问题,开开心心得向无念一笑,重重得点了点头,“恩。”


阿弥陀佛、千万别让月白知道。


季无念心里闪过不走心的祈祷,又给秦霜喂了个饺子。


小孩子一口只能吃半个,季无念用碗接着可能滴落的汤汁。山上的香菇都是新鲜采的,味道很香,月白包的饺子馅儿里还加了一点点木耳,口感上加了一点爽脆。季无念觉得她好像还加了一位什么,可能用来提鲜的,但吃不太出来。


等她回来,应该问问。


只是季无念陪着秦霜一直到她睡着,月白都没回来。季无念跟自己说不用担心,拍着秦霜的背,脚边还趴着大猫熊晚晚。她脚上一用力,这毛茸茸的东西就翻过去露出了肚皮,任她来回搓揉。


猫熊腹部的毛软,几乎可以和地上的狐狸毛毯媲美。季无念揉了一会儿又把脚收回来,躺在了秦霜身边,正对着小孩子的睡颜。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就算跟着月白开始修习,睡觉时也还会长开一些嘴巴,呼吸声很重。


她以前没怎么听过这样的声音,现在反而、快要习惯了。


季无念看着她,听着她的呼吸声,看着小孩子放在身前的手。她将自己的手指伸出来,放在秦霜的手掌上,按一下、特别软。


逗得过了,秦霜似乎觉得有些不舒服,小手抓了两下、换了个位置。季无念的手指差点被她掰着,连忙收回来放在身前,而那边的小孩子也翻了个身,仰面朝天、只留了半张脸给她。


季无念坐起来,轻手轻脚得下床,在离开前轻轻得吻在秦霜额头。


正殿里有些许动静,应该是月白回来了。


门扉关合,季无念看着自己正殿冷光,迈着步子就往床走,“徒儿啊,今天去哪儿了呀?”


月白很注意自己叶二这个身份,从未像今天这样不知所踪。季无念一颗心到刚才才实起来,这就想去闹一闹月白、套套她去哪儿了。


……应该不会不说吧?


她这么想着,走到了床边,可月白还没理她。


“月白?”


季无念感受到了不对,月白的呼吸声太重了。


连忙绕到她身前,季无念这时突然想抱怨自己的床太大了,月白躺在中间、她要往里跪一步才能碰见她的肩。


她的化身咒没解,还是那张清冷的脸。可此时她眉间皱起,额头上全是虚汗,鼻息沉重,还时不时需要张开嘴呼吸,比之前在北地时更加虚弱。


季无念胸口紧到一起,“你……”


“躺下。”


气若游丝,不可拒绝。


季无念只能照做。身子一低,月白便凑了过来。她赶紧搂住,只觉得怀里这幅身躯还在一点点得发抖。月白好像很疼,连吞咽的声音都很重。手臂缩紧,可季无念又怕她更疼,小心得控制着力道。灵力侵入,发现了经脉爆裂的伤。


“月白你……”


“别吵。”月白疼得有些烦躁,想把自己蜷起来。可身前有人,团缩的道路受阻,她便只能将自己往这人怀里塞得更进去些,“休息一下就好。”


又要休息三天么?


季无念咬起了牙,可现在、什么都不能问。


月白的身体在发抖,还有一些不自主的痉挛。季无念找不到原因,只能以灵力安抚,尽量牵扯着月白的肌肉、不让她更疼。可这似乎不是本源,季无念束手无策。


手不敢收得太紧,可季无念咬紧的牙关却无法松开。


她的胸口也疼,跟着月白的眉间一起在抖。


到底怎么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月白变成这样?


是谁伤了她?又伤在了哪里?


魂力?魂体?究竟是什么?


她还能做些什么?


环在自己身边的手似乎也跟着自己抖起来,月白的疼痛稍微褪下去一些便抬了头。季无念的表情似是想哭,偏又咬紧了牙关像是恨着什么,眼里说不准是怒火还是心疼,绷得紧紧的、好似下一瞬就有什么会要断掉。


自己这边的不舒服好像都被对方接了过去,月白反而一点点松弛了下来。她还有些无力,转身的时候手都在发软。


季无念扶着她起来,一句话还未说,外面就有人来。


“季仙长,掌门有请!”


请什么请!


“不……”


前襟被拉住,季无念眼前低着头的人语气很虚,“去吧。”


她几乎就要生气,可月白只是凉凉飘来一眼,“我没事了,只是需要睡会儿。”


“我陪你。”季无念抱住她,还皱着眉。


“……你不去又有人来找,太吵了,”月白挂在她身上,一身都软,“把我衣服脱了,让我睡会儿……”


“……月白……”


“……乖些,”月白侧了侧头,嘴唇碰到了她的后颈,“听完了、早点回来……”


季无念想反驳,但无理无力。她只能听话得脱去月白的外衫,将她抱入锦被之中。好在月白真的已经不再发抖、也不再痉挛,似乎真的只是虚弱。季无念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我很快回来。”


月白“嗯”了一声,呼吸已经趋近平稳。


这让季无念稍微放心一些,只是走时还是一步三回头。


待得季无念出门,九一才出来问,“你真的没事么……”


“……没事。”月白识海中回答得也虚,“无损。”


无损,就是疼。


无用的系统心疼得不行,可最后说出的话似是恨铁不成钢,“你说你、这么折腾做什么!就不能等等么!你……”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最后以一个委委屈屈的问题结尾,“疼不疼啊……”


月白呼出一口气,“还好。”


……怎么可能还好?


直接施加在神魂上的剧痛,是月白无论如何都逃避不了的魔咒。她连带着身体一起发抖,没有任何的缓解之法、只能生生受着。


“骗人。”九一都要哭了,“一定很疼。”


……她都还没那么委屈呢。


其实已经好多了的月白只能说,“现在不疼了……”


“那……”


月白叹了口气,“我真的没事,就是想睡会儿。”


“真的?”


“……神魂无损,就是疼一阵,过了就好。”忍过刚刚那一段,其实现在比之前魂力损耗的感受要好一些。身上的伤已经用药压制,月白现在有些疲倦,“我休息一会儿,起来就会好了。”


九一懂了意思,“那你睡……”


“……恩。”


我知道你们都把他们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9/07 11:52 发表

月白是不是跑去把藏雪制造风雪的什么挂给拿回来了,像长夜一样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