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19 19:30
点击:77
章节字数:41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七章


等两人回到大岛宅时,远远就看到大岛宅灯火通明,此时已经凌晨两点了,这样奇怪肯定是出事了。两人赶紧往内宅赶,一路上随便抓了一个人来问,说是“夫人和渡边小姐都不见了.”

大岛优子这一代家主长期住在东京,偶尔回京都本家,本家的管家被大岛优子忽悠着叫她夫人。下人也就这么叫小嶋阳菜作夫人了。

如今,连自家夫人都不见了,大岛优子如何不火大。

火急火燎的优子上窜下跳的部署事物,猛然想起还有灵感传音,便静下心来,在心中柔柔的喊了声“小嶋(kojima)桑?”

那边立刻得到了回应“啊~优(yuu)酱啊” 小嶋阳菜一如既往的慵懒嗓音。但是不如以往那样慢半拍才回复,总是不寻常。果然,下一句,小嶋桑的声音已经变得迅捷冰冷。

“洛东方向,快来。麻友被掳走了。”

小嶋如此忧心,可见事情已经到了她也不能悠哉解决的地步,绝不能让她一人孤军奋战。

柏木是听不到两人的传音的,尽管她也心急如焚,仍然理智的将全京都划做四块,每块由人负责代人分头去寻。

才分派好武器人员,被大岛优子死死钳住手臂,不由得皱了皱眉。

“走,快走”大岛优子一脸空荡荡的幽魂的样子让她十分担忧,但优子不管不顾拉着她上了那辆布加迪威龙。

狂奔野兽在静谧的京都街上暴走,也不管身后多少交警追逐,统统被优子甩在车后。柏木紧紧抓住车把手。轻轻的问了句。

“麻友和小嶋桑怎么样了。”这么问,就给出了优子暴走的答案。

“她们会安全的。”

大岛优子浑然不觉自己说的是“会”而不是“是”。

那一瞬间,柏木明白了现状。

在心中默念着“渡边麻友和小嶋阳菜此刻没有危险。”

大岛优子继续以传音联系小嶋阳菜,得知目前她们已经到达三十三间堂附近。

立马死踩油门追过去。

等到了清水二年坂的时候,就看见化成龙形的阳菜在半空盘旋。

优子柏木两人弃车追到清水寺门前,阳菜已经在山门等候。

优子朝寺门恭敬两拍手拜过后才急匆匆的问阳菜,

“麻友在哪里”

柏木默然看着阳菜微微摇头。

“追到这里就听不到闻不到味道了。”

顿了顿,阳菜欲言又止。

此时初春的深夜,更深露重,大岛优子当众打了个很响的喷嚏。

柏木即使在边上心急如焚,也只好脱下外套递给她。

对柏木的好意,大岛看也不看,揉着鼻子皱紧眉。

“是闻不到,这漫山遍野的狐狸味。”

阳菜也深思望着清水寺内。

有没有狐狸味柏木闻不出来,空气中淡淡的咸苦味倒是闻出来了。

是什么味道呢。

被短暂的勾走注意力,柏木按住大岛优子的肩膀,低声质问。

“现在麻友在哪里?”

“你要是和麻友定契约了,就不会找不到了!”

眼见大岛转身一拳要揍柏木,阳菜厌烦的看了一眼柏木。

“柏毛(kashiwage)也有自己的想法,优酱你不要管了啦”

说完真的往山下走去。

优子见阳菜不管了,对着柏木呲牙咧嘴威胁了一番,也跟着阳菜下山。

被两人抛弃的柏木,冷冷看了山下两人一眼,深吸一口气对着山顶大喊“麻友友!快回家!”

幽蓝静谧的空中回荡柏木的声音。

在柏木的声音消失之际,幽暗的天空如同日出般烧红了半边天。淡淡的金光包裹的红衣女子在天空现了形状。

“卑微的女子啊,你这么笃定这个人的家是你吗?”

女子被烧红的眼睛流露出无限的不屑和威压,把与她对视的人压得抬不起头。

尽管如此 ,柏木还是努力抬起头辨识她所在的方向,迅速向她靠近。

“慢慢挣扎吧,还不知道被人抛弃的愚忠者,寻找真相啊,在这樱吹雪的夜里寻找绝望吧。”

淡淡的,磁性的话语间,音羽山的樱树仿佛响应她的召唤,一夜之间樱花满开。

樱花特有的苦涩香味重重漫漫,柏木却毫不留恋迅速穿越满山的樱花,踏上了清水寺舞台。然而天空的红色突然一炽,九尾因愤怒而冰冷的话带着盛大的威压差点让柏木跪着滚下山。

“尔今,汝等还来挑战吾的尊严,是在蔑视吾吗。”

云端的九尾,抚着额,轻声笑了起来。

“敦子!我是你这边的,哎~~”

话不及半,被敦子冷哼一声“那汝是要背叛她了?!”

金色的火焰朝优子飞掷过来,逼优子远离神社。

优子连连叫着危险连滚带爬躲开了攻击,被小嶋阳菜一把抓起来了衣领升上半空。

优子拭去脸上的灰迹,再往下看,那金色火焰已经把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吓得深吸一口气。

“你要我的命吗!”

优子大喊,换来九尾的轻笑,妖媚的挑了挑眉毛,“是真的。背叛南,吾今天便把汝的头送给她。”

说罢,召唤来十几只六尾将优子阳菜团团围住。

“敦子胆小鬼,胆小鬼!”

优子一边喊着,一边骑上化成龙形的阳菜,向六尾冲去。

躲在神社后的柏木,见两边越打越远,立刻向优子先前落地的地主神社摸去。

地主神社是浅浅的两层阶梯,却中途有所弯曲,并不能完全看到神社的全貌。麻友是不是真的在那里只能上去才能知道。

谁知一离开清水寺的范围,踏入地主神社的阶梯。柏木被一层无形的阻碍挡住了脚步。

远处敦子已经从结界的异变感觉到有人靠近,风一般飞过来。

柏木抿住气息,沉沉一念“触及结界无效。”

猛然一撞就突破了结界,快速的朝地主神社本身移动。

一眼望去,并不见麻友,柏木朝两边扫视,便发现渡边麻友在转角处栗光稻荷的神像下屈膝坐着,脑袋微微垂着。

麻友头顶的幸福の铃和开运の铃叮铃叮铃的响起来,许愿牌和彩纸签扑簌簌相互轻敲着呼应悦耳的风声,神明开始巡阅愿望,麻友却没有抬头。

柏木上前想要抱起麻友,却被背后一股强硬的力量推倒到地上。

“不许汝擅动吾的祭品。”


柏木被妖力推倒在地直接滚了几个轱辘,撞破了栗光稻荷座像面前的木制栅栏。

所幸柏木受到袭击时立即推开了麻友,并未牵连至她。

被一堆碎木扎得生疼,柏木暗骂一声就地滚到神像后面。

刚刚看过九尾与高桥南之战。柏木亦不愿正面与九尾对战,至少现在不行。

耳旁不断呼啸着风声,淡淡的咸苦气味敏感的钻入柏木的鼻子。

柏木深吸口气,“附近五十米法术无效!”

长在栗光稻荷座像背后的一棵满开樱花突然扑簌簌的散下花雨,花瓣已枯萎如纸。

风声一时静止下来。

远远的,九尾化成的人形--敦子的笑声妖媚的传了过来。

“什么奇异的术法能如此,还畏畏缩缩躲在里面么?”

柏木听声辨位,知道九尾就在十米之内,要躲也躲不了,只能现身走到麻友身边。

“吾不屑与无名之辈为难,报上名来。”

“柏木由纪”

敦子听到柏木名字,微一思索,“是何处柏木”

“萨摩柏木宗家”

柏木报出出身后,敦子眯着眼睛“好,好,好”连念了三声好。

“以后莫再来京都,汝命暂可留住。”

柏木盘算一下,虽然现在敦子无法施放法术,但九尾修行超过千年,自己现在对上她,绝无胜算。

现下就抱起麻友打算离开。

“吾只答应放过汝一人,为何带走吾的祭品。”

知道对方不会放过自己,柏木反而轻松了许多。

柏木放下麻友,瞬息反身向敦子抓去。

敦子不躲不闪,一挥手,便有三只小狐狸朝柏木咬去,其中一只狐狸叼住了柏木的手腕。

柏木也不退缩,在行进中抬腿把咬住手腕的狐狸踹开,这狐狸虽是三尾,却施展不了术法,被生生踹死在地上。

另外两只狐狸朝柏木的脸部扑去,被顷刻躲开。

运劲于两指间,向错身的狐狸的脖子捏去,转瞬间两只狐狸都被摔在地上,脖子已经扭断了。

此时柏木已经冲到了敦子身前,伸手往敦子肩上抓去,想擒住她。

敦子也不躲,只将体内汹涌的火焰向外渗出,周身都缠满了金红色的业火。

柏木还没碰到敦子已经被烧的缩回来,低头一看手,指尖沾了火焰的地方已经燎出乌黑的血泡。也不觉得痛,当下就念“火伤无效”

再看手指上的伤迹已经恢复粉红的样子,松了一口气,重新看向九尾。

敦子若有所思的望着柏木,倒也熄了周身的业火,步履摇曳朝柏木走来。

敦子轻轻抬起手指朝柏木的肩膀捏去,看似慢吞吞的,柏木却躲不开似的眼睁睁的看敦子捏过来。

骨骼轻轻的错合声,柏木硬生生吞下了呻吟,下意识的退了半步躲开敦子的钳制。

“这是罚汝不识轻重。”

敦子黏黏的说着。

另一手硬是制住柏木的动作,捏住柏木的下巴。

“汝可是现任的柏木家大家主?”

柏木本来咬牙忍着肩胛骨粉碎的疼痛,现在被敦子捏住了下巴,更是张不了口。

敦子见状, 微微嘟着嘴,随手往柏木受伤的肩膀上一拍。

原本撕心裂肺的疼痛,居然消失了,柏木微微动了动肩膀,创伤已经好了,右手已然恢复了力量。

“现在可以说了,是还是不是?”

“我无意得罪高桥家,你们为何行掳掠之事。”

能猜到敦子并不回答,柏木也不愿意多做无用功。

远远看到优子骑着化成龙的阳菜飞过来。

“吾已经知汝的心意,吾偏是要了又如何”说罢一笑,樱花的苦涩香味愈发浓烈,还有这个女人身上微微咸苦的味道也变得热烈起来。淡淡的檀香随着敦子不知从何处变出的檀扇轻轻摇着。

“如若是是柏木家的大家主,吾也要不得汝的命了。只是那个孩子,吾要定了。”

说罢,身影一晃,朝麻友的方向去了。

优子和阳菜连忙飞过来挡在麻友前面。

优子苦着脸望着敦子“敦子。。求你了,你看我们都是几千年的朋友了,不要这样。。”说完还可怜兮兮的扯着敦子和服的袖子。

“谁和你是朋友。”看到是优子,敦子也似是换了个语气。

“敦子。。。”囧着八字眉,优子越发可怜的握住了敦子的手,被敦子用扇子一把敲开。

“不许碰我,大色狼,色蛇,色鬼,不要脸,滚啦。”果然是换了语言模式。

柏木站起来,盯着两人说话,慢慢朝麻友走去。

被敦子斜了一眼,立即收住身势准备应战。

“都给我点面子嘛。”

看着两人都不为所动,优子真是眼泪都要下来了。

只好泪眼汪汪的看着阳菜。

被阳菜一把捏住脸“叫你犯色摸敦子,一会敦子把你撕成碎片。高桥把你封起来当游魂。”

“我不敢啦不敢啦,nyannyan大人请饶了我!”

明眼人都知道这样的气氛不可能犯色,两人却不约而同的污蔑优子是色狼,当事人居然毫不犹豫求饶。也许优子真的是色狼,所以做什么都是色色的。

明明面前的情景这么好笑,柏木却笑不出来。

不管她们是什么交情,也许今天她无法带走麻友。

柏木心一横,走到麻友面前,抱起麻友。

敦子只是冷哼了一声。

“由纪和nyannyan先走,我来断后。”

优子在柏木耳边低声说着,一边向敦子抛媚眼。

“优酱要是失身了,我就不要你了哟。”有人在优子心里轻轻送了一句话,立刻让优子眼泪汪汪的看向阳菜。

阳菜却不为所动,一把搂过柏木的手臂,“我们走,不要理笨蛋优子,痴汉!”

敦子也由着阳菜和柏木带着麻友走。

不消片刻,两人就到了清水寺大门口。

只要到车里,也算是安全一些了。

柏木暗暗松了口气,接着一鼓作气的跨出寺门,朝布加迪威龙狂奔。

才离开寺门,怀中的麻友就痛苦的呻吟起来。

看起来就像是被敦子诅咒了一般,痛苦到脸都扭曲起来。

嘴里一直喊着“等我。。等我。。等我。。”

柏木怒不可遏把麻友放进车里就要去找敦子算账。

被阳菜拉住。示意她先带麻友回大岛宅,她去找敦子问个明白。

可是大岛宅此时并不安全,柏木一通电话打到了名古屋松井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