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五章-1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21:50
点击:31
章节字数:56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过去的这几天阿伦黛尔家风平浪静。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如此。父母的忌日总是会让安娜心情低落。他们去世后的头几年,她很害怕看到日历上的日期,因为这一天永远地改变了她的生活。久而久之,逐渐地形成了某种模式。先是做梦,通常是忌日的前一周。安娜会频繁地梦到她的父母,这些梦非常逼真,充满了恐惧和悲伤。她常常挥舞着四肢、满身大汗地从梦中惊醒,艾莎不得不抱着她,直到她平静下来,重新入睡。等到忌日到来时,安娜会变得非常安静和冷漠。她会低垂着头,平时欢快的步伐也变得沉重而忧郁。尽管她什么都没说,但她决不想一个人呆着;她希望艾莎能在她身边。她最害怕的就是孤独。

艾莎担心今年对安娜来说会特别艰难。这本会是他们成为祖父母的一年,可以见证他们女儿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她们知道他们会是最好的祖父母。安娜的父母是热情洋溢的人,总是很温暖和体贴。他们的房子里时常充满了欢声笑语,这对于艾莎来说是陌生的。不管安娜想干什么,她的父母都支持她。即使她在一年之内换了三次专业,他们也能理解,并告诉她这只是寻找自我和她想要的生活的旅程中的一部分。

安娜第一次带艾莎回家见她的父母时,她是那么的急不可耐。不仅是因为他们人很好,她还想让艾莎知道幸福的家庭是存在的。她知道她的父母会爱艾莎,尽管他们永远不能取代她自己的父母,但安娜确信他们会像她一样地爱艾莎。

安娜的妈妈几个月来一直听说她的女儿在和一个神秘的美丽女子约会,她要求安娜在感恩节的时候要把艾莎带上,回到她们位于郊区的古朴家里吃晚餐。艾莎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处于一段要和家长见面的关系中,她非常紧张。她以前甚至没有参加过感恩节晚餐,而这也会是她们第一次一起度假。这是充满了很多个第一次的一天,一想到这些,艾莎就忐忑不安。她在衣橱里翻来找去,手忙脚乱地想挑出第二天要穿的衣服。

“怎么了?你看起来这么紧张。”就在艾莎整理着五颜六色的裙子和衬衫时,安娜躺在艾莎舒适的长毛绒床上咯咯地笑。

“我不知道要穿什么。人们都穿什么去过感恩节呢?是正式的还是休闲的?我觉得我应该打扮得漂亮些,因为我要去见你的父母,但我又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太刻意。”她坚定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安娜摇摇头,翻了个身,还在咯咯地笑着。

“我们家很随意。说真的,你可以就穿牛仔裤。我父母非常好相处,顺其自然就好。”安娜做了个小小的旋转的手势,开玩笑地弹一下舌头。艾莎放松地叹了口气,继续在衣橱里翻找休闲的衣服。

“这个怎么样?”她问道,手里拿着一条漂亮的深色牛仔裤和一件精神的石南灰色毛衣,想从安娜的脸上找到答案。

“很好。就穿它,然后你就不用再操心了。”她回答道,给了艾莎一个安慰的微笑。

要是艾莎知道自己白费了多少精力就好了。安娜的父母见到艾莎时非常兴奋,即使她穿着纸袋子他们也不会在意。艾莎把牛仔裤和毛衣叠起来,放在深色木质梳妆台上,然后和安娜一起躺在羽绒被上。

“你觉得他们会喜欢我吗?”

安娜对她的荒谬问题嗤之以鼻。“就没有什么会不爱你。他们当然会喜欢你。他们会因为我爱你而爱你。”她俯下身子,用充满爱意的吻驱散金发女郎的忧虑。

“我也爱你。”她们只约会了两个多月,我爱你这句话是她们最近才开始说的。这不是艾莎会常挂在嘴边的话,她被家人和过去的情人伤害了太多次,所以当有人说出来的时候,她并不相信。

当安娜第一次跟她说她爱她的时候,艾莎犹豫了,没有马上回应,使得安娜问她是否也爱她。她的心里有一半是爱着安娜的,用一种她从未感受过的爱,但另一半在提醒她,安娜只有21岁,不可能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她无法否认她们之间的电流,这种难以形容的、无形的感觉,远远超出了迷恋或欲望。

第二天,她们把车停在一座有两层楼的房子前,旁边种着美丽的杜鹃花和郁金香,她们要去见安娜的父母了,而且还要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饱餐一顿。艾莎知道感恩节的历史意义,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着巨大彩车的游行以及把自己塞得满满当当会成为历史悠久的传统的一部分。安娜滔滔不绝地想要跟她解释美国假期的习惯。

“我敢肯定挪威也会有一些节日,在那时人们会做一些完全不着调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也毫无历史意义。”她开玩笑地说道。“事实上,没错,也有。复活节前后…嗯,那是一种消遣,不是法定假日,叫Paakekrim,在那天每个人都会看犯罪小说或是看电视上的犯罪节目。”安娜难以置信地往后退。“你在瞎说。”艾莎靠在座位上大笑起来,这样挺好的,可以让她放松下来。“我希望我是。”她边说边解开安全带。“好吧,那说好了。今年的复活节我们要看一整天的《犯罪现场调查》。”安娜指着艾莎说道。

当艾莎发现安娜的妈妈从窗户向外张望,热情地挥手时,她们的笑声停住了。“你没问题的,深呼吸。我保证他们不会咬人。”她想要安慰紧张的艾莎。

“嗨,姑娘们!你一定是艾莎吧。安娜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亲爱的。我是安娜的妈妈莉莉安。”艾莎伸出手去和莉莉安握手,脸颊泛起了红晕。

“很高兴见到亻——”艾莎的话还没说完,莉莉安就给了她一个坚定而温柔的拥抱。它是那么温暖,充满了母爱,让艾莎既想要推开这种让她不知所措的身体接触,但又舍不得。她不禁注意到她散发着一种香甜的气味。这和艾莎母亲身上强烈的定制香水的味道截然不同。

“嗨,亲爱的。你爸爸在厨房里削土豆呢。”她在安娜的脸颊上快速地亲了一下,然后把女孩们带进了屋里。这所房子比艾莎过去住的地方要小,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它就和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样。温暖而舒适,墙上贴着一幅幅的家庭照片。一张缺了两颗门牙的小安娜穿着运动衫拿着足球的照片首先吸引了艾莎的目光。这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小姑娘这么的可爱,她完全无法抵挡。

她跟在安娜身后,一起来到了厨房,安娜的爸爸弓着背站在水槽边上,手里拿着削皮器,在准备把土豆放进炉子上的锅里煮。

“嘿,我漂亮的姑娘!”安娜说她爸爸也是红头发,她没有撒谎。虽然不像安娜那样有着火红的颜色,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她继承了谁的美貌和雀斑。

“爸爸,这是艾莎。艾莎,这是我爸爸安德鲁。”安娜开心地说道,把扭捏的金发女郎推到站在水槽边上的健壮男人的跟前。

“很高兴见到你。安娜给我们说了好多你的好话。这房子里的第一条规矩是,我的房子就是你的房子,所以请随意,怎么舒服怎么来,如果需要任何东西只要跟我或莉莉安说一声就可以了。”他把削皮器放在水槽边上,用印花抹布擦干净双手,然后紧紧地抱了一下艾莎,差点让她透不过气。虽然还不太适应与他们的身体接触,但艾莎很快就知道了安娜为什么会这么有爱心和平易近人。

“谢谢你。你的房子很可爱,我非常期待安娜告诉我的将会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那顿饭。”她羞涩地笑了笑,脸上的红晕继续蔓延。

“好极了,我希望你们都饿了,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吃的。”他咯咯地笑着,转身回到水槽边继续削土豆。

“来吧,我带你看看我的房间。”安娜气喘吁吁地推着艾莎上楼梯,带她来到她小时候住的房间。墙上贴着淡粉红色的锦缎墙纸,这是15年前搬进这所房子里时她父亲贴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干净整洁的单人床,床上铺着粉红色的床罩,天花板上装饰着会在夜里发光的星星。

“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粉红色。”艾莎的视线在房间里慢慢地移动,双手握在身前。“你是说我父母有多喜欢粉红色。我想说没关系,不过这是他们选的,不是我。我想我会选绿色或之类的。”安娜爬上床,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看着艾莎四处溜达。

“你的房间是什么颜色的?我打赌一定是蓝色的。你总是穿蓝色,你的公寓有一半是浅蓝色的。”安娜喜欢初识一个人时的阶段,而艾莎仍是一个她尚未解开的谜。

“其实是紫色。”当她看到安娜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摆放了许多奖杯,她张大了嘴巴。田径,体操,网球。安娜似乎擅长所有的运动,这些奖杯就是证明。

“等一下。这个是大学拉拉队的。你以前是拉拉队队长?”想到安娜穿着紧身短裙在足球比赛的边线上加油的样子,她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

“只是大三的时候。”艾莎因这个引人入胜的信息而感到十分开心。“请告诉我你还留着你的制服。”与其说这是一个问题,不如说是一个请求。在艾莎来美国之前,她从未见过拉拉队员,那些制服绝对是艾莎感兴趣的东西。

“我还留着,你高兴了吧。我们今天走的时候要不要把它带上?”她调戏的语气进一步挑起了艾莎的兴趣。

“噢,是的,我们必须要带上。”无法抗拒红发女孩的魅力,她走到床边,用手指沿着安娜的胳膊,一边向上游走一边划着小圈圈,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我希望今晚能有一整套中场休息的演出。我看到那些体操奖牌了,我想你有事瞒着我。”她用性感的低音说道。

安娜兴奋地抓住金发女郎的腰,把艾莎拉到床上,让她倒在自己柔软的身体上。她的手指穿过艾莎垂着的长发,流露出那种极其熟悉的渴望的眼神。“21年了,我终于在这张床上拥有了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安娜说道,她感觉到艾莎在她身上扭动。

艾莎的脑海里有一个暴躁的声音在提醒她莉莉安或安德鲁随时可能走进来,但她决定置之不理,让自己的嘴唇与安娜的嘴唇甜蜜地亲吻在一起。舌头在她微微张开的嘴唇上诱人地滑动着,让艾莎加深了这个吻,也让安娜瞬间忘记了她们在哪里,她的手开始向下滑到金发女郎的肚子上,伸到她牛仔裤的腰线下。

“我们得停下来。你父母随时都可能进来。他们也许现在正在下面奇怪我们怎么在上面待了这么久。我们是来看他们的。”艾莎是对的,安娜发出了沮丧的呻吟。

“好吧,但是让我......”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艾莎牛仔裤的后口袋,用力抓了一把金发女郎的屁股。“啊,好的。好吧,我好了。我们下楼去吧。”她们从床上爬起来,回到楼下,莉莉安正在摆桌子,安德鲁正在捣土豆泥。

“嘿,姑娘们!再有几分钟后晚饭就好了,你们可以帮忙上菜。”安娜端起一盘热气腾腾的菜递给艾莎,然后把四季豆炖菜端上桌。他们挨着坐在长长的木桌旁,桌上摆放着节日花卉,还有火鸡和朝圣者的小雕像。安娜的父母把一盘盘美味的食物摆在桌上时,安娜馋的直流口水。艾莎很快意识到她可能穿错了裤子,应该穿腰部更宽松的裤子,他们只有四个人,但做的菜足以喂饱十个人。

“好了,都准备好吃饭了吗?”安德鲁把火鸡放在一个大盘子里端出来,用他的男中音说道。“艾莎是我们的贵客,所以我要让她先挑。亲爱的,白的还是黑的?”艾莎皱起了眉头,看向安娜寻求帮助。

“他说的是肉,白肉还是黑肉?”她澄清道。

“哦,黑的,谢谢。”她一边说,一边从节日餐巾环中取出餐巾,小心翼翼地铺在膝盖上。

“明智的选择。我也喜欢吃黑肉。安娜和她妈妈喜欢白肉。”当安德鲁把肉片放在她的盘子里时,艾莎紧张地笑了笑,他同时也给安娜和莉莉安分了肉片。每个人都上好菜时,安德鲁宣布晚餐开始。餐桌上,碟子和盘子不停地传递着,房间里充满了餐具碰撞的声音以及对食物的赞美声。

“艾莎,我听说这是你第一次过感恩节?”莉莉安边切火鸡肉边问道。

“是的,我要说我非常喜欢这个节日。你们都是很好的主人。”安德鲁和莉莉安相视而笑,两人都发现艾莎很有魅力,而且彬彬有礼。

“安娜告诉我们你来自挪威。你离家很远,住在这里感觉怎么样?”原本愉快的谈话现在开始转向不可避免的家庭话题了。她知道这总是要被提到的,试着勇敢面对和坦诚一些。她不想在安娜的父母面前显得没礼貌,她知道他们不是想打听什么,只是想进行礼貌的对话。

“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搬到了这里,四年多一点,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这里的气候要好得多,而且我很喜欢美国文化。”简短而愉快。就像她计划的,希望可以避免触发更多的问题,她和家人在五个月前彻底闹翻了她现在仍然感到很受伤。这是个旧伤口,但很深,还未愈合。

“你的父母一定非常想念你。如果安娜搬到世界的另一头我一定会想念她的。你经常回家吗?”莉莉安的问题使得艾莎的胃部猛的一沉,她努力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一边咬着嘴唇一边想着要怎么回答。「说实话,这样她就不会再问了。控制自己。」安娜看着艾莎,看到了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就好像她在和什么东西作斗争,只是安娜不知道是什么。她知道艾莎和她的家人并不亲近;哪怕是傻子也能知道,每次有人提到她的家人或者家里的时候她都会流露出这种表情。为了缓解她的情绪,她一边抚摸着艾莎的大腿,一边用叉子叉起四季豆炖菜。

“老实说......我和家人的关系不是很好。这一言难尽,不过我基本上可以说是孤身一人。”叉子的咔嗒声停止了,所有的眼睛都突然转向艾莎。安娜把手从艾莎的大腿放到了她的背上,继续安抚她。

“你知道吗,我和我家人的关系也是这样。”安德鲁说道,他放下叉子,向后靠在椅子上。艾莎把头转向他,他的坦诚引起了她的兴趣。

“我爸爸和我,我们相处不到一起。我的兄弟,他非常宠爱他。我们永远无法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所以为了我的婚姻,我和他并不亲近。”安娜从来没有听到过她父亲如此坦率地谈论他们的家庭,但显然,他是想与艾莎产生共鸣。这是她第一次到女朋友的家里会见女朋友的父母,她不小心陷入了可怕的谈话中。安德鲁看着她,他敏锐的绿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关切。她还太年轻,还不能承受这样的事情,他打从心底地为她感到难过。

“我知道年轻时独自一人是什么感觉。我觉得你非常勇敢,真的。”他不需要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艾莎努力保持镇静,她的喉咙深处好像被堵住了,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崩溃。“谢谢你。”她的声音很轻,安德鲁几乎要看着她的口型才知道她说了什么。

“不用客气,亲爱的。”在继续他盘子里的大餐之前,他给了艾莎一个大大的笑容。

“从现在起,莉莉安,安娜,今天不要再问艾莎的家事了。这应该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她来到这儿才一个小时,我们却差点把她弄哭了。我们是什么样的家庭?”他热情的语调轻松愉快,每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尤其是艾莎。她很高兴这一切都过去了,一想到有人能够理解她,又不必全盘托出她的过去,她就很开心。安德鲁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父亲。他强壮、善良、亲切、体贴。他的家庭显然是他最在乎的,他让他们知道了这一点。

接下来的晚餐愉快多了。安德鲁讲了安娜成长过程中的故事,以及她这些年来的各种恶作剧。莉莉安补充了一些感伤的故事,艾莎看得出来她和安娜之间这种强烈的母女联系是她从未有过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