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备战

作者:文青小宅
更新时间:2020-08-19 17:51
点击:963
章节字数:33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备战


“不错,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奈叶丢下一句,毫无留恋地转身从庭院中离去。


徒留蒂亚娜与莎莉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这还是人类吗?蒂亚娜趴在地上想,这么强大的实力,说她能独自解决火刃恐怕也不是玩笑吧,像这种精英之前又怎么会籍籍无名呢?自从上次与教导队遭遇后,总局便下令火刃事件全权由教导队指挥,而几位长官又以磨练为由,向教导队提出申请,由教导队来对她们进行训练指导。


“你觉得蒂娅如何?”


“还不错,假以时日肯定能独当一面。”接过菲特递来的水杯,旋开杯盖喝几口水,奈叶笑道,眼中满是欣赏,“如果不是她立志成为执行官,我都想把她介绍入武装队了。”


“她知道后会很高兴。”菲特笑道,从一旁拿过毛巾替奈叶拭去汗水。这段时日两人关系处于一直不上不下的地步,奈叶不再拒绝她有意无意地靠近,她也不再表露喜欢,两人竭力将一切维持在朋友层面,始终不曾再进一步。


“或许吧。”奈叶耸耸肩,放下水杯从菲特手中取过毛巾,旋即话锋一转,“不过警局那边还没有消息,估计他们也意识到这是决战时刻。”


近日海鸣市风平浪静,此前所有与火刃相关的犯罪活动全部销声匿迹仿佛被消灭得干净,但谁都明白这不过为暴风雨的宁静。


警局会议室。电子显示屏通宵亮着,桌上凌乱地散着各类作战资料与文具。恭也双手交叉立于桌上死死盯住监视器,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待在警局不曾回家。说来也奇怪,自上次演唱会后,他们便再无走私集团的消息,而内线始终不曾联系他们,眼中划过丝丝不安,这给他感觉很不好。


“诺,恭也。”美由希走近递过一听咖啡,“你也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顶。”


恭也随意应了声,打开拉环,一气喝下半听咖啡,没有奈叶做得味道好,他这般想着,他几乎不会喝外面的咖啡,因为外面的永远没有自家幼妹做得好。


“奈叶最近在做什么?”


“在八神家训练学生,顺便了解情况。”美由希推推眼镜,眼中闪过八卦的光芒,“但据莎玛尔说,她与菲特好像有情况。”


“她们两个不一直在一起吗?”恭也疑惑道,他隐约听妻子提起过奈叶对菲特的特别。


“奈叶可能动心了。”见恭也不曾理解自己意思,美由希干脆将话挑明。


“啊?”


还不待恭也详细询问,门就忽然推开,警员急匆匆闯进来,语气焦急道,“高町警视正,我们之前抓获的嫌疑人出事了。”

————————————


收到消息奈叶与菲特带着莎玛尔匆匆赶往警局。望着拘禁室中绿色荧光,奈叶眼中闪过暗芒。


“情况如何?”


“基本控制住情况。”莎玛尔面带倦色,刚刚的治疗对她来讲亦是不小的消耗,思及在治疗中看到异象,她不由生出几分担忧,那反应与奈叶身上的伤势反应几乎一样,试探着将事实说出,迎来的却是沉默。


“格利晶石的用途其中一项便是使伤口附魔持久化,而火刃将之改进为一种类似诅咒的魔法,提前将之打入人体内,并周期发动需要定期服用药物才能缓解,从而达到控制成员的目的。”


良久奈叶的声音才在走廊响起,她垂着眼睑,掩去眸底晦暗。这种魔法发动起来有多可怕,她是亲身体验过的,原以为相关资料一并毁于四年前那场爆炸,却没想到相关方法竟被保存下来,抿抿唇到底没有将余下后果说出。


“可以根治吗?”菲特问道,望望奈叶赤眸中担忧一闪而过。


“可以。”显然莎玛尔也想到奈叶身上伤情,她犹豫道,“不过需要长时间治疗与休养。”但形势不会允许奈叶停下养伤。


“不必担心,对于这个我还是知道用什么来暂时缓解的,看来他与火刃联系不小。”奈叶开口转移话题,扭头冲莎玛尔道,“莎玛尔医生麻烦你了。”

——————————


火刃临时基地。


“该死的,发动被阻止了。”修狠狠地将手柄往地上一掼,向后靠于椅上,闭眸颇为头疼地揉揉太阳穴。那个人一直被安插在走私集团中作为普遍人来替他们做事,但听线报,对方随时有叛变可能,本想趁管理局还未发现之前解决掉,不承想竟然被阻止。


“你太过莽撞。”影子推门而入,望着修眼中满是失望,她不禁生出几分烦躁,为什么活下的偏偏是这个有勇无谋的家伙。父亲的部下中只有修最为鲁莽,但也只有他最为忠心,如果内线真被审问出什么,恐怕也只有挺而走险执行那个计划了吧。


“你谨慎?谨慎到让高町奈叶知道你的身份。”修反唇相讥,对于影子主动暴露自己身份的事,他一直反对,高町奈叶对于火刃的恨意不比他们对她的恨意少,甚至更为强烈。


“她知道又如何,她没有机会审问我,但你却给了管理局审问内线的机会。”


“那就是个疯子,谁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做?”修冷冷道,四年前基地中那双紫眸中的疯狂至今仍令他无法安眠,“当年基地怎么爆炸的,你比我清楚。”当年基地突然发生大规模爆炸,其中一个原因便是高町奈叶在最后时刻用魔力引爆格利晶石储藏室。


“如果不是你们将教导队队员死亡的画面放给她看,她会突然失控?”影子反问道,旋即她摇摇头叹口气,挥挥手,“我无意纠结过去的事,我在意的仅仅是那个人现在情况如何?”


“应该还在昏迷。”


“联系走私集团,要他们联系警局的内应,他必须死。”

————————————


是夜,警局会议室依旧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警官手捧资料,不断穿梭其间,讨论声不时响起。而处于警局另一侧的看守室却少有人至,仅有两位警员在外间看守,一道身影手提饭盒缓缓靠近。


“什么人?”


看守警员立即站起,手顺势向后摸意欲拔枪,面上满是戒备。


“是我悠田。”来人答道,拎拎手中饭盒,“我来给你们送饭,值勤一天总要吃饭。”


“谢了,悠田。”一位警官起身接过饭盒放于桌上,不料悠田突然一记手刀砍在他后颈处,见状另一位警官迅速从腰后拔出枪,指着悠田冷冷道,“把手举起来。不要妄动。”


悠田冷笑一声,伸手捉住警官手腕往上一翻,夺下枪往旁侧一扔而后一拳将对方打晕,移动鼠标将监控切断。解决完一切后,悠田蹲下从警官腰带上取过钥匙往看守内线的拘留室走去。他想不明白为何组织会冒着暴露他的风险下令要求将被捕成员灭口,但身家性命全部握于组织手中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反对,所能做的只有服从命令。


拘留室光线昏暗,内线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陷入梦乡,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丝毫察觉。小心观察周围环境,确定无人清醒后,悠田悄然打开拘留室的铁门走了进去。


悄悄靠近蒙着被子正在睡觉的内线,微微思索后悠田猛然扑上去死死地捂住被子,企图将内线蒙死于被内。唔,唔,唔,挣扎声在房间响起,可惜尽数被棉被吸收,终于被中人不再抵抗,身子逐渐软了下去,悠田喘着气松开手,擦擦额上渗出的汗珠,掀开棉被。待看清被中人时,他瞳孔猛然紧缩,床上躺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具模型。意识到情况不妙,他迅速丢下棉被,向外跑去,忽地从天花板上跃下一人,抬腿便将其踹翻在地,趁悠田起身还未站稳,那人又是一拳砸在悠田面上,而后伸手捉住悠田胳膊向后一拧,手肘抵着悠田背向下一压,顺势蹲下,将膝盖压于悠田背上,并拷上手拷。而内线依旧沉浸于梦境之中,对隔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


再度醒来时,悠田已置身审讯室中,耀眼的白光直直刺得他无法睁眼,只隐约看见一名警官坐于桌后。


“悠田新,于六年前入职,现任技术科主任。”奈叶翻阅着手中资料,漫不经心道,“资历也算不浅,什么时候开始给他们做内应的?”


悠田没有回答,闭上眼睛低下头嘴抿得紧紧的。


见状,奈叶也不恼,嗤笑一声,接着念档案资料,当念及对方家庭情况时,她挑挑眉笑道,“家庭圆满,有想过她们吗?你女儿很可爱。”


悠田猛然抬起头睁开双眼张张口,旋即又低下头。


“也罢。”随意合上档案,奈叶起身,绕至桌前手往桌上一撑指尖轻点桌面,懒懒道,“让我猜一下,你不肯回应的原因。对组织忠心?”她摇摇头,“不对。有把柄在对方手上?”见对方神色有所松动,她笑道,“看来接近了,是家人吧。”

——————————


会议室。恭也双臂环抱观看审讯室中发生的一切,面色淡然,瞟了眼菲特,他开口道,“奈叶有分寸。”


“不用担心。”一旁美由希拍拍菲特肩,搭腔道,“别看她这样,实际她内心比谁都柔软,不会把人逼得太狠的。”忽然她凑近菲特压低声音在对方耳边道,“所以你只管去追,她已经——”


“美由希。”恭也忽然叫道,神色严肃。


“我知道。”美由希没好气道,翻翻白眼,冲菲特使了个眼神道,“你放心就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