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圣杯与客人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1-28 21:51
点击:669
章节字数:56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木的远坂,大概是日本西化最早的一族。时任家主的远坂永人不仅兼任当地望族代表,更垄断了冬木对外的贸易,西化的过程对远坂可说是必然且必要的。


但对西化,远坂却表现出了“必要”以上的热情。


事实上自远坂永人接手家主一来,那家人就越发与周围格格不入——衣着装饰的改变尚能理解,但贱卖祖宅改迁新居,还是有点过了。


说是改变,实质如同脱胎换骨,至少冬木居民眼中,那家越发得不像是日本人。


至于原因,你我大概都清楚。


与宝石翁的相遇可说彻底改写了远坂家的命运,传统剩多少无人知晓,反正眼前欧式的建筑,早已看不出任何信仰的痕迹。


祖训“从容优雅”,“雅”随着年月更替早变得含糊,从容倒是从容——黑船以后,整个日本都陷入了对外界的恐慌中,远坂家倒是频频出海,外宾络绎不绝。


而圣杯的指引下,百年后的今天,远坂家又迎来了新的客人。


“——确认一下,远坂久,本人对吧?”


发言者名为克莱尔·温斯莱特,时钟塔法政科一级讲师,魔术师封印指定判定人。


长途的跋涉在这位西方美人脸上写满了疲惫,但其眼神依旧锐利。


站在她旁边身材魁梧的男人名为乔恩·柯林斯,面相上就可见,寡言少语的男人。


面对客人的询问,年轻的家主礼貌性回答到:“辛苦两位了,正是在下。*


但来者却不怎么友善。


“——虚伪的客套就免了,我们此行目的,远坂先生是知道的吧。”


直入主题吗。。。


久顿了一下,随后面带微笑地回到:“当然,两位是为圣杯而来的吧。”


——可能的话,本想将那两字永远地隐藏下去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间桐家坐落在冬木闹市的西北部,纯日式民居,与远坂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奇里.佐尔根,现名间桐脏砚,不仅是抛弃了原本的姓氏,就连往昔的一切都排斥着。


入乡随俗,朴素的魔术理念。


但我的到来,就越发显得的讽刺。


推开斑驳的木门,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蜿蜒的长廊,长廊以外是种满樱树的庭院,庭院往北,是看似占星用的池塘。


越是精细的东方之美,越是诉说着我族数十年来的可悲。


30年前,他不顾所有人反对,强行将家系迁往日本,当时大家就明白了,他对圣杯的执念。


——牺牲若是为了追求根源,那也没人会反对,但家主的心却是被私欲禁锢着。


那人并非不惧毁灭,只是飞蛾扑火式的自我感动遮蔽了他双眼。


而仅为那殉教者一般廉价的快感,他便可毫不顾忌地亵渎佐尔根之名。


——若您尚存最后一点家主的自觉,请杀了我,勿让它堕落在我眼前。


但他终究没杀我,所以此刻我才能出现在这里。


走过玄关,依侍从的指引绕过另一段走廊,最后在面水墨样的屏风前停住。


屏面之上,墨染的凤凰与他的影模糊地重叠着,空气一时变得凝重。


而屏风的另一头,我主衰老的声音正巍巍颤抖着。


“。。。瓦尔德,你总算来了。”


“奉我主之命。”


“。。。几十年,你也老了。”


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声音。


我的双手停不下颤抖,胸口止不住悲鸣。


想起来还是以前他教我的——瓦尔德,你看,那将死之人是何等的丑陋。


正因如此,我比从前更能理解他的举动,也更能体会其中的可怜。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大约60年前,这片极东之地举行过一场大型魔术——圣杯降临式。”


远坂府邸,空旷的大厅被琉璃的灯装点得金碧辉煌,木质的长桌旁,陌生的三人继续着不甚友好的交谈。


“相关者三名——系统担当的羽斯提萨,令咒设计的玛奇里·佐尔根,土地供给的,也就是我的祖父,远坂永人。


仪式通过降灵魔法模拟战争,借此激发盖亚的抑制突破灵长类的抑制,进而产生接连外界的通道。


所谓圣杯,即固定通道的容器,现世与外界的中介,起码原计划中是如此的。


但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错误,奇迹般的错误——程序暴走、概念被重写、圣杯实体化、灵脉自发的回路取代了原系统.....


等到开发者注意之时,一切为时已晚。


圣杯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并以自身为核心构建出了新的术式——外界降灵式。


魔术的伊始,魔术师可凭借圣杯的魔力召唤出自己的使魔,其中魔术师为“master”,降灵物被称作“servant”。


而降灵的起点则是选在了英灵之座,那个时轴以外,传说中阿赖耶誓言终点的地方。


仪式的过程中,魔术师们将役使各自的使魔进行战斗,而当英灵仅剩一匹,仪式即为结束。


结束得瞬间,偌大的魔力将重回到圣杯。而圣杯解放的瞬间,奇迹便会发生。


遗憾的是,仪式设立了七阶,胜者却只有一人。


不明的对手,不明的规则,不明的同伴,第一次圣杯战争,便在此不明中进行。


所以仪式几乎成了乱斗,圣杯也在最终战被毁,最后达成了全灭的局势。


初代圣杯战争,以完全的失败彻底告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但仪式却并没有结束。”


间桐家昏暗的地下室,垂暮的烛火正做着最后的挣扎,火光闪跃跳动,目送着两人一步步走向深渊。


“设计的最初,回路便是定基在当地灵脉上,所以就算圣杯被毁,仪式也只是陷入了暂时的休眠。


随着魔力的蓄积,圣杯将再次苏醒,周期约为60年,这也是我急着叫你过来的原因。


为了这次的战斗,我苦心将家系搬来日本,里外做足了准备,可谓孤注一掷。可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远坂家的小鬼会叫来教会与时钟塔的人国人,美其名曰三方公证,呵呵呵呵。


依他们的讲法,此次战斗将由御三家各选两位代表,加上教会指定的一人产生。七名御主,英灵间的战斗也须在管理员的监视下进行。


结果而言,协会也好小鬼也好,都太小看圣杯了。


不过就因他一人的愚蠢,局势也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应该说,更公正了吧。”


面对审查官的讽刺,远坂一脸正气地回道。


“如您所言,我请二位来是带着私心的。


远坂,间桐,还有爱因兹贝伦,说是御三家,但真正知晓实情的,却只有他们两个,说到底,远坂终究只是个外人。


并且时至今日,随着间桐的迁徙与爱因兹贝伦的渗入,我族仅存的地利现在也荡然无存,剩下的,就只有新生家族面对世家豪门的绝望了。


但插手此事,于协会也非没好处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那群老狗,听到羽斯提萨就该坐不住了,偏偏这仪式的名字还叫作“圣杯”。”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三法——天之杯。


初次听到这名字,审查官克莱尔·温斯莱特的心小小触动了一下。


根源相关的魔术,只要是魔术师,多少都会关心一下。


但魔术师的兴趣出了名的廉价。


特别是克莱尔这种学院派,一年不知要否决多少类似的提案——梦里看花,终究不过痴人说梦。


所以第一次听说这个基于天之杯的东洋魔术,她基本是不屑一顾的。


直到听闻其系统构成是那个冬之巫女——羽斯缇撒·冯·爱因兹贝伦。


羽斯缇撒,即便在现在的时钟塔,依旧也是个无人不晓的名字。


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出生年月不详,唯一被人们熟知的,便是她在仪式设计及咒术咏唱上那过人的才能。


传闻但凡她参与设计的魔术,实施起来都须经过圣堂教会与魔术师协会的双重认证,于魔术师而言即是禁锢,也是无上的荣耀。


但极富盛名的她,却从未出过自己本家,且不知何年突然在魔术师的世界里完全消失。


对此爱因兹贝伦从未发表任何声明,协会也不甚关心,冬之巫女,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对偶像不自然的生平,克莱尔曾翻遍各处的资料,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年轻人的一时兴起,不久便将其抛在脑后。


但多年以后,久的来信让她再度想起这件往事。


1856年7月16日,远东的魔术师远坂久发来密电,详细介绍了60年前的那场被隐藏的魔术,并言明魔术马上就要重启。


得知此消息后,克莱尔推掉了所有工作,立马主动请缨前往冬木。


当时也没想太多,不过儿时的激情被再度激起——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偶像设计的魔术会是什么样子。


另一方面,对多年来碌碌无为的自己也有些许不甘。


——想亲眼看看,自己跟人们口中的天才,到底有多少差距。


所以第一次看见名唤令咒的圣痕,她承受着嫉妒和感动的双重打击。


无视检察官的异样,久露出左手上幼蛇般的三条红色纹路,一边补充道:“这便是选中之证,令咒的出现即意味着仪式开始,魔术师就此可召唤英灵。”


“令咒共三条,消耗令咒可对英灵下达绝对的指令,但用光令咒即意味着失去了对英灵的绝对控制权,所谓主仆的制约。


然后关于英灵、也就是servant,说起来就比较复杂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Saber,Archer,Lancer,Rider,Cater,Berserker,Assassin。


圣杯设立的七阶,阿赖耶来的亡灵。”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或是英雄,或是邪魔,就看我们怎么称呼。servant选自英灵之座,至于职介分类,就看自身的相性与圣杯的趣味了。


召唤的方法分为两种,直接召唤或圣遗物召唤。直接召唤,圣杯将根据魔术师自身的素质进行匹配;而圣遗物召唤,圣杯则会在圣遗物相关的英灵中进行选择,此方法也可对英灵的职介素质进行初步干涉。对魔术师都想抽到强力的英灵吧,圣遗物的选择就需要谨慎了。


并且英灵之中,Saber,Archer,Lancer符合者因为多为神代的英灵,有着天然出色的对魔力,一般被认为是最优职阶,又被称为三骑士职阶,当然个体间的差异还是说不准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但说到底,servant终究只是servant(奴隶),成败的关键,还是在于御主。


上次的失败,便是因为御主对英灵过于放纵,所以我特意完善了令咒。


狗,就该被链子拴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等一下!”


年轻的家主正讲的尽兴时,克莱尔突然出声打断到。


“——你的意思,这个令咒系统,是间桐脏砚初战后才完成的?”


果然注意到了啊,亏自己还想简单带过。


久瞥了眼飘浮在自身周围魔力的银丝,虽不清楚具体的术式,但撒谎估计是不可能的了,隐藏什么更是天方夜谭。


索性直说了吧。


久笑了笑,随即平淡地答到。


“如您所想,这个圣杯仪式,到现在为止都仍未完整,这也是需要协会公证的另一个理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至于其中的关键点,就是她了。”


绕过最后的转角,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扇锈得发紫的铁门。


主人迁居东洋不过三十年,时间上未免锈得太厉害,唯一的解释便是魔力腐蚀。


没猜错,这里应该就是主人的工房了。


而空气如此阴湿,就只有一个可能。


还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虫子窸窣的蠕动声。


“看吧,我的最高作。”


门打开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是股腥热的恶臭。


而腥臭的最高峰,所见的是成堆扭曲着的虫巢。


魔淫虫,虽说伦敦的时候就已见过,但这种数量还是第一次。


主厅般大小的浅池,虫群正密密麻麻地蠕动着。


而池的正中央,一名裸身的蓝发少女在虫群地侵犯下正睡得安静宁详。


“还没醒啊。”


主人把烛台挂在墙上,随后转过身对我说到。


“她就是我们的第二master,需要你照理的人。”


“冒昧问一句,她是....”


“间桐千代,没错,我在这边生下的女儿,也是老夫此生最精美绝伦的作品。”


似乎对名字产生了共鸣,主人开口的瞬间,安睡的少女突然睁开了双眼,随即感受到了全身的骚动。


只见她单手撑地,表情痛苦地爬起,一边抖落着体内的虫子,下体习惯性地抽搐,口中不知呢喃着什么。


污浊的粘液浸透了她曼妙的躯体,猩红的眼眸因过度的疼痛开始变得麻木。。。若指的是这个,那当真是所谓的绝伦。


但不一会儿我就明白了自己的无知。


站立许久的少女意识逐渐清醒,同时也恢复了活着的第一感觉——饥饿。


随后如饿昏的野兽,只见她抓起地上的虫子,发疯似地塞进嘴里咀嚼。


魔淫虫的甲壳远非看上去那般光滑细嫩,没多久,少女嘴里满是血与腥黄的汁液混杂,但疼痛未使她停缓半分。


不知道饥食了多久,少女突然转身扑向虫群,对着那腐臭的节肢类生物不停撕咬着,所至之处,魔淫虫的残骸一片狼藉。


饱含魔力的汁液渐渐渗透到她体内,从毛发到肌肤,每个浸润处都在发热发紧,溢出的魔力更随汗液布满全身,远远看来,就像是一副深紫的刺青——蔷薇的根在她尚未发育完全的胴体处发芽,曲曲折折,一路绽放到四肢。


我所诧异的是,驱使这人行动的远非本能。


她的姿态是如此理所自然,少女与虫仿佛一体,进食看上去就像一种循环的过程。


但毫无疑问的,那又是在进食——魔淫虫通过她的身体来汲取魔力,她又通过吃掉虫子把魔力抢了回来。


不对,那毫无意义的暴食,丧失理智的贪婪。。。


“这种天赋,培养成魔术师实在太暴殄天物了。”


看出我的疑惑,主人会心一笑,随即慢慢讲到。


“但远坂家的小鬼要玩阴的,我也只好奉陪。瓦尔德,千代就交给你了。”


“奉我主之命。”


我机械般地回应着,因为实在不清楚,除此之外,自己还能回些什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被冻醒后才知道下了雪,夜晚是如此的明朗,以至于完全看不见月亮。


——骗子,你明明看见了。


那可不是月亮啊,那是我的幻觉。


——唉,又喝醉了。


没办法,只有喝醉了,我才能看得见你啊。


——噗,看我干什么,杀了我的不就是你吗?


我反抗过。。。所以,你还是没原谅我吗?


——笨蛋,要是原谅你了,我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原来如此,所以它们也才会出现。。。


——它们,什么东西?


命运啊,总是不停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找上来。。。跟你见面,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


——你要死了么?


不,但是跟死也差不多。


1858年12月24日,平安夜,慕尼黑某条偏僻的小巷,流浪汉称为家的地方。即便是这跌沛流离之所,也少见男人像他那样痛哭。


“原谅我,艾米莉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