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午夜时光(W.Side)

作者:沉岛
更新时间:2020-08-26 10:22
点击:1073
章节字数:55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什么你会在Yang的床上?”

起床的时候看到Blake的床上是空的,Weiss以为这只黑猫连休息日也要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去图书馆,然而当她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时,却看到一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出现在自己对床上铺并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这个嘛。”Blake睡眼惺忪地伸了个懒腰,“你看,现在是冬天,而我是个猫弗纳人,猫总是喜欢温暖的地方。”

Weiss径直露出鄙夷的眼神:“你还能找个更烂的借口吗?”

“信不信由你咯。”Blake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时刚进卫生间不久的Ruby推开门,探出乱糟糟的小脑袋:“Weiss,我的牙膏用完了,我能借用一下你的吗——Blake原来你在呀!为什么你在Yang的床上?”

“问Weiss,我跟她解释过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晚安两位。”说罢她又直挺挺地倒了回去,被吵到的Yang发出一阵含糊的呻吟声。

Ruby困惑的视线转而落在Weiss身上,但说实话Weiss一点也不想替她解释,她的那番说辞顶多只能拿来糊弄一下Ruby那样的小女孩。也许就是说给Ruby听的?她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了口:“Blake说晚上太冷了。”

“真狡猾!我也觉得晚上很冷啊,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No.”

“不要拒绝得这么快嘛,BFF!”

充满希冀的银瞳望着她闪闪发光,Weiss受不了如此热烈的视线,一把将Ruby的小脑袋按了回去:“我不管你想用谁的牙膏,赶紧去刷牙,否则这事免谈。”


Weiss以为这不过是Ruby的心血来潮,过五分钟就会把这个主意抛之脑后,谁曾想她被烦了整整一天。Ruby翻来覆去地向她强调信标的暖气设施有多不靠谱,晚上受冻睡不着的自己有多可怜——要多动听有多动听,演得跟真的一样,Weiss差一点就信了。

“你的aura呢?”Weiss表示十分感动,然后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啊这。”Ruby的视线立刻瞥向天边,“没有人睡觉的时候还启动aura吧。”

“这的确是个容易被忽视的盲区,你可以借此锻炼一下,说不定以后我们外出任务的时候就会用到这项技能。”

“Weiss——不要对我这么严苛嘛。”Ruby像狗狗一样泪眼汪汪地抱着她的手臂蹭来蹭去,发尖戳到脸上的触感又痒又麻。

“宿舍里的可都是单人床,那么窄的空间你真的觉得睡得下两个人吗?”

“鉴于Yang和Blake都睡得下,我们俩又相对——嗯——娇小,所以我相信这不是问题。”

好烦。Weiss长叹了一口气,Ruby锲而不舍的恳求着实耗尽了她的耐心,如果不答应她,恐怕明天自己的耳朵还得遭受这种痛苦折磨。权衡利弊之下,她决定做出退让:“好吧,我姑且答应了,不要再蹭了。”

“耶!Weiss最好了!”


当Weiss完成每日睡前的夜读时,Yang和Blake仍然没有返回宿舍。

“Weiss,该睡觉了。”Weiss回过头,Ruby已经在她的床上把被子铺开,乖乖躺好,冲她招招手。

“Yang和Blake呢?”

“Yang给我发消息说她们出去玩了,晚上不回来,让我们不用等她们。”

听到回答的Weiss挑了挑眉。虽然她早就察觉到这两人肯定藏了什么猫腻,不过可能是考虑到Ruby,她俩始终没有公开,也没有在人前有太出格的举动,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夜不归宿。一个坏主意浮上心头,Weiss可没有义务帮她们俩保守秘密,既然她们俩敢撇下小队的其他成员自己跑出去玩,那就别怪她在背后说点诚实的坏话。

“真奇怪,Yang带Blake出去玩却没有带你。”

不出意料,Ruby立刻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你也这么觉得对吧!Yang最近总是和Blake在一块,连和我一起打电子游戏的时间都没有。我不是在嫉妒,我只是…有点难过。也许她觉得和Blake一起比和我一起更开心。”小红帽越说越泄气,小脑袋耷拉了下去。负罪感顿时油然而生,给那俩人使绊是一回事,但惹Ruby伤心就是另一回事了。Weiss走到床边坐下,察觉到她靠近的Ruby抬起头。

“抱歉,我不该挑起这个话题。不过我认为你可以找个时间和她谈谈。”

Ruby摇摇头:“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Yang从小就有很多朋友,只不过我第一次见到她和一个特定的人这么亲密。Blake是我们的队友,我们都喜欢她,所以Yang喜欢她并不奇怪。而且——”她笑着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我也有我的BFF!我相信你不喜欢那些吵闹的地方,难得Weiss答应和我一起睡,我愿意为你做个乖宝宝。”

Weiss万万没想到话题一转跑到了自己头上,Ruby最后一句话的杀伤力着实不小,她不禁侧过头去以掩饰自己的脸红。什么叫为了她?这个小坏蛋一面似乎没有看穿Yang和Blake的关系,一面又在这对她大放厥词,Weiss忍不住开始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假装的。她噘着嘴跟Ruby大眼瞪小眼,可后者的眼神里满是无辜和困惑,找不到证据的Weiss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我又那里惹你生气了吗?”

“没事…睡觉吧。”


Weiss面向墙壁睡在里面,她主动往墙靠近了几分,尽可能给Ruby让出更多的空间。熄灯后的房间很安静,二人没有对话,只剩下窗外偶尔刮过的风声。然而Weiss一点也不觉得平静,她从小到大从未和他人分享过自己的床,最多也就是开学的时候和所有新生在食堂睡了一晚大通铺。她一向注重私人空间和个人隐私,那么多人喊她“Ice Queen”不是没有道理的,可她还是同意了Ruby的主意。虽然主要原因是苦苦哀求的Ruby实在太烦人了,但她知道自己的的确确还有别的心思存在,正是这一点弄得她心烦意乱。

Weiss从被窝里伸出手,指尖触碰上冰凉的墙壁,一同传来的还有粉刷白漆的轻微粗糙感,她想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是一起睡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在心里这样说服自己。

背后传来翻动的声音。难道Ruby也睡不着吗?Weiss犹豫了一下,她在想自己该不该和她聊聊天。正当她还在犹豫时,一只手忽然搭在了她的腰窝上,Weiss瞬间绷紧了后背。

“Ruby?”她试探性地询问,得到的回答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Weiss试图翻身,却遇到了阻碍——她贴得离墙太近,Ruby靠过来后,她几乎没有翻身的空间。Weiss的动作影响到了睡着的Ruby,后者察觉到热源,又往里靠了几分,这下她几乎完全贴上了Weiss的后背,将她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温热的鼻息打在Weiss的脖子上,陌生的触感令Weiss全身都在发烫,哪怕是和戮兽战斗的时候她都没这么紧张过。

几声试探确信Ruby真的睡着后,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看来笨蛋不会得的除了感冒还有睡眠障碍。Weiss把手缩回被窝,轻轻抓起Ruby搂在自己腰间的手,慢慢地往反方向挪,尽可能小心不吵醒她。在她的精准操控下这项任务完成得很顺利,于是她决定着手进行下一步,将Ruby推回去。

她还在思考该以何处作为着力点,Ruby忽然动了,刚掰过去的手又伸了过来,这一次更加过分——她的手搭上了Weiss的胸。Weiss清晰地感受到Ruby的手指擦过自己胸前的触感。

她毫不犹豫地把Ruby踹了下去。

“哇啊——”Ruby被吓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好痛…我怎么在地上?”

Weiss静静地看着一脸迷茫的Ruby从地上坐了起来:“你自己摔下去了。”

“啊?是这样吗?”Ruby瘪着嘴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她的睡相应该没有那么差才对,不然也不可能在上铺安稳地睡了一个学期。不过既然Weiss都这么说了,那就是如此吧。“抱歉Weiss,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Weiss愣了一下,罪恶感让她在内心搏斗了一会儿。沉默片刻后,她向Ruby伸出手:“上来吧,小心点,别再掉下去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Weiss看向Ruby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Ruby是RWBY的队长,是Weiss的搭档,发誓要成为最好队员的她理所当然地履行起自己的监督职责。尽管Weiss经常埋怨Ruby的懒散,但其实她知道她有很多优点。Ruby很聪明,只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提不起兴趣,虽然她每次考前都得哭着找Weiss补习,可她集中注意力时的学习效率实在高得惊人;Ruby在战斗方面天赋异禀,战斗风格天马行空,每每总能把自己的外向力玩出花来(包括字面意义的“花”),指挥能力也非常优秀;Ruby一直都很开朗,明明年龄最小,却是团队的主心骨,当团队中出现争吵时——好吧,她承认99%的争吵她都是当事人,争吵的对象20%是Blake,30%是Yang,剩下49%是Ruby——Ruby总会积极地寻找解决办法,Weiss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看到那么努力的她,就更提不起劲生气了。Ozpin是对的,Ruby的确比她更适合做一名队长。

但渐渐地,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她关注的事物变得越来越多:Ruby清晨翘起的一小撮头发、Ruby训练时滑落脸颊的汗珠、Ruby拉着她一起逛街的手指、Ruby兴奋时抱住她的怀抱、Ruby穿紧身衣时的身材曲线…有一次午餐时,Ruby在和JNRP小队聊天说笑,她可爱地朝他们做鬼脸,Weiss也在笑,那一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Ruby的唇。

Weiss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观察Ruby,也在观察自己,她没费多大功夫就确定了这个事实:她喜欢上了Ruby。这个发现令她坐立不安,她并非想要否认这份感情,只是觉得不妥当。Schnee家的女继承人向来不缺少爱情的橄榄枝,可惜大多数都沾染了铜臭味,再加上父母破裂的婚姻,Weiss一直对爱情嗤之以鼻。她从未想过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曾经对爱情不屑一顾、如今却喜欢上Ruby的自己,和那些向自己示爱的肤浅追求者、和自己的父母又有什么不同呢?虽然嘴上倔强地否认,但她已经将Ruby视为好朋友了,一旦说出实情,这份来之不易的友情又将何去何从?Weiss惶惶不知所措。

遗憾地是,她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朋友。她的朋友不多,真正亲密的恐怕只有RWBY小队。首先排除Yang,要是让这个爱妹心切的姐姐知道自己喜欢她的宝贝妹妹,指不定得先揍她一顿;Blake是个不错的选择,之前的误会解除后,她们俩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但是否好到可以讨论这个话题,她吃不准;Winter就更不可能了,且不论寄给她的信件需不需要经过检查(让第三人知道这个秘密不如让Weiss去死),擎天特工全世界天南地北地出差,她与Winter一年都联系不上几次,等她回信不知道要等几个月。这个秘密成了Weiss的心结,她小心地藏起自己的所有心思,装作无事发生。

当Ruby提出要和她一起睡时,她差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难不成这是一个圈套?Weiss立刻在心中否认,Ruby才不是那种心机很重的人,于是她强装镇定地答应了。和Ruby的每一次亲近都在动摇她的神经,她没法不去在意她的一举一动。她既贪恋小红帽的温暖,又害怕自己的感情暴露。

我该怎么办?今天的Weiss Schnee也在烦恼着。


“难道她们今天晚上也出去玩了?”合上书本的Weiss看了一眼时间,得亏她们没有门禁,不然这两个家伙不知得上几次黑名单。

“不,Yang说她在图书馆补报告,Blake帮她一起写,她们会晚点回来。”躺在Weiss床上的Ruby一边打电动一边回答。

“明明作业都写不完了昨天还跑出去玩了个通宵?”Weiss无法理解这种不合理的行为,“我得和她谈谈。”

“嗯哼,不过我不觉得她会听你的话。”Ruby手里的卷轴传出胜利的提示音,她兴奋地高喊一声“呀吼”,在床上伸展成一个舒适的“大”字。Weiss见状皱起了眉头:“我不记得我有允许你躺在我床上打游戏。”

“这样比较方便嘛。想睡觉了吗?”收到警告的Ruby顺从地盘腿坐起,把卷轴搁在床头的桌上。自从得到一起睡的允诺后,Ruby对睡觉格外积极。

Weiss点点头:“明天有早课,是该休息了。”

“来吧!你看我正好帮你暖好了被窝,这样你就不会冷了。”Ruby开心地拍拍被子。

下一秒Weiss就关了灯,她绝不能让Ruby发现自己涨红的脸。

“咦这就关灯了吗?”

“没错,别说话了,快睡觉。”


躺在床上的Weiss开始思考同意一起睡到底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觉得是,因为她对Ruby的反应实在太剧烈了,这才两个晚上,她就差点暴露了两次。她在考虑推翻这个约定的可行性,Ruby可能会很不满,但没办法,只能怪Weiss自己没出息。最近就不要对她那么严格了吧,Weiss在心里叹了口气。

身后传来了点动静,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在她的心头,她转过身去,警惕地盯着Ruby。昨天她已经领教过对方睡觉的不安分了,这一次她一定要把预兆扼杀在摇篮里。

“嗯姆嗯姆。”Ruby嘴里虚空咀嚼着,“这个曲奇不错。”她嚼得可香了,口水都快流下来。Weiss松了口气,只是梦话而已。

她的视线一落在Ruby上,就忍不住开始描摹她的轮廓。半年时光说短也长,15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黄金时期,Ruby的个头以恐怖的速度往上窜,入学时还矮半个头的她现在已经快和Weiss齐平了。除了身高,女孩的五官也慢慢长开了,比起以前的可爱多了几分少女的艳丽,这大大增加了她的吸引力。Weiss不得不靠深呼吸来稳定心神。

Ruby很突然地翻了个身,一下子凑到了Weiss的跟前。温热的吐息扑在她的脸上,刚平复下来的呼吸瞬间又乱了。Weiss,要冷静,要淡定。她在心里默念,可目光却死死黏在Ruby的脸上,从额角到眉心、从鼻翼到唇齿。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双手掐住自己的胳膊。Weiss,要冷静,要淡定。

然而Ruby又动了。她将身体向前折叠,她的脑袋凑到了Weiss的胸口,一条腿的膝盖嵌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好巧不巧顶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

“Ouch!”Ruby在一阵剧痛中惊醒,她的肚子好痛,脑袋也是,她发现自己是头朝下脚朝上落在地上的。她惊恐地抬头看着坐在床上的Weiss,后者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

“我踹的,昨天也是。”Weiss面无表情地说,“回你自己的床去,以后不许和我一起睡了。”


【TBC】


限定两章的甜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我的眼里只有星陈大海
我的眼里只有星陈大海 在 2020/08/26 16:41 发表

大大我来捧场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