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还是想她

作者:零下℃
更新时间:2020-07-17 17:11
点击:675
章节字数:69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九.


回到家中,蓝原柚子才逐渐发觉她可能做了这一年来最坏的一个决定。


“啊啊啊!芽衣你先不要乱动!”推开家门,柚子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棒,感冒发烧的这几天精神不振,没有好好的收拾屋子,看到出现在房间各个角落的衣物,还没有收拾掉的饭盒,柚子脸上布满黑线。“你好好休息吧,我帮你收拾吧。”随手拎起地上的一团衣物,“啪!”,一件内衣掉了下来,芽衣扶了扶额头,她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啊?脸上浮起一抹绯红,柚子赶忙冲上前去抢过衣物,“我自己就可以的,芽衣先坐一会吧。”不顾芽衣的反驳,柚子赶忙把芽衣推进卧室。“芽衣,刚刚是脸红了吗?”脸颊变得更加红润,“啊啊啊!我究竟在想一些什么啊!”用力拍了拍脸蛋,我们只是姐妹,我们只是姐妹,柚子在心中疯狂暗示。


床单上都是柚子的味道,不同于客厅,小小的卧室收拾的干干净净,每一处都拜访的整整齐齐,书架上的书只摆放了一半,衣柜里的衣服也只堆在左边,一个人的房间却摆着两个枕头,明明是全新的房间,却被主人可以打扮的和原来的家一样,拿起书桌上故意被盖住的相框,相框里的柚子抱着芽衣躺在床上,两个人手中的戒指闪着月光,什么时候偷拍的?芽衣不知道,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晚上,不想吵醒又偷偷盯着自己的柚子,那一双眼睛里究竟藏了多少爱?抱着相框,芽衣躺在床上,屏住呼吸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年她都是这样的吗?在睡不着的夜晚她都会看着这张照片吗?侧过身,眼泪无声划下。


“芽衣想吃点什么?”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柚子推开门走进,“芽衣?”睡着了吗,靠着床沿,柚子轻轻坐下,好久没有看到芽衣的睡颜了,睫毛张长了吗?看着微微颤抖的睫毛,一如既往的睡得不安稳啊。不自觉地抬手想要给芽衣安抚,指尖停在额头上,算了,不能吵醒芽衣的。努力不发出声音,柚子轻轻靠在芽衣怀里,眯着眼睛,过去真好啊。黑暗中,紫色的双眸紧紧盯着眼前的侧脸,芽衣一直没有睡着,她感受到额前的温暖,触摸到怀里的温热,眼前的温柔离她只有一步,可从来没有这么犹豫过。手指不听话的爬上了眼前的橘发,柚子回过头来,含着泪珠的双眼看着芽衣,泪光下的眼神中充斥着温柔,在芽衣心中,那一瞬间有一辈子那么长,久到她永远也无法忘记。


“芽衣!”是欣喜的语气,带着满满的幸福,可是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指尖擦过柚子眼眶,“我看到芽衣外套里装着的感冒药了,芽衣是知道我生病了吧,芽衣,是不是偷偷来看过我?”认认真真的盯着芽衣,好美啊,怎么也看不够,没有给芽衣回应的时间,柚子接着说着“你是我的妹妹啦,可以光明正大的来,不用躲躲藏藏的。”“我……”像是没有听到芽衣的声音,柚子接着说着“我也很想芽衣的,不过也没有太想啦,是和想爸爸妈妈一样的想。”随着柚子的声音越来越低,沉默重新包裹了两个人,柚子也慢慢转过头,不再看着芽衣,内心的压抑层层袭来,可谁也没有动。忍受不了无边的寂寞,芽衣轻轻抬手,好想,好像抱住她,指尖马上就可以碰到了。柚子的肩头一阵耸动,又轻轻的回过头来,眼泪控制不住的流着“我不想哭的,我不想在芽衣面前哭的。”不可以,不可以!芽衣在内心嘶吼。“我在很努力的向芽衣证明,芽衣不在了我也可以过得很好的,这样芽衣的心里就不用那么愧疚。”不要再说了,无声的反驳。“可是我好像还是都没做好,芽衣!我知道我什么也做不到,是个只会说漂亮话的爱哭鬼姐姐,可是,可是,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爱芽衣,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希望芽衣幸福!如果芽衣不能幸福的话,我是不会放过我自己的,我爱芽衣,我想给芽衣幸福,如果,如果芽衣和我怀着同样心情的话,请吻我!”房间安静下来,静的可以听清两个人的心跳,不知过了多久,感受到一丝冰凉贴在唇上,柚子睁开紧闭的双眼。


“芽……”努力想要开口,芽衣的指尖点在柚子唇上,映入眼帘的是芽衣戏虐的笑容。“你是我的姐姐,对吗?”柚子无法回答,积攒了一年的勇气,再此刻烟消云散,想哭吗?这种时刻应该哭的吧,可是眼泪好像也流尽了。芽衣的视线没有离开,仍紧紧盯着柚子,“我去睡沙发吧,姐姐。”姐姐吗?最亲昵的陌生关系。芽衣起身走出,抬手捂住双唇,不再出声。


回过神来已是清晨,柚子不知道昨晚的自己是如何入眠,梦醒了,又剩我一个人。推开卧室门,率先进入眼中的是整整齐齐摆在沙发上的被子,什么时候走的呢,看着整齐的被子心中莫名的烦躁,为什么要闯进我的世界!为什么有一声不响的离开!为什么当我爱你爱的无可救药之后再告诉我你不爱我!柚子疯一般闯回卧室,举起相框用力摔下,“咔擦!”是梦破碎的声音,梦毁了,人也该醒了,在散落的碎渣中捡起照片,“滴答,滴答。”一滴滴鲜红滴下,疼吗?不疼!最疼的地方在这里,拿着照片捂住胸口,喘不过气似的,柚子大口的喘息,跌跌撞撞打开抽屉,没有寄出的信封散落,拿起剪刀,沿着照片中心剪开,“咔擦咔擦……”伴着剪刀掉落,芽衣的睡颜飘在地上,混入信封之中。拿起打火机,用力按下。


逐渐燃烧起的信封发出咔咔声,还没有被应该看到的人看到,便提前消散了,火光燃起,照映着柚子的脸颊,橘色的双眸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走吧,一切都结束了。柚子在心中默念着。感受不到痛了呢,轻飘飘的,好舒服,可是!柚子疯了一样,在火堆中寻找着,拿起燃烧的只剩一角的照片,眼泪滴下只留下刺啦的声响,火焰把一切都吞噬,不顾手中的灼烧,疯狂的在灰烬中抓起未燃尽的边边角角,一切徒劳,红肿的手中只剩下灰黑的残渣,攥紧,贴在胸前,明明不痛了,可是,可是为什么这里空荡荡的!


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芽衣推开了房门,最后环视一遍柚子的家,关门,转身,抬脚在此刻变得如此艰难,背靠房门,身体轻轻划下,就这样在楼道里坐着,坐着,无声泪下。

十.


“不过是大梦一场空,不过是孤影照惊鸿……”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柚子站在台上轻轻唱着,少了几分空灵,多了几丝沉稳,手掌时不时的剧痛宣告着那天的一切都真实发生了,可那又怎么样呢,不管是梦,抑或真实,都让他过去吧,我也要有新的开始。“柚子唱得好棒!好好听!”扭头看向台下叫喊的人,柚子微微一笑,可视线中的人却逐渐与记忆中的一抹黑发重合。努力摇头打散脑海中的幻想,忘掉一个人好难啊!


“柚子柚子!你唱的太棒了!”“嗯。”“柚子柚子,手上好点了吗?”“嗯。”“柚子柚子!你太笨啦,做饭还能把手烫伤。”“嗯。”“柚子柚子!”拉起柚子的手,轻微的用力,怕柚子感到疼痛。“今天就不用做饭啦!我带你去吃好东西!街边开了一家新餐馆!我都预定好了哦!”“嗯。”柚子轻轻抬头,回应身边人一抹微笑。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


……


“芽衣?”听到开门声,爷爷放下手中的报纸“你回来了。”“嗯。”努力低着头,不敢让爷爷看到通红的眼眶,芽衣飞快的走进房间,“宇田川家的人约你中午一起吃饭。”“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轻轻叹了口气,爷爷继续低头看着报纸,不再理会。芽衣把自己蒙在被子中,以后真的不再见了,柚子。我好想你!起身打开锁着的抽屉,却发现抽屉内空空如也,沉浸在悲伤中的芽衣更显慌乱,四处寻找着本应该静静躺在抽屉中的日记本,没有,都没有!疲倦的躺在床上,芽衣捏紧被角,怎么一切都和我对着干!想到中午宇田川家的邀约,本不平静的内心变得更为烦躁。等等,宇田川家为什么突然邀请我。像是联想到了什么,芽衣推门走出。“爷爷!昨天有人进过我的房间吗?”“宇田川家,你的未婚夫昨天来过说要见你,你不在家他就进你的房间坐了会就走了。”果然是他吗?不过为什么要把我的日记带走,不禁对昨天的自己有了强烈的怨念,早知道当时就应该把日记锁好再出去。“爷爷,今天中午我回去赴约的。”不管怎么样,去见见他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看起来爷爷还不知道日记的事。


“芽衣小姐。”“宇田川先生。”看着宇田川总是微笑着的表情,心中的怒火竟不知从何发泄。“宇田川先生是自己来的吗?”“是啊,因为有些事想要和芽衣小姐交谈。”“昨天,你……”刚想提出就被宇田川打断,芽衣脸上的怒气不禁多了几分,却看到宇田川从包中掏出她心心念想的日记本,正欲发火,宇田川就先声道歉“很抱歉昨晚未经允许就擅自闯入房内,我为我的无礼而道歉。”又是这人畜无害的微笑“但是我也很庆幸我进去了,因为我对你的了解变得更深了。”没有理会芽衣愈发低沉的脸色,宇田接着说道“还请芽衣小姐可以听一听我的故事,我是宇田川家的二子,所以家族大事不用我参与,我也很喜欢这种生活,自由自在,没有条条框框所困扰,开着一家普通的咖啡店,她是第一个走进咖啡店的人,她说她很喜欢这里的气氛,在那之后的每一天她都有过来,明明是陌生人,却可以很自然的向我诉说着生活中的开心与伤痛,我并没有觉得她烦,相反,我很喜欢她絮絮叨叨向我倾诉的感觉,从小到大读着精英高中,精英大学,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各个家族的少爷,身边的尔虞我诈让我非常烦闷,她的善良,她的单纯,都让我感到很暖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默默记住了她的喜好,每天都精心调制好她喜欢的咖啡,等着她进来,也很早就知道了她一个人住在附近,借着散步的名义溜到她的楼下,却没有勇气上去敲门。很奇怪吧,明明两个世界的人,可她却推开了店门,向我打开了她的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她。”


“芽衣小姐,你觉得什么样才算喜欢?”不等芽衣回答,宇田川接着说到“在我看来爱情很简单,大概喜欢就是早上想你,中午想你,晚上想你。哈哈哈!”宇田川突然大笑起来,眼神确实读不懂的悲伤“我一直畏畏缩缩不敢说出来的话,在今天竟然说出来了啊!”笑容逐渐散去,又是悲伤弥漫,在雨中,宇田川犹如独自表演的小丑,不被这个世界理解。“我父亲认为我爱上了来路不明的人,不,在他眼里那可能都不算爱,他强迫我离开她,我从未说出喜欢,却不得不离开,我曾也畏畏缩缩,可你知道当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溜出家门约她出来,准备好说出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她没有注意到街角的红灯。呵呵,很可笑吧,我连她穿过红灯奔向我是不是因为爱我都没有搞懂,我连她对我的心意都不知道,就这样结束了。后来我把咖啡店开在最后见到她的街角,离她那么近,她总有一天会再推门进来的吧。”芽衣从没想过,眼前的一直笑眯眯的宇田川店长还有这样的经历,那双眼下藏了多少悲伤,芽衣感到有些感同身受。把日记本递给芽衣,看着芽衣愣神的样子,宇田川又露出了熟悉的笑容,摸了摸芽衣的头“谢谢你让我又想起了她,是啊,我还没有等到她,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宇田川转身走开,没等芽衣阻拦“我会提出解除婚约的!”芽衣停在原地“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攥紧手中的日记本,芽衣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你。”芽衣对着宇田川先生的背影轻轻说到。


“柚子柚子!”宫野明奈挽着柚子的胳膊。“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柚子歪头对着明奈轻轻微笑,抬手把她嘴边的油污擦掉。轰!明奈瞬间脸红,刚刚柚子是摸了我的脸吗。看着身边人的星星眼,柚子无奈一笑,“又在乱想什么啊,还想吃点什么呀!”挽着柚子的手用力更大了“吃,我吃饱了!”发现身边人的不正常,柚子低头看着她通红的脸颊“啊!明奈,你是难受了吗?怎么脸这么红?”抬手摸向明奈的额头,轰!明奈的脸更红了。赶忙甩开柚子的手跑开,“哎!明奈!”“我先回家了。我妈叫我。”已经跑远的明奈忽然回头补充道“明天早上我还在楼下等你!”“好!”

十一.


“芽衣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回到家中,就听到爷爷的咆哮声“为什么宇田川家要解除婚约,你们刚刚谈了什么?”“爷爷。我想和你好好谈谈!”第一次看到如此认真的芽衣,在她父亲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路。“很抱歉爷爷,我不能接受这个婚约,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都是小孩子的过家家,芽衣你也不小了,爷爷给你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宇田川家的小子哪里配不上你了!”果然,我的爱情,爷爷还是无法相信,可是,我不能再退缩了!“爷爷,我会向你证明,没有婚约我也能继承好蓝原家,蓝原家也只能由我和我爱的人一起继承。”说罢芽衣推门离去。第一次违抗爷爷,心里还是平静不下来,不过,总算还是说出来了,要抓紧这一份勇气,柚子,我来找你了!翔也是,芽衣也是,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爷爷看着桌角唯一的一张合照,沉思着。


柚子家事这个方向吧,明明走了很多次,可还是这样的紧张,而且,这次和之前的心情完全不同!自己终于可以再度站在柚子面前,可以在柚子身边继续走下去,柚子,等着我!心中默念着还有几站,心却早已飞向心心念念的人哪儿去了。现在这个时间,柚子还在学校吧,也不知道感冒好了没有,有些懊恼的发现自己愈发的婆婆妈妈,但是一想到那个人,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走到柚子的学校门口,铃声也恰巧响起,一切都如同漫画里的久别重逢,人群之中芽衣准确找到了那熟悉的橘发,她的柚子,我来接你回家了,柚子。“Y……”挥舞的手臂定在半空中,嘴里喊出的也是不成字的音符。视线穿过熙攘人群,挽着柚子手臂的是谁,不安从心里滋生,蔓延。明白自己内心后,芽衣所想到的都是那个依旧爱着她的柚子,可是现在,被自己一次次伤害后的柚子还爱着她吗?一年的时间,柚子也开始了新的生活吧,自己再这样一厢情愿的纠缠,真的好吗。看着愈发走进的柚子,芽衣不禁有了一丝小期待,快看到我,然后甩开身边的人跑向我!可人潮中的两人,擦肩而过。


疲惫的回去,芽衣忽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爷爷家肯定是去不了了,那只能。敲响门,“是谁啊?”妈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和柚子相当接近的声线,看到回来的芽衣,梅控制不住情绪抱了上去,“芽衣回来了啊。”“嗯,我回来了!”看着嚎嚎大哭的梅,芽衣也受到了感染,泪珠控制不住的滚落,声音哽咽“对,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好,害的柚,柚子离开这里。”“不,怎么能怪芽衣呢,孩子长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啦,妈妈当然支持了。只是一个人住的久了,有些太寂寞呢。”抱紧梅,现在,还有妈妈能给予芽衣温暖。“妈妈!我喜欢柚子!”芽衣贴近梅的耳边轻声说道“是爱情的喜欢,对不起妈妈,我知道这很难接受。”“嗯~,没关系的。”摸摸芽衣的头,“我也很开心啊,我们的柚子能被这么优秀的芽衣喜欢着。”“那芽衣是需要一些恋爱指南吗?”梅微笑着“我可不放心把柚子交给其他人呐。”“嗯……”芽衣的脸突然变红,“我会追回柚子的!”一定,芽衣在心中默默许下。


“阿嚏!”感冒不是好了吗,怎么又在打喷嚏。柚子懊恼的揉了揉鼻子,抱着腿坐在窗下,数着外面的星空,难得的晴天,柚子心情良好!浩瀚的星海像极了芽衣的眸子,唔,怎么又想起芽衣了!芽衣,也会想我吗?

十二.


收拾好一天的心情,芽衣踏出了家门,现在她的心里,只有柚子。学院已经请好假了,我也能真正的独当一面了呢,柚子,你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吧。可面对你的时候,怎么还是畏畏缩缩的,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啊,柚子!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柚子和她真的是那种关系,我也不能放弃,回想起一年间对柚子的各种伤害,心又开始痛了,脖间一抹冰凉将芽衣唤醒,捏紧胸口的戒指,它的另一半还揣在兜里,现在要带它回家!


下了电车,淅淅沥沥的小雨下起来,没有带伞,芽衣只好一路小跑,趁着雨还没下大,先到柚子家里去,到了公寓下,芽衣懊恼的发现她并不知道柚子住在几层,而且这个时间好象还没有下课吧。筋疲力竭的身体,绵绵小雨,芽衣心中又变得昏暗起来,蜷缩在屋檐下,心里想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风卷起雨滴,努力蜷缩身体的芽衣还是湿了半边身子,好冷啊。身体冷,心里也冷,拿出兜里的戒指细细打量着,回想着柚子为她带上的晚上,那是芽衣少有的,最幸福的时刻。可是还是被她搞丢了,爸爸,我好像明白了,现在我也要为我自己去努力,你也一定会祝福我的吧。


头昏昏沉沉的,唔,我是睡着了吗?双眼眯成一条缝,努力想睁开却用不上力气,头好痛,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子好冷,对,刚刚下雨了,怪不得这么冷,可没有湿淋淋的感觉,雨停了吗?搞不清周围的环境,芽衣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努力审视周围。完全没有力气,忽然感觉自己被莫名的温暖包围,努力抬头蹭了蹭,找到了最为舒适的位置,芽衣又沉沉睡去。


看着怀中的小猫沉沉睡去,柚子仔细打量着这许久未见的脸庞,估计是感冒的缘故,芽衣的呼吸带着重重的鼻音,听起来睡得很熟,猫科动物只会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熟睡,没来由的柚子脑中浮现出这样一句话。芽衣就像小猫一样呢,轻轻勾起芽衣耳边的头发,怀中人也有所感应的扭了扭头以示抗议,轻声一笑,芽衣是觉得我怀里很安全吗?捏了捏自己的脸,不多想啦,芽衣估计是太难受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在我怀里吧。轻轻的低头,用自己的额头触碰到芽衣的额头,不是很烫,没发烧就好。轻手轻脚的把芽衣抱起放在床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轻呢,没好好吃饭吗?是不是因为饭不是我做的呀,心中这样想着,柚子开心极了。可芽衣对离开温暖的怀抱变现的很为不满,皱起的眉头,和逐渐低沉的呼声抗议着。无奈,柚子只好重新躺会芽衣身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芽衣,指尖点在芽衣手背上,听说睡觉时手指相互触碰会梦在一起,既然现实中你把=不再是我的,那我希望你的梦里还有我。


抱着芽衣,柚子也睡熟了,没有人听到芽衣略带哭腔的叫喊着“柚子……”,眼泪划下,滴在柚子掌心。柚子嘴角翘起,俏皮的笑着,手上用力抱紧怀中的芽衣,就像在梦里一样,紧紧的抱住芽衣,不再松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