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白鬼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0-07-10 14:02
点击:380
章节字数:48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临光在一旁给陈和星熊翻译,听到这也觉得古怪起来,“敌人抵抗,你们不得不杀他们,这我没有意见。但是为什么说好像?”

见没人翻译,煌便替了临光的工作。陈觉得这一路上煌一直在盯着自己,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不动声色地向星熊那里挪了挪。

煌看在眼里,并没有表示,接着翻译队员的话。

原来这两名战士发现两个落单的敌人,原本想把他们骗到一旁击晕,谁知那两人一动不动的毫无反应。他们觉得古怪,拍了拍那两人的肩,不料这一拍,这两人先后栽到地上。战士们吓得浑身哆嗦,因为那时候周围还有六七个敌军。只是奇怪的是,他们谁都没有反应,战士们觉得邪门,探了探这两人的呼吸,居然是没气了的。虽然没有敌人动作,他们还是把人抬到没有人看的位置,取够了军装才回来。

所有人听后都蹙了眉,临光转而问了那几个俘虏。但他们毕竟只是厨子,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煌的眼珠子转了转,又问,“这里就这一个食堂吗?”

厨师被问懵了,却还是老老实实道,“另外还有一个一样大小的。”

煌又打量起这个食堂来。

一旁靠墙的闪灵却一改先前的沉默,“这个食堂,最多容纳五十人用餐。你们分批次吃饭吗?”

“不,从来都是一波饿鬼进来抢吃的。”

听到这,这些聪明人们也都意识到了什么。临光给陈和星熊翻译过后开口,“也就是说,这里应该只有一百名士兵驻守。但按刚才在城堡正面的情况看来,这里至少也有三百多人在城垛上。”

煌瞥了一眼星熊,却又用东国语说了一句,“这里,有鬼啊。”

星熊幽幽地回说,“是了,我就是鬼。”

陈偶尔会跟星熊学两句东国语,她也听懂了,向煌投了个冷冽的目光,不料对方太过厚脸皮,居然回了个大大的微笑。


虽然有了些小插曲,所有人还是迅速换完装,临光看准备得差不多后向队伍下令道,“从现在开始进行潜入作战,不到万不得已禁止攻击,你们两个,刚才的尸体带我先去看一下,其余人先往前走,谨慎些。”

陈和星熊不会西方语,便跟在队伍靠后的位置,煌就像个跟屁虫跟在她们后头。见后面查看的临光上来了还打了个招呼。

有些话不方便在战士们面前说,临光干脆说了龙门语,再由闪灵翻译给守林人听。

“那两具尸体死了很久了,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如果对方能控制尸体的话,一旦引起冲突是我们这边不利,都小心点吧。”守林人听后也只是蹙眉提醒了一句。

有了军装,这一路顺利许多。敌军都是往城垛上跑,他们也容易混入人群。但当他们上了城墙后却发现,如果要向城堡方向走,必须逆行。

“都跟着我,见机行事。”临光低声与身旁的战士道,那人便扭过头再去其他人说,就这样一个个传话过去。

临光其实很紧张,刚才她见到了那两具诡异的尸体,它们没有像一般尸体那样腐烂,却是全身光滑发白,那是种一般人不可能拥有的惨白色。平日里这瘆人的白隐于军装之下,而这支军队所戴的帽子也和其它军队不同,是带有面罩的头盔,自然也无法从脸上分辨出来。

就像是回到了三百年前的西方世界。

因为面部有遮挡,小队每个人胳膊上都系了一条绳带以免错认。

临光带队走在前头,耳边混杂着枪炮声,许多敌人从身旁路过,其中有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有的则像机器一样不管不顾。她知道回头看的一定是人,只要他们没说什么,那些尸体也不会动他们。

一个类似于长官一类的人看见了他们,瞥了一眼问,“你们去哪?”

临光赶忙将事先想好的说辞托出,“我们奉命去城堡办事。”

一听到这,那个长官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临光,目光落在她胳膊上的绳带上。

临光心里一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敌军队伍里有非人的东西,他们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刚才如果自己不说话直往前走反倒是不会惹人生疑,这也是走了那么久却没有人问过他们的原因。然而刚刚自己却回了话,还提到了城堡,实际上他们并不了解这座城堡的情况,理所当然地认为那里也是有军人入驻的。

可梅菲斯特肯定是住在那的,但情报却找不到半点与他相关的消息。也就是说城堡或许只有少数获得许可的人才能进入。

甚至是没有军人入驻。

那名军官已经警惕地将手按在腰间的配枪上,站在临光一旁的战士瞥了他一眼,迅速抬手击晕了他,并且牢牢兜住了他的身体。

一行人假装扶着军官快速通行,终于从城垛上下到地面。

临光急于求证自己的猜想,派了两个士兵先去城堡外围侦查,又让人把那个晕过去的军官捆起来藏进仓库。

其他几个人自然也知道刚才惊险,守林人还闷了一句,“真邪门。”

煌听了也笑嘻嘻跟了一句,“真邪门。”

这一路上,大家都学会了无视煌的话,更别说像陈和闪灵这种不怎么说话的人了。但不知为何,闪灵却在这时接了她一句,“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闪灵一发话,除了两个没听懂的人,其他人都盯着煌。临光一向照顾人,诧异片刻后过去给两个东方人做了翻译。

“你怀疑我?”

闪灵却只是偏开眼,目光投向外面。那边有个士兵急匆匆跑来,胳膊上还系着绳带。

“临光小姐,守林人小姐,从外面看,城堡里似乎并没有敌军,我让我兄弟留下再观察一段时间,等会可以再找他确认。”

“知道了,辛苦。”

临光支开了战士们后,才将目光再次落在煌身上。

煌被临光盯了,竟开口问,“怎么,喜欢我啊?”

没料到煌竟然如此没脸没皮,薄脸皮的临光竟偏过了眼,向闪灵求助。

闪灵接了那目光也不作表示,只是开口问煌,“你知道什么?”

煌撑着下巴,眼珠子转了转,又落到闪灵身上,“要有人说喜欢我,我就告诉你们。”

所有人的目光杀到煌身上。

煌发现她可能一下子受不了那么多女人的杀意,虽说临光和星熊的目光太过于温柔可以忽略不计,守林人气鼓鼓的模样只让人想调戏,可另外两尊神的目光竟是真的要杀人的目光。这让她体验了一把所谓“凉意从背脊窜上头”的快感。

碍于众人,或者说陈和闪灵的压力,煌还是照实说了,“那些尸体都是梅菲斯特的傀儡兵,不会觉得痛,打起来的确很头疼。但这些傀儡都不过是他的一些失败品而已。成功的,都在那座城堡里面。”

“那些是什么?”

“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见到以后还活着出来的。”

守林人瞥了她一眼,“你们知道那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她倒是并没有针对煌,这话指的是天火所在的维多利亚军。

煌摆了摆手,“我都说了我只是个侦察兵,上面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

守林人无视了煌,只是看着临光道,“怪不得天火说要强攻。”

闪灵却在一旁思索着,没有说话。

倒是陈听了翻译后思考了片刻,又说,“可那位梅菲斯特,像是笃定我们不会强攻似的。”

煌的视线落到陈身上,饶有兴致地看着。

陈正在思考没有意识到,倒是星熊觑着煌,感受到这股视线,煌便大方与星熊对视起来。

临光看了看表,又对其他人道,“离天火限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只能先进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队伍重新整顿出发,一行人谨慎行到城堡外,问了留下看守的士兵,他表示这段时间里没有任何人进出。

临光点点头让他归队,所有人都聚集到城堡大门口。她打算像先前一样迅速开门直接冲进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可当临光冲进门后,却只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少年,面色苍白,被先行的队员制伏。

“哎呀,来的人倒还挺多的呢。”

那个少年嘴角挂着没有温度的笑,临光仔细看才发现,他居然和先前那两具尸体一样,全身惨白,没有丝毫血气。

可他分明能说话,能思考。

他是个人。

随着沉默降临,如此场景变得十分诡异。

少年的眼珠转向临光身后,看着队伍中的某一个人。

突然间,那人眸中红光一闪,提着刀就向前冲。

抓着少年的士兵反应也算迅速,怕被伤到猛地侧身,却见那人的黑刀刀刃定定地落在自己眼前。


煌及时控制住了陈,否则这一刀,连梅菲斯特带那个士兵都被一穿而过。

星熊哪里料到陈会突然发难,回过神来却见煌抓住了陈,一时面色古怪起来。

星熊极少在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真实的情感,可这一瞬,后悔,不解,怀疑,一串表情显露在她脸上。

然而也只是这一瞬而已,下一秒跑到陈的面前,只剩下心疼。

因为她的陈哭了。

准确来讲,是流泪了。因为陈并没有感觉到悲伤,相反,她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不知名的愤怒,这种情感从踏进这座城堡后便开始发酵,直到刚才,少年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就像是点燃了引线,轰地炸裂。

她居然想杀了那个少年。

其他人则是对这变数吃惊不已,不再管那个少年了,都看着陈。

临光离陈很近,她看到陈的眼白不知何时布满了血丝,原本她的瞳孔是温润的红玉,如今却是一对暴戾的恶魔之眼。陈咬着牙,颤着胳膊,将手上的刀转指了个方向。

像是在忍住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抓,住,他。”

临光浑身一激灵,迅速转过身,只见原本控制着少年的军人突然抓着自己的衣领向外扯,表情痛苦。而少年早已脱身,打开正中间的门钻进去了。

而闪灵紧随其后冲了过去。

事情变化得太快,好在临光沉着,喊了一句“进门”,又眼神示意了守林人,将队伍指挥权交给她。

临光见陈身边有星熊看着,便去看了那名战士。

他惊目圆睁,扯着衣服的拳骨节分明,已经将外衣扯开一个口子。他十分痛苦,偏偏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变化,临光慌忙想按住他,却被喊了一句,“别碰我!”

临光的手一滞。

这名战士也是学医的,知道方才梅菲斯特对自己做了什么手脚,他怕会有感染力。

他的表情狰狞,却还是瞪着临光,像是要把眼珠子贴在她身上一般。

临光意识到他有话要说。

“杀……”

临光的眉头一皱。

“杀了我……”

“闭嘴!”临光平时都是沉着冷静的,从没吼过这样的词。

她伸手,再次想要帮助那名战士。

可下一秒,一把铁锯横在她面前,战士的身子突然一颤,再也不动弹了。

临光死瞪着那把铁锯,咬着牙问,“你做了什么?”

“他马上就死了,会变成那些傀儡。”煌居高临下盯着临光。后者一直盯着前方没有抬头,她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临光没有说话,胸口的起伏剧烈,慢慢才稳定下来。

知道她平静下来,煌才收起了锯,抱着臂站在一旁。

临光缓缓起身,看了眼地上的尸体,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明显不是那把锯造成的伤害,很明显,煌用的是法术,为了不破坏他的尸体。

“谢谢。”临光突然小声道。

煌原本并没有打算被临光谅解,听到这两个字后竟是微怔,片刻后又道,“傀儡不会传染。”

也就是说,这名战士的遗体可以被安全回收。

“多谢了。”

临光又扭头看了星熊和陈,见那边稍微稳定下来后又问,“我们要跟上队伍。”


在临光因痛失战友悲伤之时,陈也在试图压迫自己内心的愤怒。只是这种愤怒是不具名的,她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尤其是对那个少年,她恨不得上去撕裂他的胸膛。星熊一直在身边安抚,这才使陈慢慢压下心里的怒火。

星熊则是一脸担忧,陈居然流泪了,那个少年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陈变成这样。她见陈稳定下来,便伸出手捧着她的脸,用大拇指抚去泪痕。

陈感受着恋人的动作,但很快她便感到一丝异样,她猛抓住星熊的手腕,问了句,“我哭了?”

这句话问得很困惑,星熊心里一跳,“你不晓得么?”

“不,我只晓得我十分恼怒,尤其对那个梅菲斯特。”

说到这,她心中的火气又上来了。

她其实是不认识梅菲斯特的,但她肯定,刚才那个白衣少年就是他。这与其说是直觉,更像是突然刻入她脑海中的记忆。

星熊赶忙顺了顺她的背,“莫要生气,待会抓住他,逼问他究竟做了甚么。”

陈却摇了摇头,“我变得易怒,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一进来就如此,这里有古怪。”说完,她又瞥了眼煌,“她可能知道些甚么。”

想到煌之前迅速的反应,若不是早有准备,以陈的速度她绝对抓不住。

星熊颔首,“我们先进去,静观其变。”


四人进到门后,发现这里是宴会大厅,里面左右摆了两排圆桌,将中间用红毯空了出来,最里面是个小舞台,两边开了两道小门通往其他地方。

“奇怪,人呢?”临光四下寻找,并没有找到守林人他们的影子。

陈蹙眉打量着,将目光落在尽头的那两扇门上。

“进去了。”说完陈便向着门那里走去。

煌一边打量着一边向前走,在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滞,道了声,“停。”

陈停下脚步,下一秒竟向后一退,紧接着那扇门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开,陈早已抬起黑刀,将那横冲直撞的东西拦腰劈开。

随着门的打开,激烈的枪声突然闯入四人的耳朵。

临光吃了一惊,这两道门的隔音效果太好,外面这么响,自己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听见。随后又想到听到声音的陈和煌,陈原本就是龙,与常人有异,怎么煌也能听见?

星熊也有同样的疑问,转念又想煌既然都能抓得住陈,这听力应该也不成问题。

门外的枪声渐渐消弱,为防止误伤,临光走到门口,将自己的战锤向外一伸,道,“是我们。”

守林人的声音从拐角传来,“好。”


其实我在LOFTER更新时还画了个示意图2333看不了倒是也没啥大问题。
我的角色技能基本上是按照明日方舟原本的设定来的(除了诗怀雅没有无人机),就是给煌设定的时候因为我的信赖没提上来x看了一眼就以为是压缩/膨胀空间的法术,结果现在发现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这设定还有点重要没法改了,只能就这么将就了,反正也差不多x。
所以这边理论上煌不是听到了门后的声音,而是感觉到空间有压力变化,大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