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再跳动的心动

作者:零下℃
更新时间:2020-07-17 17:12
点击:634
章节字数:55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三.


睁开眼,唔,怎么没换睡衣就睡着了。揉了揉眼睛,柚子忽然惊醒,对,芽衣!忽然想起昨天在楼下捡到的打瞌睡的芽衣,看着她湿淋淋的样子,无奈只能背回家里,怀里的温热不见,是已经醒来了吗?芽衣还是一如既往的勤奋,看来感冒应该没有太严重。心里十分愉悦,柚子也蹦下床,走去客厅。“芽!……衣。”音调骤然降下,兴奋也瞬间被浇灭,看着芽衣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是啊,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芽衣了,自己这么兴奋是在干什么啊,努力咽下哽咽的感觉,控制自己不再流出眼泪。“你醒来了啊。”平淡的对话,就像姐妹一样。“柚子你究竟要瞒我到什么时候。”芽衣大吼着,藏在背后的手扔出一瓶氟西汀(抗抑郁药)。柚子低下头冷笑着,像是在嘲讽,也是在自嘲。“什么时候的事?”芽衣继续问道。“有用吗?”“什么?”“我问你有用吗!”柚子歇斯底里的咆哮着!“蓝原芽衣,哪怕我告诉你我的抑郁症了有用吗!你就会回来了吗!”“我……”话还没说出就被柚子粗暴的打断。“我一次一次鼓起勇气,一次一次的想要抓紧你。可是我除了变得遍体鳞伤,一点结果也没有。”“柚子!”“怎么,要表达妹妹对姐姐的关心了吗?”柚子笑着,眼神里是读不懂的悲伤。“柚子你听我说!”“够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转身走到玄关换鞋“我还要去上课,你请自便。”关门的那一刻,柚子觉得自己足够潇洒。


柚子觉得自己做的很棒,终于长大了。成人的世界就应该果断又干脆,不耽误任何人、不消耗任何人、不浪费任何人,这是一种善良。多么令人嘲讽的悲伤,柚子觉得很可笑,把自己推向地狱的人,也曾亲手带我走向天堂。心跳忽然加剧,今天没有吃药,一股冰冷从内心蔓延,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很不稳定,可是又有谁能帮我,不断翻动着手机联系人列表,内心也像列表般上下翻动。恶心的感觉袭来,柚子只好拨打出电话“喂,明奈吗?我在……,能来接我一下吗。”关闭屏幕,柚子的内心也变得毫无波动。


房间里,只剩下芽衣瘫坐在地上,明明已经退婚了,可是带给柚子的伤害都是真是存在的,我究竟该怎么办!芽衣掩面痛哭着。当时的柚子也是这么心痛吗,芽衣清楚的体会到什么叫心如刀割,也意识到自己也曾亲手把刀子捅向另一个人的心口。


柚子走在回家的路上,芽衣也走在回家的路上,本应并肩行走,可两人的方向却截然相反。本应有未婚夫陪伴的芽衣独自一人,本应孤身一人的柚子却被明奈挽着胳膊。蓝原芽衣和蓝原柚子,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就像是上海的南京路,南京的上海路,听起来相似亲密,实际上毫无关系。我们,也只靠蓝原两个字来维持着若有若无的义理关系。


推开门,看到房间里已经看不到的黑发,散落的药瓶也被收整好,可桌上的蛋包饭倔强的证明着刚刚的一切都是事实,“柚子你怎么哭了啊?”明奈抬手擦向柚子的眼眶,却被柚子轻轻推开“没事,就是眼睛有点疼。”


推开门,回到了再也没有那抹橘发的房间,芽衣抱着熊五郎躺在床上,熊五郎的脖子上带着芽衣没能归还的戒指,这是芽衣第一次抱着熊五郎入睡,因为总觉得这样在抱着柚子。

十四.


“不要走……”呢喃自语,“不要!”撕心裂肺,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芽衣猛然起身,窗帘的缝隙依旧阴暗无比,拿起手机还不太熟悉的操作着,5:00,醒来的更早了,数不清第几次了,每一天,芽衣都这样在梦中惊醒,有时会泪流满面,有时会心慌无比,无论怎样,都是因为那橘发——只能在梦里见到的影子。看着柚子最新更新的动态,也只有这一点点妄想,成为了联系着蓝原芽衣和蓝原柚子的最后一条线,不能去见她了,对,不能了。只能这样默默观察着,倔强的证明着自己无法把她忘掉,可这样做真的对吗?柚子也开启了新的生活,对,新的生活,呆在柚子身边的不再是蓝原芽衣,属于她的位置被一个叫宫野明奈的女人夺取,不,不能叫夺取,是自己的拱手让出。自己也该开启新的生活了吗?不,不可以,脑海里咆哮着,芽衣痛苦的捂住额头,忘掉柚子,我,我做不到!堵塞的鼻子,联想到的也是忘不掉的柚子,指尖绷紧,带来丝丝的疼痛,背脊的冰凉与怀中熊五郎的温暖形成巨大反差。最近也总是这样,被子踢在地上,怀里的熊五郎却抱的死死的,柔软的熊皮布满了褶皱,僵硬的指尖拎起被子,怎么也变得像她那样,睡相这么差,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想起来柚子,芽衣身子一愣,明明很刻意的不再去想,很刻意的遗忘,却带来的是永无止尽的思念之潮,不再想起柚子,真的做不到,因为,她就是我的世界啊!被全世界抛弃,真的可笑至极。


来到学院,曾经有着柚子的学院,攥紧的拳头,指甲嵌入肉里的感觉带来了一丝清新,是的,只有清醒,所有的疼痛神经都随着柚子而离去,也不能说是不痛,而是经历无比心痛之后,这一切都不算什么了。身边的姬子默默注视着芽衣,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芽芽衣的每一个小动作,姬子都尽收眼底,无力感由心底而生,就像当时父亲的离去,不,比父亲离去时的芽衣还要痛苦。蓝原柚子你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芽芽衣这么沉迷。姬子苦笑着,芽芽衣,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会的。心里暗自下了决定。


“谷口同学你出来一下!”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姬子也忘了,脑海里全是芽芽衣痛苦的样子,对,不能让芽芽衣再痛苦下去。“怎么了,副会长,我可是很乖的没有违反校规啊。”“不是校规的事。”确认这个地方很隐秘,不会有学生走过,姬子停了下来。回过头面对晴美疑惑的眼神,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蓝原柚子会考那所大学呢?谷口同学应该知道的吧,蓝原柚子会把这些事告诉你的吧!”姬子抓紧晴美的手臂摇晃着。“呵。”晴美冷笑着。“问这些事,是为了我们的蓝原会长吗?”“不!和芽芽衣没有任何关系,是我自己要问的!”“那就更不会告诉你了,你和柚子很熟吗?”后三个字的语气被明显加重。“可是,芽芽衣已经很痛苦了,我不能,我不能看这她再这样沉寂下去。”“柚子也很痛苦!”晴美咆哮着,打断了姬子。两人对视着,都看到了对方红润的眼眶。“对不起!”“错的不是你。”“不,我是想说,芽芽衣把婚礼取消了!”看着晴美震惊的眼神,姬子知道自己还有一线希望“我通过家族里的人打听到的,就在上星期,芽芽衣去找宇田川家的人,把婚约退了。”“可那又怎样!”晴美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坚定。“这是她们最后的机会了啊!谷口同学。”姬子扑到晴美怀里失声痛哭。“好了好了”努力把姬子从怀里拉起来,还好没被那个小鬼看到,不然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柚子和我说会去东京大学。”姬子的眼神中出现一抹惊喜,和难以置信。“会长也会考这所学校吧。柚子说她还想在最近的地方看着芽衣。不过我也没想到啊,会长能把婚约推掉。不过她早干什么去了。”“谢谢!”“不用说谢谢了啊!”说到底自己也不想看着小柚子低沉下去。“真要想道谢的话,就快点告诉那个讨厌的会长,有些事是要自己去抓紧的。”晴美转身走回教室。“嗯!我知道了。”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姬子赶忙跑向学生会室,芽芽衣!

十五.


推开学生会室的门,芽衣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姬子一改刚才的慌张,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尽量不吵到芽衣。芽衣一定很累了吧,不会化妆的芽衣无法遮盖愈发厚重的黑眼圈,有时红肿的眼眶也表现着芽衣度过了怎样的一个晚上,看到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芽衣,姬子感觉到了几分心安。可是该怎么告诉芽衣呢?柚子要和她去一个大学这件事。先不说柚子能不能考上,就算柚子考上了又能改变什么呢?姬子知道芽衣取消婚约的事情,可她看到请假回来的芽衣是这种状态,就知道去找柚子的芽衣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而作为挚友的我又能为芽衣做些什么呢?可恶啊!这种事要怎样才能说出口啊!心里咆哮着,姬子烦躁的扣动手指,蓝原柚子你到底有什么魔力!父亲的离开已经让芽芽衣够伤心了,可是柚子的离去,芽衣已经不是伤心,而是失去了灵魂。从来没见过这种状态的芽芽衣,如同行尸走肉,机械般的完成每天的任务,空洞的双眼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而且学院里越来越多质疑讨论的声音,芽芽衣还能撑多久啊!


“姬子?”还在懊恼的姬子没有注意到醒来的芽衣。“啊!”转头对上芽衣布满血丝的双眼“会长不再休息一会吗?”“不了,还有事情要做。”芽衣起身准备离开。只有永无止尽的工作才能让自己感到存在吗?只有被工作填满才能强迫自己不去想起柚子吗?手掌搭在门把手上。“芽芽衣!能不能多休息一下,你的身体,要多保重啊!”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姬子更为烦躁,想说的不是这个,究竟怎样才能说出口啊!“嗯。”轻声的回应,芽衣推门准备离去。“芽芽衣!你再这样低沉下去,可真的会配不上蓝原柚子的!”芽衣愣在原地。“我不知道芽芽衣是怎么想的,可是既然取消了婚约,芽芽衣就要努力继承蓝原家,接回柚子吧。可是现在的你让我觉的你根本做不到这些。”看着芽衣落魄的背影,姬子不由得有些心酸,“我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柚子准备和芽芽衣考一个大学,柚子决定考去东京大学。”芽衣回头,震惊的盯着姬子,迎着芽衣的目光“虽然我不知道柚子是怎么想的,但是她也一定忘不了芽芽衣的,柚子都可以努力,那芽芽衣为什么要这样消沉下去。”空洞的双眼逐渐回神,芽衣的脸颊又写满了生动,喷涌而出的泪水止不住“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感觉到衣袖被紧紧抓住,姬子有些手足无措,面对哭泣的芽衣她实在想不到什么安慰的方法。“我很努力了,可是柚子还是不肯回来,姬子,我该怎么办,我的脑海里全是柚子,可我却想不出找回她的办法。”“如果是芽芽衣的话一定没问题的!”芽芽衣盯着姬子的眼睛,略微出神。“先不要哭啦芽芽衣,柚子看到会心疼的。”我也会心疼的。“我会帮芽芽衣的!”认真的盯着芽衣的双眸,毕竟,这是我许诺过要默默守护的人!


“柚子柚子!”“我在我在。”明奈还是一如既往的粘人,柚子无奈的看着抱紧自己胳膊的小家伙。“柚子回去哪个大学呢?”大学吗?想到大学,脑海中不可避免的浮现出芽衣的身影,“我想去东京大学。”柚子攥紧拳头,一定要去。“哎,果然是柚子!学习那么好,一定可以的!”“那明奈呢?明奈想去那个大学啊?”“我呢,想和柚子去一个大学!”明奈露出狡猾的笑容。

十六.


一切又回归了正轨,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可是都发生了,芽衣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在睡前打量着手上的戒指,一切等到上大学再说吧。柚子,我好想你。攥紧手中的戒指,每天最大的期望就是可以梦到柚子。芽衣倔强的打消了爷爷让她出国的念想,成功考入东京大学,漫长的假期,在思念柚子中变得更加度日如年。假期,要不要去找柚子?


穿好便服,一切收拾妥当,芽衣准备出门了。柚子,我想去见你。最后确认戴好了戒指,家门突然打开。“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忽然的呆滞,手中的戒指掉落发出清脆的声响,同样惊呆的还有推开门的柚子。没有想过以这种方式见面,芽衣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赶忙拎起柚子的行李箱,着急的样子仿佛是害怕柚子逃走,“欢迎回来。”接过柚子捡起的戒指,芽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柚子的眼神,流露出的一丝温暖让芽衣很是心安。没有过多的语言表述,柚子径直走回房间。“需要我帮忙吗?”柚子没有理会,仔细打量着房间,和离开时一样整洁,像是有人刻意的保持的样子,衣柜里的衣服也表明了芽衣并不是突然的回家,不是假期就要订婚了吗?为什么还住这里,心里突然不悦。始终放不下芽衣的柚子决定回来看芽衣的订婚仪式,想着这样就可以打消自己最后的幻想了。可是,为什么还带着我送的戒指?为什么还住在这个房间里?很多很多的疑问,柚子根本不知从何处开口,芽衣率先打破了平静“柚子,去了哪所大学了?”心中有了答案,但还是有几分害怕,这是最后的机会,芽衣不想这样丢失。“东京大学。”沉默了许久柚子还是回应了芽衣,“那芽衣呢?”“爷爷让我去国外读书。”“是吗。”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柚子的脸色,意料中的低沉,“可是我拒绝了,我也去东京大学。”微笑着看着柚子,尽力掩饰的欢喜还是被芽衣捕捉到了。要继续说下去,“柚子,我。”对上柚子的目光“我好想你。”说出来了,心跳加快,看到柚子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好想抱住。“芽衣,不是订婚了吗?”柚子问出了心里最想问的话,“婚约我取消了。”顿了一下“上次去找你就想告诉你,可是没想好怎么说。”去找我是想说这个吗?明明会很开心啊,可是心好痛,柚子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芽衣并不着急,她知道柚子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这样就很好。手机灵神响起,柚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我接个电话!”还没说完,柚子就跑了出去。


来电显示,宫野明奈,“喂?”柚子还没发问,另一边熟悉的声音就响起“柚子柚子,到家了吗?”“嗯嗯,刚到,忘了告诉你了。”“哎,柚子真是的,我好担心啊!”“安啦,我回家也不会出什么事的。”“柚子柚子,我好想你!”“哎!”生怕芽衣听到,柚子压住话筒。“好了好了,我先收拾东西,一会再说。”匆忙挂掉电话,真是的,我为什么会害怕芽衣听到,我们不是已经没什么了吗?可是听到芽衣取消了婚约,平静的内心又有了些许期待,可是,忘不掉,隐隐作痛的手,慌乱如麻的内心,都不断叙述着芽衣曾今的所作所为。而且,取消婚约芽衣一定付出了很多辛苦吧。我不能再这么自私任性下去了。可是,好想拥有芽衣啊!许久未落的泪滴再次浮现,想要接近,却不敢靠近。像是听到了柚子心中的惧怕,芽衣推门走出,把手按在柚子抽动的双肩。额头抵在柚子发梢,放肆吮吸着柚子的发香,“够了。”柚子低声的说。没有明白柚子的意思,芽衣依旧贴的很近。“我说够了!”咆哮的吼出,柚子回身推开芽衣,“我已经又女朋友了!”说完便拨打出明奈的电话“我过几天就会回家,乖乖在家里等我。”低沉的语气,说着旁人听起来最美的情话,“哎!!!”不给明奈反应时间,柚子挂掉电话关机,好象眼中的伤痛都不存在,柚子强迫自己盯紧芽衣,“我不相信。”芽衣按住柚子的脸颊吻了上去,一切倔强都随着吻的落下而烟消云散,柚子放下防备,贪恋着芽衣的吻,舌尖上的战争,每个人都粗暴的侵入对方的口中,一方不甘的出击,一方倔强的回应。喘着气,依旧盯紧芽衣的双眼,“这个吻就两清了吧。”咬着牙说出最不愿说出的两个字,“妹——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