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蛇?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0-07-11 13:56
点击:532
章节字数:50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星熊快速兜住了陈的身子,一边喊着陈的名字,一边注意着黑赤霄的动静。她是鬼,原本身体就是冰凉的,化形过后更是凉得彻底。可陈的身子却是炙热,星熊甚至觉得烫,却又不敢松开,生怕黑赤霄趁机侵入。

可她防了龙角,却没有防怀里那个人。

她又怎么可能有心防她呢?

陈的拳像是陨石一样砸向星熊的腹部,第一下她吃了痛差点松手,可到第二下时,她又重新裹紧了陈,后面每落一拳便紧一分,到最后,星熊的嘴角都渗出血来。

那黑赤霄在地上动了动,慢慢化成粉末,在原地转了半圈后又飞向半空中,汇集成某个形态。

星熊遭受着陈的拳击,原本已经疼痛难忍,瞥眼却见到空中正欲成型的黑赤霄,她心里着急,却又不晓得该如何将陈的意识拉回,情急之下用牙磕了陈的肩头。

陈的身子一颤,料想中的拳也没有如期落下。

星熊见陈有了反应,心下一横,在她耳边念了句,“老陈,忍一忍便好。”

说着便张开了嘴。


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泡在岩浆里,她想找一个出口,可四周一望无际全都是岩浆的海洋。她觉得自己快热化了,希望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裹住自己。正这么想着,她的周身突然被白光托起,那道白光帮她阻绝了岩浆,让她终于不用再忍受那份难耐的痛苦。

她开始拼命向某个方向游,白光出现后,她莫名笃定那边会有出口,也不知道游了多久,一片赤红中出现了一个白点。

陈一喜,更加拼命地向那里游去,眼见白点越来越大,她猛地一冲,进入了白色世界。

身上的白光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她发现这里并不是一望无际的白,某个位置有一道裂缝。她来到裂缝的跟前仔细打量起来,发现那裂缝正缓缓向四周延伸。

陈不觉得危险,感受不到恐惧,伸了手便开始扒那道裂缝。在她的帮助下,裂缝很快被掏成一个大洞,陈还想再挖一挖,突然间,洞那头伸进来一只手,抓着陈就向外拖。


好疼。

陈像是做了个千年梦,醒过来时大脑还没来得及回忆,这两个字就刺激着她。

然后她才发现自己身上挂着一个人,用手轻轻一推,那人的身子抖了抖,紧接着陈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凉,在身上那人退开的一刹那,疼痛从肩向四周迅速扩散,陈哪里来得及做什么准备,当下就倒吸了口凉气。

身上的人听见了,身子一颤,迅速捧起陈的脸,眼里透着微喜,“老陈?”

陈这才看清那人的脸,额上一只鬼角,向下生着一对青眸,碧发贴着面,被汗水沁湿了。

再往下看,她的嘴竟流着鲜血。

为什么流血了?

陈有点慌张,再仔细看,发现她的眼角也流了泪。

她鲜少看星熊流泪,每次流泪都是因为自己。可陈的大脑现在还是空白,她不知道星熊为什么哭,只能慌乱地帮她抹去泪滴。

可余光却见有什么东西在动,陈不得不分心去瞥,赫然见到一血盆大口冲着这边,就要向她们二人袭来。

星熊还没有意识到背后的危险,陈几乎是条件反射,抱着星熊在地上一滚,顿下来时仰面朝天,就见一通体银鳞的蛇身略过二人头顶。

那些银鳞陈再熟悉不过了,不是蛇,而是属于龙的身体。

从略过的银色龙身龙爪,再到最后的龙尾这段时间,陈终于记起了方才发生的事。她原本想去协助击杀那些白狼的,跑到半路突然急火上身,接着自己便无法控制身体,又极速跑回了楼里。

自己袭击同伴的事被一一想起,想起自己还伤了星熊,陈慌忙将星熊扶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

星熊知道陈恢复了意识,看着陈焦急又后悔的眼神便知道她在看什么了,她扯了个笑,“我还咬你了呢,扯平了。”

银龙还在空中盘旋,星熊迅速收回了笑,轻轻离开陈的怀,向着银龙举起般若来。

陈也起了身,拔出腰间的黑刃。

这是火神重新给她铸的刀,但龙鳞极硬,陈不可能用这把刀对抗银龙,真正能造成伤害的,只有星熊的般若。

龙是至阳,鬼是至阴,是以相克。

何况先前沾染了陈的龙血,吸收龙气的般若甚至挡下了黑赤霄的斩击。


另一边,与巨人缠斗的闪灵和煌都注意到银龙的出现,她们两人的位置较近,煌竟还有空与闪灵闲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龙呢,虽然是个冒牌货。”

闪灵本是不怎么理会煌的,似乎是并肩作战的感觉让她提起了兴致,这也回道,“虽然是假的,却和真龙无异,而且还是健全的。”

五年前的龙门,闪灵作为医者,也在岸上旁观了战斗,自然是看见了塔露拉浑身的伤和缺失的龙角。

煌见闪灵回答了自己,不禁得意起来,冲着巨人接连压了三次爆炸,一边又道,“我看刚才星熊小姐都化作鬼了,你说陈小姐能不能变成龙?”

闪灵快速绕开巨人的攻击,挥剑一劈,一道白光向前划去,击中了巨人的胳膊。

“她应该变不了,否则五年前就变了。”

“啧啧,真是可惜。”煌咂了咂嘴,倒并没有真的觉得可惜,瞥眼又瞧了闪灵的动作,问,“闪灵小姐,剑术如何?”

闪灵并没有瞧她,只是抬手一挥,正好将袭来的巨人的三根手指一同砍下,这才回,“你觉得呢?”

巨人生得高大坚实,那手指自然也不比寻常人的手指,三根叠起来差不多有一棵小树那么粗。

煌瞧她轻易一挥便斩下三根,知道了答案,却还是问,“砍手指可以,砍头行不行?”

闪灵倒是直言,“太厚,没法斩断。”

煌侧身躲了攻击,竟是跳到闪灵身边,“我再帮你加点力,能不能行?”

闪灵在城堡没见到煌战斗时的模样,不过这么几分钟也大概了解到,她的法术可以产生爆炸,煌是想用爆炸的冲击将闪灵的剑推进巨人的脖子。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关键却是如何能够得到巨人的三米高的脖子。

煌从闪灵的眼神中读出了疑问,她咧嘴一笑,伸手就搂上了闪灵的腰。后者下意识就想躲,却又不再动了。

煌见她准备好,伸出手掌向下,默念了一段话,在两只巨人的攻击落下前突然一施力,脚上瞬间就被什么东西托起,带着闪灵蹦到半空中。

随后她与闪灵向前,在即将落下时又是一拍。闪灵只觉得背后有一阵无形的风快速推着自己向前,她迅速将剑刃调至最佳角度用力一挥,同时在她发力时无形的风又将她的剑刃向巨人脖颈一送,这一击,竟将剑埋入了三分之二。

剑似乎卡在里面了了,闪灵忙使了一道法术将脖颈炸开,这才拔出剑,从上面跳下。

煌见了又是施法,闪灵顿感下降的速度减缓,稳稳地落在地面。

这一套配合下来,闪灵才知道煌能够压缩或膨胀空气,爆炸不过是压缩过密的产物。

只是那只被攻击的巨人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会儿依然对着两人所在的位置挥拳。但动作幅度太大,那裂了三分之二的脖颈无法支撑,那脑袋就这么吊下来,挂在脖子上。

巨人依旧是靠五官来判断煌与闪灵的位置的,只是现在头部倒挂,感官变得混乱,现在正在原地胡乱挥着胳膊。

另一只巨人见了这场景,开始有意识规避煌与闪灵的合作攻击,她们想如法炮制,却总在半空中被巨人逼退。

但因为对方开始更加注重防御,两人也得空观察基地其他人的情况。


临光与乌萨斯军人合作,暂缓了巨人的行动,可弹药到底有限,没一会儿就打完了,临光又重新暴露在不间断的攻击中。

有一名乌萨斯士兵看得着急,却突然想起什么,喊了几句话,这下附近尚且能移动的伤员们都一瘸一拐地向某个方向移动。

临光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也知道他们是有了办法,便专注于巨人的攻击等待,没一会儿,她就听某一个乌萨斯士兵用不太流利的卡西米尔语喊,“跑,东边!”

临光心下了然,迅速转身向东跑去。

“东南!”跑至某处,她又听到一句指令。

她轻轻侧身,转了方向。

“南!”

再次听从了对方的话,临光迅速移动着。

身后那只巨人也紧追不舍,临光的体力很好,跑了那么久依然是保持着冲刺的速度,否则以巨人跨一步抵人类三步的速度,临光早就被追上撕裂了。

就在此时,乌萨斯士兵那里传来一个词,“逃!”

临光明白这是引到位了,只是不知道攻击会从何处来,只好赌了运气随便跑了一个方向。

高速运动时,她听见远处传来轰的一记炮声,随后是一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她好奇之下回头,就见一巨大的箭头带着粗实的铁链冲向巨人,一下子刺穿了它的腹部,扎入基地的地面。

巨人只是怒吼一声,双手握紧铁链想向外拔,无奈箭头已经钉入地面,它一下子拔不出来。

临光终于松下了气,这一下竟然是全身无力,瘫倒在地上。

太累了。

缓了一会儿,她坐起身,四下去寻那些帮助自己的乌萨斯军人,只是当她寻到时,却发现那群人并没有望着自己,而是震惊地盯着某个方向。

临光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竟发现一条银龙怒视着自己,呼啸而下。

其实仔细看,银龙是冲着那条铁链来的,但临光就在铁链附近,龙的冲锋无疑会波及到自己。

她想起五年前在龙门,那条名为塔露拉的龙悬于她的面前,像是有着无尽的怨气一般,抬起龙爪就向她所在的悬崖处袭来。若不是陈放箭吸引了银龙注意,她现在早已沉于龙门的海底。

如今这条龙带着相同的表情向她袭来,真奇怪,明明龙的面上不会有任何情感波动,她却知道它发了怒。

仔细瞧,这条龙与龙门那条长得都差不多。

心底的恐惧涌上来,临光后知后觉自己该逃跑,却因为先前与巨人的大战太过消耗,自己脚下瘫软,竟无法站起,眼睁睁地看着那龙头越来越大。

当龙头就要逼近自己面前,临光下意识闭上了眼。可预想中的冲击没有来临,她心下一喜,睁开眼却见一排排墨黑色的贝壳在自己眼前整齐略过。她挤了挤眼,以为自己是死了出现了幻觉。

贝壳怎么可能出现在空中,又怎么可能那么整齐的排列呢?

而且这种墨黑色的贝壳,自己从没见过,却又觉得这颜色眼熟。

她转念又一想,这里是卡西米尔,属于森林地区,又怎么会有贝壳这种海洋生物?

她百思不得其解,却冷不防双肩的衣料被一抓,自己被拖着,离贝壳越来越远。

随着视角不断放大,她突然发现,那些其实根本不是贝壳,竟是一枚枚鳞片。

它们妥帖裹在正在游动的呈长筒型的表面。

蛇?

这是临光的第一反应。

可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她发现那条蛇居然腾空而起,而且此时她才发觉,那长长的身子之后还拖着一条绒尾。

她虎躯一震,竟然又是一条龙?!

拖动临光的人感到她的动作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低头一瞧,语气中微微一惊,“临光?”

听了上面的人唤自己名字,临光才抬头看了那两人,这一看也是惊愕,“斯卡蒂小姐,幽灵鲨小姐?”


刚才从龙身上跃下,斯卡蒂和幽灵鲨只知道赤霄底下护着一个人,因为龙挡住了所有光线,她们一时也没认出来那居然是五年前和闪灵一起救治了幽灵鲨的临光。

三人见面自然是惊喜的,只不过现在依旧在战场,想起与巨人苦战的闪灵,临光马上道,“我还没事,但是闪灵和煌那边还在与巨人苦战,你们能去帮帮她们吗?”

斯卡蒂惜字如金,这会儿也只是点点头便冲出去,是幽灵鲨回了个“好”字。

临光只是体力透支,倒没有受什么伤,见两人离去,她便撑着战锤起身,向那些乌萨斯军人那里去了。

斯卡蒂和幽灵鲨一路又救了几个人,却看见一只巨人腹部透着一条断裂的巨型锁链,正在无差别破坏。她们的血眸对视,这便冲了上去。

深海猎人的力气比寻常人大出不少,斯卡蒂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巨人正发着狂,见有两个活人冲过来,当下便拔起陷入地面的锁链,甩起袭来,却不料斯卡蒂只是举剑一挡,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击。幽灵鲨趁机而上,手中发条一拉,锯齿轮盘便发出“呲呲”的切割声。斯卡蒂见准备完毕,持剑在锁链上一绕,再是向外一翻,巨人的整个身体便失衡倒了下来,幽灵鲨迅速站定,锯齿一挥,如此厚实的脖颈竟轻易就这么断了。

斯卡蒂将巨剑取下,对着掉落下来的脑袋一扎,那巨人的四肢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


不远处的煌见了,感觉后颈一凉,总觉得方才割的是自己脑袋。

闪灵当然也瞧见了,面上不动声色,嘴上却道,“试一试。”

她说的试,是刚才闪灵与煌又想出的一招。其实完全可以将面前的巨人交由幽灵鲨和斯卡蒂来解决,只是想到刚才和煌合作才将将砍下巨人脖颈的三分之二,而斯卡蒂与幽灵鲨竟轻而易举解决,饶是闪灵这样冷漠的女人,也生出一种作为剑士的骄傲来。

虽然她还是很讨厌这把剑,但那个人一向认为闪灵是最强的,即使那人现在看不见,她也要维护这个尊严。

煌和闪灵的想法类似,虽然不知道那两个女人是谁,但她也自诩自己的法术高明,不能被这种半道进来的人抢了风头。

煌带着闪灵向前使法,两人便乘着冲击波向后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随后两人一起默念了几句话,突然之间,这两人周围爆发出一白一红两种耀眼的光来,白为圣光吞噬黑暗,红为火光驱逐寒夜,两道光一齐向巨人的脑袋袭去,很快,那层坚硬的外皮被化开,闪灵见时机成熟快步冲去,煌配合将闪灵送向空中,就见红光裹着白光拉开了巨人的头颅,失去了硬壳的保护,里面的软肉不堪一击,瞬间被法术炸得粉碎。

见敌人被打倒,煌和闪灵收起法术,闪灵更是快速将剑纳入鞘中。煌脸上的笑意永远都是藏不住的,她三两步走过去,冲着闪灵抬起手掌。

闪灵只是带着一丝不解的表情地觑着她。

“击掌!合作完不都该击掌吗!”

闪灵微愣,这才试探性地伸出掌心轻轻一碰。

煌开心极了,她在城堡时就很在意以一敌三的闪灵,简直把她当了偶像来看,这回与她合作杀敌更是让她愉悦得不行,可这还没愉悦几秒钟,她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翻,自己的手竟被控制住了。

“维多利亚的间谍,得看牢了。”


伏线回收:
般若被强化:【寻龙2】04 还有【寻龙2】07 都写了般若吸收了老陈的血,还没浪费,挺好。
闪灵治疗幽灵鲨:【寻龙1】下 提到幽灵鲨被陈塔大战时波及伤了头,【寻龙1.5】01 写了一下临光和闪灵治疗了幽灵鲨的头疾。
顺便一提,闪灵说的 “但那个人一向认为闪灵是最强的,即使那人现在看不见,她也要维护这个尊严。”指的是利兹。
你们猜怎么的,我就很喜欢虐五星干员,你们细品一下文里出现过的五星干员们,没一个不苦的,可惜大多数不是主角,就算苦也说不了几嘴,当然了,当主角的应该更加虐一点。
不过我倒是挺快乐(
至此已经到了我更新的地方,离完结还有四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