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18 20:41
点击:65
章节字数:27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六章


高桥本家宅邸是传统的和式庭院,坐北朝南,除了南北向两个大门,在东西侧也象征性的开了两个门,意为“风水流动,神鬼自留。”若以宅邸为基结印,便可成为法阵的阵眼,方便术法的施放和流动。东边是迎接力量的门,也是一般法阵的生门。

优子带柏木潜入的,正是东侧的门。

两人在潜入时,就感觉到一阵奇怪的压迫感。

柏木感觉到胸口呼吸一滞,便从墙头上栽了下来。被大岛优子紧紧拉住手臂,才得以缓缓降到地面。

柏木感觉到似乎是空气中气压不对,立刻想用咒术驱除。

被优子点住嘴唇。

优子轻轻的摇了摇头,以口型示意柏木不要动用咒术。

“有?妖?怪。”

大岛优子用口型慢慢告诉柏木此刻的异状。

春天的夜晚本是非常寒冷的。两人却明显感觉到空气异常的粘稠,其温热和甜腻仿佛置身在煮过的糖浆中。

在诡异的环境中,柏木敏感的察觉到有一丝血腥味靠近过来。

腰身用力旋过躲开,便用指勾成爪用力往空中捞去。

明明是透明的空气,却似陷入了棉花团中。知道不对,赶忙缩回手来。

眼神示意优子。却看见优子的手发出火红的光芒,往自己手边抓去。便看到一团淡淡的白色雾气形成了人形,在惨叫中被火红色包围瞬间燃烧殆尽。

优子笑了笑,用没有发光的手拉着柏木往宅院深处走去。


里面显然比外围热闹多了。

高桥家的阴阳师以庭院为法阵,房檐窗户四处贴满了符咒,四名神君与四只黑豹镇守着房屋四个方向,静静立在空中。

离大岛和柏木最近的东方的黑豹,已然是发现了他们,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却并不向她们冲过来。


大岛摇摇头,让柏木往屋里望去。

纸门上清晰的印着一个端坐的娇小身影。

久方の 光のどけき 春の日に しづ心なく 花の散るらむ

(今朝春日里,本拟共芳尊,无奈樱花落,纷纷乱我心。)


那人轻叹着和歌,一边将酒盏送到嘴边。

式神似乎感知到主人的感伤,黑豹形态的猫又不约而同的低啸几声。


難波潟、短き葦の、ふしの間も、逢はでこの世を、過ぐしてよとや

(难波滩上芦苇短,片刻相逢片刻离,岁月匆匆空流逝,此生不过几多年)

空中轻轻飘来的女子轻柔的声音,却有说不出来的熟悉感。惹得式神们不约而同的警觉低啸起来,一只猫又飞扑而下,似是按住什么撕扯起来。空中的血腥味一下浓烈起来。猫又爪下一只土黄色的狐狸惨叫着现出身形。

柏木无暇解这和歌何意,拼命在脑海里回忆着这声音的来处,大岛优子却轻轻的叹了口气。


几只火红三尾狐妖在空中现出原形,对着下地的猫又甩了几个巨大的火球。

猫又躲藏不及,被烧的惨叫起来,驻守的神君现了盾为它抵御业火。趁神君无暇他顾,两只月狐撕开结界往里面冲去。

屋内刮起一阵飓风,将月狐刮到半空中,狠狠摔下。

结界被破,无数只狐狸立刻冲进来了结界,在结界内现出原形了,与式神拼斗。看似薄弱的纸门却固若金汤,阻拦着狐妖的进入。

空中被淡淡金光笼罩的红衣女子俯视这一切,身后飘扬的九尾,泄露的她的身份。

高桥家的阴阳师何德何能,敢与九尾抗衡。

柏木望着空中那人,猛然发现,竟是那日和高桥南一起出现在大岛拍卖场的女人。

那么。。。

空中的九尾尾巴一扫,三团火焰便直接将纸门烧个粉碎。

静坐在榻榻米上,穿着白色狩衣的娇小女人正是那天和九尾一起出现的高桥南。


“再不见我,不是相见了吗。”九尾冷笑着,语气却极端轻柔的对高桥南说着。

“今日是满月,我不怪你。”高桥端坐着,身后跪坐侍奉的美艳女人,放下酒盏,手掌微合,准备结印。

“月亮与我无关,你再不过来,我便不会原谅你。”

高桥南轻轻跪伏,行了个大礼。


九尾见状,便知她心意已决。

“那我便毁了这里。”

说罢尖啸一声。空中立刻出现了无数天狗,朝九尾拜过后,向高桥冲去。


高桥南抛出无数纸符化作力士与天狗相抗。同时在力士面前还出现了一面水晶结界,让天狗无法前进,却无损力士的攻击。

看着如同战争一般的惨烈场景,柏木暗自握紧了拳头。

没想到这个高桥南,如此深不可测。

自己只怕此生都不可及了。


不过,能知道比自己更高的境界,并不是坏事。

一贯自信的柏木,将眼前的一切强迫自己记下,并吞咽化作日后强迫自己的动力。


九尾哼了一声,妖娆的尾巴上下扫动,空中无端出现一道闪电,轻易的将阻拦天狗的结界击碎。


瞬间天狗便冲到了高桥面前。

高桥身后的女子迅速的结印,现出了白狐本形。

竟然也是狐狸。

来不及惊讶,强烈的呕吐感笼罩了柏木,失去了意识。


时间静止的魔法里,冲向高桥的天狗凝滞在半空,连柏木和大岛也不例外。白狐太阴和高桥南仰视着空中不受魔法影响的九尾。


“敦子,不要生气。”

“你是想此生再不相见了?”

名为敦子的九尾轻轻哼了声。


“我。。。”

高桥南沉默着,不愿回答。


敦子的尾巴垂了下来,眼神也黯淡下来。

“那我走了。”

说完便化作烟雾消失了。

连同漫山遍野的狐狸和天狗,也如同空气般消失了。


高桥南淡淡叹了口气。

一挥手,空气又恢复了流动。

空旷的庭院里,只有她静静站着。


大岛和柏木两人静静看看这场人妖大战,直到九尾妖狐离去,两人不由得同时轻叹了一下,才知道困住自己意识的术法已经消失了。

院中高桥南又回到了廊下,也不坐下,挺直着身子,朗声向院子里的客人打招呼。

“来者是客,阁下出来喝一杯吧。”

用语皆是古风,措辞间一股傲气在高桥南身上流动。

柏木还在犹豫,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一趔趄就站在高桥的面前。

优子摸着脑袋笑着走出来。“呀~たかみな(takamina)”

高桥南眼里的傲慢退去,微微朝大岛欠身。“晚上好,优子。”

“喝点暖暖身子。”高桥淡淡的接过酒壶和酒盏,倒了一盅招待优子。

优子凑过去就着高桥的手喝尽了。

“明明是我最喜欢的小狐酒,你怎么今天开了,不给我?”说罢,生气似的扯了扯高桥的衣摆。

“这几天都不得空,还想着明天去看你,你就已经来了,真是巧遇。那就都给你吧。”高桥说罢,把整壶给了优子,让她自斟自饮去。

“这个是柏木酱,你们以后说不定会有来往。可要给我面子啊。都要给我面子!”优子眼挑两边,呲牙招呼柏木过来尝尝。

高桥微微笑,又朝柏木点了点头。

柏木抿了一口便知道是好酒了,抬眼微微瞥了高桥一眼,看优子那宠溺的模样,分明是有深交的人。垂目待酒咽下去,再抬头,便一阵凛光。

“前几日,我有个朋友来贵府拜访,请问高桥桑有见过他吗?”

“我不常在本家,所以不太出去见人。可是见高桥家的其他人?”

“优子桑让我带他们找高桥南。”柏木一字一句似是对高桥有极大的仇恨,看的高桥南微微一拧眉。

许是柏木身上杀气太盛,高桥身后的白狐太阴和庭院阴影中化成小猫原型的猫又都俯身低吼着。只要柏木有一个动作,就会冲过来将柏木撕成碎片。

高桥看了看优子,优子点了点头。高桥挥手斥退了式神。

“这两天有些危险,你们刚刚也看到了。若是有来不及回去的客人,高桥家已经为他们妥善安顿了住处,平静下后自会送他们回去。请你放心。”

最后四个字,高桥说得轻轻柔柔,却似加了咒术,字字斩钉截铁,优子和柏木耳朵都刺痛一下,才平静下来。

柏木抿着嘴唇,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暗自咬紧牙,待我有足够能力动手的时候。高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