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19:19
点击:56
章节字数:73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可以熬过今天。我可以熬过今天。」艾莎无助地坐在办公桌前,不停地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她的手肘放在桌子上,指尖抵着太阳穴,嘴里含着块酸糖。她只要在办公室里再待两个多小时,她的孕吐(她想知道它怎么会叫这个名字,因为它会出现在一天中任何时候(注*孕吐英文为“Morning sickness” ))决定在她与项目团队及承包商进行电话会议前的10分钟与她拼死决斗。她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形,得出两个结论:要么她会度过难关,一切都没问题,要么她会在所有人面前把午饭吐出来,并不得不说自己得了流感或是食物中毒。当蒂安娜进来告诉她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她还在想到底该说是流感还是食物中毒。

“你看起来不太好。你能撑过去吗?”蒂安娜走到艾莎身边,把手放在她肩上。

“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得搞定这个会议,这样我就能回家了。如果我错过了那所有的事情就得重新安排,项目就会延后,那就更麻烦。”这种想法让她感觉更糟。

“你能做到的。反正最多也就半个小时。你进去后,只要离垃圾桶近一点就可以了。”蒂安娜开玩笑的说。

“谢谢。这可真让人安心,”艾莎翻了个白眼,反驳道。

艾莎起身离开桌子,对着墙上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向会议室走去。在从大厅走向会议室时,她觉得自己又振作起来了。「看吧,感觉好多了。只要走几步。很好。你能做到的。」一想到就要把这件事情完成,她就高兴了起来,而且几乎可以想象出只要会议一结束就能逃离大楼的自由感觉。

“大家下午好,我们开始吧?”

当她和椭圆形长桌周围的同事们打招呼时,她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直到她看到桌子上摆着的五花八门的食物。三明治,洋蓟蘸酱切片面包,通心粉沙拉,冷盘,和迷你乳蛋饼。「哦,老天!」食物的气味扑面而来。她好像同时闻到了所有的气味,每一种闻起来都非常恶心。她马上转过身去,把视线从食物上移开,紧紧捂住自己的肚子,克制着要把它们全部丢掉的冲动。「振作点。控制住。呼吸......保持呼吸......转身,表现自然。」

“艾莎,你饿吗?这儿有很多吃的!”她身后有人热情地说道。

她的嘴唇颤抖,几乎张不开嘴说话,觉得自己更难受了。

“不用了,谢谢。”她摇摇头,清楚地说道。

“那我们开始吧,好吗?麦迪逊大厦的情况怎么样了?”

艾莎几乎没有听扬声器传来的承包商主管的话,而是为自己控制住了而沾沾自喜。

“很好,很好,那么我们都按计划进行着吗?”

「别看食物。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事情上。」她看了看墙上的钟。才过了五分钟。突然,她打断了承包商,插话纠正他。

“不,框架必须在3月底之前完成。这是我们达成的协议。”

紧接着对时间安排进行了讨论,艾莎全神贯注于谈话,似乎忘记了桌上的食物。二十分钟过去了,她又看了看钟。「上帝,我要成功了!」

“我想我们各自都有工作要做。艾莎,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她简短而迅速地回答道,抓住机会结束了这次会议。

“那我们下周五见。祝大家周末愉快。”

这个男人话音刚落,艾莎就推开她的椅子,冲向门口。蒂安娜在外面等着她。

“太好了,你做到了!”蒂安娜欢呼道。

“勉强吧,失陪一下。”

蒂安娜尽力跟上正冲向女厕所的艾莎。

“你病了吗?”

“从很多方面来说,是的。”

蒂安娜停下来,让艾莎从她身边经过,给她一些私人空间。“至少你撑过了会议!”

艾莎甚至懒得转身,继续向洗手间走去。「可怜的家伙。竟然无福享用免费的食物。」

----------------——————————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当艾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前门时,安娜已经在家并开始准备晚饭了。

“我差点在一次会议中挂了。别问。”艾莎想都没想就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扔在地上。「我等会儿再来收拾。」

“我在做烘肉卷,你要来点吗?”

安娜在厨房里,围着一条可爱的褶边围裙,正在把鸡蛋打进装着肉馅的碗里。

“安娜,我爱你,但是你想杀了我吗?我一点也不饿,就算我饿了,也不想吃......那个。”

艾莎都没有足够的力气说出那是什么,担心会发脾气。安娜收起了笑容,她马上觉得自己没有问问艾莎晚餐想吃什么非常的愚蠢。

“我......我很抱歉,我怎么没想到。我应该问问你想吃什么。我可以做点别的。”

安娜赶紧洗手,她看到在门口弯着腰的艾莎试着站直身子。

“不用了,我想我只是需要换个衣服,然后躺一会儿。”

安娜擦干双手,朝艾莎走去。

“要我给你拿点什么吗?糖果还是水?”

她想把手放在艾莎的背上,但还没放上去艾莎就站起来,走了。

“不用了,安娜,我只是想躺一会!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只要你不要再问我是否需要什么!”艾莎没好气地说道。

安娜困惑地看着艾莎从她身边走过,上楼去了卧室。

“艾莎,对不起,我......”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卧室门关上的声音打断了。安娜以为她早早回家,打扫卫生,准备晚饭,是一件好事。她想着艾莎工作了一整天一定饿坏了。但艾莎根本没注意到她已经打扫过了。这些天来她越来越难懂。有时候,她表现得很有爱,只想抱着安娜,给予她全部的关注。其它时候,她就像是一股荷尔蒙旋风,说话不经大脑。现在就是那样。安娜看到书里有写,她也提醒自己这些都会过去的,只是好像越来越难以看到隧道尽头的光明。比约曼医生说过,只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孕吐就会消退。但他也提醒安娜,有些女性的孕吐在怀孕12周后仍会保持很久。有些人甚至在怀孕的整个过程中都有这种症状。如果艾莎也是这样呢?安娜几乎不能撑过连接下来的两到三个星期,更不用说六个月了。她一直告诉自己,这不是她爱的那个艾莎,这只是荷尔蒙在作祟。她没做错什么,对吧?

艾莎没有下来吃晚饭。她整个晚上都没有下来。安娜努力让自己忙起来。她看了些育儿书籍,看了会电视,她甚至想过要不要去梅莉达家,但她不想离开艾莎,也不想把她叫醒。比约曼医生还提醒过她,和孕妇生活是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只是她以为这不会发生在艾莎身上。她知道这会很艰难,但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心力交瘁。她一直陪在艾莎身边,给她想要的一切。但事情变得更加困难了。她很孤单,开始觉得她需要别人来照顾。艾莎对安娜很暴躁,一点小事情都会让她发脾气;有时候她真的很难伺候。

安娜上床时,艾莎还在睡觉。她离床的中间远远的,安娜因为早些时候被呛的太厉害,没有和艾莎躺在一起,生怕会吵醒她,又惹她生气。她只是对着艾莎的肚子,用不会吵醒艾莎的声音悄悄地说道。“晚安,宝宝。我爱你。”

-----------------------------

第二天早上,艾莎又起晚了,这已经变成了星期六的常态。只是这一次,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浅蓝色的花瓶,里面插着紫色的花。花瓶旁边放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

“出去办点事。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回来后我们谈谈。”

「哦,不。我昨晚太无礼了。她可能伤心了,在外面躲着我。」

随着孕吐的消失,她感觉到了心中深深的内疚感。艾莎对自己前一天晚上和安娜说话的方式感到生气,并计划着向她道歉。没有安娜的房子一片寂静。安娜总是会制造出一些声响。即使是批改作业的时候,她也会哼着歌或者用笔敲打她的嘴巴。现在静悄悄的。并不是说安娜从来没有自己出过门,只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艾莎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担忧。她下楼时才发现家里是如此的整洁,一尘不染。安娜不仅把她们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而且看起来她把每一处表面都擦拭了一遍。「哇,她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遍。」

一个小时过去了,艾莎无心做任何事情。她心急如焚地等着安娜回来,把这当成是对自己的惩罚。终于,半个小时后,她听到安娜的车停进了车道。她穿着紧身牛仔裤和条纹毛衣,神采奕奕地走进门。安娜看到艾莎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要打招呼,那是自然的,但又觉得无论她说什么都只会更加惹恼艾莎。于是她只是微笑着把钱包和钥匙放在入口的桌子上。

“嗨。”

“嗨。”

她认为把艾莎对她说的话重复一遍是安全的。她总不能因为自己说的话而责怪她吧。

“嗯......花很漂亮。”她们不同寻常地彼此远远地站着,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尴尬。

“今天早上我去了农贸市场。我知道你喜欢紫色的花,我一看到它们就想起了你。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睡觉,所以我就把它们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出去办了点事。”

“谢谢。这真是太贴心了,但我不配得到它们。”安娜走向艾莎,正想要说些什么,但被打断了。

“我知道我昨晚说的话和过去几周说的话都太过分了。我很无礼,你只是想帮我。你满足了我的一切需要,总是面带笑容。安娜,我很抱歉。”

安娜把手插在前面的口袋里,咬着下嘴唇。

“艾莎,我知道有很多事情是你控制不了的。我非常确定是荷尔蒙在作怪,但我不会撒谎,那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当我只是想帮忙时你却失去了理智,这让我很伤心。”

“我们能坐下吗?这感觉太尴尬了,我想听你说,用一种更适合我们的方式。”

“好的,当然。”

她们一起走向沙发。安娜双脚着地坐着,艾莎面向安娜坐着,双腿交叉放在沙发垫上。安娜抬头看着她,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她真的觉得很愧疚。

“安娜,我不知道说些什么能让你感觉好些,但是我真的很抱歉,想到我伤害了你,这让我很心疼。”

她伸手把安娜一缕草莓色金发拨到耳后。一滴眼泪从安娜的雀斑脸上滚落下来,她的嘴唇颤抖着。

“安娜,别......哦,天哪,我看不得你哭。”安娜擦掉眼泪,交叉着双臂。

“不只是昨晚。这样已经好几个星期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肯定不只是荷尔蒙的问题。我觉得你心里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哇,她真的很懂我。」

艾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知道她这时必须要坦诚。

“安娜,你说的很对。”

“等一下,是吗?”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觉得越来越烦躁,越来越不像我自己。我越来越累,孕吐真的让我筋疲力尽。”

艾莎继续说道,“但我也更多地想到了我的父母。我一直对成为母亲感到困惑......而这件事一直在我脑子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是说,关于我的父母,”艾莎强调着。

安娜松开双臂,转向艾莎。“说实话我没想到是这个。我还以为和我有关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件事?”

“我想是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告诉你吧。”安娜沮丧地皱起眉头。

“你看,这就是我说的。你为什么不想告诉我呢?是我!我应该是那个你可以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人,但你却没有。你从来不和我说起你的父母,或者你的童年,我觉得你有一部分在把我拒之门外。”

艾莎并不希望她们谈话走到这一步,但是事到如今必须找到解决的办法。

“因为光是我自己想到都觉得很艰难。如果我一点也不愿回想起他们,又怎么去谈论他们呢?求你了,再给我点时间。我答应你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谈谈这件事。我会向你敞开心扉的,只是现在不行。拜托。”

安娜摇摇头。她不同意艾莎的说法,只是如果她不愿意,她也不会强迫她此时此刻就谈这件事。

“求你了。我爱你。”她慢慢地靠向安娜,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这一切都怪我,与你无关。我保证会一起努力,更加敞开心扉。这对我来说很难,但我会努力的。”

安娜叹了口气,点点头。“好吧。如果你只是需要时间,我可以给你。我就是最近太孤单了。你总是在睡觉,我想我只是想你了。”

艾莎靠得离安娜更近了,用她的胳膊和腿抱住她,把她整个搂在怀里。

“好啦,我现在就在这。”她在安娜的耳后轻轻地吻了一下。

“你还生我的气吗?”向下吻她的脖子。

“没那么生气了。这还是有用的。”

艾莎用手摸着安娜的大腿,感受着紧身牛仔布料。

“不知道这会不会让你感觉好些,看到你穿着牛仔裤那么性感的走进来,我感觉更糟。”谈话现在变得更有趣了。

“你先是忽视我,现在又想上我。我真是输给你的荷尔蒙了。”

“我也控制不了嘛,我是在为我们生宝宝,难道不应该得到一点奖励吗?”

“应该。”

艾莎吻着安娜的嘴唇,“真的很对不起。”她小声地说。

安娜什么也没说,把艾莎拉进怀里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说到宝宝,我们一件宝宝的东西都没买,这快把我逼疯了。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婴儿用品店疯狂购物。”

“可我们还不知道性别。不知道要买什么颜色。”她们在亲吻的间隙聊着天。

“我知道,不过......我们可以买一些中性的东西。你知道我有多喜欢绿色。”

“好吧,但不要太多,因为我还有一整套的新房间装修计划呢。”

“好的,我会保留绿色、黄色和白色。”

艾莎仍然在亲吻和抚摸安娜,想要把事情推向下一个阶段。

“艾莎,这很棒,但我们能去婴儿用品店吗?现在就去?这是你欠我的。”

“好吧。我去准备一下。但回来后我希望我们可以继续我们没做完的事。”

---------------------------

“我们要去哪家商店?” 当安娜在高速公路上灵巧的钻来钻去时,艾莎紧紧地抓住座位两侧。

“最大的那个。”

艾莎翻了个白眼。

“等一下,不,不是那家大型综合商场吧。”

“是的,艾莎。就是那家大型综合商场。他们什么都有,我已经盼着去那给我的宝宝买东西很久了。我答应你我们改天会去精品店。”

艾莎微微撅起嘴,看向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她们离目的地越近,安娜就越兴奋,她们刚驶入停车场,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跳下车。

“看,他们有孕妇专用的停车位!我们要停到那去。”

“不要,安娜!那是为了那些走不了很远的人准备的。不要停在那里。我都还看不出来怀孕了。别人会觉得我们只是想把车停在入口附近。”

“不,我就要停在那。你怀孕了,接受它吧。”

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艾莎认输了。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安娜已经站在副驾驶外面等着她了。

“快点,快点!”

她们穿过自动门,来到了一家超大型商店,里面肯定有所有为婴儿制造的东西。安娜睁大了眼睛,咧着嘴笑,她溜达着走进商店,就像被牵引光束吸住了一样。

“安娜,等一下。你知道要买什么吗?在这种商店里面,你很快就会忘乎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定些计划,这样我们就不会失去理智。”

安娜置若罔闻,她已经迷失在小婴儿的衣服堆里。“喔,我的天哪!快看这个好小啊!就像是给洋娃娃的!”她举起一件白色的连体衣,上面印着一只正在睡觉的小熊。

“啊~~~,真的好可爱。”艾莎也情不自禁地陷入其中。

“看看这件衣服上的小脚!”艾莎被一件紫色的拉链睡衣所吸引,衣服下面的小脚上有小小的网格点。不管艾莎原本的计划是什么,它都泡汤了。

她和安娜不停向对方展示着各自喜欢的衣服,谈论着它们是多么的小巧可爱。

“哦,天哪,安娜,看这个!”艾莎发现了一个放着各种颜色小短裙的架子。“如果是个女孩,想象一下她穿着这些可爱的衣服。还有可爱的鞋子!发带,蝴蝶结,紧身衣!”艾莎因眼花缭乱的衣服搭配而兴奋不已。

“或者......如果是个男孩,他可以穿这件可爱的小毛背心......或者这些像工程师一样的工作服。男孩子也有可爱的衣服,艾莎。你要为这两种情况做准备。”

“好吧,我只是控制不住地兴奋起来,仅此而已。”

艾莎开始克制自己,鉴于不知道性别,她不想太过着急,不想爱上她们可能根本不会买的东西。

“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中性的东西上吧,别看衣服了,我发现我对婴儿的衣服非常挑剔。”艾莎再次试图转移安娜的注意力。

“那我们去看看摇椅吧。我学校的老师都告诉我,必须要有一个摇椅。而且可以买一个中性的颜色,这样就不止一个宝宝能用。”

艾莎瞪大了双眼。

“不止一个?你是说我得经历两次?”

“那个跟我说她想要三个孩子的女人在说什么。”安娜翻了个白眼。艾莎顽皮地推了推安娜的肩膀。

“也许2个吧。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熬过3轮的孕吐。摇椅在哪个货架通道上?”

她们走向一个挂在天花板上的巨大标牌,上面写着:“设备/活动”。

“活动,包括摇椅,对吧?”

艾莎毫无头绪。

“我想是的。”

她们觉得自己就像两个身处异国的女人。虽然知道婴儿护理的基本知识,但直到她们来到了商场里才发现她们的知识有多贫乏,有一半的东西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在这儿!”安娜松开艾莎的手臂,蹦跳地走向那个货架通道。

“都好可爱阿!怎么选择呢?”

“好吧,都试试看吧。看看你喜欢哪个。看起来它们都可以播放歌曲,有不同的摇摆方式。试一下。”

安娜凭直觉拿起一个摇椅,摇椅有一个悬挂在挂臂上的摇篮。摇篮里铺着柔软的白色织物,在头枕上有两只耳朵,看起来就像一只小羊羔。她按着控制器上的按钮,把所有的设置都试了一遍。有古典音乐,大自然的声音,振动和儿童歌曲。

“啊,这是《Twinkle Twinkle》(一闪一闪亮晶晶)!”安娜跟着音乐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艾莎一脸困惑。

“怎么了?你不知道《Twinkle Twinkle》吗?”

“不,安娜,我不知道。我不是在这个国家长大的,你忘了?我的家庭教师可不会教我童谣。”

艾莎从来没有真正意识到,她既不知道挪威的儿童歌曲,也不知道美国的儿童歌曲。当安娜播放各种各样的歌并跟着每首歌哼唱时,她才发现安娜知道所有的歌曲,而她一首都不知道。

“安娜,这些歌我一首都不知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惊慌失措。

“艾莎,没关系。我会教你的。你还有很多时间来学。”

安娜有时候真的忘了艾莎不是美国人。她一点口音都没有,也很了解美国文化。她从未真正谈起过挪威的文化或传统。

“我在一个通道里看到了一些摇篮曲的CD。我们可以去买一些,好吗?”

“好吧。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安,我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我一首摇篮曲都不会,不能唱给我自己的孩子听。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

安娜用一只胳膊搂住艾莎的腰,把她紧紧地抱着。

“很好的那个。”

艾莎笑了笑。

“好吧,我想要这个。”

安娜退后一步,拍拍手,为自己做出了为人父母的第一个重要决定而感到自豪。而艾莎则掏出手机,开始滑来滑去。

“你在干什么?”

“我想在买之前先看看评论。”

“艾莎,就靠你了,你是一个无所不知的消费者。”

“好吧,它得到了五颗星中的四颗半星,对我来说够了。”

“太好了,我去推个车!”

------------------

最终,她们比预期多花了一倍的时间才完成组装,装好后,她们都没法把目光移开。

“把它放在沙发旁边,这样我就能盯着它看了。”

安娜把摇椅放到艾莎指定的地方。

“呃...好了,怎么样?”

“好极了。现在过来和我坐在一起,让我们沐浴在它的光辉中。”

“等一下,让我打开它。你喜欢哪首歌?”

艾莎想了想,在回家的路上她们一直在播放儿童歌曲的CD,安娜告诉了她几首歌的名字,但她都没记住。

“有桥的那首。”

“伦敦桥。”

“对,就是那个。”

安娜打开摇椅并开始播放歌曲,然后扑通一下坐在艾莎旁边的沙发上。她们抱在一起,痴痴地看着摇椅摇摆。

“这让一切变得更真实了。大概六个月后就有一个小小人儿坐在里面了。”

“我等不及了。就好像可以这么一直下去。”艾莎把头靠在安娜的肩上,她们一直看着摇椅来回的摆动,想象着她们的孩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