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房少女1

作者:卡其卡
更新时间:2020-07-21 22:47
点击:811
章节字数:77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遇见她的时候是一个下雨天,雨滴像是扯断了的珍珠项链突如其来地纷纷坠落,打湿了欧蒂娜的长发,粉色的发丝被凉意侵占附着脸颊感觉有些累赘,17岁的少女加快了脚步跑到了街角店铺的招牌下,从屋檐延伸出的宽阔雨棚隔绝了雨丝的坠落痕迹,发出啪嗒啪嗒碎裂在防水面料上轻快声响。


啊啊,原来是个花店啊,落地窗里渗出的带着暖意的灯光吸引了视线,欧蒂娜抬头向玻璃的内侧望去,里面仿佛和窗外的弥漫着云雾的阴沉天色和编制夜色的冰凉雨滴毫不相干。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光线明亮,待放的柔软花瓣簇拥在一起安静又繁盛。带着让人想要亲近的温柔色泽。


欧蒂娜尝试着拧干残留在外套上的残留雨滴的时候,店门的铃铛随着门打开的动作叮叮当当晃的清脆,随后那名紫色卷发的花房少女就这么落进了她的视线。欧蒂娜看着她盈着笑意的碧色眼睛映着仿佛从初春裁剪下的新绿,看着她巧克力色的肌肤泛着甜美的蜂蜜光泽,看着她的唇角眉梢弧度柔和的像是耳熟能详的悦耳旋律,以及她一见如故的美好笑容。让人没来由的欢喜。


“雨这么大,您要进来躲躲吗?”比欧蒂娜略矮一头的少女倚着门问她,好听的嗓音混着沙沙雨声像是塞壬的歌谣。


欧蒂娜面对着被室内温暖光线笼罩的少女,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拒绝,并非是因为雨下的太大或者穿过单薄布料的风过于寒冷。是一个老套而幼稚,毫无来由却依旧让她深信不疑的原因。


她对那个不知名字的花房少女一见钟情了。


花店里开着暖气,暖意恰到好处伴着花香萦绕周身,花房少女拉开了圆桌旁的椅子示意欧蒂娜坐下,欧蒂娜注视着少女举起茶壶向她倾身,琥珀色的红茶从壶口坠入白瓷茶杯,反射着灯光摇摇晃晃,红茶的温度透过杯壁沾染上指尖,隔着缓缓升腾的热气,是少女微笑的唇角。她坐在欧蒂娜对面,身后是簇拥着她的各色鲜花和弧度柔软的枝叶。少女安置身其中,和那些花叶浑然天成的般配。欧蒂娜觉得这幅景色似乎相当熟悉,如同清晨醒来时触手可及的温柔梦境。


“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她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对面的少女有些惊讶地睁大了好看的碧绿双眼,像是宁静的湖面吹起了风,“啊,抱歉,我并不是、这个……”欧蒂娜笨拙的辩解,感到热度窜上了脸颊,说不定会被当成奇怪的搭讪吧。她有些懊悔的想着。


出乎意料的,对方笑了起来,连带着长长的紫色卷发也起了波澜,开口的时候眼里还是盈着笑意,“真是巧呢,”她直视着欧蒂娜的眼睛,“我也这么觉得。”


落雨的午后没有客人造访,少女们身处在花房温室沐浴着干净的灯光啜着红茶仿佛与世隔绝,她们谈到变化无常的天气以及雨水落下的方式,谈着种子发芽的契机和花朵绽放的时节,欧蒂娜看着对面少女的一颦一笑甚至觉得理所当然——似乎她们本就该如此亲昵的相伴在对方身侧。


当欧蒂娜向外看去的时候窗外只剩下夜色星辉,雨也早已停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向那位花房少女道别,思索着是不是要买束花回去才好。注意到衣服被小小力道牵扯的时候她低头看去,有一只长相奇妙的毛茸茸小动物扯住了她的衣角,晃动着圆圆的耳朵和长尾巴。


“啊,奇奇,不可以哦。”紫色卷发的少女俯身把叫做「奇奇」的小动物抱回掌心。


“宠物吗?”欧蒂娜问道。


“奇奇是朋友哦。”少女笑着纠正她


“奇奇吗?我是天上欧蒂娜。我也能和你做朋友吗?”欧蒂娜笑着伸出食指和它握手,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打听花店主人的名字。她抬起头的时候对上了那双碧色眼睛,对视的时候让她觉得仿佛所有好看的湖光山色都在那双眼睛里。“还没有问你的名字,请问你是?”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自己的粉色长发。


“姬宫安希。”少女向欧蒂娜伸出纤细好看的手指,“请多指教,欧蒂娜。”她自然亲呢地叫出她的名字,像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旧日旋律。属于姬宫安希的手指有着花瓣一般的柔软触感,以至于欧蒂娜松手的时候感到有些不舍。


她并不知道在她离开之后,安希透过玻璃注视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


.. .. .. ..


姬宫安希像是一个会让人深藏在心底的秘密,带着最旖旎缤纷的色彩出现在梦境的深处,她是捉摸不定的风,飘忽不定的雾,是不经意间穿过云层落下的朦胧月光。


姬宫安希是欧蒂娜一见倾心的谜。


认识了安希之后,她隔三差五的在放学之后去安茜的花房拜访,带走一两只百合花或者洋桔梗,有时是满怀的蓬松满天星,她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希挑选着合适的包装纸和丝带把花束一一包裹,带着一如既往的美好微笑向她双手奉上,直到欧蒂娜的卧室被花卉和花香填满。直到她的心也如她的房间一般填满还未言说的爱意和甜美秘密。


那些花柔软温顺,安静美丽,全部都让她回忆起那个少女花枝一般的娇小背影,但是脱离了根茎的花卉并不长久,于是欧蒂娜试着把它们挂在窗前风干,夹在厚重的书本里等着它们干燥扁平,干花书签和挂画似乎也不错。偶尔她看着那些不言不语的花束叨念着她的秘密,和那些花束独处的时候她会念着安希的名字,着迷于念叨尾音的时候扬起唇角变成微笑。只是在花店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用「姬宫」叫她。安希也还是用笑容回应,她笑起来的时候很漂亮,不过欧蒂娜还是不可避免地去想象她每个笑容的意味。


人多的时候安希会把长长的头发挽成一束,欧蒂娜则是相当自来熟地帮她招呼起客人,顺便在停歇的间隙望一眼她颈项到肩膀的优美弧度,想着要是能成为落在她肌肤上的明媚阳光该会有多美妙。


“姬宫,花店缺人的话,不如我来你这里打工吧。”放假的时候欧蒂娜坐在花店里,红茶冒着氤氲的雾气,她半开玩笑地对安希开口。


“好啊,时薪900円。还有下午茶。”出乎意料的,安希相当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她顺手从柜子里抽出制服围裙,伸出手臂环住了欧蒂娜。系围裙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欧蒂娜还是没出息的感觉到了胸口心脏加速的鼓动。


可能是因为那是个非常接近于拥抱的动作,安希从背后不着痕迹地拥住她,虽然看不见脸,欧蒂娜还是感觉到了她若即若离的指尖在身后游走,她努力试着去听清安希翕动着的美好唇瓣吐露出的一字一句,感觉到她说话时的飘渺气息从身后传来软绵绵的撞上她的后颈。引得她耳垂发烫。


罪魁祸首倒是显得乐于看着欧蒂娜局促的样子,掩着嘴轻笑着。


坏心眼的家伙。


.. .. .. ..


“铃兰?”


“幸福归来。”


“鸢尾花?”


“光明和自由。”


“紫罗兰?”


“永恒的……爱与、美?”欧蒂娜看着安茜轻点花瓣的指尖,努力回想起脑海里的模糊字句。既然在花店打工,花语什么的还是要好好记住的。


“正确。”安希点了点头,转而指向另一边的蓝色矢车菊,“这个的花语呢?”


身边的少女困惑地眯起了天蓝色的眼睛。试图从脑海里搜刮出不存在的记忆。“你真可爱?”犹豫了半天,欧蒂娜吐出一句介于奉承和赞美之间的话语,冬日的苍蓝天空落在她眼睛里忽闪忽闪,透着打动人的光彩。事实上她说的很和原本的花语「温柔可爱的」相当接近。


很稀奇的,平时所有事情都云淡风轻能一笑置之的姬宫小姐,因为欧蒂娜口中短短四个字红了脸,她泛上桃红的脸颊看上去很甜美,让欧蒂娜想去品尝一下她羞涩的味道。


假日的打工十分顺利,没过几天欧蒂娜就对那些色彩斑斓或纤细或艳丽的花朵们了若指掌,洋溢着轻快的语调向客人们娓娓道来不同颜色花瓣的意义,时令花朵的照料方法,什么样的花束献给什么样的对象。她在花丛中穿梭自如,像是海洋里的游鱼。


大概没人会不喜欢这样活泼又生动的笑脸吧。安希看着欧蒂娜在阳光下闪着光泽的长发。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粉色长发的少女回过头向她打了个招呼,扬起手臂仿佛举起剑柄。那是安希十分熟悉的姿态,她眯起了碧色的眼睛,仿佛能看到回忆里的身影和眼前的少女面容重合的样子。


姬宫注视着的到底是什么呢?欧蒂娜总是习惯性的去猜测,去揣摩,去想象那名少女的秘密,甚至觉得说不定她就是秘密本身。她的目光飘渺的像微弱的烛火,欧蒂娜时常觉得虽然那双眼睛看着自己,但是倒映在其中的似乎是另一个人的影子。大部分时间她都带着波澜不惊的温柔表情,可那双眼睛却总是仿佛弥漫了化不开的雾,渐渐的欧蒂娜明白了,安希的温柔就是她的疏离,而她的疏离是因为什么却不得而知。


大部分时间,姬宫安希的笑容像是划过窗玻璃的透明雨水,柔软却不带温度。清澈又空无一物。


欧蒂娜想,比起人类,说不定安希更喜欢那些花。


“欧蒂娜。”安希的声音让她从想象中回过神来,欧蒂娜低头看了看,手中为装饰花束准备的丝带被自己无意识地在指尖绕了一圈又一圈,她连忙把缠绕指尖的丝带松开,接过安茜手中的花束打上整齐好看的结。


指尖相触的微凉触感让她安心,大概对现在的欧蒂娜来说,待在安希身边就足够让她感到幸福了,毕竟她还在无忧无虑的17岁,自由而没有拘束,光阴像是金沙流过指尖无需挽留。她不需要去成为守护公主殿下的王子或者是拯救世界的勇者,不需要神灯里的精灵或者能开启宝藏的咒语。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成为穿过安希发间的风,想成为落在她眼里的星河,想成为她唇边呢喃的歌谣。


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个假期不要结束。


.. .. .. ..


今天的下午茶是塞满便当盒的章鱼烧,和红茶似乎不太般配。欧蒂娜看着奇奇接二连三地把那些章鱼烧吞下,有些担心它会不会噎住。


章鱼烧有些凉了,咬下去的时候也失去了刚出锅的时候咔滋咔滋的声响,嚼起来默不作声。安希对于料理似乎有着独到的见解,下午茶的时候就着红茶吃着炒面,晚上准备吃饭的时候又开始吱吱呀呀地做起了刨冰,欧蒂娜饶有兴致地托着下巴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少女舐去指尖的酱汁,她喜欢每个午后她们独处的时候,红茶或者花茶的温度正好,没有要招待的客人,只有她们和一屋子含苞待放的花。她可以笑着和安希谈论那些生活的点滴仿佛细数天空的星辰。


“话说啊,你有注意到那个男孩子吗,嗯……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那个?”下午茶时间快结束的时候欧蒂娜伸出指尖清点着“这一周好像已经来了三次了。”


事实上最近花店生意不错,就算有什么回头客也不会不让人意外,不过那个男孩子不太一样。他总是站在安希身旁,询问着花期,或者打听她对花卉的喜好,虽然总说些关于花的话题,目光却只落在那个被花朵环绕的花房少女身上。少年长着一张作为男孩子略微有些秀气的脸,声音也柔和的仿佛还未成熟的果实,站在安希身边时比她略高一头,欧蒂娜当然知道他年轻脸庞上的淡淡红晕和有些紧张的声线意味着什么,而她很好奇,或者说,很在意安希到底作何想法。


至于现在她望向安希的脸,试图从那张姣好脸庞上读出什么答案。对方维持着困惑的表情颇为无辜的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扑闪着翅膀,“有这样的人吗?”安希偏过头思考了片刻,笑着回答:“在我看来客人都长得差不多。”


欧蒂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安希的回答无可挑剔,她总是带着恰到好处的温柔笑脸不着痕迹地拉开距离,而自己似乎只能追逐着她的背影束手无策,她揉乱了一头粉色长发想着,自己喜欢上的该不会是沉溺于水底的月亮吧,不管打捞多少次都无济于事的那种。


对于安希来说,自己和那些记不住脸庞的客人会有不同吗?


“那我呢?”身体比脑海更快的做出了反应。欧蒂娜下意识的掩住嘴唇,好像这样就可以把一不小心漏出的真心话塞回去。


安希抬起眼睛看着对面的少女,看着她局促不安地握紧了红茶杯子的把手。看着她的蓝眼睛执着的迎向她,被认真点亮仿佛撒了一把揉碎的星星。那是安希很熟悉的眼神——她记忆中的少女也带着如此的认真眼神一次又一次的为她义无反顾。


“欧蒂娜是特别的哦。”她伸出手触及到欧蒂娜的指尖,让她们的手指亲昵的交缠在一起。


指尖传来的温度很真实,欧蒂娜甚觉得自己的手指要为溢出心脏的欣喜近乎雀跃的颤抖。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追问,安希就因为门口被牵动的铃铛声响起身招待客人去了。


下午剩下的时间欧蒂娜都挂着过于灿烂甚至有些冒着傻气的大大笑容卖力工作,下班的时候她在走出店门后不远处回过身,向着还没离开的安希用力挥舞手臂,抬高了声音说明天见。在目光可及的昏沉夜色中,她脸庞上被兴高采烈的欣喜点亮闪闪发光,那是大概安希所见过的最接近美好的东西。


.. .. .. ..


冬季的雨水沉重又冰冷,以毫不留情的方式敲打着雨伞。欧蒂娜走在去花店的路上,一步又一步倒数着即将要见到安希的距离,那些啪嗒啪嗒的雨滴在她看来如同圣诞节的铃铛一般轻巧悦耳。


推门而入的时候欧蒂娜错愕地皱起了眉头,安希站在房屋中央,被雨水浸染,湿漉漉的像是刚被打捞出水面的无助人鱼,雨水从她的睫毛像是眼泪一般坠落到下颚,她的发梢衣角被残余的水分拉扯着,缓缓落下新的水珠。奇奇从她大衣口袋探出头,甩了甩脑袋上有些潮湿的绒毛。


欧蒂娜连忙脱下外套包裹住她单薄的身躯,略微调高暖气的温度,拿出干燥柔软的毛巾细心地擦拭安希沁着雨水的头发。


“欧蒂娜,水果挞……”安希的声音隔着毛巾传来,拖长的句尾带着点不确定的鼻音。欧蒂娜顺着安希手指的方向看到桌子上包装精致的盒子,除了边缘蔓延开的零星水渍,看上去完全不像是经历了一场大雨的样子。


欧蒂娜一眼认出了那个最近在杂志上占了一整页篇幅的水果挞,新鲜的水果簇拥在一起被酥脆的挞皮包围着相当受欢迎,她随口说了一句“好想吃吃看。”没想到安希真的会去买。她想到窗外的雨这么大,想到安希根本没有带伞,想到安希护着包装盒不被雨水打湿的样子,就觉得胸口充斥着甜蜜的疼痛。


“笨蛋。”那些想法最终变成一句言不由衷的轻声埋怨和无可奈何的宠溺微笑。


安希抬起眼睛,被雨水打湿像是映照树荫的湖,清澈透明的染不上悲喜,“不喜欢吗?”她困惑地歪着头,丝毫不介意落在自己身上的倾盆大雨。


欧蒂娜伸出手拂去她脸上的水珠,然后把安希透着凉意的身躯轻轻揽进怀里,安希并不躲闪,只是把下颚靠上欧蒂娜的肩膀,温顺地任由她拥抱。


“不,我很喜欢。”在安希渐渐染上那个温暖怀抱的温度时,欧蒂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水果挞确实很好吃,盈满水分的果肉和顺滑的奶油馅围绕着舌尖,连带着松软酥脆的挞皮。唇齿间都被香甜的味觉占据。欧蒂娜咽下最后一口水果挞,开口道:“姬宫,下次去的时候叫上我吧。”这样的话,至少可以在下雨的时候为她撑一把雨伞。


“好啊。”安希点头应允,擦干之后变得有些蓬松的发丝柔软的覆盖着肩膀。


直到下午都一如往常,她们挑选花枝,剪去多余的枝叶,包裹之后束上丝带绑上工整的结。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的时候,毫无预兆的,仿佛被切断了线的木偶,安希向地面坠了下去,在她碰上地面之前欧蒂娜环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紫发少女的脸上泛着病态的绯色,带着倦意的眼睛蒙着水雾,欧蒂娜伸出手抚上安希的前额,触及到一片不自然的热度。她咬住下唇后悔起来,她应该早点察觉到的。至少在安茜不声不响倒下之前。


“嗯……是因为暖气开的太热了吗……”她怀里的少女缓缓开口。事实上安希对于病痛相当迟钝,甚至到了麻木的程度,她觉得比起曾经接连不断几乎要斩断意识的疼痛,现在的头脑昏沉实在是不值一提。倒是欧蒂娜关切的样子让她觉得很有趣。


几乎不曾有人在意过她的感受。在人们眼里姬宫安希永远带着温婉的微笑伴在不同人身侧,像是粉妆玉砌的精致人偶,她是他们的顺从乖巧的宠儿,是他们无处安放的欲望,是他们穿越世界尽头的门扉,她永远那么安静而美好似乎无需顾及她的感受。就连她的哥哥也只是为她洒下了一把不带感情的廉价泪水然后不闻不问。可是现在眼前的少女有些焦急地叫着她的名字,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问她要不要紧。



她想说点什么让欧蒂娜不用再担心的皱起眉毛,不过思绪似乎融化的比水果挞的奶油内馅还要快,她只能用略显沙哑的嗓音安慰对方:“我没事。”


“姬宫,我送你回家休息吧。”即便努力撑起安茜的肩膀,欧蒂娜还是感到了倚在她身上的娇小身体步履蹒跚,脚步虚浮得仿佛踩着云朵。于是欧蒂娜把她塞进自己的外套,然后伸出手臂环过她的肩膀和膝盖内侧横抱起来,安茜的份量比想象中轻一些,柔软的靠在她肩头。欧蒂娜觉得像是怀里开了一朵花。


她向安希询问她家的地址,对方抬起头凑近她耳边开口,用呢喃一般的音量伴着略显灼热的呼吸。奇奇窝在欧蒂娜肩头吱吱作响的指手画脚。欧蒂娜照着她说的方向穿过街角,经过路灯下的咖啡店和两个电线杆,绕过装满了吵闹鹦鹉的宠物店,顺利地找到了安希所住的不高不矮的米色公寓。


安希的家并不是很大,不过因为没什么家具所以相当空旷,沙发前的电视机看上去报废了很久,成了一个灌满了水游着金鱼的水族箱,所以大概会全天候播放没有旁白的海底世界吧。欧蒂娜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把怀中的少女小心的放在柔软的床铺上,盖上蓬松的被子。半张脸埋进枕头的少女阖着双眼,长长的头发倾泻在白色床单上像一小片蓬松的紫色海洋,欧蒂娜看着她浓密的睫毛在脸上落下羽毛一般的影子,想起久远的,有刺破指尖的纺锤,沉睡不醒的公主,和姗姗来迟的王子殿下的童话故事。她看着安希形状优美的唇,想在上面落下一个吻。


不过这显然是个相当不和时宜的愚蠢想法,所以她摇摇头把这个吻赶出脑海。


把安希唤醒的是厨房里餐具碰撞的声音,还有蒸汽团聚在一起顶着锅盖的声音,窗外还是浓郁的深沉夜色看不出时间。她支起身子考虑着要不要去厨房看看,过了一会儿欧蒂娜的粉色长发和蓝眼睛落入安希的视线。


欧蒂娜在她床边坐下,从塑料袋里拿出刚买的药剂絮絮叨叨说了一长串,像是“感冒了要多喝热水早点休息”,“退烧药要一次两片”,“如果喉咙痛的话还有止咳糖浆”,“锅里煮了粥虽然味道一般不过要是你饿了可以去吃一点”,“以防万一不如交换个电话要是姬宫你有事可以打电话找我。”


似乎还没从发烧中清醒,安希的碧色眼睛始终带着好像失去焦距般的迷茫,欧蒂娜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的有些不知所措。正想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把指尖轻轻攀上欧蒂娜的袖口用可以忽略不计的力道轻轻拉扯。她的眼眶因为热度泛着湿润的浅浅红色,下意识地抿起有些干涩的唇。


“……要走了吗?”


欧蒂娜看着安希难得露出了稍显脆弱的期盼眼神,她模糊的想着大概没人会拒绝这样的眼神,而且事实上她也并不想离开。她拨开落在安希疲倦双眼前的一缕紫色卷发,安抚性的隔着被子拍拍那个有些单薄的肩膀。


“放心吧,在姬宫好起来之前我会陪着你的。”


安希在闭上眼前捉住了欧蒂娜的手,不放心又孩子气地把手指嵌进她五指的空隙十指相扣。


——当意识彻底落入梦境时她想,这一次她不会再放手了。


.. .. .. ..


窗帘被光亮填满漏出一两束光亮的时候,欧蒂娜如释负重的叹了口气,再次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膝盖的关节。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蜷缩在坚硬的椅子上度过完整的夜晚,即使她试着铺满柔软的靠垫和毛毯还是听到了身体内骨头咯吱咯吱的僵硬起来的声音。于是欧蒂娜悄悄拿出手机,决定把安希的睡颜拍下存进相册作为补偿。


当然啦,她还是好好地牵着对方的手没有放开,毕竟她一向来信守承诺。


金色的阳光随着时间向前走,无声无息的蔓延到安茜的发丝和侧脸,在她巧克力色的可爱肌肤上涂抹出一片好看的温暖色泽,大概是阳光渗进了双眼,欧蒂娜看着床上的少女睫毛羽翼一样轻轻颤动,然后她睁开了眼,有些茫然的把视线移向她们交缠的纤细手指,欧蒂娜一直带着笑意等着安茜碧色的眼睛迎上她的目光。


“早上好,姬宫。”欧蒂娜向安茜打招呼,用理所当然的语气。仿佛早就习以为常。仅仅是在清晨看着她的眼睛说上一声早上好,就足够让她感到幸福了。


清晨的光线无声的笼罩安希,把她妆点成线条流畅完美的大理石雕塑,她看着欧蒂娜的眼神暧昧而柔软,她想给彻夜照顾她的少女一个拥抱或者早安吻。但最终她还是浅浅扬起嘴角回答:“早安,欧蒂娜。”


她觉得自己仿佛过于靠近太阳的伊卡洛斯,被极尽温暖的幸福包围着岌岌可危。


TBC


关于题目:大概源于动画里欧蒂娜和安希聊天的时候讨论到以后要开个花店的对话。

关于剧情:想试试看描绘一下安希离开凤学院之后找到欧蒂娜的故事,不过基本上还是想写两个人的小甜饼,恋爱中的少女们真是振奋人心,非常喜欢安希充满距离的神秘感还有偶尔在欧蒂娜面前露出的真实表情,不擅长恋爱的欧蒂娜也十分有趣,(不过想象她们的相处模式意外的还挺难的,原著的描写真是难以企及的高度)要是有人看的开心就好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橘葵
橘葵 在 2020/08/16 17:24 发表

搬过来了!开心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