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19:17
点击:68
章节字数:43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艾莎决定午休时去她办公室对面的游泳池试试。她对于要穿新泳衣有点紧张,因为她还没有开始变胖。但是当她走进泳池发现只有她一个人时,紧张感都消失了。更衣室里摆放着樱桃木的储物柜,并准备好了回去工作所需的所有物品。长长的梳妆台上应有尽有,从吹风机到棉花球,发胶以及漱口水。艾莎把工作套装平整地挂好,换上了泳衣。泳衣的前面依然很宽松,但她的肚子已经有一个小小的隆起。如果别人不知道,可能会以为她只是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她用手抚摸着终于显露出来的柔软曲线。抚摸自己的肚子让她感到非常舒服。这让一切变得更加真实,她不仅在孕育着一个生命,还为它提供了温暖和保护。她是这个小家伙的避风港,是他们所知道的唯一安全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突然触动了艾莎,让她几乎要落泪。一个过来收集使用过的毛巾的服务员打断了她的亲密时刻。艾莎抓起毛巾,穿上人字拖,走向泳池。

在这么冷的天游泳似乎很奇怪。从房间的大玻璃窗向外望去,外面的天空是灰色的,好像有暴风雨一样。安娜是对的,她认为艾莎不是一个喜欢游泳的人。她从小就只是在游泳池边闲逛,要不是看了一些产前游泳练习的视频,她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她从放游泳用品的架子上拿了一块浮板,选择了最靠近窗户的泳道。水出乎意料的温暖,艾莎把头发扎起来,戴上泳镜,然后离开泳池壁,做一些自由的划水动作热身。水里的失重状态让艾莎身体的某些部分得到了放松,她甚至不知道那里也很紧张。她觉得臀部和下背部更轻松了。由于孩子还不到一磅,加上孕吐的原因,艾莎的体重没有增加,但她的身体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她能感觉到她的臀部最近越来越疼,胸部也变得越来越丰满,以至于她很快就得去买胸罩了。但是所有的不适都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她正在创造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她很惊讶自己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依恋是如此之深。她的喜悦变成了强烈的悲伤。她的父母在她出生前也有这种感觉吗?她无法想象,他们似乎没有她也过得很好。她以为为人父母可以帮助她理清思路,了解她的父母,但这只让她感到更加困惑。她已经六年多没有和父母联系了。她把对他们的记忆尘封于一个上锁的盒子里,放在脑海的深处。直到现在,这些记忆才重新回来。回忆起她的父母,她的童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安娜。

—————————————————————

艾莎一直都很喜欢绘画和创作。她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画板上画上几个小时。她喜欢画画,唱歌,任何能让她感到活力的东西。这把她父亲吓坏了,他觉得这会毁了他的家族。如果他鼓励艾莎在创造性方面的尝试,她可能有一天会不想继承他的公司,会把前几代人辛苦创造的一切都毁掉。

“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会分散你的学习精力。可以把它当成一种爱好,但是你要把握好。我不希望它让你堕落,使你不能成为要经营跨国公司的女性。”

“好的,父亲。”

她将要成为他的完美接班人。他为她请了最好的家教,并且一直密切关注着她。不管她做了什么,对他来说永远都不够。他的期望是艾莎永远都无法达到的。每当她顺从他的意愿时,她就对自己感到失望。每当她追求自己的兴趣爱好时,就会让他失望。她不断地追求他的爱及认可。她的青少年时期充满了困惑和沮丧。她越是喜欢他,就越觉得自己的内心正在死去。她父亲唯一关心的就是工作。他从来没有真正花时间去了解他的女儿,了解她到底是谁或者她的天赋是什么。他总是告诉她,她不够努力,或是她是多么令人失望。这些年来,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怒气越来越大。他从来没有打过她,他也不需要那样。他言语的恐吓足以令她感到恐惧。

艾莎终于想出了一个计划,要把自己从义务和家族责任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她说服她的父亲让她在美国上学,利用这个平台了解美国的经济和文化将对她成为公司的首脑有帮助。实际上,这可以让她远离他,这样她就可以在他不知道或不能打断她的情况下学习她真正想学的东西。她的父亲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但他不会仔细查看他女儿的学费报表。如果他有那么做,他就会发现她双修了商业和建筑专业的学位。不仅如此,她还选修了美术课。艾莎知道她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她自己的生活,所以在即将毕业时,她迅速找了一份工作。凭借她的才能和作品集,很快一家小型建筑公司就给了她一份工作。这个开端正是她所需要的,尽管一开始并不多。有了养活自己的手段,她就可以面对她的父亲。她必须要告诉他真相,这样他才能接受真正的她,最终结束对她的控制。即使他不想听,她也要告诉他。她需要做一个了结。

艾莎被期望在毕业后回到挪威的家中,为她在公司任职做准备。她想过很多次打电话给父母,通过电话告诉他们这个消息,但是知道这可能会破坏原本就脆弱的关系,她决定回家,对她再也不会知道的生活做个告别。

她父亲派了车去机场接她。虽然他没有自己去接她,但她很感激可以在见到他之前有时间去重新适应回家的生活。汽车停在了庄园风格的豪宅前。它在艾莎的家族中已经传承了七代,而且看起来很有历史感。这是一幢白色的房子,有几十个高大的矩形窗户,可以让光线洒进许多房间里。房子周围有几个花园,甚至还有一个马厩。实际上正是这所房子激发了她对建筑的兴趣。苦乐参半的感觉让她的心往下沉,她想把这种感觉咽下去。这个家里充满了她从小就知道的一切。还有美好的回忆。她过去常常在庄园的大草坪上和她的娃娃一起野餐。她和妈妈在一个特别多雪的冬天从附近的小山上滑下来。但也有一些她希望能从记忆中抹去的时光。

当艾莎听到前门打开的声音时,她跳了起来。她的父亲,坚忍而冷酷,站在门口迎接她。

“你好,艾莎。”他等着她走上前。

没有拥抱。这不是那种家庭。人们都保持着距离,没有情感。只有愤怒。

“你好,父亲。”

“我想你有一个愉快的旅行。”

“是的,谢谢。”

“进来吧,凯会帮你拿东西,我们有很多话要说。”

“是的,父亲。”艾莎的父亲带着她来到一间大客厅,里面摆放着几张古色古香的小沙发和椅子。

“我让格尔达准备了茶点,飞了这么久,你一定饿了吧。”

“我很好,谢谢。”

一想到她即将要说的话,艾莎就觉得恶心,以至于她吃不下也喝不下任何东西,害怕会吐出来。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就好像她很冷,她的情绪在她身体里翻腾。她太专注于自己想说的话她甚至都没有坐下来。

“父亲,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如果你让我先说,可以省去你很多麻烦。”

这个男人正在往一个精致的带花瓷杯里倒茶,他回答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抬头。

“哦,是什么?”

艾莎使自己振作起来,就好像她要从飞机上跳下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地想控制住她的颤抖。软弱的声音会被他忽略,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父亲,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关于我的未来。”

“什么意思?”他仍然没有把她当回事,因为他还盯着他的茶。

“我试着成为你想要的女儿。我知道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继承的人,你已经为此培养了我一辈子。但我做不到。”

“你做不到什么?”

他把茶放下,靠在椅子上。这就好像他在挑战她的勇气,认为她做不到。他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她,就像她是一个请求他允许的孩子。艾莎对自己能做到这一步感到惊讶。她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出她练习了无数次的话。

“我没有不尊重的意思,但我需要你非常仔细地听我要说的话。”

艾莎的父亲一句话也没说,但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并且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她知道那种表情。她现在很害怕。

“我不会接管这家公司。我不会搬回来。如果我要接管。那得是为了我自己。”

“为你自己?”他严厉地说道,带着嘲弄的口吻。“你凭什么认为我是为了我自己而这样做?”艾莎吓呆了。她本来要说的话突然从脑子里消失了。

“我想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说出可能会让自己后悔的话以前你最好是去打开行李,收拾一下自己。”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走出房间。她知道。这意味着谈话的结束。他不打算听她把话说完,但她必须要把话说出来。她一直在为这一刻奋斗,她为了自己必须要做到。

“不!求你了。我,我有话要说。即使你不打算听我还是要听我自己说完。我永远不会成为你希望我成为的那个人。我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成为你公司的一部分。我已经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可以决定什么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我不想失去我的家人,但如果你让我别无选择,那也只能这样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显然是在试图掩饰自己的愤怒。

“你总是那么难相处,艾莎。你永远不会成为我需要的那种员工。”他大声喊叫起来,拳头砸在旁边的桌子上时把艾莎吓了一跳。“生活不是你那些无聊的梦想。而是努力工作和对家族财产的责任。你从来没有领导这个家族所需要的纪律和动力。你太软弱了。”

每一句话都像一支箭射进她的心里。他把她当成生意伙伴,而不是女儿。这种痛苦使她止不住抽泣,她想要保持镇静。但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能感觉到它们慢慢涌上来,顺着她灼热的脸颊向下流。

“我想要不同的东西。这并不意味着我软弱。我不想过你的生活。我想要我自己的生活。可以随我的心意,而不是过你让我过的生活。”

她以自己的方式恳求他接受真实的她。如果他知道那是谁的话。他慢慢走向她,眼睛盯着她,似乎要在她额头上钻出个洞。离她的脸只有几英寸。离他这么近,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让她感到极大的恐惧,发出一声她想要立刻打住的柔弱的声音。

“你......从来......都不是......阿伦黛尔人。只是一个没出息的......失败者。”

他的话咄咄逼人,怒气冲天,艾莎不得不把脸微微移开。

“这里不再欢迎你了。你已经把你大老远跑回来想要说的都说了。现在走吧。”

他转身迅速走出了房间,没有再回头。

“凯,送她出去。”

他转过身后,他就离开了她的生活。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泪水夺眶而出。凯小心翼翼地走到艾莎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我给你一些时间,艾莎小姐。”

“等等,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我的房间里拿些东西。”

“当然可以。但我只能给你五分钟时间。在那之后你父亲会发现的。”

“谢谢。”

艾莎从位置上一跃而起,沿着走廊奔去,以最快的速度跑上楼梯。这是她能拿上所有重要东西的最后机会。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看到她的包已经被凯拿进来放在那里。她把行李箱放倒,拉开拉链。里面只装了另一个较小的箱子和几个袋子。在她离开美国之前,她就已经计划好要把能装进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拿上。她扫视了一下房间,开始往箱子里放各种各样的东西。她飞快地行动着,甚至不知道自己都拿了什么。当听到有人敲门时,她吓得停下来喘了口气。

“时间到了,艾莎小姐。”

“好的,谢谢你,凯。”

“我来帮你拿行李吧。”

这是一场痛苦的胜利。她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知道不会有好的结果,但是她的内心仍有一部分因为悲伤而崩溃。她甚至不能和母亲说再见。反正她父亲可能也不会同意。汽车驶出圆形的车道,朝庄园的大门驶去。艾莎坐在位置上,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这么多年来她称之为家的地方。她看着自己房间的窗户越来越小,汽车疾驰而去,窗户渐渐消失在远处。「再见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