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总有取舍。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06 11:25
点击:475
章节字数:35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被月白带着离开长夜,周边景色幻化间眼前人的身形也低了下去。季无念超前两步、便可以把小徒弟搂在怀里,脑袋贴着她,“我觉得你长高了。”


叶二去年十五,今年十六,长高是正常的。但她身形还是比同龄人瘦小一些,估计再长也长不到季无念这么高,总得仰视她。


“……一米五和一米七的差距啊。”九一叹了口气,还觉得好奇,“你到底是怎么习惯这二十厘米的身高差的?”


……幻化多了、什么都可以习惯。


月白把人推开些,只是抬步前又被拉住,某人自然一问,“不和我睡么?”


九一心很慌,“你们要夜夜笙歌了么?”


“……”月白拍了拍她的手,“师尊,好好修炼。”


季无念笑着放了人,月白回了偏殿。九一看大佬真的开始修炼,有些脑壳疼,“你这不怕注孤生么……”也太事业型了。


月白没太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只是与九一说了一句,“这样就好。”


季无念还需要自己的空间,月白也真的需要不受打扰的修炼,所以、这样就好。


二人都懂,所以接下来几日一如往常。月白会在晚间带她看看长夜中的景象,但她似乎没有要立马去见柳云霁的意思,甚至觉得可以“放她几日”。


比起对“恩人”的亲近,季无念对她、似乎有更多的警惕和陌生。


“……我和她也不是很熟。”季无念靠在月白身上,感受着她周身灵力流转,手里还在玩着秦霜的白发,“相交短暂、难分敌我。”只是有一些共情放在身上,但这个她就不太想与月白说。“你好意救她,我替她寻到沉凝,到时送她回去无极,也算仁至义尽。她知我是凌洲,也不知道回无极后又会如何待我……”她说道这儿,想起什么,又坐起来。这回倒是严肃了一些,“月白,你当时不作伪装、就这么与我一起,不太好。”


凌洲算得上魔族新贵、仙门公敌,月白却因为其他的事情享誉仙门。她们俩扯到一起,若是哪日曝光,月白只怕也要多上不少敌人。


她难得如此认真,月白却连眼睛都没睁开,“无妨。”


月白无论如何都会站她身后,与她哪个身份连在一起都是一样,并无所谓。


“……会很麻烦的。”


这到让月白睁开了眼睛,直视某个倒在自己腿上的人,“那你少惹点?”


某人眨眨眼睛,作无辜状。


除此之外的都是废话,月白又管自己继续修炼,懒得理她。


拜师典礼在即,欧阳又还在北地,季无念被掌门抓去。她不太情愿,推脱了好久,最后被掌门师兄一道命令压下,还叫六离看着。不过不靠谱的季仙长一向有办法偷懒,时不时得就溜回青临殿。


六离也搞不懂季无念怎么就这么黏徒弟,干脆提出要叶二一起跟着,免得季无念又找借口出逃。月白打死不想去,也加入了赶季无念出殿的行列,要给自己留一份清净。


“……”季仙长不可置信得看着自家徒弟,眼前一道结界仿佛画出了两个世界。


“师尊好好忙碌,”那边世界的小徒弟背靠晚晚、怀抱秦霜,“殿里的事,我会打理。”这包括了秦霜和长夜中的人。她还拉上秦霜,“小霜,和无念说再见。”


“无念再见。”秦霜可乖了。


那边小徒弟的眼神里写满了“别来烦我”,叫一步跨不过去的季仙长只能垂头丧气,“你变了、你以前都不会这么对我的……”


以前月白还担心着露馅,现在皮都扒光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她确实需要修炼,还要照顾秦霜,长夜之中也还有两个人……


现在还想拉她公开处刑?门儿都没有。


“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与我说。”季无念也只能这样说了。她知道月白大概率是因为自己才揽了这许多麻烦,却不知该如何相助。


月白挥挥手,表示不太需要她。


叶二做为一个低调的小弟子,因为要带着秦霜鲜少出门,偶尔会有些相熟的弟子来找。


无人时月白会分神看一看冷羡与柳云霁状况。冷羡伤重,月白会定时给他喂药。她的药很好,虽然人还没醒,但身体状况在变好。而柳云霁似乎也在一个人时慢慢缓过神来,甚至会往周边探索……


月白给她设了几道竹林迷宫,确保她怎么走、都还是会回到那个竹屋里。


久绕不出,又无人相管,柳云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情绪变得有些不对。在对方产生更多不必要的焦虑前,月白在她面前现了身。


“……你、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柳云霁缩在床角,对这个冷冰冰的人怒目而对,“放我出去!”


“……我又没囚你,是你自己出不去。”月白找了个离她远点的地方坐下,“她去找你儿子了,等她回来,你自己让她带你出去。”


来人态度还算温和,也看不出对自己有什么恶意。柳云霁愣愣得问,“你、你为何不能放我出去?”


“你是她要救的人,与我无关。”月白给自己倒茶,凉凉得看着她,“不过我确实有个问题问你……你若答上来,我便送你一份大礼。”


大礼?


柳云霁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也只能问,“你要问什么。”


“你与季无念、有何牵扯。”


“……季无念?”柳云霁回忆着这个名字,面露疑惑,“那是谁……”


……果然。


月白也就是想看看她的认知会不会与识海中的记忆不同,但果然、她不认识季无念。


“……名字到有些熟悉,”柳云霁想了半天,“皇朝长公主?”


“……”怎么还问起她来了呢?


月白心中一叹。柳云霁的记忆停留在三十多年前,对季无念、大概真的不太知道。


“……那为什么季无念记得她?”九一也问,“还是在那种情形下……”时间对不上,记忆也对不上,九一感到了很多疑惑。


月白回答不出来,也不打算在这里钻死胡同。她站起身来,抬步向外,路过柳云霁身边时说了一句,“跟我来。”


柳云霁只能跟随,在她身后走过那些自己探索过的道路。路都一样,可目的地截然不同。


“……为、为何……”


月白没有理会她的震惊,径直走过了外面的药庐,进入房间。柳云霁跟在她身后,还未进入、便已感受到烈烈魔气,“你们还救魔修啊?”


季无念上心的人太多,月白也没办法。她只是指了指床上的人,“他,你来照料吧。”


“……”谁啊?


柳云霁将信将疑,但也只能绕开月白往床上看一眼,登时愣住。


冷羡有些男生女相,且因为身体原因一向苍白,看着像是江南水乡多有的柔弱美人。此时闭眼而躺,唇色显青,更是娇弱。只是他周身魔气,没了原来那份仙风道骨的飘逸,反而有些躁动。


看着她的柳云霁双眼发直,不可置信。


“……他、他怎么会……”她突然想起什么,“……是左任?”藏雪深处,诸人相斗的血腥从她胃里返上来,顿时让她不舒服,全身似是要开始痉挛,“他……”


“他没事,受了点伤。”月白对此轻描淡写,“外面药庐有药,用法剂量都已写好,你来照料他吧。”月白分神要来也觉得烦,正好有个人、不用白不用。


“……”柳云霁看着还有些踌躇,但看着冷羡这般模样,也无法拒绝。她眼圈已经泛红,看向月白,“你们究竟是谁?这里、是明云么?”


明月长圆,昼日不及。她的记忆里,只有明云如此。


这倒是月白的疏忽,长夜一直如此,她也没想着要去调整日月。


不过既然她说了,月白便让日月相转,灭了屋内烛光,让暖阳照入。


柳云霁怔愣得看着阴影被光明照亮,顺着那不断退后的影子往外,最终目及一片无边翠绿,隐约可见其中飞叶落下,飘飘洒洒。


“此处并非明云。”月白跟她说,“我是月白,她的名字也已与你说过。我们对你们没什么恶意,顺手相救罢了。你若是想走,等她回来、自己与她说就是。”说完,她转身要走,步及门口,还是加了一句,“若是还需要什么,写张条子就好,我会知道。”


作为主人,月白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这便出来、只让九一看着。


盯梢小能手九一眼见着柳云霁看着冷羡发愣,问月白,“他俩认识啊?”


月白“嗯”了一声,从正殿踏出,回了偏殿。猫熊晚晚正趴在秦霜身边,被小孩子当做了靠背。晚晚前身雪白,正好与秦霜的白发一起。它身形又厚又软,看着就舒服。


“神上!”秦霜转过身来,对月白一笑。


月白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又捏了捏晚晚的耳朵,手感都不错。


午间季无念未回,还是月白带着秦霜。想着长夜里还有人,她干脆多做了一些吃食。汤用了大骨熬煮,撇去渣滓后加了冬瓜清火。蛋羹两碗,上洒葱花虾米,再一点酱油调味。蔬菜炒了秋葵,用一些蒜蓉提鲜,拉起来还有丝线。月白想了想,又切了香菇、剁了肉末,调出一大碗馅儿来,包了几十个元宝似的饺子。


她送了一些进长夜,但没现身。而她与秦霜吃得不多,剩下的也就放在那里,等某人回来自己去吃。


九一看大佬做饭、收拾、修炼,一副贤惠的模样,啧了两声,“她要是没你、该怎么办?”


要带孩子、要养病人、还要忙三清的事儿……没有月白,季无念哪里忙得过来。


“总有取舍。”月白想了想说,“如果没有我,她大概就不回来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月白,大概冷羡和柳云霁也不会是季无念的问题。可就算有了,月白也觉得季无念会有自己的计划


不语林,天水泽。


没听过的地方总是让人好奇,月白打算魂力恢复后就去寻寻看。


“那三清不找她么?”九一问,“六离找了她好多次了吧?”


月白对此没有答案,也不打算深究。她还需要休养,闲一些下来便会去读他人识海,虽不知季无念下一步准备如何,她自己还是想要知道诸方动态。


北地的事还在发酵。谢家有苦难言,藏雪流言乱飞,左任和谢秦似乎还在搜寻可能逃出去的怪物,欧阳也还留在那里观察情况。倒是那两个魔修,似乎见那处仙门众多,还是回了魔界复命。诸多乱象只怕正合季无念心意,月白也就随便看看,可她跟着那些飞来飞去的仙门弟子扫过来扫过去、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越之朝之他们呢?


越之朝之他们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9/05 14:47 发表

这是一篇美食文(食指大动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