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午夜时光(R.Side)

作者:沉岛
更新时间:2020-08-26 12:32
点击:801
章节字数:64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又和Princess吵架了?”看Ruby直挺挺趴在桌上垂头丧气的样子,Yang已经猜出了八九不离十。

“也许吧,但这次感觉很怪。”脸颊紧贴着桌面的感觉并不好,凉意上涌,但Ruby现在没有在乎这个的心情,“她会准时喊我起床,但还没等我洗漱好她就丢下我先走;她会辅导我写作业,但不让我和她挨着坐;她愿意和我聊天,但她不和我一起来食堂吃饭,也不陪我玩游戏。”

“额…听上去和平时的Weiss没什么两样。”

“不!不一样的!”Ruby用脑袋摇起了拨浪鼓,“我感觉她在躲着我,有时我甚至找不到她在哪——你敢相信吗,学习狂人Weiss Schnee居然有了图书馆和训练场以外的去处。”

“这确实有点奇怪,不过她可能只是想一个人待着。”

“也许吧,可这解释不了她为什么刻意避开我。恋爱漫画里出现这种情节一定是一方做了什么惹到另一方生气了,但我真的想不出来我犯了什么错。”

“为什么你要把自己代入进恋爱漫画里?”

这话让Ruby打了个机灵,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急忙提高嗓音为自己辩解:“我又不像你那么擅长社交,当然只能借鉴漫画啦!所以我才来问你嘛,Yang帮帮我——”她赖上Yang的胳膊企图萌混过关,这招屡试不爽。

“好吧好吧,我帮你一起想办法。”Yang对自家妹妹的撒娇向来没什么抵抗力,这下她也不得不认真起来,“既然你说Weiss的变化是最近发生的,那导致她变化的原因也一定发生在最近,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最近有什么不太寻常的事情吗?”

Ruby也开启了回忆模式:“我想一想啊。和Jaune一起打牌,结果我和Jaune输赢参半只有她一直在输,最后气得撂牌就走?”

“Weiss不至于这么没有肚量吧。”

“那…我找Ren学烤薄饼,结果忘记了之前和她约好了一起逛街放了她鸽子?”

“这倒是会生气,但也只是件小事,而且我记得后来她吃薄饼吃得挺开心的。”

“那…我和Nora一起把柳叶白苑里的尘晶换成了小型烟花?”

Yang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她不知道是你干的吧?”

Ruby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应该不知道。”

Yang长松了一口气:“她要是知道,我怕是再也见不到我可爱的妹妹了。”

“主意是Nora想的,我只是想让她休息一下!她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连周末都要去训练场练习那么长时间,我怎么劝她都不听。虽然清理柳叶白苑的时候Weiss很生气,不过对她来说也算是种发泄。”Ruby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你关心她的方式也真够曲线救国的。”

Ruby又陷入了沉思,学生的生活其实蛮单调的。突然她灵机一动,想起了自己无端被踹的那两脚:“有天晚上我想和Weiss一起睡,她同意了,可是睡一半却把我踹了下去,第二天晚上也是,然后就不让我和她一起睡了。”

这话Yang可不能当做没听见:“一起睡?你们俩?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上周周末,你和Blake出门玩了个通宵的那天晚上。”Ruby撇起了嘴角,双手抱胸,审视意味的眼神落在了Yang的身上,一下子给Yang的怒气浇了盆冷水。

“啊这,Rubes,我…我们…”Yang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提及这个话题,说实话,她还没准备好向Ruby坦白。Ruby一直是她最珍爱的妹妹,她该怎么告诉她从今往后她姐姐的爱不能再由她一个人独占了呢?

是Ruby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的沉默,她本来就是故意绷起脸来吓Yang,没坚持多久就露了馅。“没关系的,Yang。”她笑着拉住Yang的手抱住她,“我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了,你不需要事事都迁就我,你会有自己的生活,而我也是,但这并不影响你是我最棒的姐姐。”

Yang久久说不出话来,她轻轻地抚摸Ruby的头发,发梢比开学前长了不少:“你真的长大了。”

“你终于发现了。”


Yang最后也没帮Ruby分析出个所以然来。被Ruby一番话感动到“潸然泪下”的Yang后面提出的建议越来越离谱,甚至连蒙面把Weiss绑架过来威胁她老实交代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不得不承认,开启“妹控模式”的Yang着实有点可怕。Ruby决定还是依靠自己解决问题。

午后的时光在钟表的一点一滴中流逝,捻在手中的那一页书页却迟迟未能翻动。Ruby心不在焉地扫过那读了不知道第几遍的第一行,眼角每每瞥过一道阴影便急匆匆地抬头,然而期待中的那个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一下午的等待只更加验证了她的猜想——Weiss确实在躲着她。

Ruby这几天过得非常不自在,她已经习惯了有Weiss的生活,习惯了那个傲然直率、爱憎分明的公主(虽然有时候直率过了头成了刻薄)。少了Weiss的唠叨和吐槽,Ruby耳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太安静了,她不喜欢这样的安静。Weiss经常嫌她胡闹冲动,Ruby总是笑嘻嘻地含糊过去,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她信赖那个会在危险发生前拉住她的人、那个只要回头就一定站在她身后的人。那杯不够甜的咖啡融化了她们之间所有的隔阂,从那一刻起她打心底接纳了那双冰蓝色眼睛的主人,将她视为最亲近的朋友,她以为Weiss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傲慢的人却是她自己。这便是这么多天她始终没敢开口的原因——就算是事实,她也不想听Weiss亲口否认。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

Yang以为自己的秘密隐藏得很好,事实当真如此吗?当然不是。一次两次也许还没有察觉,但三次五次就一定会暴露出端倪,更何况Ruby和她是一起生活了十五年的亲姐妹。Yang虽然外向开朗,但她极少会对特定的某个人产生兴趣;她酷爱聚会和派对,但从未赴过个人的邀约。这些原则却在一个人身上一再破了戒,她不可能注意不到。Yang对Blake的格外上心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减轻了Ruby的“负担”——Yang的超强保护欲有时候也是种“生命不可承受之重”。Ruby尊重并祝福Yang的选择,她不说,她便不问(而且有时看Yang欲盖弥彰地解释即掩饰真的非常有趣)。

Ruby也有自己的秘密。她一直都有察觉到自己朦朦胧胧的好感:对Weiss的好感。在对Yang和Blake的观察中她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她并不感到意外,喜欢上Weiss Schnee有什么值得意外的?从开学到现在白雪公主的追求者能塞满一整个教室,远的不说,她们对面宿舍里就有一个企图近水楼台的Jaune。追求者中的大多数只看到了Weiss出众的外表和不俗的出身,极少人会去注意Weiss Schnee这个人的本质,而离她最近的Ruby便是最了解她的那一个。她了解Weiss与其外表相媲美的坏脾气,了解她与之傲慢相比拟的努力,她确信自己喜欢上的是个值得她喜欢的人。Ruby并没有太多想法,她怀揣着自己的小秘密,心满意足地享受和Weiss相处的时光,为配得上自己的队员们和喜欢的人而努力——原本是这样的。

失恋的感觉比想象中还要难受。

天色渐晚,一个下午的等待仍然毫无收获,Ruby沮丧地收起书本。今天晚上大概还是没有心情学习,她琢磨着要不要去一个人去城里逛逛,打发打发时间。

一个阴影从左边落了下来,Ruby猛地抬起头,入眼的是一个不认识的棕发男生。男生神色紧张,看到她抬头后,不好意思地向她打了声招呼。

“有什么事吗?”失落感让她的兴致实在不高,此刻Ruby只想赶紧溜走。

“你是Ruby Rose,RWBY小队的队长,对吗?”

“对,是我。”

他以深呼吸给自己壮胆,从背后递出一封信:“能帮我把这个转交给Weiss Schnee吗?”


Ruby回到宿舍时灯是亮着的,里面没有人。

Yang没有给她发消息,也不知道她和Blake今晚会几点回来,所以Ruby想速战速决。指尖在左手口袋里的东西上摩挲,心里酝酿着在路上反复斟酌的言辞,冲动带来的勇气在心中上下翻涌,但愿她能在这股勇气消失之前不打退堂鼓。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吓了她一跳。Ruby回头,对上同样一脸吃惊的Weiss。穿着睡衣的她刚打开浴室的门,白色毛巾将她的长发盘了起来,只留下执拗的几撮垂落在脸颊旁,白皙的脸因为刚洗完澡而泛着红润。Ruby没想到Weiss回来得这么早,恐怕Weiss也是这么以为的。

“我都没听见你回来的声音。”Weiss的声音一如往常,平静里带了几分疏离。

“我也才刚回来。”预想之外的展开让Ruby慌了手脚,眼角的余光瞥到一眼搁在角落的吹风机,她赶紧将其拿在手中,“给,赶紧吹头发吧,天气要转冷了,小心感冒。”

Weiss大概注意到了她的反常,不太肯定地道了声谢。她朝她走来,连带着浴室的热气,Ruby感觉周围的空气在迅速升温。

Weiss接过Ruby手中的吹风机,这是这么多天来Ruby离她最近的一次。草木味的香氛沁人心脾,她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视线只能寻找其他落点。可这也不是个好办法,她的注意力落在一滴自她耳侧滑落下来的水珠,完美地勾勒出脖颈的曲线。Ruby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

“Ruby?Ruby?”她这才晃过神来,“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有,没事啊,怎么了?”

“那你倒是松手啊。”

啊这。Ruby的脸因为尴尬憋成了红色,她赶紧松开紧抓吹风机不放的手,在Weiss的挑眉下讪笑着,尽管她自己都听得出来笑得有多假。

她寻了张椅子坐下,注视着Weiss熟练地从抽屉里取出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她解开毛巾松散的结,湿漉漉的长发披散下来,盖住了她的背影。一个自然又突兀的想法浮现在Ruby的心中,她犹豫了一下,但口袋里的物件在提醒她没有回头路了。她决定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

“Weiss。”她悄无声息地走到Weiss边上,吓了她一跳,“我来帮你吹吧。”

冰蓝色的眼睛在惊讶中放大,正准备埋怨她的话被堵在嘴边,她愣了好一会儿,小声地应了声好。

手指轻柔地穿梭在纯白的发丝之间,手感好得不得了,天生丽质只是基础条件,精致的大小姐在外貌的维护上可从来不吝啬时间与金钱。Ruby嗅到了玫瑰精油的味道,在吹风机热气的吹熏下更加迷醉。说来也奇怪,玫瑰算是Ruby的象征,但在日常生活中Ruby往往不会使用和玫瑰相关的物件,就洗浴用品而言,她更偏爱水果味,反倒是Weiss使用的那些昂贵的高级品常常添加了各种植物精油,而其中玫瑰又占据了绝大多数。

整个过程十分平和安静,这么乖巧的Weiss实属罕见。Ruby看不到她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吹风机的原因,通红的耳垂在白色发丝间若隐若现,显得异常惹眼,不小心触碰到时(Ruby愿意发毒誓她真的是不小心)指尖传来了相当的热度。Ruby尽可能让自己不去在意这些细节,把注意力专注在眼前的任务上。她尝试深呼吸,玫瑰精油的香味愈发迷人。

“好了。”再三确认任务完成后,Ruby关上了吹风机。

“谢谢。”Weiss道谢着从Ruby手上接过吹风机,视线只对上了一瞬间,她立刻慌张地撇开,转身去整理桌上的瓶瓶罐罐,还顺手打翻了几个。“Damn it.”她低声咒骂了一句。

这同时也正是Ruby的心里话。她正在紧急开动自己的小脑袋瓜,因为她已经把事先打好的草稿全忘光了。你蠢死了,怎么会有人吹个头发就把想说的话都忘了呢?空气中的尴尬浓度瞬间飙升。

“那个,Ruby。”大概是看到她傻乎乎地站在旁边于心不忍,Weiss指了指浴室的方向,“我觉得浴室应该可以用了。”

再不开口就来不及了!她索性把那些计划都抛之脑后,反正运筹帷幄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既然决定了顺应内心,那就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就行了。

Ruby深吸一口气:“Weiss,你讨厌我吗?”

Weiss没有立刻回答,她又碰倒了一个瓶子。“没有啊,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她强作轻松地回答,连Ruby都听得出她话中的慌乱。

“我觉得你最近不太对劲。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怕承认错误,我只是不想让你因为我的原因这么烦恼。”

她注意到Weiss绷紧的肩膀渐渐放松了下来,这给了她些许鼓舞。

“看来我并不擅长隐藏情绪。”Weiss露出一丝苦笑,“不过不是的,不是你的问题,你并没有做错什么…Ruby,我必须申明,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并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真的吗?可是你看上去很难过。”

“不,与你无关——虽然不是与你无关,但绝对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这是Weiss这几天来第一次没有躲闪视线,Ruby久违地直视那双冰蓝色眼睛,她仍然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她能感受到她眼中的真诚。

高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Ruby长松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直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紧张。“我真的以为自己被你讨厌了。”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虽然你早上赖床的时候确实有点讨厌。”这句玩笑话让她们俩一起笑了起来,“不,我不讨厌你。这段时间我可能有点…心情不好,我自己调节一下就行。”

“好,我相信你。”

得到Ruby肯定回答的Weiss卸下了自己的防备,她在面前的瓶瓶罐罐里找了起来:“那接下来我就…”

“那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Ruby打断了她,半是胆怯半是希冀地问道,“你喜欢我吗?”

“什么?!”Weiss下巴都快惊掉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Ruby的心脏紧张到怦怦直跳,不过她的攻势丝毫没有停歇,她取出口袋里准备良久的东西——一枚暗红色的小方盒,上面绑了个装饰性的小蝴蝶结——虽然脸涨得通红,但她的神情前所未有地慎重,说:“还有第三个问题,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Weiss已经完全呆掉了,她的视线在Ruby和她手中的方盒间来回切换,努力消化着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你不用马上回答,我、我不着急的!你慢慢想、慢慢想。”Ruby近乎粗暴地把方盒塞到Weiss的手中,不惜使用外向力化作一阵风窜上床去,“晚安,Weiss!”

屋里陷入一片寂静中。Ruby把自己卷入柔软的被子中,像只鸵鸟一样用被角紧紧捂住自己发烫的脸。在被封闭了视觉的情况下,触觉与听觉就变得异常灵敏。肾上腺素带来的热量还在身体里翻滚,擂鼓的心跳久久不能平息,以至于再听不见其他声音了。她甚至忍不住哭了出来。

“Ruby?”Weiss轻喊她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在其中听出了几分笑意。“Ruby?你不能就这样睡觉,至少去洗个澡换上睡衣。”不适感这才明显了起来,她甚至连外衣都没有脱就钻进被窝了。

“不要。”她难得耍起了无赖。这不能怪她,她才刚刚耗尽所有的勇气向Weiss表白,哪里还敢挂着一张哭脸去见她。

背后回归了安静,Ruby虽然一动不动,但此刻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对Blake那样的猫耳朵。

所幸安静没有持续很久。“Ruby?”这次她听清楚了,Weiss绝对在笑,“转过来一下,就一下。”

在Weiss千哄百哄下她终于勉为其难地转了个身,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红了的眼眶,她用两只手死死盖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打理过的雪白长发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光,Weiss把两边的头发仔细地捋到耳后,露出两边小巧的耳朵,耳垂上挂着的正是她送的红宝石耳坠。那是Ruby今天特意去城里的商店挑选的,所谓的红宝石大概只是普通的水晶,所以价格并不昂贵,但她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Weiss戴上一定很漂亮。果不其然。

“你…你戴上了?”Ruby惊讶得手都忘了保持在原处,慢慢放了下来。

“好看吗?”Weiss晃了晃脑袋,耳坠也跟着一起摆动了起来,灵动可爱。

“好看!好看!”Ruby小鸡啄米般疯狂点头,“可是…你就戴上了?”烧坏了的小脑瓜着实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背后的含义,她倒吸一口凉气,脸再一次憋红了。

Weiss的脸颊也羞成了红色,样子好不到哪去,可起码她还能正常说话:“所以,这就是我的回答。”

Ruby张开口正想说什么,冰凉的指尖贴上了她的嘴唇。Weiss刻意压低嗓音说:“现在,如果你去洗个热水澡冷静一下,换好睡衣,也许我可以考虑一下我们之前的约定。”

“你是说…”Ruby回忆了一下,“一起睡吗?”

Weiss没有回答,而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Ruby也眨了眨眼睛作为回应,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当Weiss准备缩头回去时,她利用自己的高度优势挑起她的下巴,在她来不及反应前啄了一下她的唇。“这是你踹我那两脚的报复。”以及挑逗我的代价。她故意凑到她耳边说道。

红色旋风下一秒便消失在浴室的门后面,只留下了了花瓣缓缓飘落。

夜晚才刚刚开始。Ruby知道,自己今晚一定能睡个好觉。



【END.】


没有后续,后续请自行想象。
在我的想象中,年纪稍大的Weiss由于家庭背景的原因,在爱情面前应该会更加犹豫,而年纪稍小的Ruby则更加冲动勇敢,不会瞻前顾后思虑太多。一时兴起写完了上篇,却在下篇如何描写Ruby上费劲了心思,前后改了大概有四版,写了删删了写,我果然还是更擅长写傲娇啊。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有对象的长长久久,没对象的就来一起快乐地磕cp。我永远喜欢红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文书议和
文书议和 在 2022/07/20 22:33 发表

?只是耳坠怎么能行?应该给戒指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