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斩草除根。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04 12:00
点击:595
章节字数:32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回了青临殿,月白带秦霜进偏殿休息,季无念又御剑去了五时、先找六离。六离问她去了哪儿,她就说去了西线深处。六离脸色一变,“你怎么带叶二往那儿去!”还带着秦霜!


三清西线绵长,其间还有不少凶猛灵兽,之前叶二在与展封一起去寻灵兽的时候还遇过袭击。季无念他到没有那么担心,可带上叶二和秦霜,她又哪里护得过来?而季无念为了解释自己几日未归还没接联系,甚至还编造出了一套遇到袭击的说辞,更是让六离大呼“胡闹”!


季无念胡闹是一向的,被说也就厚脸皮得笑笑,“这不也没出事么。”


六离拿她没办法,正好掌门和主罚的文正过来,见着她也是一顿说。最后季无念理所当然得又被罚抄书,去了思过峰书阁。


这书阁季无念常来,四层靠窗一处几乎是定着给她留的,一往外便能看见思过峰大概,也算是让这位时常写字的仙长偶尔放松放松。有小弟子在她上楼时与她打招呼,


但等真正到了地方,那又是一个幽静处,少有人来。


季无念坐下,铺纸、研磨、提笔、落墨。


笔尖在纸上顿了一顿,狼毫弯曲、墨色晕开,留了一个过重的点,已成不了第一个字的锋。


她呼出一口气,把那张纸扔了。


“叮。新任务触发。‘斩草除根’。”


“叮。‘斩草除根’。任务完成。”


“……她不是在抄书么?”九一有点崩溃。


月白也不知道她怎么了,但看样子并不需要她做些什么,便就先不管。她与季无念离开了几日,一回来就有人来找。赵棋和洛长河都在,许久没见的丁也也一同拜访。季无念与藏雪的比试也还没过几日,在诸多弟子中还是热谈。丁也说了许多仰慕的话,也提了对藏雪弟子当时的疑惑,最后不可避免得、提到了快要到来的招募典礼。


三人似乎都听闻了晨日间谢止与她们的交集。赵棋的消息灵通些,知道谢止其实已经被栾清峰收下,算是掌门门下。未来同在一峰,赵棋有些担心叶二,还是提醒她,“记得要与我们说,别自己闷着。”


洛长河自然也表示关心,“叶师妹,若是她来找你麻烦,一定来找我。”


九一无丝毫忧虑,“谁欺负谁还不知道呢……”


月白大佬爱低调,但收拾个小姑娘、还是易如反掌。


“诶?我听说叶二你上次直接寒气由掌出,冻住了谢止的手腕,”丁也凑过来,“你这修为到底到了什么程度,真有可能如你师尊那般、三年筑基么?”


叶二斩钉截铁,“不可能的。”


怎么也要撑到五年。


待得三人离开,九一问了一句,“你现在掉马都掉成这样了,还打算低调么?”


“少惹麻烦。”月白回。


她本性就与季无念那般张扬不同,能力上也是善伪装、善隐蔽。许多事情她都觉得达成目的就好,并没有什么必要将自己放置于众人视线之内。她本身在修的功法就与此世不同,并不存在筑基这道坎,快一些慢一些、真的也就是做个样子。她只想安安静静得管自己修炼,并不想跟着季无念的胡闹。


九一想了想她现在和季无念的关系,只觉得大佬会在某只小狐狸的胡搅蛮缠下最终屈服打脸,但没敢说。


月白对修炼这件事很认真。这次北地一行,她魂力一损、直接虚了三天。更不要说季无念惹事惹到人家掌门面前,差点挨了分神一掌。虽说月白有本事及时救她,但她自己知道,若是正面相对,那一掌、她现在接不下来。


不论后路何其多,修为高些、总归底气更足。


九一自愧不如。看看人家大佬,自己一空间的挂,暗杀技能开到满点,还在思考着和人家正面对刚。而且想想月白的各种能力……


“你就是个全能英雄。”输出辅助AOE,能打能奶能插眼。


月白没听懂,也就没理他。


她一边自己修炼,一边分神引导着秦霜的魂力修行,另外还分了一缕神魂进了长夜、去看看柳云霁和冷羡。


冷羡伤重未醒,月白先不管他。柳云霁是月白压着不让醒,如今站在她身前,月白心念一动、解开了她身上的限制。


躺着的人慢慢睁开眼睛,面上没有一丝丝的表情。柳云霁算不上令人惊艳的美人,更像是个邻家小姑娘,好像会甜甜得贴到你身边、叫句“哥哥”或“姐姐”。只是这姑娘此时失去了那些笑容与清澈,化作了深林中的落叶,凋零后掩埋、最后腐朽。


她的眼睛里空无一物,木然得跟着她的脑袋转动。


“啊!!!!!”


尖叫让月白脑瓜子疼,转瞬又让她睡了过去。


“……什么情况?”九一都觉得吵。


“……心智崩溃。”那些非人的折磨就不说了。柳云霁有一点点自己杀人时的记忆,那种血腥的快感和仅剩的理智将她撕得粉碎,而偶尔低头、看见自己伤口处涌出的血肉,她生出了更强烈的、想要砍了自己的想法。


恶心!!!


砍掉!不是的!这不是她!这绝对不是她!!


她不想看到!不想记得!不想承认这是自己!


疯了也好、疯了最好,就这样让她停止思考!再不存世!


“这……”九一为了个难,“这个世界应该没有心理咨询师吧?”有……估计也拿她没办法。


“……”月白想了想,封了她记忆中的一些东西。


她离开长夜,又将这捋神魂散开、去读他人识海。


柏怀回了魔界,目前还在静养,只是他好像听到了消息。因为染音陨落明云,魔尊要重新提拔一位魔将作为左右手。月白先把这记下,也不知道季无念会不会去。她又换人,这才发现那日遇到的常冕和谷岳人居然还在北地流连,心心念念得要找回当日被夺走的圆镜。只不过因为左任一掌,地震雪崩将那一片的地形改换,原本的入口再无踪影、更别说寻镜。他们倒是想到了那日劫他们的是凌洲,也想看看找不找得到她。


月白在常冕身上多费了些时间,便是要看看他为何当初选了齐丰给予那魔气。但怎么看都似乎是偶然,除却他是个好骗的三清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季无念是一早知道他会选齐丰?


诸多事情说不清楚,月白不再多想。她前日累积的不舒服还未消退,需要静养。


虽然她需要静养,但还是分神做了这许多事。九一感叹月白的勤奋,“你真是我见过最任劳任怨的宿主了。”


“你还有其他宿主?”


“……没有。”九一讪讪,“这就是一种表述!夸你呢!”


没有其他宿主,那月白就是他的唯一了。


月白想了想,问道,“九一,你知道自己为何而生、又为何在此么?”


“……叫你做任务?”他们之前也讨论过这话题,但九一并不确定,后来也就不想了,“反正我也是一清醒就和你一起了呀,完成任务就行。”


“那完成之后呢?”月白又问他,“我回去,你去哪儿?”


“……”九一还真的不知道,“带下一个宿主?”


会有下一个么?


月白原本的一些猜测更坚定了些,但暂时不打算和九一说。


季无念的书抄了两日。第二日晚间回来时,月白已经做好了餐食等她。这两日足够那日在北地发生的事情传回三清、传遍仙门,又是令人震惊。凌洲再犯盗宝,损毁北地灵脉,而冷羡复生入魔,与藏雪峰决裂,其中又牵扯谢家大门、好不热闹。


只是众人皆言大事,还有些小小的消息被淹没。


因谢家家主谢秦赶回北地,明云那处找麻烦的少了头领,压力轻了不少;左任一掌拍在雪原,威压灵力毫不留情,引发地动山摇,塌了谢家好几条灵矿、损失惨重。


难怪她和谢止说“别败家”,或许是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真希望师兄换个方式罚,”季无念转转手腕,还特意送到了小徒弟眼前,“徒弟你看,为师手腕都僵了。”


眼前的玉手翻飞,哪里有僵硬的样子。手指舒张又蜷起,一片细腻都映在冷光里,像上好的白玉。


“……我觉得它可能一会儿会灵活过了头。”在月白被季无念带进正殿的时候,九一就已经做好了进小黑屋的准备,但还是想提醒一下体虚的月白,“你们真的、节制点。”

月白才不理他,只是将那白玉握在手心、揉了揉。


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小徒弟看着就是比月白乖些,少去了月白那些清冷的线条,更显出她的温和来。她似是绽在夏日荷塘里的花,不侵略、带着温暖。


季无念起的心思少了几分绮丽,多了几分充盈。她只是轻轻得亲了一下月白脸颊,笑着说,“徒儿真乖。”


调皮的师尊依旧将灿烂写在眼里,一句“走么”,便让月白带她进入长夜、又一次涉足那静谧竹林。她换了红衣,化作凌洲模样,站在柳云霁身前愣了几瞬,这才转身问那个坐下喝茶的人,“说来月白,你可知、她为何会变成那样?又为何……杀不死?”


月白直接回答,“她与那气息相合太好,所以杀不死;至于变成那样……或许谢家对她做了什么,也或许是被那处魔气激没了心智,亦或许两者皆有。”


只怕是两者皆有。


季无念坐到床边,看着柳云霁有些陌生的脸,似是自言,“这气息、竟能让人不死么……”


……何止是不死。


月白手中泛出金光,声音淡淡得飘在这空间里。


“这是神息,可创万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9/04 00:20 发表

月白是不是又在不经意间把之后的世界线改掉了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