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六离三角。

作者:马甲可以随便穿
更新时间:2020-07-30 13:49
点击:376
章节字数:38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日,双方会于五时广场,自然又有诸多弟子围观。赵棋本来也想拉着叶二,但被月白以照顾秦霜为理由拒绝了。


“……那要不要带着小霜一起去?”赵棋很兴奋,“今日对战的可是你师尊啊!”


……那就更不想去了。


“小霜看不见,”而且也不适合过多暴露,叶二继续拒绝,“师尊也说了叫我留在殿里,还说‘很快回来’……该是会速战速决吧。”


连季无念都搬出来用,赵棋也不好再坚持,一步三回头得离开。


月白安置好秦霜,这才凝出神魂、聚于五时。


众人只见高台一处星辰云聚,自漫漫星点中踏出一只白色鞋尖,而后浅衣上行、长衫飘荡。诸多飘逸收于腰线,一条细带垂两片银尖。腰线及上,弧度丰满而背脊挺直,颈线连肩线、一边顺滑而上、一边尖峭而下。她还是用一张银白面具遮住半脸,露出薄唇一张、下颌两线,发如泼墨、只一根白绳系带、简单清爽。


月白多现于殿中,诸多弟子还是第一次见她真身,多有惊叹。


……这等人物、也难怪六离仙长要离开季仙长……


不少好事人又将目光转向同坐高台的季无念,她依旧云纹加身、白衣浅行。可与那女子的飘逸清冷不同,季仙长笑面如阳,似是化你的心、夺你的目,甘愿将一切转向,只看她散射光芒。


……就算是那等人物,也不值得六离仙长舍去季仙长啊……


人群中窃窃私语,这“六离三角”的主角齐聚一堂,可是让弟子们兴奋不已。而因为今日名头上是月白与藏雪比试,月白改坐掌门下首,六离再下,其后是季无念,正正好一个结构、更引人注目。


“你看你看,六离仙长跟月白姑娘搭话了!”

“季仙长盯得好紧啊……”

“诶,六离仙长还是和季仙长说话时愉悦些……”

“那个叫月白的怎么不理季仙长啊……情敌也不该这样无礼吧……”

“诶诶诶?怎么换位置了?”

“还是季仙长棋高一着啊……不让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

“……可那有什么用啊?你看六离仙长、还看着呢……”

“难道我季仙长真要败于这来历不明的女人手里?”

“胡说什么呢?月白姑娘救月港、救明云,也是仙门大能!”

“可我季仙长和六离仙长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啊!”

……


嗯?你说藏雪?不好意思、三清弟子不在乎。


九一啧啧两声,“我原来以为‘天降青梅’是一场斗争,我现在才知道‘天降青梅’还能是一对CP,”他问月白,“天降小姐、采访一下,跟青梅搞在一起的感想如何?”


烦。


月白眼观鼻、鼻观心,一想起赵棋早时跟她说起“六离三角”的兴奋,就更加不想理会季无念的骚扰。


“月白?”昨日被扔出去的经历还没有让季无念得到教训,她又凑到月白身边,笑眯眯的。


毕竟月白大人发过火就心软,昨夜半推半就还是成了秦霜和季无念中间的夹心、被耍无赖的师尊抱得死死的。


“季仙长!季仙长去跟她搭话了!!”

“……不是说一直关系不好么?前几日似乎还差点吵起来?”

“……那样的人都能被季仙长激怒啊……”

“难不成真是月白大能倒追我六离仙长??”

……


月白心烦,但掌门就坐在一旁、也不好完全无视她,“何事?”


季无念自然也听得下面私语,故意凑她耳边,“鞭子、你还没给我。”


……鞭子?抽她几鞭子可好?


“……S.M伤身还不过审,”九一说,“请酌情考虑。”


虽然听不太懂,但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


月白往一边躲开,显然是不想她接近,“以仙长之天赋,长剑就好。”


如果月白的鞭子也和她的弓一样,那季无念也确实用不起。季无念见好就收,安安分分坐好,“好吧。”


“……季仙长居然坐回去了?”

“难道又被责骂了?”

“……看不出来啊……那位月白姑娘这么厉害?”

……


月白不想再理,干脆闭目。


她们到的早。薛轻也受邀而来,落下高台时向赵子琛拱手行礼,也叫了一声“月白姑娘”。月白这才睁开眼,却见薛轻还是那般英气,长发束成马尾、套一玉冠,配她今日一席黑衫、更有一番飒爽。只是一双琥珀琉璃向月白,还是坚定、还是沉稳,底色却有些许不同,大概是天色所为。


月白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薛轻坐于六离下首、也与一旁的季无念笑了一笑。


无极、藏雪来人,坐于掌门另一边。甘乾先坐,沉凝相随,长夏长老反而落在最后。


几人互相打了招呼,这便请双方上场。


藏雪以武技闻名,弟子多修各种兵刃,讲究万物化一、大道相同的修行准则,在诸多变化中寻自我、寻天道、寻万物种种。这次甘乾果真加了木长与木辛。木长拿刀、木辛持枪。枪前刀后、确实是与当日一样的阵势。


季无念习风在手、翩然而下,落地先言,“切磋而已、不伤和气,二位请。”


沉凝此时高台一问,“季仙长不用长鞭?”


“没必要,”季无念将剑垂下,丝毫不将对面已经摆好的阵势放在眼里,笑言,“月白姑娘说了,以我天赋、长剑就好。”


“……还真是喜欢cue你啊。”九一摇摇头、为季无念默哀。


都知道月白不喜欢受人注视了、怎么还就喜欢惹她呢?


甘乾听言一笑,“以季仙长天赋、长剑足够,那是不是在说、月白姑娘天赋不够才需要再用长鞭……”


这就有点挑拨离间了。


诸多目光又往月白处去,惹得她微微抬了下巴。


六离刚想出声解围,就听月白言语凉凉,“她太笨,鞭子学不会。”


……没天赋也就算了、怎么连笨都说出来了?


“……季仙长都笨?”

“说来、昨日季仙长是不是被扔出来了好几次?”

“……那要怎样才算聪明啊?”

……


一个“笨”字可把季无念的心气也激起来,哼笑一声,“是是是,我笨我笨。”剑花一甩、剑尖向前,她正视前方对手,话却向上。


“也没见月白姑娘有多聪明。”


那边精致的下巴又往上抬了几度,而眸中更冷、看向季无念。


赵子琛及时制止,“好了。”他端坐正中,一派大家长的气势,出言则场内落针可闻。“今日无念与藏雪道友切磋、只为展示当日月港情形,供诸弟子学习研判。望在场弟子看后熟悉魔修手段及应对之法,感念苍生、护我天道。”


众弟子:“是,掌门。”


九一:“好像教导主任哦……”


月白没太懂九一的话,也没什么兴趣。她的目光还跟着场下的季无念,想看看这她又打算整出幺蛾子。


昨日她收了季无念的习风,本是打算让她自己爬山回来的。谁知季仙长不仅识相、脸皮也厚,居然还问弟子借剑回返。只是之后她一直呆在青临殿里,也没去和藏雪之人接触。月白也不知道她打算做些什么、又要如何去引对方魔气。可昨日不动作,那季无念的谋划怕不就在今日这众目睽睽之下。


……怎么就这么喜欢刀尖起舞、非要当风秉烛?


月白一向不喜欢季无念这招摇做派。如果是她,暗地里的手段要多不少,实在没必要将自己暴露出来……可季无念不是她,这小狐狸就喜欢这样、她也没办法。

烦归烦,她也只能任劳任怨,又在季无念的习风上、做了点手脚。


“……你就是担心她。”九一恨自己没有眼睛,不然一定把眼白都露给月白,“你说说你,一个好好的大佬,怎么就喜欢猥琐流发育呢……”


“保命。”


九一懒得说她,月白也不会继续理他。场下比试开始,月白得盯着。


在月港一夜,月白就见过季无念对战魔修。其剑法若奔腾天河、将对方卷入滚滚长浪,便是那两人修为高她一个境界、也挡不住此人洋洋洒洒的恢宏剑意,完全被她包裹其中、若落网池鱼。


要不是当时季无念魔气有现,月白也不会出手。


而如今看季无念面对这两藏雪弟子,月白又开始思考、自己当日出手有无必要。


季无念收起了当日凌厉杀气,也没有六离被掳的后顾之忧,一招一式更为流畅顺遂而宛若翩然。长.枪刺风、灵力喷涌激进,然习风飘逸、卷道而行;弯刀威猛若崇山格挡,可风流变化、不理他缝隙多小、皆可穿梭而过。


剑光似风又似水,略点波澜不留痕。


她一手清风化刃,灵力若绵绵细雨化入江河,然雨滴不融、尖刃不碎,随波逐流后翩然跃起、又是伤人意。


木长木辛身上出现了不少细碎伤口,而对面白衣翩然,习风还未带凶气。


比起那日月港对阵,季无念看着是收了不少气力,只是其中细密、少有人知。


月白余光看见赵子琛面露微笑,六离也是一派自信风流。两人该是知道季无念擅长这种精细的操控,对现在这番场景还有些得意。台下诸多三清弟子笑看自家仙长灵动飘逸,一点儿也不担心季无念以一敌二。


季无念是三清门引以为傲的天才剑修,这一点、毋庸置疑。


就不知道他们若是发现季无念细细碎碎得融了不少魔气,又会是如何一番光景。


她揉得是真的碎,控得也是真的巧,每道伤里不多不少、就注入那么一点点。要不是月白已经知道她要动手脚、可能真的发现不了。


……说真的,明明也没看季无念怎么修炼,却能这么快能将失控的魔气掌握得如此精妙,也不能不夸她一句天赋异禀。


有这种本事,也难怪她敢在大庭广众、分神元婴聚集之处,做这么冒险的事。


但月白还是不放心,道道追踪、道道隐蔽。


此时战况早已脱离了月港剧本,木长木辛到底也是藏雪精锐,察觉到季无念游刃有余、甚至开始戏耍他们,立刻变阵。刀枪分离却不分割,刀在前阻、枪在后勇,灵力碰撞当中、卷起一阵旋涡,既要阻季无念去路,也要封她左右。


前狼后虎、左右不通,季无念只是浅浅一笑,灵力如在狂风中游丝而走,而一处细弯便可让她看出弯刀破绽。习风剑路急变,柔丝转利刃不过一瞬、灵力向前突破、扎与弯刀勾处。


剑尖弧形相挑,习风剑气划破了那弟子手腕、正正卸了他手中弯刀。


太冒险了。


月白稍稍往旁边侧了一些,手肘架在椅子扶手上、就这么撑着自己的头,稍稍眯了眼睛。


场中的季无念可没空管月白变换坐姿,她面前的刀客已除,可身后还有银枪逼近,其灵力刚猛、只差她背心分毫。


分毫不过眨眼至,木辛猛冲向前、枪尖却不触血肉。


视线中白衣俯首,正当木辛震惊之时,枪身剧烈晃动。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霸厉疾风突沿枪杆而来,势如破竹、似是要削去他一双手骨……


那又如何!?


木辛眼中一凌,手上劲道不减。长枪随他动作急转而下,即便枪尖已过白衣,棍棒也可迎敌!


可几乎就要被打到的白衣仙长粲然一笑,手中弯刀即刻扣住长枪力道、另一手银光闪过,正正好在木辛喉口划过一道浅痕。


枪杆上的疾风化作雾一般散去,木辛喉口的血却划过了他脖子上的起伏。


开始不到半刻,季无念一手弯刀扣长枪,一手习风侧身旁,明若光。


我还是来更新了!!
我师尊修为不高,但手艺好(各种意义上(误ww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tippy 赞赏了 20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darkbazzl
darkbazzl 在 2020/07/30 18:47 发表

天降青梅,见者都酸。望梅止渴这典故就是这么来的吗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30 13:59 发表

今天还是更新了wwwwww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