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静水幽竹、荷叶莲花。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03 13:11
点击:543
章节字数:39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月白叹气,季无念是觉得有趣又无奈的。


她不知道月白认为自己会提出什么,但显然这一类的要求、还是会让月白大人觉得“她不会说话就好了”。可那些“会说”的话、藏在季无念的心底,她并没有打算拿出来、束缚月白。


季无念用于束缚她的只有坚实的双臂和柔软的双手,还在表面为她缓解不适的头疼。


怀中有灵力波动,两人都意识到是传音符。


北地出了大事,欧阳定然回报。六离也肯定会去找季无念,不见人……而他之前也找过月白,此时应该也会相问。


然而季无念的她没理,月白的也被忽视。


休息半刻,月白好受了一些,烦躁都渐渐下去,眉间放平,又恢复了清冷淡泊。她拉下季无念的手,自己起身,回身轻问,“回去么?”


她们回来之后没有点灯,季无念还在一片黑里,隐隐约约有一个低着头的人影。她似是在低头思考,过了一会儿、回了一个“恩”。


“……总算不折腾了,”九一长舒一口气,“你也可以回去休息一会儿了……”


“……”月白没说话,上前躬身,在黑暗中正面她的犹豫,“怎么了?”


“……冷羡和柳云霁、不适合带回去。”季无念想了想,还是不瞒她,“我想带他们去天水泽。”


九一一拍脑袋,“还要跑啊……”


月白没有他那样的起伏,只是问,“长夜不好?”


季无念对长夜的了解只来自明云,说不上好不好,但要说感觉……


“他们醒来、敌我难判……离我们太近、不好。”


月白知道她是对的,但出于对长夜的了解、她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她更在意季无念对这两人的态度。明明对他们心有牵挂、还会舍命相救,现在却不想靠近、甚至充满戒心……


季无念还是想说服月白,顿了一顿,“你还是先带小霜……”


“你抱着小霜,”月白转身,抬步向外,“等我一下。”


她没有回头,直直得步入了风雪,转换房间时瞥了一眼灵气纵横的天空,那是藏雪弟子在四处搜查。她再回来时,柳云霁已被她收入长夜,季无念已经抱着秦霜。小孩子睡得熟,竟然也没有醒。季无念拍着她的背,还有些发愣。


眨着的兔子眼睛太过无辜,抱着孩子简直像是误入歧途、又被负心汉抛弃的可怜少女,迷迷茫茫得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


月白关上门,接近她,“过来。”


“月白?”


“闭眼。”


季无念照做。


“睁眼。”


“……”季无念还是照做。


黑暗无存,圆月明亮。高悬于空,皎皎凝白。


季无念在怔愣间低头,看见流云飘过自己脚边,而脚底还有坚实触感。再看,云变得稀薄,而摇曳的绿草变得清晰,一根一束、皆随流风。她再抬头,目中的空空如也成了湖泊旁的一间竹屋。


月光之下,湖水成麟、绿竹成幽。


月白先走,带着她走进了竹屋,从她手中接过了熟睡的秦霜、将她安置在床上。小孩子睡得熟,被月白盖上了一层小被。


“……这里是?”季无念环看四周,心中已有猜测。


“长夜。”


不似明云孤山寂冷,月白的长夜是静水幽竹、荷叶莲花。


“跟我来。”


季无念跟随着她走出竹屋,向着深处的竹林去。眼前幽竹密布,似是没有路。可跟着月白的步伐,两侧的竹子似乎都自行后退开去,从季无念的身边划走。她侧过身子,往那竹林深深中望,隐隐可见月光。


前路又见竹屋一座,没了水、多了一个小院,隐隐有药香飘出。


“冷羡在这里。”月白驻足,也就侧了侧身,“要进去看么?”


季无念好像隐隐明白了什么,摇了摇头。


再往前,便是柳云霁住处。这回月白带她走了进去,看着还睡着的柳云霁说,“她很快就会醒,但可能神志会不太清楚。”


“……”季无念浅浅一笑,走过去牵起月白的手,“月白、不用勉强。”


月白没什么好勉强的。


她心念一动,两人便在周边事物变换间回到了秦霜所在的竹屋。季无念还在四周打量,月白已经离开卧房、走到了临水的露台上。她想找地方靠,露台边就出现了一排扶手,让她可以前倾昂首,静静赏月。


刚刚那一幕季无念看见了。她走到月白身后,抱着她的腰、靠她背上,低沉一笑,“真厉害。”


“我也觉得。”九一附和。


他是真的觉得好厉害。而且月白还说了这是此世间最强的“挂”,令他非常好奇。可月白并没有告诉他更多关于长夜的事,让他的好奇、只能是好奇。


然而今天、月白大佬大酬宾,开始解释起了长夜用途。


“……此三处互不相通,也不与外界通。没有我的允许,无人可进,无人可出,无人可交流。”月白的声音轻轻的,“且此处……”


季无念眼前的竹子开始扭曲,那些组成了露台地板的竹条交叉变化在一起,成了一片混沌。


颜色不明,线条搅动。


其中又慢慢显现出几分清明来,成了十字交叉、区块有纹的样式,荡漾着、荡漾着,就成了石板铺就的平坦路。


月白刚刚靠着的栏杆成了石制,眼前的湖泊成了小桥流水、庭院深深。几尾锦鲤迎月跳动,跃过了水线、溅起了莹珠。


靠在她背上的季无念微微侧头,余光中再不存那碧绿青竹,反是红墙黛瓦,檐楹衔月。


“……随我心变。”


这样说的人转过身来,后靠在栏杆上,就这样看着季无念,“他们是敌是友,都无所谓。”


在长夜中,她就是神。


月白的那些冷淡在此时全变成了狂傲,越冷越狂,越淡越傲。那是基于对此处控制的绝对自信,是不需要用更多表情和言语表达的绝对实力。你只要站在她面前,就知道她所言非虚。


而这样的人现在还被季无念搂着腰,用她惯有的冷淡面对着季无念有些怔愣的表情。


她突然笑出来,“月白你……是在向我自荐长夜么?”


月白眨了下眼,一时间回不上来话。


“就这么不想跟我跑不语林?”季无念凑近些,也把月白抱紧些,笑意绵绵的,“其实、真的不用跟着的……”


……说的好像月白一定要跟着她似的。


“……事实上你就是一直都跟着她啊。”这个九一都帮不了她了,“而且这么一说、刚刚的听起来确实挺像推销啊……”


这到底是谁的系统?


她的长夜什么时候沦落到需要被推销的程度?


他们到底懂不懂、长夜的……


月白闭目、静了静心,跟自己说不能和他们一般计较。


“……天水泽在哪?”想去就去吧。


季无念不嫌麻烦自己要跑,她也没什么道理阻拦。反正飞的是她,月白自己一个阵就到了。而如果没有任务,她也确实不用跟着……


许久没有回复,月白睁开眼睛,正正好对上季小狐狸的眉眼。


似弯弓,似勾月,似酸甜的糖。


“大人如此推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没在……


算了。


月白扪心自问,确实是觉得季无念跑来跑去麻烦得很。平日可能也就随她,但现在月白不太舒服,不想跟她折腾。而且季无念对这两人冒死相救,一定程度上、月白也想把他们控制在自己手里。


季无念诸多秘密,这两人、或许能给她一些线索。


……为此、她连长夜都用上了,还被说自荐推销、可真是……


罢了。


目的就是这些,达成就好。


月白把身前笑眯眯的人推开,自圆门景墙而入,穿一小片阁廊,推开一扇屋门,步入深处。季无念就这么跟着她,看她抱起秦霜、看向自己,又问一遍,“回去么?”


怎么就这么喜欢青临殿?


“回去吧。”季无念笑着站到她身边,行步间身上红衣变换,成了白衣嵌云。她加了一句,“别直接回青临殿。”


本来她自己一个人来,就留徒弟打掩护。月白一跟着、青临殿就空了五天。凌洲消息传回三清,六离师兄必定找她……


其实之前师兄就用了传音符找她,她连接都没接。


“……你又要挨罚?”月白画出传送阵,打算直接从长夜而出。


“抄抄书嘛,修身养性。”季无念故作轻松,与月白一道。


她们传送到山下曲仁,此地已有微微日光。


月白撤了幻身咒,回到叶二模样,还拿出了封雨配在身旁。季无念抱着秦霜,本想直接御剑回去,反被月白拉住,“反正都迟,等小霜醒了、吃了早食再上山吧。”


秦霜并未辟谷,而她也不想上山再开火做吃食。


“……你身体没事?”季无念还是比较关心这个。


月白没觉得有什么,说了一句“无妨”。正好秦霜也迷迷糊糊得醒过来,被月白加了一个净身咒。收拾得妥当一些,三人一起走上了街道。


她们回来得早,有些摊贩才刚刚升起锅炉,红煤烧热,先煮上一大锅热水,热气蒸腾。季无念真的出名,不少摊贩向她打招呼,“季仙长,今日可早啊!”


“对啊,”季无念随意得回,与远处朝阳一起笑,“带徒弟来吃点好吃的。”


她挑了一处包子铺,月白随她坐下、让秦霜在自己身旁。环视四周,人气跟着阳光生长,待得包子上桌、不远处已经能听见叫卖声了。


此处安宁,比昨夜的嘈杂、要悦耳得多。


“季仙长!”


这声音有些熟悉。


月白先将秦霜护在怀里,余光又见一个穿着道袍的女孩子往这边跑,一脸兴奋。她身后还跟了几个人,跟她一起跑到这边后还面露羡慕。


“季仙长,你是来接我的么?”


谢止。月白都快忘了她这一茬。


季无念拿着个包子,看了看自家小徒弟,又看谢止,边嚼边问,“你在说什么?”


……典籍修习后,若是内门仙长有看中的弟子、会下山直接带走。去年叶二就是那个被季无念看中的人,早早定下、亲自来接,还以封雨相送。


但显然谢止没有这个好福气,季无念只是嚼着嘴里的包子,一点也不给面子。


“我就是来陪徒弟吃个早食。”


小姑娘被她一句话憋得脸红,月白也不想再让周边目光往这里聚集。她就是想在一个操劳之后吃个安静轻松的早餐,怎么就这么难。


“小霜,饱了么?”


“恩。”小孩子扬起脑袋,眼睛还是灰白,但对着月白就会有神采,“饱了。”


“饱了就回去吧。”季无念起身,直接抱起了秦霜,转身对谢止说,“我已说过我不再收徒,你若还想拜上三清、去寻别家仙长……”


“……你为何不收我?”谢止急了,两步跨到她面前,“我已筑基,家有灵矿,你收我、我也不用你做什么,还会拿灵宝孝敬你!”


“……这、这是包养宣言么?”九一都惊了,“多么好一个倒贴的小迷妹啊……”


可小姑娘家里再有矿,也富不过挂逼月白。而体会过月白这种要药给药,要弓给弓,要亲给亲,要上还给上的宠爱,九一觉得季无念一定看不上她。


毕竟她没月白有钱,还没月白好看。


“哎、可惜了。”


月白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什么,但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也不想问。她默默得走到季无念身边,“师尊,回去么?”


“回去吧,”季无念挡在她身前,在谢止下一句出来之前,先笑,“谢止,以后败家的话少说、你爹会生气的。”


“你……”谢止看着她们打算离开,跳脚,“我不服!”


服也好、不服也好,季无念都已经带着叶二和秦霜离开,徒留背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31 00:35 发表

月白一手好推销,不过想从这两人身上下手扒狐狸皮估计还是不行 摇头.jpg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