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骚到断腿。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24 11:34
点击:812
章节字数:41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难得是季无念先睡,月白在心里笑她这抓手的行径像个孩子,却也还是任由她这样做。


“……你是大翻身了么?”九一凉凉开口,“今天花的时间好短啊……”


“要节制。”


月白语气轻松,看季无念睡得安稳、还亲了一下她脸颊。怕她醒来会不舒服,月白在她身上施了一个净身咒、也覆上一层薄衣。等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她轻轻得下床,换回叶二身形,直接划开空间回了偏殿。


今日这招用的有点多,月白先坐在桌旁给自己倒了杯茶缓一缓,将胸口闷疼压下去。


“……你就不能走门么?”九一大概猜到了理由,但觉得有些别扭。


月白也不回他,先去看了一下睡着了的秦霜,而后上榻、盘腿而坐,静静调息。


她运用灵气娴熟,便也可以分神问九一,“蒲时今日没有来,任务如何?”


“……唔、那个任务没变化,”九一也不知道月白这个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反正听话,“但总任务进度涨了,四十五了。”


看来阻止争斗就能让季无念安心不少,只是她立场成迷、之后会不会挑起什么也不得而知。

月白不去多想,借着夜晚无事、先给自己调息养伤。


这一坐到天明,月白再睁眼时窗外已经泛出青光。秦霜还在睡,应该不久会醒。月白收了气,感觉是要舒服一些。


“……六离好像又去找你了,”盯梢小能手九一跟她说,“你要去看看么……”


昨夜他去就没找到人,今早再失踪不免惹疑。月白还是留下一抹神魂,飘成虚影去了庚桑阁。她凝体的时候正好碰上六离来请,便开门相迎。


“月白姑娘。”六离今日一席浅绿长衣,头束玉冠、腰佩翠环,一贯得温文尔雅。


“六离仙长。”月白走出几步,“可有事?”


“昨夜来寻姑娘便不得仙踪,今日再来看看,”六离笑着,拱手而道,“昨日小师妹对姑娘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月白浅笑。


论冒犯,昨夜还是月白冒犯得多些。


“早听闻季仙长活泼率直,见了果然如此。”月白笑说,“想必掌门与仙长也是诸多费心。”


六离无奈,“师妹自小骄纵,在山下便有皇族相护,上山了又有师尊宠着。但她本性良善,只是有些爱胡闹罢了。”


月白心中有数,也并不想与六离在此纠结季无念的问题,便说,“六离仙长两次来找,该不仅是为了季仙长吧?可是那两派有了动作?又或是……?”


六离在她说完前就摇了头,浅笑而言,“确实不止为了小师妹。当日六离亏得月白姑娘相救,却只能在醒后听闻姑娘传言。此番特来多谢姑娘。”说完,六离躬身。


“六离仙长言重,”月白笑说,“月白也该谢诸位仙长信我之言,在此时携妖族来访、还如此待我。”


“哪里的话,”六离对这姑娘的观感越来越好,“姑娘此举帮着解了两派与妖族误会,少去诸多无谓冲突……”


“……你们这商业互吹也太商业了,”九一嫌弃得说,“我看他就是对你有意思。”


月白同意九一的话,但对六离并不想太过冷漠,还是保持微笑。她并未在众人面前摘去面具,此时依旧是一张银白覆面,只留嘴角弧度上扬,似山间清风明月、又似小溪潺潺而流,自有悠扬。


六离心中对她好感越来越浓,却也不忘相问,“姑娘当日月港平妖斩魔,又在明云解围,可见修为高深。不知姑娘师从何处,六离时光虚度,此前还未听闻过姑娘声名。”


又来打探她出身。


月白倒也理解,笑说,“天地而生,阴阳而养,我本是山灵,少入人间。六离仙长不知道我、也是平常。”


世界万千,万物有灵。六离对她的话还判断不了真假,但这女子坦荡悠然、便先信下。


“姑娘灵气逸然,仙人之姿,”六离又夸她,“六离想请姑娘山中一叙,看看这三清风云,姑娘可愿赏光?”


“要去看风景么?”一道声音自空而下,白影随行。季无念落在地上时正好插在六离与月白之间,笑看某个戴面具的人,“月白姑娘,可介意我同行?”


“无念!”六离拉住她。


“两位有如此雅兴,便请同往,”月白向后一步,“月白还有些困倦,就不奉陪了。”在六离出声挽留之际,她又打断他,“六离仙长若有他事,再来寻我吧。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内。


“……无念。”六离看着那门扉闭合,只能无奈得看着小师妹,“闹什么呀。”


季无念一早起来没见人,去偏殿找见着小徒弟在替秦霜穿衣,眼神稍稍有些冷。小霜倒是随她动作,却又和季无念说,“无念,神上不在。”小徒弟也转过来和她说,“六离找,去了庚桑阁。”


分神而为。


季无念跑来庚桑阁,正好打断六离邀约。此番被六离询问,也只是笑嘻嘻,“师兄一大早来找人家看风景,是打算看一天么?”


“月白姑娘来历成迷,又与妖族有交,”六离看她一眼,慢慢往外走,“掌门也要我多了解了解她。”


“黑蛟都叫她‘尊上’,可见地位超然,”季无念先行几步,伸手划过路旁树枝,打下几片花瓣,“想必是妖族也不想争端,请她做个中间人。”


“我与师兄也是这么想,”六离跟上她,笑说,“这样也好。有这样一个人物在,虽来历不好说,但威名足够。明云也在寻她,说不定之后也会派人来。”


季无念留了心却没多说,反而是打趣六离,“师兄,你抱着这种心思接近,人家姑娘更不会要你了。”


六离一愣,瞥了一眼这小师妹,“胡说什么呢?”


季无念笑着,不与他多说。


庚桑阁与青临殿不远,六离与季无念一同回返,在院中碰见了正用早食的秦霜与叶二。小孩子乖乖坐在椅子上由叶二喂粥,听见了声音还往那处唤,“无念!”


季无念大步流星,先把小孩子抱起来、放在腿上,拉了下她背后的麻花辫,“小霜今天真可爱。”


叶二放下碗勺,站起行礼,“六离仙长。”


“叶二照顾秦霜也是辛苦,”六离托起她的手,温和笑道,“也是你师尊太不靠谱,劳徒弟费心。”


叶二尴尬得不好多言,季无念却在身后抱着秦霜反驳,“我给小霜找了可多玩具。是吧小霜?”

小孩子总要拉住谁的衣襟才会觉得安全,但脸上笑容不假,“嗯。”


孩子乖,季无念就蹭蹭她的额头。


难得见季无念与孩子亲近,想到秦霜来时冰冷,六离不免觉得欣慰。


“六离仙长可要留下用些早食?”叶二问他。


“好啊,”六离对人温和,对季无念这小弟子更是喜欢,“叶二帮我盛碗来吧。”


“是。”


六离待的时间不长,用完也就离去,走前提醒一下季无念,“这几日无极、藏雪都在,安分些。”


“知道了、知道了。”季无念向他挥挥手。


说罢,季无念转身跟着叶二、看她牵着秦霜回到偏殿,与她们一起坐在地毯上、背后靠着床。叶二就在她脚边,她晃了晃脚、碰她大腿。


小徒弟回头,正好看见师尊拍了拍自己身旁位置。


“小霜自己玩?”


“嗯。”小孩子点头,还在解手中魔方。


叶二过去了便被师尊抱住。“这样跑来跑去,”季无念蹭蹭她,“累么?”


原来跑得更远的都有。月白只能一叹,“还好,就是有些麻烦。”


最麻烦的是她的修为会被打断,而且考虑到诸多负担、秦霜身上的魔气梳理也要停滞。这各种事件又密又急,她现在又没办法做到全盘兼顾。


体内又被探入细密灵力,季无念在探她昨日的伤。月白听她在耳边说,“小霜我来看顾,你好好做几日月白吧。”


月白转过头去,“怎么?师尊不要弟子了?”


季无念挑眉,“不过是放你几日假。”


这眉眼与语气都太理所当然、有些气人。月白低下头笑了笑,“还是醉了可爱些。”


季无念唰得一下红了脸,自然也想到昨夜的事。她没有醉到失去记忆,也分得清眼前人是谁,心里就那么涌上一股子劲来,想拉着她撒娇……然后就……就那样了。


“我说真的。”她努力将心绪压下去,“这几日必然要你多出面。叶二行踪好藏,我不让出殿便是。”


月白眨眨眼,看她脸上红润、又听她语气急迫,笑说,“我想回来。”


季无念顿时止住了话,似乎连呼吸都止住了,脸又变得通红。刚刚与语气一起起来的身体又落回去靠着,腿也蜷起来、一双手遮住了自己脸颊,只露出了红霞一角。


月白凑她耳边,感觉到她周身热气,唤到,“师尊?”


季无念微微避开,月白看不到她的脸。


“……别闹我了。”


看来本质上还是只兔子。


月白笑出了声,被季无念又抱进了怀里,听她语气发闷,“真是喝酒误事……”


笑意更浓,月白绕她发梢,言语轻轻,“昨日是我操劳一夜,师尊记得还。”


“……小心眼。”连这种事都算……


调笑够了,月白也打算与她说些正事,拍了拍她的背,“把你昨夜说的那些妖族可用之人写下来,我去交给蒲时。”


“……可用之人?”季无念想了想,苦笑,“真要我辅佐蒲时?”


月白一顿,摇了摇头,“蒲时不重要。”


季无念跟着她的话发愣,低头笑了开来。


蒲时确实不重要。


季无念将额头抵在月白肩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些。


月白实在是……让人想早点遇见她。


九一看不懂现在的情况,也问月白,“你干嘛叫她写啊?”也没任务啊……


月白没回九一,只是摸了摸季无念的脑袋,眼睛看向另一边的秦霜。秦霜玩魔方玩得专注,全神都在触觉上。月白放轻了声音问季无念,“小霜的事,急么?”


季无念靠在她肩上,顺着她眼光一起看小孩子银丝摇晃,摇了摇头。她又转头,注意到月白的手放在胸口,还是将人拢进怀里,细细探她。


“小霜的事,不必勉强。”她从未成功、也不抱希望,便是失败了、也是自然。


月白摇了摇头,她既然答应了就会做到,“只是本就需要花上不少时日,事变一多就更要拖延,怕你着急。”


一急就更容易胡思乱想,月白的负担就会更重。


“我可不急,”季无念不知她心中所想、心里软成一片,嘴上还要调笑,“难得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送上门来,巴不得呢。”


月白眉角一跳,“你想要孩子?”这个她可给不出来。


“啊?”季无念被她这反应惊了一下,也愣住,“你不想要?”难道她不喜欢小霜?


两人对视,都是震惊。


月白脑海中千回百转,最后落到实处,虚心发问,“你知道怎么要?”


季无念很无辜,“要什么?”


“孩子?”


为什么是问句?


月白看季无念愣住,转念又一想,难道季无念说的不是她们俩的孩子?


……那她要谁的?


六离?沉凝?或者其他什么……她认识但月白不知道的人?


有点不爽。


季无念见小徒弟一张脸冷下来,也有些无辜,“你要孩子?”自己的孩子?月白跟别人的孩子?

月白看她,“……不是你要么?”


“我不要啊……”季无念更无辜了,“我像是会喜欢孩子的人么……”


像。特别宠小霜。


眼见着月白的眼睛往秦霜那边去,季无念赶紧在她耳边说,“小霜是小霜。那不一样。”似乎终于明白了她们刚刚在说些什么,季无念抱住月白,在她耳边轻笑,“若我想要……我想要你的……”


……好像话题绕了回来。


一只手摸上了月白的腰,将她扣在了怀中。两身紧贴间,季无念又摸着月白小腹,继续撩拨她的耳朵,“大人想要孩子……是不是我该努力些?”


……这话题走向不太对。


月白推她,气息被耳边的风吹得有些杂乱,“别闹……”


嗯,大人这句“别闹”真是令人怀念。


兔子穿回狐狸皮,搂着大人呵呵笑。


嗯,百无禁忌的师尊也是会害羞的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24 12:26 发表

一只醋精从天而降落在六离和月白中间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