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月港那姑娘。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9 13:29
点击:742
章节字数:35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过了三日,无极、藏雪之人依言而至。无极是长夏长老打头,带了十数名精英弟子,有几人已负金丹。一行人里、修为最低的反而是少宫主沉凝。而藏雪那边,左任派了座下大弟子甘乾带队,他是元婴的修为,而随行弟子也是精锐。


两队同行,拨云破雾、直上栾清正殿。


季无念一早便去找了掌门,月白知道她此时该在大殿与来人周旋。因为秦霜在,她留了叶二在殿里照顾,并不带她。


“小霜,”月白抱住秦霜,慢慢跟她说,“神上有些事要做,一会儿不能全神陪你,小霜乖一些、好么?”


“嗯。”秦霜点点头,乖乖靠在月白身边。她周边摆了不少季无念给她找回来的玩具,摸着玩儿、消磨时间,不会吵到神上的。


月白摸了摸她的头,留下一缕神魂相伴,也凝魂去了大殿、靠在旁边远远看。


那边诸人已经过了寒暄的阶段,甘乾直接向赵子琛拱手,“轩明道长,我等此来是为江宁两家遗孤,还望三清将他叫出,我们也好多了解一下当年细节。”


“……要不要脸啊,”九一听见就不舒服,“都推到人家脸上了,现在才来要人。”


月白不回他,事实上也对他们那边推拒没什么兴趣。江与宁那儿她早做过手脚,便是拉出来对峙、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江与宁确实是在三清,”赵子琛端坐主位,身边是六离与文正,“但他最近身体抱恙、不宜远走。”


“不宜远走?”长夏一笑,“我看是三清不想交人吧?他一家老少为妖族所杀,你们三清不为他出头便罢、还在此时阻他,可真当他是你们弟子?”


“与宁在我座下多年,我自尽心教导,”文正上前,直视长夏,“长夏长老还是先管好自家事物吧。”


说起自家事物,无极便是冷剑与宋则。长夏手中折扇入掌,冷道,“妖族包庇凌洲、与魔为伍,又虐杀我弟子,罪无可恕。”


他说得恨,九一却很迷惑,“这个‘包庇’凌洲到底是哪儿来的……靠臆想的吗?”


“可能是空穴来风,传久了便都信了,”月白懒洋洋得判断,“再有宋则一事,妖魔一道,不信也信了。”其实要从嫁祸妖族来讲,季无念那手浑水摸鱼、其实使得不错。


只是她留了后手,便换了角度。


月白环视了一圈,终于是在大殿另一边的角落里看到了季无念,她也正靠着墙、百无聊赖。显然这种互相扯皮并不让她感兴趣,还隐隐有些厌恶。


若无极藏雪真有这个实力碾过妖界、也就不会撕扯这么许久。找了诸多借口,不过也还是想将其他仙门拉下水潭。最好还能寻得几处大家相帮,再有些门派相助,待平了妖界、便可一同分赃。听闻谢家已经打算插上一脚,另外几个与江宁两家交好的家族也打算来分一杯羹。


这一众人里,到还有个月白见过几面的人物。


凌云殿,高云。


月港一别,她还真没想过居然还会再见,不过在此也好、说不定晚些用得上。


再多听感觉也没什么作用,月白打算晚些读一下端坐在那儿的沉凝识海扫过全部,自己就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说到底你就是要回去养孩子。”九一嫌弃她。


月白不置可否,但回了青临殿便亲亲秦霜额头,与她一道玩玩具。季无念给秦霜备的玩具多种多样,大部分都照顾了她的眼盲。有一些在秦霜记忆里出现过,而更多的还是出自山下匠人之手。月白去查了查,镇里的匠人做不出这么精细的玩具。这些都是季无念传书回去,让宫中的匠人做好、给她送来的。


公主还是公主,背后还有个皇朝可以使唤。


“……禁闭关到死 。”九一干巴巴。


现在是没人关她禁闭,月白也算看出来她那禁闭基本就是名存实亡。该惹祸惹祸,该搞事搞事,一点也没怕的。


只是可怜了她自己,修行老被打断不说、总得跟着她到处跑……


“神上?”


月白回神,正见秦霜递给她一个积木。积木上有小点,可与其他木块上的凹处配合,让秦霜摸着也能玩儿。前几日季无念带了一堆回来,将地上的摊子都铺满了。


哦对,她还带了毯子回来,上好的白狐狸毛拼在一起,几乎可以覆盖住月白床前的整块地面。


季无念对秦霜,也是宠得没边了。


月白接过秦霜递来的木块,一块小小三角,底下两处凹陷、正好嵌入她已经搭好的方块上,做个房顶。


“小霜一起来,”月白拉住她的手,将那小块放在她的手里,牵着她一起摸索,眼见着一座小房子就要落成,“来、这样就……”


突然一道巨响划破长空,底下四块站得不稳,跟着地面摇摇晃晃,“哐啷啷”散落而去。


“……啊……”小手放下却没有实感,秦霜稍稍皱了眉,粉嫩嫩的下唇往外嘟,“神上……”


房子倒了……


“小霜乖哦,”月白快速得将那四块小块重新摆好,只留下一缕神魂陪她,立刻凝魂而出。


一出屋外便可见头顶大阵波澜,而天空一角被黑云覆盖、其中鳞片反射阳光,让那黑团更为显眼。


阵中已有弟子御剑而起,正遇那黑蛟尖齿半露,一副狰狞。


啊、小霜的房子又倒了。


月白叹了口气。


……就不能好好递贴走山门么?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喜欢出风头?


“……这叫排场,”九一觉得月白也越来越会吐槽了,“不能让人家看轻了。”


他是不让人看轻了,那月白的立场呢?


果不其然,栾清主峰传出一道怒吼,“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放肆!”


不是月白熟知的三清人的声音,而飞身迎上的也不是三清门人。


无极长夏长老手中折扇一挥,面前现出三道火球,各个比人高。折扇二返,火球迎风而起、直逼黑蛟而去。风起而火长,火球迅速膨胀,及达半空便已有十几丈径。三三叠起,竟难从中觅得黑蛟身影。


然影不在而声至,黑蛟嘶吼响彻天际,竟是要与火球相碰于大阵。


……真打起来还得了?


月白凌空一步,踏过黑圈便凝与火球与黑蛟利爪之间。


纵身前跃,月白神魂激荡,背后利爪难前;而手中紫电横扫、几道划过火球,直击其中要点。


琼影前段的触感有些不对,月白在接触到那灼人热气前蹙了眉,在那金红之中看见了几道白影。

热气虚浮难伤人,寒冰不语碎赤心。


那人携着习风迎面而来,在看见月白时也睁大了眼睛。四周夺目的火光包裹着被月白击碎的寒冰心,在季无念冻住他们的同时便已经失去了伤害她们的能力,只留下难说的耀眼、让季无念显得更为傻气。


要摘就该摘得干净些,现在扑上来是要做什么?


“月……”


月白不想理她,一道虚影穿过、头也不回得向前,任火光在身后闪耀。


众人只见天空火耀一片,而那浅衣女子穿梭火光而来,立于风中。身后火海炸裂,黑龙翻滚,又有个白衣仙长在她身后愣着,看她背影。


那女子长鞭卷回手中,言语轻轻,“我请的。”


声若落盘脆珠,叮叮点点,一副冰凉。


高云认出她,手指指着天空,满是惊讶,“是、是月港那姑娘!”


月港那姑娘。一箭射二婴的姑娘,似乎也是明云一箭刺魔将的姑娘。


众人止住,在殿门口打量着她。六离尤其怔楞,往前一步,终是看清了那人身影。


她在空中一步,迈到了诸人面前。面具未摘,双手背后,嘴角浅笑相宜,除却刚刚展示、似乎并无恶意,“我听闻仙门在此召会,想着你们与妖族有些误会,便请了妖族朋友前来谈谈,不知诸位仙长可愿相听?”


赵子琛到底是东道主,突然有个蒙面女人现于三清,他还毫无所察,此时更为警惕,“不知姑娘是?”


“月白。”


季无念正好落地,听她报了真名、看了她一眼。


“月白姑娘好大的口气,”长夏折扇还在手,被抓得紧,“不论你是何人,与妖族为伍,还要我们听?”


月白淡淡看他,那一脸怒色完全吓不到她,“你要气你徒弟被杀可以,但你还有个徒弟在他那儿,不听听么?”说着,月白看了一眼还在空中盘旋的黑蛟。


他刚刚脾气暴得要冲大阵,现在被月白喝止在那里,但看着也不太有耐心。


“什……”长夏瞪大了眼睛,“我徒弟?”


月白先不回他,向赵子琛拱手行礼,“擅自选三清为址,还望掌门见谅。可否请掌门打开大阵放他进来,也免去冲撞。”


“我们怎知你不是与妖族为伍,看那身形、那边是当日月港黑蛟,”甘乾说道,“放那等恶妖入三清?怕不是要污了三清灵地。”


月白转了下头,“你是三清的?”


甘乾扬首,“在下藏雪峰大弟子甘乾。”


“……不是三清的,”月白稍稍歪了下头,“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


六离见两人噎住,先上来接过话头,“月白姑娘,当日月港一事未找到机会向你道谢,六离惭愧。”


这便是要承认三清欠她人情,月白欣然接受,“小事。六离仙长不必在意。”


赵子琛拂尘在侧,也顺水推舟,“月白姑娘当日救我师弟,三清门感德。今日、便信月白姑娘一回。”


“赵掌门!”长夏阻他,“那可是月港黑蛟,伤了六离仙长的只怕就是他!这女子指不定是与妖族交好……”


“但她射杀魔修一事总不错吧,”季无念走过来,向月白看了一眼,“当日我在。这姑娘如何守护月港百姓、又如何惩治奸邪之人,我都看在眼里。便是这一点,我也信她。”


“来者是客,”赵子琛拂尘换手,眼睛扫过在场诸人、威压即至,“我三清也不惧他小小黑蛟上门造访,毕竟兼听则明、且听听看他们要说什么。”


到底是一派掌门,众人拱礼,月白也弯了腰。


山门大阵开了一个圆口,黑蛟携身后一众小妖而入。月白随意瞟了下,还好、总算修爪子了。

黑蛟落地成了人型,但保留了颈部鳞片,幻化出的衣服也是黑鳞,十分威风。他一双金眸扫过在场仙门众人,最后只落在月白身上、也只与她行礼,“尊上。”


月白“嗯”字还没出口,那边小妖群里就传了人声出来。


“……长老!长夏长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9 16:09 发表

搞事搞事!正面刚他们,道貌岸然的人真的不可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