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潜入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0-07-10 13:57
点击:412
章节字数:53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战火烧进了城,这就如同无数其他的战争故事一般,总结下来不过是赤红染上了眼。唯一能提一嘴的就是他们没有那么残暴,民众与投降者都不会感到特别的疼痛。星熊和陈并不在前线,她们只是随着后续的医疗队员一起踏入血色的城中而已。

远处那座依旧抵抗的城堡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向前没走几步,她们便看到了对着那里动脑子和耍嘴皮子的人们。

“按先前所说的,我将会带上卡西米尔最精锐的战士前去拿下这座城堡,献给推进之王阁下作为饯别礼。”

临光的背后站着闪灵,陨星和几位身强力壮的战士们,不料天火却皱着眉问,“五分钟就能拿下这座城堡,为什么费劲潜入作战?”

“我们之后还要深入森林与乌萨斯周旋作战,现在还是希望能够保存实力。”临光是个实在人,干脆将事情挑明了来说。

“谁知道你们保存这实力是要对付谁,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听说丽兹的医术高超,我军有些重伤员需要医治,让她来帮个忙吧。”

“你想让丽兹做人质?!”守林人看来也很中意这位人美心善的医者。

“天火阁下,现在挑起争端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只会让梅菲斯特有可乘之机。”

“啧,你们卡西米尔人都这么小气?不然你们还是强攻吧,免得那么麻烦。”

局势剑拔弩张,在这个关头撕破脸皮很难说究竟是天火个人的突发奇想还是有维娜在背后指使,实际上卡西米尔人深入森林抵抗乌萨斯军队,对维多利亚来说应该是件好事才对。

陈与星熊对政治不感兴趣,可天火的强攻计划对他们而言有弊无利。这几天,她们随着军队沿路调查了所有村镇,只得到一些谣言传说,唯一一条值得探寻的信息是从梅菲斯特的前图书管理员那里听来的,他说梅菲斯特沉迷于搜寻关于“不明生物”的事迹,馆内藏有不少相关的资料。按这说法,馆内一定有关于塔露拉袭击西方时的资料才是。

鉴于这个原因,陈决定插手帮一把卡西米尔人,她让身边那位兽人帮她翻译着。

“天火阁下,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同去。”

“你?”

说着,陈拿出了推进之王的印章,原本她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枚普通信物,却没想到天火见后先是一愣,之后竟直接单膝跪地,一改先前的专横态度,“抱歉,我不知道是您是王的代理人,方才多有失敬。”

天火这一跪倒是让陈不知所措起来,她暗忖维娜到底把什么玩意给了诗怀雅,怎么有如此大影响。周围的维多利亚人和卡西米尔人们也都愣在原地,但他们谁都不认识这枚印章,只有一位黑发白衣的女性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先是看了一眼印章,随后仔细打量着陈。星熊赶紧让天火起了身,化解了这尴尬气氛。

“既然是王的代理人发话,按您说的做就是了。”


事情出乎意料地解决,商议过后,行动限时三个小时,如果超过这个时间没有见到信号的话,天火便会率军强攻。临光很快便做好了准备,只是原本是陨星要一起潜入,守林人却临时变了卦,将陨星留下指挥卡西米尔军,自己提着弩枪跟上了作战小队。

城堡在城镇一英里外的原野之上,城前挖有护城河,往来只有一座长桥与中心岛相连,岛上则是一吊桥,早已被守军收起。她们商议,由军队佯装从正面进攻吸引注意力,小队则从侧面游泳渡河,攀上箭塔上到城墙之上进入。天火先是用骑兵快速抢占了中心岛,随后又调来了重装部队与魔法部队合作,从中心岛向城堡发动远距离攻击。

正面打得热火朝天,小队也已经到了岸边。就在此时,一个女人从身后小跑着过来,正是方才打量陈的那个黑发女人。守林人警惕地盱着她,她却大咧咧地说,“我是煌,前期的侦察工作是我做的,天火阁下觉得我可能对你们有用,就叫我来跟着你们。”

“呵,天火阁下对我们真上心呢。”

守林人只是嘴上说了这么一句,倒也没有赶她走,只是将弩枪架好瞄准对岸道,“你们先下河,我掩护。”

听完,临光也没有犹豫,只是对煌说了一句“跟好”,率先跳下了河,其他人也都像下饺子一样跳下去,煌还来了一个鲤鱼打滚。

陈与星熊被留在了最后。

要说陈这五年什么都没做那是假的,自从与塔露拉那一战之后,她最积极学习的就是游泳与潜水了,诗怀雅总是拿这件事笑话她,开始她并无法反驳,到最后却练成了诗怀雅也不得不佩服的水平。

虽说现在正值初春,但这水却是温暖舒适。陈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却很快闻到了一股异味,那是一种混杂着粪便与烂肉的味道,陈皱紧了眉,想着赶紧游离这个破河。但就在这时,她感到水流有一股不寻常的涌动,不是前面的闪灵或后面的星熊造成的,似乎来源于水下。闪灵也意识到了,踩着水回头向陈与星熊示意,而远处岸上的守林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抬起了弩枪。陈与星熊背对着并看不见,只是见闪灵的表情一变,喊了一声“当心!”

一发弩弹擦着水面飞驰而来,在陈的右手边不过半米处炸开水花。

陈被溅了一脸的水,但她的鼻子清晰地分辨出了某种味道。

血。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一阵慌乱,一位队员在水面挣扎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拖进水中。陈终于反应过来,吸了一大口气钻入水中。


护城河水下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水草爬满河床,印得视野一片浅绿色。陈从方才守林人攻击的位置发现了一条血迹,在水中慢慢化开蔓延开来,四下寻找,并没有找到被伤到的东西,却是看到一脸担忧游过来的星熊。而方才还在附近的闪灵不知何时已经游到远处,手中拿着那把未出鞘的剑,似乎在与什么东西缠斗。

陈用手指了一下闪灵的方向,星熊点了点头,两人刚准备向那边游去,陈却突然发现星熊的背后有一团东西正在快速变大,下一秒,一张血盆大口赫然出现在星熊背后。陈想要拔剑,却因为水的阻力无法迅速拔出,好在星熊从陈的表情中感知到了危险,迅速向侧前方一蹬,这才将将躲开怪物的袭击,但却因为事出突然沉了般若。

陈因为这次攻击看清了怪物的模样:浑身长满了恶心的突起,头极扁,吻却很长,方才张开下颚时陈竟一瞬间误以为它是什么巨型动物,现在看来身长也不过一人高。可这东西在水中游得极快,陈也仅有一瞥的时间来观察它,这会儿它已经窜远了。对于这东西,陈的脑袋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很快便被抛掷脑后了,毕竟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它。

远远地,那个玩意又盯上了星熊,陈这才发现她没了武器,慌忙向她靠近,将将赶上那烦人玩意又一次进攻,水中不便劈斩,刺击倒是得心应手,陈一击突刺,将那东西的嘴戳穿。怪物吃痛之下直甩尾巴,岸上的守林人瞧见了,一发弩弹送它归了西。

陈见它不再动弹,将刀拔了出来,拉着星熊游出水面喘了口气。趁这个时候她望向周围,攻城的声音很响,暂时还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而闪灵她们似乎也解决了那边的问题,一个个都冒出了头。

星熊甩着脑袋,啐了一口水骂道,“该死,这里怎么会有蛟?”

蛟?陈的第一反应便是古代炎国传说中未修成龙的那个蛟。这种传说对一条龙来说过于好笑,她道,“这世上根本就无蛟,不过一种动物罢了,具体为何物,他们大概有些数。”陈看了眼临光那些人的方向,见星熊缓过来一些又道,“走,我们去取般若。”

再次下水,河中已经到处都是血色弥漫,陈不太喜欢这种感觉,等星熊取盾时故意将目光投得远了一些,却见接近城堡地基处有几道铁隔栏,间隙不足以使人通过。待星熊取了盾,陈便招呼了她看。星熊先是一喜,指了指临光等人的方向,两人便一起浮回了水面。

临光先前就看到她们两人潜下去了,见她们出水便问,“水下有什么吗?”

“似有个排水口,或许能从那里进去。”

听到这,闪灵瞥了一眼煌,对方仍然是那副笑脸。

陈也反应过来了,问煌,“你不是做的侦察,怎的连下面有排水口都不晓得?”


这一路下来,陈如果要与临光闪灵以外的人说话,都是要通过她们做一个翻译的,所以现在她理所应当地等着临光开口,却没想到同时说话的还有煌。

“我当时没有下水,当然也不知道啦。”

标准的龙门语。

一张大咧咧的笑,似乎很纯真。

在场的人却都冷冷瞥着她。

或许是场面太过压抑,煌自嘲般抱住自己的身子,甩下一句,“好可怕哦。”就默默游走了。

临光让先前被袭击受伤的战士回到岸边,顺便将守林人叫来,其他人便再次潜入水底。

众人游到排水口旁,见附近还残留了一些烂菜叶子之类的生活垃圾,确定这里的确可以通向城堡内部。人们开始尝试破坏金属栏杆,只是在水中谁的武器都使不上劲,倒是煌在一旁像看笑话一样,陈瞥了她一眼,指了指她的武器。

煌的武器是一把锯,是最方便割开栏杆的武器。

即使在水中,煌也保持着那副笑脸,仿佛根本受不到水中阻力一样。这会儿已经提着锯游到了隔杆旁。

估计着所需时间会很长,临光便将大家召集起来布置,留了一个人在水下看着煌,其余人先上到水面。

闪灵并没有跟着临光,一直在水中望着煌。

不料煌却突然转过身,冲着闪灵比了个大拇指。

下一秒,她背后所有的栏杆全都断裂开来,沉到了水底。

闪灵面上没有任何反应,跟着其他人后面浮了上来。

这一会儿,守林人也已经游到一旁,正巧此时水中又冒出了两个脑袋,一个是留在水下的队员,另一个是煌。

临光古怪地看了一眼煌,又问,“怎么回事?”

队员也是满脸疑惑,“栏杆断了。”


此时的陨星和天火远远地观望着小队的一举一动,见他们全部潜入水中,将情况猜了个大概,这才稍稍安心下来。天火更是传令下去,“攻击再猛烈些,给小队减轻压力。


随着人们越游越远,他们发现水道越来越宽,终于通向了个类似于水库一类的地方,众人悄悄露出头,发现虽然通向城堡内部的水道被隔栏封住,但高台上却有一扇门,有五个士兵守在这里,这里离高台很远,士兵们的心思又全在地面上的战况,是以谁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临光向众人打手势,示意分成两路从高台两边登陆。陈与星熊负责右边,那有两名守卫站在两侧。潜到接近高台的位置,在水中看见临光的手刀向前一劈,陈的左手迅速攀上高台,用力带动身体跃出水面,而右手早已握紧刀柄,就这么顺势向敌军身上一刺,之后便扶着高台快速翻了上去。

煌没有分配到任务,只是在水里饶有兴致看着陈的动作,待岸上都解决后才跟上去。

他们一路都在尽力减少伤亡,所以除了这伙人中负隅顽抗的队长外,所有人都只是被击伤或者击晕而已。将敌人都捆起来后,临光打头开了那扇门。

门背后是向上的台阶,另有一扇木门在台阶的尽头。由于不知道之后会有些什么,临光便让战士们做好准备,倒数三声后猛地开了门。陈排在较后面的位置,看到门后的样子时战斗早已结束。

这里是食堂,四张长桌平行摆着,由于正面的佯攻,这里并没有用餐的战士,只有几个看似厨师和佣人一样的人被控制着。

临光提着战锤前去问话,陈便和星熊走进食堂里。从楼上传来清晰嘈杂的脚步声,很明显上面存在着大量士兵,如果毫无准备地冲出去可能只会自讨苦吃。她们四下打量着,却感受到背后那个黑发女人的视线。两人没有去看,只是对视一眼。

没一会儿临光已经问完话过来,召集了小队开会。

“厨师说这里只是外城,要想到内城的话必须从南部或北部的楼梯上到三楼以后向里走,那里才有通向内城的通道。现在敌军都集中在外城,就算到最近的南楼也难免遇到大量敌人,我提议我们全体换上敌人的军装化装前进,如何?”

“这么麻烦?”一听到化装,煌便嘟囔了一句。

临光虽然不相信煌,但依旧转过头虚心问她,“煌小姐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嗯……”煌只是拉了个长音,引得人们的关注。片刻才道,“没有。”

煌的态度挑起了那些战士们的不满,还是临光压住了那群人的怒气,只是沉稳地布置起来。

楼下那五人的军装还可以用,临光便让人换上,偷袭敌人取军装。这些事都先交给带来的战士们去做了,交待完,她便让剩下的人先暂做休息,不料刚一闲下,就看到煌自顾自坐在餐桌前,手上居然还拿了一大杯啤酒。

陈和星熊瞧见临光的目光,也觑着煌。

“煌小姐,”临光依旧是好脾气的,“等会我们要化装潜入,你身上如果有酒味会被人怀疑的。”

“早就听闻卡西米尔啤酒纯正,好不容易来了当然想喝一杯。”

一旁的守林人早就看她不满,三两步上前,不客气地将酒杯抢过,甩到一旁。她本想泼到煌身上的,还是为了侦察忍住了。

“好吧好吧,不喝就是了,干嘛发那么大火?”煌认命般摆了摆手,又用龙门语问陈和星熊,“陈小姐,星熊小姐,你们两个是住在哪啊?”

陈不语,星熊回了话,“我们二人自炎国京城而来。”

守林人不会说东方语言,想让星熊别理煌却没有办法,只好抱臂盯着门。临光也坐下了,只是右手仍握着战锤,闪灵靠着墙壁站着,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煌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星熊和陈也只是站着,听着楼上嘈杂的脚步声,若有所思。

没一会儿,陈开口了。

“临光,这城堡是何时建的?”

煌的眸子一挑,瞥眼看着陈。

临光一向都是有问必答的,“我们来时查过,这座得有一百多年了。”

陈点了点头,“百年前的城堡,皆为石块土堆砌成,想必不甚牢固,这位领主当真是昏了头了。”

守林人好奇陈在说什么,走到闪灵身边听了翻译。

临光知道陈的意思,道,“的确,我也觉得奇怪,这种城堡用现代武器强攻不过五分钟的事情,梅菲斯特却还要固守这座城,就像是在……”

“故意拖延时间。”一旁的煌淡淡地插了嘴。

临光也没有不悦,接着道,“我们不愿看到大量伤亡,但也只是因为指挥官是我们。换做别人早就炮击了,他拖也拖不了多久。”

“他是不是料到你们不会强攻?”陈又问。

“这就不知道了。说到底,这个梅菲斯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都是个谜,见过他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他平时也不怎么出来和人接触,情报太少,没办法分析他的心理。”

“真有意思,等会得抓到他好好问问。”煌嘴角带着那抹笑,冲着陈眨了眨眼,陈却撇开了脸。

过了大概十分钟,前去收集军装的人都回来了,军装的份数是够的,但有两个队员的表情却有些奇怪。

守林人瞧见了,逼问怎么回事。那两个队员才颤颤巍巍道,“我们好像……杀人了。”


这篇文的时间设定大约在现实的19世纪末,城堡在火器时代下是没啥用处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