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源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0-07-12 19:35
点击:46
章节字数:46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赤霄来帮了忙,陈与星熊终于得空休息一会儿了,只是陈刚从被控制的状态中恢复,瞥见远处插在巨人腹部的铁链,脑中又是一阵混乱,被压下去的戾气竟又冒了头,星熊一直看着她,见此,慌忙抱住了陈。

稳定好情绪过后,陈才轻轻拍了拍星熊搭在身上的手背,“我无碍。”

此时与赤霄缠斗的银龙却突然用了龙音,“你可晓得那条链,当年锁住过塔露拉?”

赤霄趁它分心,在银龙身上咬了一口,“闭嘴,塔露拉都未再追究,你嚷嚷甚么!”

银龙吃痛下扭了龙身,赤霄不得不松开口。

“你当塔露拉那般性格,真就这么灰溜溜回龙门了?”

陈的面色一沉,“你晓得些甚么?”

“呵,终于肯开口了?你若是想知道,让赤霄停下。”

陈却偏过头去。

赤霄再次与银龙斗起来。

“你算盘打得不错。”赤霄冷道。

银龙见陈油盐不进,只好慢慢抖落,“塔露拉被引至此森林之中,岂料西方人早已布下许多那种捉龙链,她一怒之下雷电四起,直接毁了此地。”

陈不语,星熊只在旁边照看她。

赤霄却已缠上银龙的身子绞着它。

“原本此处是一所学校,乌萨斯人在此处教育那些投降的卡西米尔人子女。倒也有些两国混血留在其中,梅菲斯特与浮士德便是其中之二。”

银龙被赤霄控制,不能动弹,却还是用龙音道,“当时乌萨斯军的攻击正盛,塔露拉被削下一块龙骨,正巧落在已被雷击死的梅菲斯特身旁,浮士德就在他身旁护着,将龙骨拿来放在他手中。灵魂出窍时偶遇神力,却又不在东方凝神不成,他没有化为鬼,便成了肉身已死的人。”

前期侦查时,侦察兵们见每天只有一份餐食送入楼里,便以为里面只有梅菲斯特一人。其实他根本不需要进食,那些食物是给擅于掩藏踪迹的浮士德的。

“梅菲斯特听闻复活原因,便开始追踪塔露拉的踪迹,期间晓得龙角,也就是我已落在军中,便去乌萨斯皇帝那里鼓吹龙之力的妙用,那些试图复活生灵的可笑实验便由此开始。而我与塔露拉共生千年,每当她有怒气,我便会帮她压下,久而久之便成了她狠意的集中。陈,你当塔露拉在龙门为何不反击?”

陈只是蹙眉,细细思考银龙说的话。

“呵呵……”龙的笑声传入脑中。

陈脑中的一根弦突然绷断,她慌忙大喝,“赤霄,快躲开!”

只是为时已晚,银龙已经弯过龙身,竟是下嘴啃食着赤霄。

赤霄吃痛下一声长啸,但到底是聪明,就见龙身突然缩小,化作一柄刀落在地上。

陈三两步过去捡起,却见赤霄的剑尖已经不见了。抬眼见银龙已呼啸而下,星熊则早已冲了过来,抬起般若抵住银龙的冲击。

偷袭不成,银龙便盘踞在半空,龙眼觑着地上提刀抬盾的二人。

“呵,你们都不会飞,又如何能用那刀盾伤我?”

陈却道:“当年在龙门,塔露拉也说了与你一样的话。”

说话间,陈感觉到背后有一团热气冲来,然后便是一声嬉笑,“叫我呢?”

陈回头瞥了一眼,见煌依旧一副灿烂的脸,只是不知为何身旁还跟着闪灵。

银龙见来的不过是两个凡人,又笑出来,“就凭你们四个,妄想弑龙?”

陈只是冷哼道,“我说了,塔露拉在龙门也说了同样的话。”

话音刚落,陈和星熊脚下突然冒起热气,当下便站稳身形。

陈扭头觑着煌,后者一愣,便向陈那边丢了什么东西,随后陈和星熊突然发力向前冲去,煌一抬手便将两人推上了半空。闪灵似乎是觉得无事,便抬剑在银龙面前炸了一团白光。

银龙顿时被闪住了眼,而陈与星熊却已经骑上龙背,两人分别抬起武器,同时一落。

但只有星熊的般若没了一点入龙身,赤霄则根本没有切开。

陈一时焦急,竟忘了赤霄已经是一把残刀了。

银龙没有受到想象中的巨大疼痛,不禁嘲笑道,“呵,你们四人合作也不过如此。”说完,银龙开始游动自己的身子。陈慌忙抱紧龙身。

星熊的般若原本就卡在龙身里,她倒是借力将盾卡得更紧了,顺手抓紧陈的衣服。

感觉到身后的力,陈回头看了一眼,星熊用眼神示意了一番,两人心领神会,星熊便开口转移银龙的注意力。

“你先前说塔露拉的怒气尽在于你,怎么那么多年却没见你发难?”

“呵,你们是想死前还做个明白鬼么?”

“是了是了,我就是好奇,你慢些杀我。”

银龙却警惕着,“你们玩甚么花样?”

银龙瞧不见自己背上发生了什么,又听星熊冒这么一句,觉得可疑得很。

“龙角,我与老陈皆在你背上,我们二人又不会飞,跑不掉的。我是真的好奇,照你说的,想做个明白鬼。”

龙身上的每一寸肉具有自己的意识,合为一体时听从主人,分成单个部分时便会竞争,哪一种意识占了上风便听谁的。所以像赤霄和现在的龙角都能生成不同的个性。银龙虽然暴戾,却不像赤霄那么聪明,感觉到陈与星熊都在背上,确实安心了不少,但还是问了一句,“陈怎的不说话?”

“方才你抖得太急,她晕了,我正拉着她。”

陈回头嗔了一眼。

你才晕了!

银龙虽然还是觉得奇怪,但到底星熊与陈都在身上是事实。它便收起疑惑道,“我被乌萨斯人收于那所谓的‘玻璃’之中,无法肆意变化,却能影响梅菲斯特。我便让他故意将乌萨斯用龙骨做实验之事宣扬出去,料想那头金狮不会坐视不管,定会请你们来协助。”

“所以维娜明明晓得,却瞒着我们?”星熊确实吃了一惊,倒是陈神态自若,专心手上的事。

“这我怎晓得,你去问她。”

眼见话题要结束,星熊放下疑虑又问:“那你为何引我们过来?”

银龙分心回答,早已不再扭动龙身,现在就像是带着星熊和陈游山。

“陈没有赤霄加持,只是凡人,我能乘虚而入占了她的身子。”

“你要控制老陈,之后呢?”

“之后?之后自然是复仇。”

星熊托着歪了歪脑袋问,“你说你要复仇,让梅菲斯特砸了那“玻璃”出来便好,为何要费尽心机引我们过来?”

“呵,我自是可以大肆破坏一波,可这无趣得很。有热闹,自然得请你们来瞧瞧。”

“那我们倒真要多谢你了。”

这话是陈说的,星熊见她手里已然准备完毕,这便不再言语,而银龙听了陈的声音更是警觉,“陈,你不是晕了么?”

……

星熊,看我下去不收拾你。

陈没将此话说出口,只道:“我且再问你一句,这些实验,也是你控制梅菲斯特做的?”

“呵,这倒不是。他被龙骨救了,心中对龙的力量满是执念,一切不过是他自发而为。只是我也恨他利用自己,是以方才我控制你去杀他。”

“既然这样,那你倒不是坏到无可救药。她少了根角也难看,我便留你一命。”

“你要留我一命?”银龙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哂道:“你骑个龙都会晕,还有余地留我一命?”

星熊很苦,心说你个蠢龙为何不赶紧闭嘴,老陈的眼神已然杀了自己三回。

陈收回杀鬼的眼神道:“那你瞧瞧,我有没有这本事留你性命。”

说完,她抬起手中的赤霄。与刚才不同的是,刀已经被修复,只不过刀尖以上是银色的。先前煌抛给陈的,是那块塔露拉的龙骨。煌在维多利亚就跟星熊说过会带上它,却没想到当时陈也在附近偷听。

银龙感觉不妙,慌忙甩动了身体,陈只是对身后的星熊喊了一句“抓紧了”便向举刀下刺。银龙哀嚎一声,就见龙身被一条阴阳龙穿过。

阴阳龙左半边是墨黑色,右半边是银白色,完全穿过银龙龙身时便成一条完整的龙。而银龙则因无法支撑在空中散成粉末状。

阴阳龙的角上还挂着两个人,陈一手抓龙角,一手抓着星熊,星熊另一只手上还拎着般若。

从远处看,阴阳龙就像是挂着一个耳坠一般。

“耳坠”上端的陈怕星熊挂着不舒服,吃力一提,终于将星熊拉上了龙角,两人顺着爬上龙头,随后陈便将星熊按在龙头正中间,自己坐在旁边。

星熊原本还觉得骑龙这事稀奇,岂料没坐多久,眼前快速变化的景色扰得她胃里翻天覆地的,她慌忙闭上了眼。

“莫要闭眼,尝尝这晕龙的滋味。”

陈的话在耳边响起。

星熊有苦叫不出。

阴阳龙在空中一转身,向着某个方向游去,顺嘴咬上了什么东西。陈知道它是将龙角咬住了,摸了两下龙头。

“哼。”

却听龙音传来一记哼声。


载着晕头转向的星熊和陈降落到地面,星熊终于颤颤巍巍下来,只是她的脑袋依然天旋地转的,根本站不住,这会儿正趴在地上干呕。

陈却是故意凉她在一旁,将手摊开在赤霄面前。

赤霄只是觑着她,装不懂。

这龙什么毛病。

陈只好摸了摸龙脑袋,这会儿它终于将龙角衔到陈手上了。

“多谢你,赤霄。”

谁知这话竟触了龙怒,陈只听见脑海中一个声音喊道:“甚么赤霄,换个名字!”

然后又是另一个声音:“我就叫赤霄,你不过后来的,轮得到你插嘴?”

……

这龙什么毛病?

陈决定暂时忽略阴阳龙的吵嘴,将龙角收起来一边转身,见到友人们都围了过来,甚至还见到了斯卡蒂与幽灵鲨,这才晓得她俩是从龙门骑着龙来的。

陈瞥眼看了看星熊,心说人家都不晕,你晕什么。

以后还想不想骑了。


煌今天看到了龙(还是三条),还与偶像击了掌(虽然直到现在都还被抓着),整个人幸福得冒着泡。身后的闪灵没有说话,眸子里却是亮的,扭头瞥见临光正在远处协助伤员,跟陈点了点头,又押着煌过去了。

幽灵鲨向陈点头问了声好,斯卡蒂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陈晓得她性子,没有跟她说话,只是一直跟幽灵鲨聊着。

斯卡蒂却冷不丁插入了话题,“维娜有话对你说。”

陈一怔,看向斯卡蒂。

斯卡蒂却兀自摇了摇头,“你还是去维多利亚,听她亲自与你说。”

陈当下了然,道:“我会去寻她。”

一旁的星熊吐得差不多了,阴阳龙就这么看着,问她,“还晕吗?”

星熊好苦,被媳妇儿晾着还要被龙嘲笑。

阴阳龙似乎是故意让陈也听到这句,陈听着觉得好笑,与深海猎人聊完便转了身去看。

不料龙又问她:“名字,改还是不改?”

……

这龙什么毛病?

她只好指着左半边墨黑色龙头道,“你为赤,”又指了右半边银白色龙头道,“你为霄。”

这起名使得阴阳龙满意了,没一会儿霄就道,“我要摸头。”

赤却急了,“不知廉耻!”

话是这么说的,眼还是觑来了。

……

这龙什么毛病!

陈没再理会赤霄,只是到了星熊身旁顺了顺她的背问,“好点了么?”

赤霄闭嘴了,这争不过的。

只好扭了头望向东方。

天际边出现一道银灰,慢慢化成了鱼肚白。

炎国人,卡西米尔人,维多利亚人,深海猎人,乌萨斯人,卡兹戴尔人,人们纷纷抬头,望向东方。

赤霄抖了抖龙身,化作一柄双色刀,安静躺在地上。


从基地回了根据地,养伤的养伤,休息的休息。斯卡蒂与幽灵鲨许久没有接触海水了,听到卡西米尔没有海洋皱眉便要离开。陈本想与她们一起,却见星熊的内伤严重,只好托那两人给维娜先带话,过一阵子再回维多利亚。

她们去浮士德的小屋里看了,发现浮士德已经自杀。留了一封信是给卡西米尔人的,大致是替梅菲斯特做的道歉。众人这才晓得最后是浮士德杀灭了梅菲斯特的意识,自己也跟着走了。

守林人接手了基地的后续工作,她与临光并不想占领这座基地,毕竟乌萨斯军还有上万人在森林里,那里简直就是个活靶子。但他们与这个基地的代表签了和平协议,无论之后乌萨斯军如何命令,这个基地的军人绝不会真的袭击卡西米尔人。

煌则被闪灵关在临时监狱,只是一天都没到,墙上便熔开了一个口子,人已经不见了。

卡西米尔游击军初战告捷,整个森林的复国情绪高涨,龙的出现更是让他们打上了“龙之复仇者”的旗号。只是这一切均与陈和星熊无关,待星熊的伤好得透彻些了,她们便离开卡西米尔返回了维多利亚。

路过火神的武器店,陈特意进去道了声谢,火神瞥见赤霄,眼中尽是羡艳之情,却仍是少言寡语。将临光委托的特产留下,她们便入了小镇,到了煌的地下室敲了敲门。

门开了,煌依旧是笑着,“等你们好久了。”

煌是特意等她们一起回维多利亚的,三人不赶时间,走走停停行了三天,终于回到了王都。她们先是回了诗怀雅先前和她们一起租的屋子,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信也没有留一封。陈觉得奇怪,晚上便进了王宫。

维娜正和斯卡蒂幽灵鲨一起吃饭,听说陈她们几人到了便邀请她们一起坐下。煌虽然玩世不恭,到底还是不敢和王同桌用餐,找了个理由退出去了。

维娜很久没有跟那么多人用餐了,虽然嘴角挂着淡笑,斯卡蒂却看出她眼中藏着一丝悲伤。

陈也看出来了,但没有点破,只是问道,“维娜,诗怀雅是不是回炎了,怎么都没留一封信?”

听到“诗怀雅”三字,维娜的悲伤从眼底深处翻了上来。


伏线回收:

煌与星熊私聊,老陈在旁边偷听:在《寻龙2》11 ,这应该猜得出来是老陈去偷听的。

维娜和斯卡蒂的对话:在《寻龙2》04 开头就说了这么一段。略微解释一下,《寻龙1》里大概没有太明显说明,塔露拉当时将维娜拐来时加了封印,所以维娜从小时候到五年前塔露拉被打败,一直都是小狮子的状态,当时是斯卡蒂一个人拉扯俩孩子(还有个幽灵鲨),对于维娜来说斯卡蒂是她的恩师,毕竟对着一头无法应答的小狮子,她还潜心教导她一切,换了别人早撂活儿了。而《寻龙2》14 也有提到,斯卡蒂对维娜视如己出,其实很喜欢这孩子。不然也不会为了维娜(不是为了陈,陈和塔露拉打架导致幽灵鲨失忆,她还有点膈应。)去求赤霄,等了一个多月。

维娜是知道龙角的存在的,确实是故意引陈和星熊去的卡西米尔,她自己也很难受,从上文说的她与斯卡蒂的对话中就能得知。她也跟诗怀雅提过,具体是在《寻龙2》08 ,但是诗怀雅看出来维娜很无奈,没有问,实际上就算问了她也不会回答,这是出于对维多利亚这个国家利益考虑的。试想一下,她的领土隔壁放了个大炸弹,除了陈和星熊别人都解不了,作为国王,哪怕星陈是自己的恩人,她也会引她们去的。为了尽可能保她们安全,她还让煌去保护她们,给她们维多利亚王室的印章

顺便一提,在《寻龙2》03 维娜把印章给诗怀雅的时候,旁边陨星诧异的表情是因为认出了这枚章的,但在给天火出示时,卡西米尔人和维多利亚人们,除了煌和天火谁都没认出来。这也是个伏笔,暗示陨星是间谍(当然她后来听说守林人小队的事并没有向维娜报告,她怕维娜知道卡西米尔军只有300多人会做出什么对守林人不利的事来,到底还是跟守林人出生入死那么多年的。ps:别说了,我这故事里所有五星干员都虐了个遍。)

城堡里多次说梅菲斯特想拖延时间。他笃定维娜不会将可能有塔露拉龙角的城堡强攻(实际上天火是收到命令的,故意跟临光守林人演呢,看她后来跟陨星佯攻打得多起劲。ps:好吧,天火没有被虐。)梅菲斯特(或者说龙角)是想要看龙骨对陈的影响,等到她们入城堡,看到陈失控就跑了。

基本上到这里为止,所有埋的线都被挖出来了,如果还有啥不清楚的可以评论问。最后三章是讲诗怀雅的故事,其实没有挖多少坑,基本上都是推进剧情,坑还是星陈这里多。

因为要交待的东西有点多,没让她们和龙正儿八经打一架,想想倒也是没有必要,《寻龙1》已经打过一次龙了,这里就干脆让龙角装个傻吧,实在是后面诗怀雅的剧情有点压抑。
最被虐的五星干员要来了,完结倒计时三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