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会面

作者:文青小宅
更新时间:2020-08-17 22:38
点击:1113
章节字数:32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会面


“这是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成功截断蒂亚娜接下要说的话。本来双臂环抱,一脸不耐的教导队队员们,瞬间放下双臂,并拢双腿齐齐站直,抬手敬礼。


“报告长官,我们与执行官就事件发生交火,在将执行官捕获后,发生争执。”刚刚还满面烦躁的尼贝尔,此刻面色严肃眼含崇敬地望着来人,上前一步将情况说明。


蒂亚娜望着身着白色休闲服的女子,心中升起几分疑惑。她是谁,居然能让向来傲气的教导队低头。不过对方长官没趁机胡说,倒是她的出乎意料。


“你是他们长官?”蒂亚娜没能忍住,径直质问来人。


听到问话,来人将目光移至蒂亚娜身上。好锐利的眼神,蒂亚娜险些有点站不住,在对方眼神的压迫下。


“你级别还不够,叫你长官来。”对方嗤笑一声冷冷道,“我倒要听听你们执行官部门,怎么看待扰乱公务与内部械斗。”


“明明是他们出言不逊动手在先。”莎莉实在忍不住了,她可不管对方是谁,这顶帽子如果真让对方扣下来,那就算菲特赶到也于事无补。


“这权且不论,等你们长官到后再说。”军官抬起手,指指蒂亚娜,冲莎莉淡淡道,“我在意的是,如果我刚刚没出言阻止,恐怕她手中的枪就要瞄准我的部下了吧。”


“喂,谁叫你欺负我家孩子的?”一道声音传来,紧接着散发着红色光芒的魔力弹向此处袭来。


白衣女子挥挥手,一道樱色护盾出现在众人面前,成功挡下魔力弹。


“维塔队长,他们是教导官。”见战斗一触即发,蒂亚娜赶忙喊道。


“教导官?”维塔缓缓从空中落下,“他们来做什么?”


“维塔,好久不见。”还未待维塔思考清教导官为何出现在此处,耳边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果然是记忆中某个欠揍的家伙。


“噢,好久不见。”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真不想见到这家伙,维塔知道自己免不了被摸头,但这是在后辈面前,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她如此期盼。


“诶,维塔好冷淡。”


井字符不自觉地出现在额角,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和疾风一样了,维塔刚想回话,抬头却发觉对方紫眸中满是戏谑,似乎正等着自己炸毛。你倒愈发恶劣。


“哈哈,总要找些事来释放压力。”奈叶挑挑眉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疾风没说回地球啊?”


“如果不是这群教导官,我也不会来。话说你出现在这里才不正常吧。”维塔冷冷道,抱着锤子将头扭向一边,眼中却闪过欣喜。

——————————————————


八神家客厅。听完汇报后,众人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那个坐在上首双手交叉放于腹前一脸悠闲的人,心中隐隐有了猜测,特别是菲特,她抿抿唇,多年执行官生涯所练就的直觉告诉她,她的疑惑将会在今日得到解答。


“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做什么?”奈叶轻笑道,抬手关闭空间显示幕,起身走到最前面。尼贝尔与她相互致意后,从台上走下退到一旁。奈叶立正敬礼,介绍道,“时空管理局武装局战技教导队高町奈叶,目前为火刃案件负责人。”


话音刚落,客厅中坐着的众人神情各异。维塔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外加磨牙,希格诺与莎玛露彼此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然与肯定,蒂亚娜与莎莉反应最为正常很自然接受这个事实。唯独菲特神色复杂似喜似悲,虽说早有猜测以及得到证实,但当真相从奈叶口中坦白时,内心还是没由来地一阵抽痛,思绪仿佛又回到在病房的那个下午。


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望着菲特神色不虞,旋即转瞬而逝,下句却适时响起,顺带激起层层不满,“而我希望总局的诸位退出此次任务返回总局。”


“凭什么?”脾气火爆的铁锤骑士率先站起来反驳,“用一个不知道是真伪的身份来要求我们退出本来归我们执行的任务,奈叶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最后要说的话在奈叶冷漠的眼神中生生咽了下去。


“没有理由,如果要协作也可以,但你们必须听我指挥。”奈叶冷冷道,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冷硬,整个人陌生得不像她,但菲特却觉得奈叶为着某件事而焦躁。


会议最终不欢而散,教导队也只留下一句听总局回复后转身离去。菲特却无心思坐在原处,小跑着追上奈叶。


“奈叶。”对方顿住脚步似乎在疑惑她为何要叫住自己,抬眼扫扫周围咬咬唇,“我可以与你单独谈谈吗?”


“我听说了一些事。”菲特缓缓道,真正开口后,她方才发觉到底有多难说出口,哪怕她无比渴求了解真相。


对方没有应答却以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你是ACE of ACE。”


她没有否认,直接了当地点点头。而后便是沉默,就当奈叶决定开口告辞时,菲特忽然开口问道,“那十年前你是否前往过第九十九号管理世界?”


等待答案的过程总是紧张的,特别是还涉及自己内心最为隐秘的故事与最为温柔的救赎,哪怕时间再短也觉煎熬。“是。”听到回答后,忽然放松,脸上绽放笑容,一时恍了教导官的眸。“你还记得你曾救过一个执行官吗?”趁着勇气还没消散,将心中疑问一并问出,其实自己是没带期许的,毕竟号称希望的人拯救过无数人又怎么会记得一个狼狈至极在雪地中苦苦挣扎的少女,但还是希望她记得的吧,不然自己也不会问出口。


“记得,怎么了?”


意料之中而又出乎意料的答案,菲特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悲,即庆幸于对方记得自己,而又失落于对方没有认为自己,虽说当初那句想成为朋友仅仅可能为激发救生欲而随口一提,今日的她们也成为成为朋友,然而依旧想着能够实现。


“可惜与她承诺成为朋友,到现在也没能实现。”紧接着一句传入耳中。菲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她还记得?


这厢奈叶将菲特神情变化看得分明,这方面她向来敏锐,心中也隐约有了推测。“菲特。”她叹了口气,“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不要喜欢我。


怎么不记得,就连听到时的心痛,至今都尚未消散,又受到一击,教导官好像格外清楚怎么用最温和的语言来告知最为残忍的事实。


“我能问一下理由吗?”望着那双深邃紫眸,菲特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不懂她。


“理由,你应该听楠木同学说了吧。”


“我的回答,奈叶是否清楚?”


--------------------------------------


“教授,请等一下。”


停下脚步,回头望原是楠木影子。唇角勾起合适弧度,温声问道,“楠木同学不会又想邀请我去游乐园吧。这次我可不会中途失约。”做足一个教授模样,哪怕她已然肯定对方身份,但至少在校园内她还是自己学生不是吗?


“执行官的事,您知道多少?”


挑挑眉,想坦白吗?“应该比你多。”


“回答还是相似呐。”影子语气似乎有点嘲讽。


“你猜她对你了解多少?”


“不比你多。”在外人看来,两人仅仅在微笑对话,至于所谓传言就随它去。


“但与你见面后,恐怕一些不该知道的也就知道了。”淡淡补充一句,挑拨离间?奈叶暗中嗤笑一声,菲特被小看了呐。


“她很相信你,哪怕知晓你曾指挥失败导致小队几乎全军覆没。她也能说出‘我也愿意’。”


拳没由来地紧握,“你想说什么?”


“只希望教授不要辜负这份信任,新基地想来您也清楚在何处。如果在海底重演,您说效果有多好?”


--------------------------------------


又是这种目光,心中升起阵阵烦躁,她最讨厌这种对她无条件的信任,“不要相信我。”直视那双酒红眼眸道,“尤其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到底没有说出那句我很讨厌,转而说出我不配接受。


说罢,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她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只她不愿承认听到那句无条件影子转述那句我也愿意时,自己眼眶酸涩。


“上述就是我的理由,老师。”


谢尔盖看着空间显示幕那头气定神闲的某人,当场就想将手中杯子砸过去,总局有多难缠,她又不是不清楚,请神容易送神难任何时候都不过时,“我拒绝,除了把她们调回其它一切好说。总要给那边一些面子。”


“好,我要求全权指挥。”奈叶答复得干脆。


被带进去了,谢尔盖登时反应过来,奈何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只能答应。无奈之余也升起几分欣慰,以往的她可不会用这种手段如今都运用得如此熟练,看来也成长不少。


“明日之前,我会给你答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