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四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21:50
点击:29
章节字数:68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房间里笼罩着厚厚的紧张气氛,都可以用刀子把它切开。安娜和艾莎正在激烈地争吵,比约曼医生感到情况不妙。他躲到了厚重的木质书桌后面,等待着尘埃落定。

“你现在想知道了?是你说你想要一生中最大的惊喜的!”艾莎气呼呼的说。

安娜不知道哪个更糟,是艾莎讽刺挖苦的语气还是情绪激动的手势。

“我改变主意了。我可以这么做。当我以为是个男孩时,我就开始想他长什么样子之类的事情。”安娜和艾莎争论时,双臂交叉放在身前。

“所以现在你就想知道了?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受,现在你想知道了吗?真是太像你了。”她把脸从安娜面前转开,低声咕哝着最后一句话。

“不好意思,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安娜扬起了眉毛,把双臂交叠在胸前。

比约曼医生放弃了等待,开始翻阅桌上的一些文件,想要用任何方式来屏蔽他面前的激烈争吵。她们现在已经在性别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但看到她们都这么生气,他忍不住笑起来。既然她们都想知道,还有什么好吵的呢?

“我说你就是这样,总是在改变主意,摇摆不定,随便你怎么说......都是以我为代价。”艾莎眯起眼睛,声音尖锐而冷酷,她的话直指安娜的内心。

“以你为代价?你不得不压抑你的感情多久,两个星期?我都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抱怨的。你这么会隐藏自己的感受,我还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在六个月内都不会怀孕,艾莎。”

比约曼医生受不了。他知道她们这样继续下去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决定控制局面。

”好了,荷尔蒙,大小姐,都别说了。不要这样对待彼此。现在,要还是不要,你们想不想知道性别?”他知道她们俩都想知道,只要他跟她们说,她们就会放下不快,重归于好。

“要。”她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好的,那我们就去另一间办公室去看。同意吗?”她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想要确认一下,然后又看回比约曼医生。

“同意。”

安娜看起来快要哭了。她永远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要这样争吵。比约曼医生带领她们走出房间,艾莎抓住安娜的手,在她出去前把她拉了回来。她的声音平静了下来,眼里也含着泪水。

“我不想不说声对不起就进去。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我爱你。”安娜用双臂搂住艾莎的腰,抱着她。

“我再也不想这样了。让我们忘掉这些。不管怎样,十分钟后我们就会感觉好多了。”她把艾莎拉在身后,她们急忙跟上比约曼医生,他已经在隔壁房间启动了超声波仪器。

“好了,躺下,把衬衫拉上来。”艾莎躺在检查台上,卷起衬衫,然后拉下孕妇牛仔裤的裤腰。在涂好凝胶和放好传感器后,安娜尽可能近地站在检查台旁边,和艾莎十指相扣的把手握在一起。

“好了,你们俩都来了,让我们希望宝宝处于一个好的位置,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了。”婴儿模糊的白色轮廓出现在屏幕上,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房间里的紧张气氛。“完美。宝宝的位置很好。”艾莎能够辨认出胎儿的腿,认为他们是从下往上看着它,但无法辨认出更多的东西。

“好了,我们准备好知道答案了吗?”他和安娜一样咧着嘴笑。艾莎有点紧张,但也非常兴奋,她如坐针毡。额头上集起了越来越多的皱纹,眉头也越来越高。“是的!”这个悬念快把她们逼疯了。

“是女孩!”他终于说道。

安娜尖叫起来,紧紧地抱着艾莎,把她憋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是女孩!”安娜不停地重复着。“我错了,但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好高兴。”比约曼医生看着她,微笑着擦去艾莎肚子上的凝胶。

“艾莎,你还好吗?”安娜过于兴奋,没注意到艾莎哭了。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用手捂住嘴,眼泪流了下来,打湿了她的手。

“等一下,这是高兴的眼泪,对吗?”这些天来安娜对艾莎有点捉摸不透。艾莎把手从嘴上拿开,用羊毛衫的袖子擦了擦鼻子和脸颊。

“是的,当然是高兴的眼泪。”但这只会让她流下更多的眼泪,她的脸上留下了几道睫毛膏的痕迹。

“等等,你真的想要一个女孩。可是你什么也没说。”安娜不知道艾莎这么想要一个女孩。

“你说你不想知道,我怎么能说我想要一个女孩呢?”对于艾莎来说,女孩不只是可以买那些可爱的衣服和饰品。她当然很期待那些。但是女孩是打破这个循环的机会。可以纠正她所经历过的错误。她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家长,和她自己的父母完全不同。

“恭喜你们。”当比约曼医生看到安娜抱着艾莎,擦去她的眼泪时,他不禁为她们感到高兴。“我给你们俩一些时间。”他在她们身后关上门,让她们可以私下庆祝。

当她们走出办公室,走进停车场时,她们都为要分开而感到悲伤。

“在这之后我们不得不回去工作,真是糟透了。我想去庆祝一下什么的。”安娜有点希望艾莎能允许她们休息一天,来庆祝这个好消息。

“我也是。但是我有个会议不能错过而且这么短的时间你也不可能找到代课老师。我们家里见。”她们迅速地亲了一下,然后就各自离去了。艾莎不得不赶回去参加一个会议,但她想要提前下班,为安娜准备一些特别的东西。

——————————————————————————

在漫长的一天工作之后,安娜终于把车开到了车道上,却发现艾莎已经比她先到家。

“搞什么鬼?”她都记不起上一次艾莎在没有生病或其他紧急医疗情况下提前回家是什么时候了。她觉得不会是因为这两种情况,因为如果有什么不对劲艾莎会告诉她的。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情况,她四处寻找艾莎。只看到金发女郎在厨房里,站在摆满食材和炊具的柜台后面。

“你回来了!”艾莎迎向安娜,亲了亲她,然后把她带进厨房。安娜发现一切正常后松了一口气,但仍然困惑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什么?”她看着柜台,知道艾莎正在做些什么,但是从食材看不出来是什么。

“我要为我今天做的事道歉。同时我也想庆祝一下,所以我觉得一起做点什么会很有意思。”从她们约会的第一年起,安娜就没见过艾莎做饭。她更像是那种端庄的淑女,所以一想到她要系上围裙,一起做点什么,安娜就兴奋不已。

“我们在做什么?看起来像华夫饼什么的。”

艾莎咯咯地笑起来,她知道为什么安娜会这么想,因为柜台上有个像铁模一样的东西。

“不,不是华夫饼。这是很特别的。我们要做krumkake(注*挪威圣诞蛋筒)。”安娜身体里那个幼稚的小女孩咯咯地笑起来,她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破坏这一刻。

“对不起,krum什么?”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

“成熟点吧,傻蛋。这是挪威语,意思是弯曲蛋糕。”

安娜倒吸了口气。“我们在做挪威的东西?”安娜突然意识到这真的是一个重要的时刻,她用双手捂住嘴来掩饰自己的情绪。艾莎,这个在没人逼她的情况下几乎从不谈论挪威或任何与挪威有关的事情的女人,安娜只听她用挪威语说过几个词,现在她不仅说了挪威语,她还要做来自挪威的食物。对于艾莎来说,这相当于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展露了出来。

“什么......怎么......为什么?”安娜有很多问题,它们都争先恐后地想要说出来。

“我想让你知道我有在努力。我今天真的很开心,这让我感觉好多了。我突然意识到,你不会是我生命中唯一一个想知道我过去的人。这个小女孩也会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就是我当初把这些东西从家里带过来的原因。和其他人一起分享并传承下去。”

安娜诧异得连嘴都闭不上。泪水涌上了她的眼睛,一股暖流从她的胸口蔓延开来。她对安娜敞开心扉了。这种感觉太棒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她投入艾莎的怀抱,紧紧地抱着她。“谢谢你。”她对着艾莎的耳朵小声的说。

“安娜,我还没给你看最精彩的部分呢。”安娜退开,困惑地看着艾莎。

“还有?”她把安娜带到一个小型铸铁模具前,这个模具看起来很像华夫饼模具,但是更漂亮。两个盘子上装饰着玫瑰花纹,中间环绕着四个心形。

“这是krumkake模具。这是我祖母的,mormor,我敢打赌我的父母发现我把它拿走了,他们一定会非常生气的。”安娜惊讶于艾莎的语气很平稳流畅。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办法在不引起情绪崩溃的情况下从她那知道这么多。

“Mormor。这是她的名字吗?”安娜把艾莎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用拇指摩挲着。“不,是祖母的意思,就像奶奶。”

“你和mormor一起做这个?”她问道,尽量不让自己听起来过于急切。

“是的,圣诞节的时候。每个圣诞节,直到我十二岁那年她去世。”艾莎凝视着铁模上复杂的图案,好像沉浸在记忆中。

“艾莎,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愿意告诉我这些,但你看起来…很开心。”艾莎高兴地叹了口气,对安娜笑了笑,看着她漂亮的绿眼睛。

“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和奶奶的关系很好,所以说起来要容易一些,这些记忆让我感到快乐而不是悲伤。”她把注意力转回到放在柜台上的一碗面糊上。

“好了,我先做一个,你看着,然后你可以试试。”安娜看着艾莎用勺子以完美的圆周运动搅拌着面糊。她舀起一小勺面糊,倒在底盘上,随着面糊扩散到模具边缘,她迅速将模具合在一起。“数十五下,应该就可以了。”艾莎优雅地把模具翻了个面,把它翻转过来然后打开,出现了一个安娜见过的最精致的小饼皮,漂亮得让人不忍心吃它。“如果中间是棕色的时候就好了。”艾莎伸手拿过一个木制的圆锥面皮滚筒,把饼皮绕着滚筒摊在上面。“这里的动作要快一点,不然就不能保持形状。我做这个的时候都不知道被烫了多少次。”

安娜被艾莎迷住了,看着她纤细的手指灵巧的翻动饼皮,把它摊到圆锥筒外围,温度过高把她的手指烫了一下。“哎哟!”她本能地把手指放进嘴里,缓解灼烧的感觉。

“你没事吧?”安娜同情地皱起眉头。

“嗯。这说明你做对了。就这样,让蛋卷冷却,等所有的面糊都做成蛋卷后,就可以往里面填奶油了。”

安娜拿起那个小圆锥筒,惊叹于由它制作出来的东西,晚上就会全部被消灭光。“轮到我了!”安娜拿起碗,勺了一勺面糊,小心翼翼地移到模具前,她的手颤抖着,努力不让它洒出来。

“要小心,很烫。我刚才就被烫到了。”艾莎低头看着她的指尖,那里还红红的,很痛。安娜伸出舌头,顶着上唇,全神贯注地把面糊倒在模具的正中央。完成后,她马上合上模具,激动地转向艾莎。

“我做到了!”她迅速提醒安娜。

“别忘了数数。最好检查一下。可能过头了。”安娜打开模具,看到饼皮的中心是深棕色的,还有一个黑点,她的笑容变成了皱眉。根本比不上艾莎做的那个完美的棕色饼皮。

“哦,不,我把它做糊了。”她撅起下唇,想要把失败的饼皮从模具上刮下来。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面糊。再试一次,这回别忘了数数。”安娜脸上写满了斗志,把另一勺面糊倒在模具上,一直大声数到十五。这次的饼皮看起来和艾莎做的一模一样。

“哈哈,耶!成功了!”她迅速地拿起锥形筒,把饼皮绕在外围。

“你做到了,看起来很完美!”艾莎看着安娜得意洋洋地把自己的作品捧在手里。

“也许你是要生孩子了,但我刚刚做了我的第一个krumkake。”她卷起嘴唇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

她们花了一个小时制作蛋筒,是时候用艾莎放在冰箱里的奶油来把它们填满了。她从一个大银碗里舀出奶油,装进两个裱花袋里,每人一个,她把一个裱花袋递给安娜。

“这部分就简单多了。只要像这样把奶油挤进蛋筒里就好了。”艾莎一只手拿着蛋筒,另一只手拿着裱花袋,轻松地将蛋筒填满,手腕轻轻抬起来,形成一个完美的旋。“这就做完了。尝尝。”她把krumkake递给安娜,她的手接在下面,安娜嘎吱嘎吱地享受着天堂般的美味。

“噢,天啊......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她嘴里嚼着krumkake,含糊不清地说道。艾莎本来只是想让安娜咬一口,但她却一下子把一整个都吃掉了。

“你嘴角有一些......奶油。来。”安娜的眼睛盯着艾莎的手想知道她要干嘛,只见金发女郎用手指擦掉了安娜嘴唇上的奶油,然后把手指上的奶油舔干净,露出一丝羞涩的微笑。

“好了,你来完成这一半,我完成那一半。”安娜拿着她的裱花袋,开始往自己这边的krumkake里填奶油,她还不停地用眼角的余光偷看艾莎流畅的动作。安娜不知道艾莎上次做krumkake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但就好像她一直都在做krumkake。当安娜还在努力地寻找适当的挤裱花袋力量时,艾莎正在以完美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往蛋筒里填充奶油。安娜还发现艾莎眼睛里闪耀着某种光芒,让她无法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当所有的krumkake都完成后,艾莎端来一盘krumkake放在咖啡桌上,和安娜依偎在壁炉旁的帕帕森椅上。“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如果我不控制自己的话,我今晚就能把它们都吃光。”安娜刚吃完一个,又拿起一个塞到嘴里,品尝着奶油中丰富的黄油甜味。

“不好意思。Mormor每次都做很多,我不想因为要减少份量而毁了这个配方。但是很好吃,对吧?”安娜嘴里塞得满满的,只能点点头。艾莎舔了舔手指上的最后一点奶油,依偎在安娜身边,感受着闪烁的火焰散发出来的温暖,她们的腿缠在一起。她们互相看着彼此,安娜伸出手,用手指捻着艾莎的一缕头发把玩。

“这样真好。我希望你可以经常这么做。”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角都皱了起来。

“嗯,这绝对比我们第一次想要打开箱子要好多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次面对太多会让我觉得自己要恐慌发作了。耐心点好吗。”

安娜把头靠在艾莎的胸前,听着她的心跳声。

“慢慢来挺好的。我可以慢慢来。另外,我想我已经吸取了教训,不要逼你。不过既然你给我带来了这种北欧风情,能为我做件事吗?”

艾莎低头看着安娜长着雀斑的脸,用手指梳理着她的头发。“什么?”她轻声问道。

“你能用挪威语说点什么吗?我不常听你说,但是你说起来总是那么动听。”安娜的语气有点犹豫,希望她的要求不会太过分。

艾莎把脸贴在安娜的头上,在想可以说点什么。

“ Jeg elsker deg”(注*挪威语,后文同,会保留挪威语原文)

安娜完全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是就和她期望的一样,非常动听。“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她用手托住安娜的下巴,把她拉近,亲了亲她温暖的嘴唇。

“我也爱你。”

—————————————————————

她们前一天晚上把厨房弄得一片狼藉。第二天早上,艾莎打扫后,厨房又恢复了往日的光亮。如果说有什么事会让她变得暴躁,那就是一团糟。她收起krumkake的模具和圆锥筒,走下楼梯进入地下室,要把它们放回到那些可怕的白色箱子里。她很聪明,她前一天晚上要把模具从箱子里拿出来时,知道它们会放在最重的箱子里。这样省去了很多在不知道哪些箱子里找她需要的东西的痛苦。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放在三个箱子上的那个箱子,小心翼翼地把模具和滚筒放回去,然后迅速把盖子盖起来,免得看到其他她不想看到的东西。她着急想要离开,匆忙转身,突起的肚子撞到了箱子的一侧,使它掉到了地上。艾莎喘着气用手把眼睛遮起来,希望没有东西掉出来,或者坏掉。

她鼓起勇气,慢慢地放下手。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箱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她把手紧紧地放在胸前,眼睛紧紧地盯着掉出来的每样东西。在她的脚下,有一个镶着金色和紫色玫瑰花的白色小珠宝。远处是一叠照片和童年时期的画作。一个手工制作的小布娃娃从箱子里探出头来,头上戴着一顶小皇冠,身穿蓝色连衣裙。她看到每一件物品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

「振作一点」

她摇摇头,冲过去,疯狂地把能拿到的东西都放回箱子里。她尽量不去看任何东西,不停的放,颤抖的双手都能感觉到被纸划破的刺痛感。当她开始收拾照片时,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放回到箱子里了。有几张照片落在一些旧的画框中间,艾莎竭尽全力去够它们。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手臂能够更深地伸进狭窄的木板缝里,她用尽全力地伸出手臂,直到她的眼睛瞥见其中一张照片上她的家人正盯着她。她就好像被咬到一样,缩回了手,转身离开了那些箱子,她正要跑时猛地撞上了安娜,吓得尖叫起来。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安娜把艾莎抱在怀里,环顾了一圈地下室,发现箱子倒在地板上。艾莎呼吸沉重,紧紧地抓住安娜的胳膊,试图喘口气。

”我-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箱子掉了下来。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想要控制住自己。

“没事没事,我在这儿呢。我来帮你收拾。”安娜看着艾莎后背快速的起伏,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我做不到。这就是刚才发生的情况。我想收拾好,结果吓坏了。油画中间有一张我父母的照片......我已经有六年没见过他了,我现在也不想见到他。”

“没关系。到楼上去吧,放轻松。你会让宝宝兴奋起来的。”安娜把手放在艾莎的背上,让她走向楼梯。

“我知道,我知道。她在疯狂地踢我。”艾莎艰难地走上楼梯时,安娜看了看散落在地板上的杂物。

她把所有东西一个一个地放回箱子里,用敏锐的眼光仔细检查每一样东西。她把手伸到油画之间,捡起那张让艾莎惊慌失措的旧的家庭合照。她看着这张照片,脸皱了起来,这是她见过的唯一一张艾莎父母的照片。她惊讶地发现,她母亲的头发是深栗色的,一点也不像艾莎那样雪白。她的父亲坚忍地站在艾莎和母亲身后,穿着一套深色的双排扣西装。他没有笑,唯一能表露出爱意的就是放在他妻子和女儿肩膀上的那双手。而艾莎。一个只有几英尺高的金发小女孩,用黑色的发带把辫子系在前面。她的眼睛充满了喜悦,似乎有一种她父母都没有的火花。要不是因为她几乎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安娜简直要觉得她是捡来的。

“安娜,你好了吗?”艾莎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吓得安娜把照片掉在了地上。

“来了。”她迅速地把盖子盖回箱子上,并把那堆箱子堆齐,以免它们再次掉下来。

在上楼之前,她弯下腰捡起照片,放进睡衣的口袋里,然后急忙上楼去看艾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