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当真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25 11:30
点击:714
章节字数:35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两人闹了没多久,掌门便派人来请季无念,月白那边自然也会有邀。


“小霜,乖乖呆在这里好么?”季无念抱着秦霜哄,“过了这几天,我们就多陪你一些?”


“嗯。”秦霜点点头,能感受到周身温暖。而且她知道虽然神上的光芒没有那么耀眼了,但她总是还在。


比如现在,一边有温度的实体里就有一点点微光,而神上的光耀在稍稍远一点的地方。


“神上……”


月白魂体走过去,凝实后跪在秦霜面前亲一下她的额头,“小霜乖,我们很快回来。”


九一看不下去,“你们这什么去上班的父母啊……赶紧的吧?要迟到了。”


哎、狗粮啊、家庭版狗粮啊……好撑。


出了房门,季无念看她这虚影觉得有意思,伸手去晃,“月白、你这能分多少份?”


“魂力足够则无上限,”不过实力有差。


看季无念有兴趣,月白五分站定五分行,又分出一个向她走去。在季无念的惊异中,一前一后抱住她,一人在她耳边、一人在她唇边,笑言,“师尊、想要几个我?”


一个月白就够要命了,再来几个可是受不住。


虽然是这么想,但季无念今天已经穿回了狐狸皮,不能这么容易就被大人吓住。她见月白实体,先揽住了身前人的腰,笑说,“大人这般姿色,自然是越多越好。”


背后拢着她的月白和身前的月白一起笑,身前的人放开了她,身后的却在她耳边轻语,“别后悔。”


……现在就有点后悔了。


季无念很识相,“月白我说笑的。”


身前的人影散去,耳边的声音不断,“我当真了。”


……果然是有很多手段的月白大人。


九一都懒得吐槽“这样的月白”了,只是提醒她,“那边该到的都到了。”


月白拍了拍季无念的腰,放开她,“我先过去,你慢慢来。”


身后实感消散,季无念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单手捂面,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月白越来越坏,她可真是要吃不住了。


她收拾一下心情,御剑去了栾清正殿。赵子琛自然高位端坐,六离坐他下首,月白再后。无极、藏雪两派在她对面。长夏、沉凝与甘乾坐着,身后还站着跟随弟子。季无念进去便往墙边一站,并不在此时凑上去引人注目。


这时殿中诸人已经过了早日寒暄的阶段,甘乾直问月白,“月白姑娘,此番诸多事宜都与那凌洲有关,而姑娘你与凌洲在明云先后出现。这边这位小弟子也说宋则死时,在昆弥见过与姑娘身形相似之人,姑娘可有何解释?”


“……怎么一上来就找你啊,”九一砸吧砸吧嘴,“过分了吧?”


“……要找凌洲,问我也不算过分。”月白回了九一,再回甘乾,“我也在追寻凌洲、找她踪迹,但总是慢她一步。怎么?你难道还要怪我没救下宋则?”


她笑得浅,也不知是玩笑还是当真。话音如微风,然其中讽刺却刺了人。


长夏没有昨日激动,却依旧眼眸锐利,“凌洲修为不高,而我弟子也是金丹在身,怎么也不该如此惨死。保不准有人在旁相助。”


这话就说得难听了。月白叹了口气,“凌洲有素琴佩剑在手,素琴削你修为、佩剑急速难追,宋则便是金丹圆满,又怎么比过藏雪镇派至宝?”她笑,“你不如问问身旁这位藏雪大弟子,素琴佩剑、威力如何?”


“月白姑娘既能紧跟凌洲,为何当日没有救下他人?”


“……我也有我的事情,”月白款款,“我知你因弟子丧命、诸多怨气,但如此迁怒于我,只怕有失风度吧?”


“你……”长夏咬牙,但也只能拂袖。


季无念倒是想笑。那长老气的不是月白救没救人,而是她这副态度、完全没将宋则之死放在眼里。作为师长,确实气人。


月白倒也不是故意如此,只是她读过宋则识海,对他印象太差、也提不起什么同情心来。


甘乾接过话,“那月白姑娘可知凌洲此时去向?”


“不知。”月白看他,双眸沉静,“我要来三清,早已失了她踪迹。”


要来三清是为调节矛盾,论由论理、也怪不到她头上。


“姑娘既然与妖皇相识,”六离跟着问道,“可知妖族与凌洲又有何牵连?”


月白想了想,“凌洲四处盗宝,盯上了妖皇刚找回的龙骨‘不归’,还好被妖皇打退。妖皇放言要诛杀这觊觎‘不归’的宵小,就这么结下梁子。”


虽然事实正好相反,还是凌洲替妖皇找回圣物。


不过这样也行,反正凌洲都是众人目标,多一笔少一笔,季无念也不太在乎。她靠在墙边看月白端坐身子,只觉得她这话说得巧,虽是在提凌洲,却也是在敲打其他那些“宵小”。


“当真是个贼子!”沉凝怒道。


月白凉凉瞟去一眼。那少年今日一席无极黑衣,卷浪浅绣,头顶是一紫金冠,越来越有少宫主的派头。


虽然心有不悦,但这个场合不适合多说多做,月白还是先忍下。


……


“魔修近日动作频频,”赵子琛开口,“先招惹仙门、后挑拨妖界,又有明云一事,野心只怕不小。前日我三清也查到人间多地有魔气散溢,该也是他们计划一环。苍天好生,仙门有德,我等还是该一心灭魔,才是大事。”


“轩明道长所言自是不错,”甘乾站起来回,“我藏雪居于极北,自会护一方安康。”


“无极居于极东,”长夏也说,“海上安宁,自会看护。”


多说无益,两派不服三清、此事难为,但至少现在应该能按下与妖族冲突、也算不错。赵子琛又说了几句官话、“互通有无”云云。


……


这会开得无聊,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月白听得随意,茶到是一口一口喝了不少。今日他们用了山下刚出的茶,入口回甘,月白挺喜欢。一杯喝得差不多,月白正打算放下杯子,眼角又闯进白衣下摆,而后便是身旁轻轻水声。


月白的茶盏与六离的放在同一张小桌上,季无念先给六离加水,再偷偷给她扔了两块冰糖。

魂体喝茶其实有点浪费,不过、也挺好。


临近散会,沉凝此时又站出来,拱手而言,“昨日虽有文正长老作证当年江宁屠杀之事,但我等还是想见见那一族遗孤,还请三清放人。”


赵子琛拂尘一甩,“少宫主言重,我三清并未囚他。你们若一定要见……文正。”


文正长老向掌门拱手,又对殿内人说道,“诸位要见、晚些随我来便是。”


到此为止,殿内诸人相继散去,不少人还会回头看这少言清冷的姑娘、敢与她搭话的却不多。六离是其中一个,“月白姑娘,我送你回庚桑阁。”


这点路并无必要相送,但月白还是说了句,“好,多谢六离仙长。”


季无念自然凑过来同行,两人也没有说她。三人慢慢得走,六离沿路又与月白介绍三清风景,季无念会打断,月白也就随意得回。


到了庚桑阁分别之际,月白淡淡说道,“仙门若无他事,我明日便打算告辞了。”


她本就是现个身给蒲时一个台阶下,也切断三清与妖族联系。只是现在山上几派应该也不会达成什么共识,不会有什么口信需要她传回蒲时。既然如此,多呆无意义。


六离一惊,问道,“如此仓促,月白姑娘、可是有什么急事?”


月白浅浅笑道,“我喜欢清静,此处纷杂、不想多呆。”


知道她说的是殿上诸多商讨,六离也有些无奈,“确实纷杂繁复,姑娘若不喜欢,避开就是,可是……”


“月白姑娘喜爱清静,”季无念过来、直接拉起月白手臂,“师兄你也别多留了。只是月白,”她侧过头看月白,笑容满面,“如今魔修蠢蠢欲动、只怕将来需你相助,可否收下一张传音符,互通有无?”


月白将手臂从她怀里拔出来,后退了一步,“可。”也不等两人说话,月白先拱手,“二位,月白先行休息,多谢相送。”


白衣女子走得快,六离又只能看着对方背影、对小师妹苦笑,“无念……”


季无念拉他先走,说道,“这种世外高人最讨厌胡搅蛮缠。我们已经留了她一张传音符,再多挽留、只怕惹她厌恶。”


六离被她拉着快走,一会儿又很无奈,“你慢点。”


季无念见庚桑阁已经远了,这才慢下脚步,“师兄,她看着就不喜理会世事,寄希望于她统领仙门、不好。”


一直知道小师妹聪慧,但被这么快戳中心思,六离也只能苦笑,“这还不过是个念头,你怎么又知道了。”季无念说的他不是不知道,继续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明云还在,可以等等看。”


明云也是个问题。季无念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次回到青临殿时六离就没进去,季无念独自一人进了偏殿。秦霜在午睡,而小徒弟正盘腿榻上、运灵渡气。


季无念探不出月白真正的修为,但小徒弟的修为她探得清清楚楚,分明还未筑基、体质还偏差,所以每次看着厉害、私下里却总是一副虚弱模样。她不打扰月白,自己坐至桌案前,开始书写妖界之事。


妖界动荡许久,其中关系错综复杂,除却用人、蒲时还需关注各方动向、也要面对可能挑战他皇位之人。季无念讲真并不喜欢蒲时,但要从妖族再挑一人为王、又还不如顺其发展。


反正时日不长,蒲时如何看她这洋洋洒洒、也是他自己的事。


“唔……”


一声嘤咛,季无念慢慢放下了笔,月白也慢慢睁开了眼睛。


秦霜揉着眼睛,撑起了她的小身子。背后被一个暖暖的怀抱接过去,身前也出现了一片光芒。


“……神上……”


“嗯。”月白只是轻轻应,季无念却从身后牵过秦霜的两只小手,“小霜睡得好么?”


“嗯……”小脑袋点了一点,声音如小兽呜咽。


两人带她慢慢起来,待秦霜彻底清醒、便带着她到院里。正好又有弟子来找,说掌门要叫季无念。


“那我出去一下。”季无念凑在叶二耳边。


正好晚晚放下了竹子,一摇一摆得过来,月白便将秦霜放在晚晚背上、笑得愉快,不太理她,“师尊走好。”


连头也没回,可是不把她这师尊放在眼里。


……果然她在这殿里的地位是最低的。


季无念报复性得戳了一下叶二的腰,看她惊讶转身、心中愉快,这便离去。


各种play等着她们探索啊。咳咳咳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25 13:09 发表

锅都给凌洲还是挺方便啊 可见马甲一定要多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