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你问我的。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29 12:10
点击:655
章节字数:54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人到时,月白正好开门,冷眸不悦,“诸位找我何事?”


薛轻先拱手低头,“今日对姑娘试探,多有不敬,薛轻特来谢罪、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无妨。”


月白看向六离。


六离说:“六离特来谢姑娘今日宽宏,不多计较。”


“小事。”


月白看向季无念。


季无念眨眨眼睛,左右看了一下,目光诚恳,“我错了。”


月白问:“错哪儿了?”


季无念抿起嘴,更加诚恳,“哪儿都错了。”


九一:“敷衍。”然后他又问月白,“她错哪儿了?”


月白怎么会知道她错哪儿了……也就随便闹闹她。


六离见月白没说话,只怕自己的小师妹把人家惹得不想理人,赶紧求情,“月白姑娘,无念调皮、还请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不计较,”月白顺着六离给的台阶往下,又问,“诸位可还有他事?”


薛轻看了一眼身边两人,上前一步,“明云当日,多谢姑娘解围。只是薛轻还有些疑问,可否与姑娘详谈?”


不太可。


月白刚想拒绝,那边季无念先言,“月白姑娘,薛师姐千里迢迢、就为见你,可否多聊几句?”


聊?聊什么?有什么好聊的?


月白看她一眼,又看那边薛轻恭敬,还是侧身让路,“里面说吧。”


果然大人还是心软,季无念嫣然一笑,对她做个口型,“多谢大人。”


月白懒得理她,自管自回屋坐下、三人相随。可话还未起,季无念又自告奋勇要去为几人奉茶,直接拉走了六离、只剩月白与薛轻相对而坐。


……又不知道要干什么。


薛轻还是先致歉,被月白拦住,“都说了‘无妨’,薛姑娘便不必再提。”她不想多费时间,“有何想说想问的,直说吧。”


薛轻低头片刻。她的脸两颊尖峭,眼眸胜似男子凌厉,“薛轻冒昧,当日明云一夜,姑娘出现、实在凑巧,想问姑娘、可有事先得知?”


“……我追凌洲而去,”月白也没在撒谎,“要事先知晓也是她知晓,我不过顺手一帮。”


其实说要提前知晓也是对的,不过她并不知道具体时间罢了。


她这一顺手救下明云,薛轻拱手又问,“当日姑娘为何不露身形?”


九一不太舒服,“这不还在质问你么?”


月白则有些好笑,顺着刚刚的借口,“凌洲跑了,你们明云帮我追……?”


薛轻一愣,突然意识到,虽然明云对自己重要、但对此人来说或许真的只是顺手。严肃的姑娘笑得有些黯然,“薛轻惭愧。”


“无妨。”月白侧靠一些,银色面具让她的双眸更凉,“还有什么想问的?”


薛轻顿首,一会儿又抬起来,她的眼眸浅、是琥珀琉璃色,月白这才看到。然柔色眼眸中坚毅不减,女子相问,“当日有不少弟子长老侵染入魔,反对同门刀剑相向。姑娘可知?”


“看到了。”


“姑娘可知为何?”


这问题有些奇怪。


月白抬眸,“为何问我?”


“……姑娘神功绝技,却无人知你姓名,”薛轻自己像是一把戒尺,一板一眼,“薛轻想姑娘乃是不出世的大能,故此一问。”


九一:“倒是也没错……”


月白不理九一,反问薛轻,“齐丰一事,你们可知?”


“知。”薛轻点头,眼中现出一丝挣扎,“可我明云长老、诸多弟子,绝不会如他那般甘心入魔……那魔气何处沾染、实在难知。月白姑娘既然当日也出现在明云,薛轻便想问问……”


知是知道……要说么?


季无念所求成迷,月白并不希望有所透露后、返给自己下套。但她又把薛轻送来自己这里……


“你们明云所处长夜,你知多少?”


薛轻摇头,“自我入明云起,那便是长夜永恒。我们一直以为那是千年前仙魔战场遗迹、自成秘境,并未多想……那日凌洲盗宝,我等才知长夜可变……”


“那本就是一个封闭空间、不与外界相通,说是秘境、倒也不错。可能千年前被人做了手脚、才变成了可让人进出之地。”估计那人以神息相固,才让长夜可与此世往来。“其内气息与外界不同,只是你们难以察觉,魔气隐藏其中、不被你们知道罢了。”


“……可我明云子弟,又怎么会身藏魔气?”薛轻皱眉,“难道我们之中、也有叛徒……”


“……你没懂我的意思,”月白叹了一口气,“‘长夜’气息中本就有魔气,你们在长夜中呆了多久、便在魔气中浸了多久。”


薛轻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这……怎么……”怎么可能?


神息染魔,还被她放到了天问身上、甚至长夜之中,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故意。


……其实仔细想想,这染魔的神息已现于多处:季无念自己、六离,人间多地,长夜明云,现在或许还要加一个藏雪千峰……月白觉得魔界妖界必然也有,或许还有其他什么地方会有其踪迹。而季无念、似乎也在追着这气息走……


可她魂力难修,对这神息也该是半点觉察不到,是怎么知道神息所存之处?


月白将思绪拉回,继续回复薛轻,“此气息存于千年之前、那时大神大魔遍行人间,你们不知、也是难怪。”月白细节不想再说,“只怕是魔修先知晓了其中门道,这才夜袭你们……”


“……姑娘可是说、我明云门人……”薛轻低头,视线中自己双手颤抖,而自己内心似乎也落向不知何处,“全部身负魔气……”


“……待得越久、魔气越深,也更容易被魔气所激,”月白实话以告,“不过现在已经微不可查,我看你一些小弟子身上、似乎没有了……”这也是为何月白之前搜升武会来的明云弟子时,并未发现此事。


而回想当日明云,入魔最快的、也就那些长老与大弟子……


那阁主慕天问……


薛轻一时怔愣,竟不知该如何回复。


她明云以坚定正道为一生所训,讲究正本清源、自我而始,可如今却被说一切虚幻、甚至其派根基也以早被魔气侵染……


“……那为何以前从未出过这等事情?”薛轻稳定心神,强逼自己继续相问,“我明云与魔修对战良多、诸多弟子接触魔气亦不在少数,也极少有过如此入魔之症。”


“这个我也还不知道。”月白猜与那人有关、可现在人在哪儿都不知道。


薛轻眉头皱得更紧,“这等事情从无记载、月白姑娘又从何而知?”


“……为何无所记载我不知。”月白说,“至于我如何而知……”她低了下眼睛,并不打算揭露自己底细,“我比你们虚度许多年华,知道多些、也无可厚非吧?”


双手放于膝上,紧紧握拳,薛轻此行、真的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消息。


不知该不该信,但她心里、十分动摇。


“……你这一通话吧……”九一看人家姑娘手上青筋都快爆出来了,非常同情,“把人家打击得够呛。”话是这么说,九一也有点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呀……”


“小霜身上气息,理一寸便有一寸魔气。”月白自此而知。


不过她也觉得薛轻可怜,想了想还是跟她说,“此事我虽告知于你,你却并不需要昭告天下。”


可是薛轻摇头,她只束一个马尾,发丝扫过背后黑白纹案,更显得她脊骨挺直。“若此事确实,我明云以正道为本,不可做这等欺世之事。”


九一突感不妙,“……她这要是公布出去、明云还要不要了?”本来现在就被各家围剿,说出去不更是众矢之的?


月白沉了眸,“没了长夜、你们就不再受气息所扰;而魔气可消、不过多费些功夫罢了。你若是现在大张旗鼓到处宣扬,反而人心不稳。诸多弟子惶惶不可终日,只怕魔念一生、你反而相害更多……”


月白顿了一顿。


……或许、这也是季无念所想?


薛轻英眉相蹙,似是被月白刺到,“可……”


“现在仙门松散,魔界却虎视眈眈。你若此时说出,不仅明云难存、还有诸多仙门大家要受你影响。”月白看她动摇,继续说,“仙门更散、魔界则可趁虚而入,到时天下苦难、算谁?”


薛轻咬牙,正视月白,“难道诸弟子身上魔气、就此瞒下么?”


可与她说话之人依旧眉眼凉凉,语音若水,“你可说是魔界寻到令人沾染魔气、又快速散播之法。而明云封闭,正是让他们钻了空子。”月白看她,银色面具让一切光芒显得更加凉薄,“这本也是事实、不算相骗,还能让仙门警醒、多有防备。你们本也是这么猜的吧?”


“……是。”薛轻承认,头点得十分困难。


“那便继续这么说就好,”月白说,“至于诸弟子身上魔气……”她想了想,“那些侵染已深的、多已在那夜显现,剩下的、先多念静心咒吧……一点一点来。”她现在肯定没空一个一个去搜他们识海收揽魔气,也只能靠他们自己努力一下。


静心咒?


薛轻不禁笑出声,无望难解,“姑娘既已为我明云有所打算、又为何将此等辛密告知于我……”


月白凉凉,“你问我的。”季无念让告诉的。


难以反驳,薛轻握紧了拳头,连圆润的指尖此时都能产生刺痛。她的话说得艰难,“谢姑娘相告。”


月白看得出她一直咬着牙,脸侧可以看出紧合的骨头微微突出、显示此人紧绷。月白一笑,“你若是不想背负,我也可修改你的记忆、让你不必为难。”


“如何?要试试么?”


双拳更紧,薛轻一瞬间、竟给不出回答。


***


季无念端茶端了许久,还拉六离去找了一些小食糕点才回返。六离知她是想留薛轻与月白单独相处,也就随她。二人回来时,薛轻与月白相对而坐,一边英姿飒爽、一边风轻云淡,都未说话、但还挺和谐。


“二位久等。”


季无念上茶摆点一条龙,丝毫看不出她仙长架子。薛轻与月白一切如常。六离寒暄几句、又提到殿上之事,被月白打断,“诸多事宜我不愿再管,希望明日都可解决、我也算还了三清招待之情。不必再多言。”


三清招待她与黑蛟,而她没在殿上转身而走,就此打平。


言及于此、再说无益,茶点下肚、六离与薛轻也转身告辞。


“……那我也……”季无念跟着起身。


“月白姑娘,”六离按住她,“无念顽劣,对姑娘冒犯之处还请见谅。只是明日她站以姑娘之名,还望姑娘指点一二……”


……指点什么呀?月白肯定要回去照顾小霜……都耽搁那么久了……


虽是这么想,季无念还是尴尬得送二人离开。


月白连身子都没起,安安静静得喝茶。


季无念自己知道今日是肯定惹了月白不快的。她回到月白身边、“乖巧”得夺取了她腿上空间,也自然而然得扔去她脸上面具、咬上月白双唇。


月白总是随她,任她舌尖挑逗、贝齿轻合,配眸中笑意、深深浅浅得和她互相试探。


“……美人计屡试不爽。”九一在心里为月白点蜡。


宿主没救了。


“……小霜醒了么?”红唇开合,季无念笑看月白此时薄唇,想着还有多少时间再缠她一缠。


“早醒了。”月白沉下眼眸,正好看见季无念腰封。她今日依旧是云纹白衣,配了一条宽一些的腰封,再用金丝一圈、更显她腰肢纤细。


盈盈一握、却难说扶风弱柳。秘密缠身的季无念自有她的坚韧,这个月白早就知晓,只是……


知道的越多越累,诸多种种、压在心头肩上,又何止千钧万钧。


“月白?”


“薛轻问我明云魔气,看着挺受打击。”


季无念一愣,低头浅笑,就这么平常得聊,“薛师姐当日就在明云,魔修屠戮、亲友相残,受打击也是正常。”


她们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


月白的手贴上她的腰身,就这么放在腰侧、指尖浅浅得钩住了那条金线,“薛轻、你为何叫她师姐?”


“……啊,这个啊,”季无念粲然一笑,“我筑基之后的升武会办在明云,薛师姐主持。我当时觉得她英气逼人便上前相交,后来……慢慢慢慢、就叫她师姐了。”


“人间交际花,亲友满天下。”九一又啧啧,“月白啊、你这个情敌颇多啊。”


月白不理九一,但还没等她说话,季无念挑起她的下巴,笑道,“你师尊当年可是一举夺魁,帅气得很。你不许落于人后。”


又开始胡搅蛮缠。


指尖挑开她那嚣张的手,月白向侧边一靠,“弟子愚钝、比不上师尊天赋异禀,筑基之事还早、以后再说吧。”


“那不行。”提都提起了,季无念才没那么容易放过她,这就与她谈条件,“我明日赢藏雪,你五年筑基,如何?”


……筑基完就是升武夺魁,再之后可能还会有什么十年金丹……


季仙长善于得寸进尺,月白早已深受其害。


“说到底、到底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叫你筑基啊?”九一难以理解。


月白觉得她只是想玩儿,更不乐意搭理她,凉凉一句“不如何。”月白拍了拍她的腰,“起来,我要回去了。”


季无念知道今日不能再惹她、识相站起,只是嘴上没忍住、还是说了大人一句“冷淡”。


冷淡?


“我确实冷淡。”月白一步向前,就这么贴在季无念身前。她一双眼眸持平,内里似无波深潭、将季无念说的“冷淡”贯彻到了最底处。“那又如何?”


“冷淡”的月白今日真的心情不好。白日就有诸多烦躁,跟薛轻说完之后又有些不知名的阴云笼罩心头。季小狐狸骗她瞒她都可以,但惹了她还要火上浇油、就实在不太明智。


……好像、过了。


“不如何,”季仙长识相得很,往前一点、在月白大人唇上亲一下。她双手环住月白,无辜得笑,“可好了。”


废话。


“你今日欠我一次,也不用日后相报了。”月白心里一把闷火、堵得慌。她往后退开了一些,伸出一只手来,“习风。”


要人交佩剑其实有些过分,但季无念现在可不敢忤逆她,乖巧得将自己随身剑交给月白。


习风抵在月白掌心,剑鞘之外都有微风相抚。


月白看也没看,收了剑便垂在一旁,又叫她“闭眼”。


……不会又要割她衣服吧?


“……月、月白?”好歹在山上……


“剑、自己回青临殿拿。”


啊?


巨力突起,季无念只觉得腰间一疼,耳边呼啸顿起、所有的方向都在变换。她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觉得自己打了好几个圈,再反应过来时、连臀到背狠狠一疼,像是砸在了什么上面。


“……哎哟。”季无念疼得几乎要翻不了身,眼睛还没睁开、手就不自觉得往背部去。


“季、季仙长?”


……诶?


季无念这才睁开眼睛,目光中是一群小弟子,不远处还有一座殿,写了“五时”二字。


“……您、您没事吧?”有个弟子走过来,可面露踌躇、也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周边一圈弟子相望,可也都只能与季无念一同发愣。


什么情况?


环视一圈,懵掉的季无念终于确认了自己在哪儿。忍着背上的疼坐起来,她能从广场一角看到云海之中高耸得另一座峰。


回想起刚刚呼啸风声,她笑得有些尴尬。


“……好像、又被扔出来了哈……”


前一次是自己扔自己……这次是真的、被月白、扔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这厢月白听着九一连绵不绝的鼓掌声,自己也拍了拍手,慢悠悠得吐出一口气。


舒服多了。


三清弟子:看、流星!

月白小小炸了一下。
她是察觉到什么、想心疼一下师尊的,但对方就是要胡搅蛮缠……本来也就算了,可师尊还要说她……
这成功点燃了“冷淡”的月白,达成了“白日流星”的成就。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29 10:31 发表

啊我昨天就想问喊薛轻师姐是不是喊漏嘴了hhh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