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花房少女2

作者:卡其卡
更新时间:2020-07-21 22:47
点击:610
章节字数:6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很长一段时间里,欧蒂娜的梦境都是一片深不见底的空白,如同14岁的记忆一般变成融化得不见痕迹的雪花,她徒劳的看着14岁的校服和课本翻空了脑袋也一无所获,倒是课本的每一页边角不知道被谁画了连续的小象涂鸦,翻页的时候还能甩一甩长鼻子。她试图放弃去填补记忆中的空洞,可是每次从那些白茫茫的梦境里醒来的时候,眼里都溢满了透明的泪水,把视线模糊的如同沉溺于水底,欧蒂娜看着那些不知何故的泪水无声的打湿枕头,除了狼狈的抹一把眼睛脸颊之外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最近欧蒂娜的梦里开始出现那个花房少女的身影,出现她浇花的时候洋溢在唇边的和煦曲调,出现她仿佛被夕阳余晖点燃的深色肌肤,出现她沉默不语的嘴唇和欲言又止的眼睛,那些弥漫了大雾的空白也渐渐升腾起鲜明的色彩。


沉睡的时候她觉得那名少女触手可及,而清醒的时候她似乎又总是习惯性的追逐对方的脚步。


“姬宫,要一起去书店吗?”


“好啊。”


“姬宫,天蓝色的哑光包装纸快用完了,要一起去再买一点吗?”


“好啊。”


“姬宫,公园里的新建了音乐喷泉,要去看看吗?”


“好啊。”


“姬宫……”


“嗯?”


欧蒂娜看着安希几乎一成不变的笑容,把“我喜欢你。”换成了带着抱歉微笑的“没什么。”仅仅是简单的一串言语,说出口的时候却变得泡沫一般脆弱,她以为那个雨夜之后她们的关系会有所不同,可隔天安希还是不动声色地浇灌花朵修剪分叉的枝叶,欧蒂娜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偷拍下的安希的睡颜,怀念起那天敲打窗户的饱满雨水。


假期快要结束,而她和她还是若即若离。


虽然欧蒂娜平日里相当开朗直率,不过恋爱的时候意外的也同等程度的笨拙。很多时候她都想直接牵住安希的手,不用「姬宫」而是更亲切的「安希」称呼她,一起看音乐喷泉的时候,安希看着被灯光打上旖旎颜色的水珠,而欧蒂娜看着身边少女被灯光映亮的脸庞想着应该如何亲吻她。


她沉浸在安希近乎宠溺的温柔中不知该如何是好,她被玫瑰花的尖刺划破指尖的时候,安希会细心的处理她微不足道的小小伤口;街上飘着雪花的时候她们经过咖啡店,安希清楚的记得她喜欢少糖的摩卡加上双份的牛奶;她趴在桌上从浅眠中醒来,身上覆盖着安希沾染蔷薇味道的温暖毛毯;安希从不拒绝她的请求,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事实上欧蒂娜并不擅长在恋爱里做主动的一方,那些明朗和直率全部被她的悸动掩埋成无可言说和犹豫不决。她摆弄花枝的时候想象着安希的样子,想象着要是安希知晓了自己的心意会是什么反应,大概还是会眯起碧色眼睛笑的游刃有余让自己猜不透,或者坏心眼地做出惊讶的样子装作没听清,又或者一如往常地开口说「好啊」。


她一边想一边扯了一地的花瓣,似乎想用幼稚的花占卜来计算答案。


一片是喜欢,一片是不喜欢,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在花瓣里游弋,即使仿佛幼稚的游戏,但欧蒂娜还是持续着想抓住点什么渺茫的答案。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也许在落下几片就可以变成可以预估出结果的数量。欧蒂娜又念了一遍“不喜欢。”然后再度扯下一片,她过于专注地盯着勉强被花瓣遮掩的花蕊,仿佛那里面藏着什么答案一样。


“欧蒂娜?” 安希不带脚步声的凑到她身侧,略显好奇地俯下身,她们靠的很近,欧蒂娜能感觉到安希的肩膀蹭过自己的手臂,她的紫色长发如同向着阳光缠绵的藤蔓依恋的攀附在自己身侧。


“我不知道你还有扯花瓣的兴趣。”安希笑着对似乎有些慌张的少女揶揄道,地板上落了一地羽毛般轻盈的蓝紫花瓣,像是正在举行的小小葬礼。


欧蒂娜耸了耸肩膀,向安希解释着最近还算是流行的花占卜,她扯下一片“嗯……这一片是喜欢。”安希点点头,波浪长发在欧蒂娜裸露的皮肤上蹭出一阵微凉的酥麻,“下一片是不喜欢。”安希不置可否地和欧蒂娜一起看着所剩无几的花瓣,结果其实很明显,不过欧蒂娜看着最后一片是还是犹豫了起来。


她知道那只是个没什么科学依据的游戏,但还是因为那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加快了心跳,代表着「喜欢」的花瓣孤零零的粘连在花蕊边缘摇摇欲坠,欧蒂娜深吸了口气决定坦然接受的时候,安希伸出手拉下了最后一片,眯起双眼,绿色的眼瞳融成春日的泉水,然后她在欧蒂娜耳边开口。


“——欧蒂娜的「喜欢」可以送给我吗?”


那听上去像句玩笑话,不过足够让欧蒂娜深信不疑。她伸手揽过安希的肩,对方则是自然的抬手环过她的颈,于是欧蒂娜笑了起来,学着安希的语气回答她。


“好啊。”


接下来她们顺理成章的亲吻,带着蔷薇绽开的味道和冬日雪花融化的叹息。


安希的接吻技巧意外的相当好,欧蒂娜甚至觉得眼前风景都失去颜色,风和飞鸟的翅膀也失去喧嚣,直到她放弃思考,在属于少女的柔软唇舌面前丢盔弃甲。她被吻的呼吸急促嘴唇湿润,安希松开交缠欧蒂娜颈项的双手,在她怀里仿佛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般笑盈盈的看着她。


“剩下的事等欧蒂娜成年之后再做吧。”


“坏心眼的家伙。”欧蒂娜笑着揉了揉安希的波浪长发,再次把少女深深搂入怀中,安希身上带着花瓣和红茶的味道,让欧蒂娜心甘情愿的沉湎其中,如同所有深陷爱河的恋人,她压低音量在安希耳边呢喃着那些还未开口的欢喜。


“以后可以叫你安希吗?”


“好啊。”


“一起走的时候可以牵手吗?”


“好啊。”


“嗯……那可以再亲你一下吗?”


“……”安希想了想,温顺地闭上双眼,踮起脚尖。


.. .. .. ..


假期结束的时候欧蒂娜和安希成了一对恋人,如果说夏天适合暗恋,那么冬天大概是个合适恋爱的季节,恋人的温度在冬日的寒冷下显得格外动人珍贵,她们可以肆意拥抱接吻亲密无间不用去顾及夏日的炎热。


下班之后欧蒂娜捉住安希的手说想去她家拜访,最后两人一起蜷缩在安希家的沙发上,沙发并不算宽敞,于是欧蒂娜曲起双腿横躺下来,把脑袋枕上安希的膝盖,她闭上眼睛,听着安希手中书页翻动的细碎声响,广播里播放着钢琴曲,那些音符蹦蹦跳跳掉出音箱,落在地毯上像是花瓣上摇摇晃晃的露水。安希注视着书页并不言语,只是偶尔伸出手穿过欧蒂娜的长发,在指尖把玩打着卷又松开。


安希放下书的时候撞上了欧蒂娜的目光,对方扬起嘴角笑起来,白炽灯的廉价灯光在她的蓝色眼睛里变成溢满的星光。


“我好像,错过末班车了。”欧蒂娜认真地望着正俯视着她的少女,试图让自己留宿在安希家的理由听上去更为名正言顺。


“那就留下来吧。”安希把指尖抽离欧蒂娜柔顺的发间,“明天早上我打算做欧姆蛋,欧蒂娜有什么想吃的吗?”


她的恋人开心的弯起唇角,带着大型犬一般的天真笑容窝进她怀里,开口说只要是你做的一定都很好。


夜晚欧蒂娜如愿以偿地和安希分享了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条棉被,昏沉的夜色如同海水淹没了房间。整个城市都在安静的沉睡,可欧蒂娜却突然失了眠,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闭上的眼帘里回闪着虚无的白色光亮和遥远的坠落城堡,连着那些模糊不清的回忆无声地燃烧。欧蒂娜在被子里蜷缩起来,直到安希在黑暗中牵住了她的手。“睡不着吗?”安希轻声问她,声音听上去和她同样清醒。


“稍微、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欧蒂娜在一片昏暗中努力去捕捉安希的面容,但是落进眼中的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是什么事呢?”沉吟了片刻后安希反问她,欧蒂娜觉得牵住自己的手似乎握紧了一些。


于是她缓缓开口和安希说起14岁空缺了半年的记忆,前一秒她的记忆停留在夏日过于耀眼的阳光,醒来的时候面对的却是窗外冬日纷飞的雪花和医院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身上落了一串尖锐的伤口仿佛掉入了荆棘从一般,张开眼睛已经15岁的欧蒂娜抚摸着那些愈合伤口的痕迹困惑地皱起眉毛,那些失去了痛觉的伤口并不能让她回忆起任何受伤的原因,只是如同劣质的恶作剧涂鸦一般涂抹在周身提醒着又一件她找不回来的记忆,任凭她如何用力回忆思考都一无所获。


欧蒂娜试着不再去纠结那些无迹可寻的失落记忆,她像任何一个普通的少女一般带着开朗的笑容活的无拘无束——如果忽略脑海里那片戛然而止的空白,以及深夜无故侵袭的泪水和荒漠一般的干涸梦境的话。


“我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如果它很重要的话,为什么我会想不起来呢……”欧蒂娜在黑暗中寻找安希光芒微弱的碧色眼睛,句尾介于疑问和喃喃自语之间。对方沉默了很久没有回应,久到欧蒂娜猜想着安希大概是睡着了。


“……如果是痛苦的回忆的话,说不定想不起来更好。”安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遥远,像是日出前的雾气般迅速地消散,欧蒂娜甚至不确定这句话是出自身边的少女还是自己的脑海。


——如果过去充满了痛苦,那一定会更珍惜握住你的手的现在吧。


闭上眼睛之前欧蒂娜这么想着。


.. .. .. ..


嘀嗒嘀嗒嘀嗒。


安希看向墙上的时钟,金属指针被落日的余晖点缀上光亮。现在是下午5点,也许再过不久就能看到那个粉色长发的少女带着轻快的步伐穿过街角,假期结束之后欧蒂娜不再整天穿着制服在店里忙活,不过每天放学之后她都出现在花店门口,带着安希见过的最真诚的笑容和熠熠闪光的眼神,接过安希手中的花束熟练的打上好看的结,环着长凳的椅背和安希说起学校屋檐下的鸟巢和树荫里的猫咪。


姬宫安希一向习惯等待,习惯了虔诚顺从的默不作声仿佛教堂门柱上的苍白浮雕,而现在她看着时钟的指针移动的细微角度,期待着那名少女敲打地面的足音。那些蔷薇泛着浅浅的粉色含苞待放,让她思念起欧蒂娜在风里晃悠的轻软发尾。


“安希!”没过多久,那名有着蔷薇花发色的恋人就和冬日的小小雪花一起降落在花房少女的视线,她身上落了一层糖霜般的雪,在她深色的男式校服上格外显眼。安希端详着在欧蒂娜身上相当合身深色校服,拿出手帕细细擦去她身上正在融化的雪花,结果却被恋人拉过手臂掉进她的温暖拥抱,安希抬头看着那双只倒影着自己的蓝色眼睛,觉得一群飞鸟正扇动着翅膀经过自己的心脏。


欧蒂娜总是逗留在花店等她结束工作,隔三差五的到她家进行所谓「会错过末班车」的拜访,顺理成章的在夜晚依偎在安希身侧。


偶尔在醒来的清晨安希注视着欧蒂娜的睡颜,顺着窗帘缝隙趁虚而入的光亮伸出手指描摹她的侧脸。欧蒂娜发出柔软又含混不清的呢喃向安希的怀里蹭了蹭,安希看着她散落的粉色长发和自己的紫色卷发交叠起来若有所思。


转而她又意识到今天似乎是周末不用早起,于是安心地再度闭上眼,被阳光晒过的棉被和枕头蓬松柔软,和恋人一起分享的被窝也恰如其分的温存,一切都似乎过于美好,让安希分不清到底是欧蒂娜更依赖她还是自己更无法割舍这一刻的温暖。


她心里某个角落还残留着惶惶不安,秘密像是100层床垫下的小小豌豆,也许不知何时就会破土而出。


.. .. .. ..


冬日阳光正好的周末,欧蒂娜喜欢带着安希去商业街闲逛,买上一个和安希家成对的杯子或者小夜灯,她喜欢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点点占据安希的房间,从浴室并排的牙刷,门口毛茸茸的拖鞋,到她落在安希家的校服领带。


毕竟她的恋人神秘又成熟,笑容还时常让她猜不透,安希面对欧蒂娜的时候从不吝啬温柔,她可以在牵手的时候占有安希的纤细手指,可以在亲吻的时候占有她的饱满嘴唇,也可以用力拥抱她仿佛要把她印入心脏。但是欧蒂娜知道那双眼睛里的怀念不属于自己,那个微笑唇角里的秘密她也不曾知晓。


安希抬头看着欧蒂娜的侧脸,对方难得的露出了有些落寂的神色,正在向已经装满的塑料袋里继续放草莓。安希盘算了一遍这些草莓会变成多少草莓蛋糕草莓布丁草莓果酱,拍了拍恋人的肩膀问道:“欧蒂娜很喜欢草莓吗?”


粉色长发的少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头看了看,随即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抱歉抱歉,稍微有点走神。”她伸手把那些散落到塑料袋之外的草莓放回原位,也收拾起自己一不小心溢出的失落。然后若无其事地推着购物车和安希走向收银台。


就算奇奇一路都往嘴里塞着草莓,剩下的数量还是超过了两个人能一次吃完的程度。在安希的小小公寓,她们把那些吃不完的草莓切成小块,准备撒上绵密的砂糖放进冰箱冷藏然后做成果酱。


“砂糖……好像用光了。”安希看着暴露在空气中调料罐底部微微蹙额,“我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回来吧。”


欧蒂娜点点头目送安希走出门,回头看见奇奇趴在书架边缘的书上打着瞌睡,欧蒂娜拎起摇摇欲坠的小动物把它轻轻放在沙发的蓬松靠垫上,拿起那本倒下的书想把它放回原位。拎起书脊的时候,从书页的间隙落下一张不大不小的纸片,她捡起那张纸,发现其实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并肩而立的两名少女,很熟悉又很陌生,欧蒂娜看着照片上身着校服的14岁的自己无法移开视线,而照片里站在她身旁的少女即使盘起头发戴上眼镜,欧蒂娜也能一眼认出那是她现在的恋人。虽然那张脸庞略显稚嫩,但还是带着和现在别无二致的精致微笑。


现在她终于知道那个花房少女的秘密了。


可是记忆的空洞还是无法填补,在回忆里欧蒂娜还是找不到安希的身影,她不知道他们以前是如何相识,也不知道她们曾经是朋友还是恋人,又或者仅仅萍水相逢,至于她们是如何分别当然也毫无头绪。


大脑停滞着难以思考,欧蒂娜用仅剩的力量拿住那张照片,缓缓坐到地板上。


.. .. .. ..


安希记忆中的少女很少与眼泪相伴,大部分的时间里她都直率勇敢,闪闪发光,如果有一副铠甲的话一定是当之无愧的骑士,剩下的时间她温柔又天真,带着那双大概融化了天空和海洋的清澈眼睛。


安希也见过她落泪的样子,那个崇高又天真的女孩子,善良到眼泪都是为了别人。安希记得她自责内疚时低下的头和遮挡视线的粉色头发,也记得她伤痕累累时救赎一般的笑容和拼尽全力拉住自己的手。几乎会让人忘记,她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女孩子,也有着单薄的肩膀和柔软的心。


大概是因为太过闪耀,所以很快的,那个少女很快就消失不见如同极光和流星,或者燃尽的烟火。她从安希的世界消失的彻彻底底,不管是哪里都无迹可寻。


也许那就是向世界革命的代价。


姬宫安希已经不再需要王子,她只希望那个少女还能在世界上某个角落活的自由潇洒,无拘无束,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再见到那个温暖的笑容,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会认真的看着那双蓝眼睛笑着叫出她的名字。


欧蒂娜。


.. .. .. ..


安希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没有开灯,夕阳从窗外灌进室内,把影子拉的很长一直蔓延到她脚下。安希顺着影子望向在书架旁蜷缩的少女,她丢下刚买的砂糖跑到她身旁,欧蒂娜抬起头,那些泪水顺着重力不受控制的坠落。她伸出手拉住安希的袖子,安希顺着她的动作蹲了下来,直到她们视线平行。


安希看着那些泪水抿起嘴唇,她不可避免的开始后悔,也许自己又一次伤害了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我们……以前就认识吗?”欧蒂娜觉得自己的声音微不可闻,她还拉着安希的袖子,分不清颤抖的是自己的指尖还是对方的手臂。“为什么就算看到这个,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呢?”,另一只手上的照片边缘因为欧蒂娜过于用力的手指微微皱起。


然后欧蒂娜看着安希好看的碧色眼睛第一次浮现出动摇的神色。她沉默着俯下身轻轻揽住了欧蒂娜的肩膀,落下同样的温热泪水打湿了欧蒂娜的颈间。欧蒂娜似乎听到了那个少女低吟着对不起的声音。


在夕阳变成月色的时候,她们终于止住了眼泪,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双双红着眼眶带着几分狼狈。


“以前的事情,可以告诉我吗?”欧蒂娜试着开口打破沉默。


“……以前的事情,说不定尽是些沉重的回忆。”安希低垂着目光,克制地不去看那双她深爱的蓝色眼睛。


“可是有你在。”欧蒂娜向安希靠近,“如果在你身边的话,一定还有幸福的回忆的。”她伸出手抚上安希的脸,让她转向自己四目相对。虽然脸上带着没干涸的泪痕,但她的语气还是温柔又笃定,她的眼神还是虔诚又明亮。


“是个很长很曲折的故事呢。”在欧蒂娜的凝视之下,安希放弃般的叹了口气。


“没关系。”


“是个充满悲伤的故事呢。”


“没关系。”


于是安希终于开始讲述那个决心成为王子的,公主殿下的故事。


——这是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在某个地方有位失去了父亲母亲,而陷入深深悲伤的小公主……


END


关于欧蒂娜课本上的涂鸦:大概源于动画里薰干给欧蒂娜和安希补习的时候,安希在课本上画的小象。
关于照片:来自最后一集片尾,大概是欧蒂娜和安希唯一一张合照。
关于剧情:不太擅长描写有冲突的剧情,要是能稍微表现出一点安希和欧蒂娜的魅力就好了。以后还会试着写写其他关于她们的小故事吧,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说不定会有错别字什么的,欢迎指出,请别介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橘葵
橘葵 在 2020/08/16 17:28 发表

一起闪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