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消极怠工。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8 20:39
点击:676
章节字数:3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待得与蒲时说完,月白这才散去身形、回了青临殿。


偏殿里秦霜还睡得舒服,月白坐在床边、点了点她的鼻尖。


“月白?”九一对刚刚那个任务摸不着头脑,“现在怎么办??”


月白摇了摇头,呼出了一口气,“等吧。”


那密信昨夜便已发出,以她现在的手段、还不能追到这种连见也没见过的东西。更不要说她觉得从季无念的目的来看,那信真的截了、也不过就是打个白工。


“啊?”九一不明白,“什么意思?”


“……寄信是为了请妖族相商,”月白有些无力得给他解释,“不让掌门寄信、是为了不将三清门扯入。可若季无念真的不想,也就不会自己去盗三清掌门印……”这话其实有些说不准,但不论如何,“如今我以我的名义相邀蒲时,便与三清无关。蒲时懂。”所以才调侃她。


本来月白只是提议,现在、她可是真正得将自己卷入棋局。蒲时让黑蛟来,靠的是与她的信任;而黑蛟在三清的安全,便是她的责任。


“哦……”九一似懂非懂,“那我们现在等什么?”


“等她。”月白说,“看她会不会去截信。”


“……那如果不去截怎么办?”九一往深了一想就觉得不对,“任务失败了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月白心中被九一问得又烦起来,“我总不能现在去蒲时身边守着吧?”


“可……”九一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也不是不可以吧……”


“怎么去?”月白尽量不让自己生气,“闯妖宫?挟妖皇?截他一切信件?说到底那密信是何形式犹未可知,蒲时都收到了也说不定……”可能太多、烦得很。“无妨,”月白尽量平心静气,“我也看看、你这惩罚是怎么回事。”


她不信这样的一个任务失败便真会撕她神魂,有点底数也好。


“……可,”九一很不舒服,“凭什么呀……”月白也没做错什么,为什么……


月白是不知道一个挟持自己的系统是怎么问出“凭什么”的,她自己还想问呢。


然问了也没用,该来的还是来。季无念回来时见偏殿灯还亮着,轻手轻脚得推门、便见小徒弟独坐桌边,一盏油灯配清茶、倚窗扬首向钩月。


一旁床上秦霜还睡着,季无念能从床帏间瞥见她顺滑银丝。


“怎么不睡?”季无念话说得轻、动作更轻,走到叶二身边将她抱进怀里,笑眯眯的,“等我么?”


月白心里有诸多不爽快,放下茶盏,“师尊说笑,弟子只是起来喝杯水。”


……喝杯水还如此郑重其事得穿好了一身衣服?


季无念感觉她心情不好,联想起刚刚的心虚,主动亲了亲她的脸颊,“我刚去与掌门师兄说了些事情,过两日无极藏雪要派人来,说不定你还能再见到宁晟呢……”


宁晟、沉凝。


不说还好,这个名字一出口、月白内心更是一股躁气。


“听闻宁师兄原来是无极少宫主沉凝,因前日在藏雪重创凌洲而名声大噪,”月白喝了一口茶、要将自己心中烦躁压下去,倒是还能保持语气如常,“不知这次若他再问师尊要份相思,师尊要给什么?”


再让他开个洞么?


小徒弟会浅浅笑,但季无念却觉得背后一阵凉。


好像让她更生气了。


“不给不给,”季无念可识相,见小徒弟茶盏空了、赶紧给她倒上,“要什么相思、自己活着去吧。”


“……这求生欲哦。”九一看季无念这么狗腿子,发出了感慨,“啧啧啧。”


月白一口长气叹出,双手捧着茶盏,看水流倾注而下,“多谢师尊。”


季无念看她眉间微微皱起,反而知道她没有刚刚那么烦躁,亲亲她的脸,“怎么了?怎么突然烦成这样?”


平日就是再被季无念缠着,她也没有今日这般浮躁。季无念有些摸不着头脑。


“师尊近日、打算惹祸么?”


月白抿了一口茶,这话问得无奈。她不知季无念若真想截信会从何方入手,也当真不知那信件会落入何方。只是她猜季无念会需要脱身三清去寻,这才有此一问。可无论如何,这个任务不受她控,烦得很。


季无念愣了几瞬,在她耳边笑,“想什么呢?就这么想我惹祸?难不成你也买了我的赌局?”


月白摇了摇头,又是低头一口茶。


放了手里的人,季无念坐她身旁,也给自己倒茶一盏,笑道,“近日不惹祸、要少惹麻烦。”


……明明刚刚才差点闯了门中禁地、要偷掌门印。


茶水凉了,月白却也要被无奈浇凉。季小骗子的话、真是一句也不可信。


“安心,”季无念又过来亲了下她额头,笑得开心,“近日、我就在殿里陪着你和小霜。”


……那就是不会亲自去截信了。


这个答案还是让月白好受一些,若她只是一时冒出个念头、跟见皇帝那个似的,应该也不会对进度有什么影响。蒲时那边她也已经相邀,至少“诱蒲时来三清”的任务是可以完成的。


至于失败后的惩罚,月白现在也只能说、走着看了。


“……你这叫消极怠工。”九一说她,“不利于身心健康。”


“随便吧,”月白回他,“现在心急火燎得去满世界找一封密信、不可行。”


因为不可行,月白甘愿放弃、不乐意再去花这无用的心思。


小徒弟一杯茶在手中转了有几十下 ,就是不喝。而那双眼睛也是淡淡得向着桌面,并无多少聚焦,看着不像是在想什么乐事。


难得看她这样,季无念放下茶盏、默默走到人身旁,一手向她背、一手向她腿。


身体突然失重,月白还来不及将手中茶盏放下便被打横抱起,“师、师尊?”


水有一些打在了月白的衣袖上,但还好季无念凝住空中水珠、让它们与月白手中茶盏一起回到桌上。


月白有些疑惑得看她,却被拉近了距离、被师尊亲了亲脸。


“看你今夜心情不佳,便和我睡吧。”


九一:“这有什么关系么???”


“……小霜还在。”


季无念抬步向外,还不忘与怀中徒弟调笑,“她醒前送你回来。”


九一觉得这态势好像不太对,“……我需要回避么?”


不会这么禽兽、要对小徒弟动手了吧……?


月白猜她不会,季无念也确实不会。她只是将小徒弟放在床上搂着,让她靠进自己怀抱,给她一些周身温暖。这位师尊虽修寒气,但确实像个小太阳,四季都是暖暖的。


“好好休息。”她笑着亲月白额头,“我陪你。”


平日扰她安眠的是她,现在要安抚的也是她。月白有时候是真的想揍她一顿,让人烦得很。可月白今日诸多思绪繁杂,还有个任务失败的阴影笼罩头顶,实在是提不起力气与季无念计较,一身消极。


月白烦着烦着也就闭了眼睛,不一定睡得着、但确实需要平心静气。


季无念也不再吵她,自己半撑着身子、慢慢拍她的背。


二人安宁一夜。一直到破晓时分、月白突然听见九一的声音,“‘截住掌门师兄密信’任务失败。”


尘埃落定反而让月白心中舒了一口气,然静静等待后、似乎又没有了下文。


她有了猜测,“惩罚?”


九一讪讪:“好像没有诶……”


……那大概就不是真心要截,又是一次“想一出是一出”。


月白动了动,从季无念的怀里坐起,一手撑起自己、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头。


刚刚抱着她的人随她动作,从后伸手、指腹按在她头顶穴位上,揉得很轻,“好些了?”


月白点头,语气很轻,“多谢师尊。”


……皮到穿得挺厚实。


季无念轻笑,双手下移,将她整个人拢在怀里,“要与为师说说么?”


自己是个小骗子,偏要从她的嘴里套话。


月白知道季无念不是有意坑她,但这种事也不好说。她情绪上有些怨气,理智上倒也知道不能怪季无念。她摇了摇头,“只是有些乏了,师尊不必挂怀。”


乏了?


……难道真是前夜闹得太过?


季无念知道月白身体稍微好了一些,但最近她还要替秦霜梳理魔气,也确实说过秦霜这样会有些麻烦……是不是两两相加、还是给她带来了不少负担?


摸了摸鼻尖,季无念侧面看她、有些愧疚,“这几日还是好好休息吧,小霜……最近我来照顾。”


月白猜她会错了意,但这态度还是十分诚恳,眼里关心也做不得假。这时候不使唤她一下对不起月白睚眦必报的性格,于是她笑道,“那可以请师尊放开我、去做份早食么?”


早食没问题,放开人她还不想,季无念偏要抱紧她,笑问,“徒弟想吃什么?师尊给你做。”


说来昨日便是季无念做的饭,没有月白花时间的精细、但味道也是不错。


“师尊会做小笼包么?”月白也不想太为难她,“肉馅还有,包一下便好。”


“小瞧我。”季无念向她挑眉,“你师尊我可是全才。”


全才师尊炼器很差,连个浑天球的底座都做不出来;更不要说她在魂力的感知上天赋全无……


月白也不去说她,任她两道净身咒收拾好自己,便随她去厨房。季无念生火、擀面、包包子轻车熟路,没看出一点不适应。


“……不该是个公主么?”九一也觉得奇怪,“没想到啊没想到。”


月白倒是零零总总能看出季无念并不娇生惯养,但对庖厨之事这般熟稔还是让她有些惊讶。季无念包的包子褶皱分明,一道一道分布均匀,皮也压得薄而透,蒸出来该也会很好看。


“小霜也差不多该醒了,”季无念觉得光是小笼包不够丰盛,见肉馅有剩便打算再做碗馄饨弄些汤。此时正背对着月白忙活,“你先去陪她。”


月白应了,而踏入偏殿时、秦霜也确实正在床上揉眼睛。她听见开门声音,迷迷糊糊得唤,“神上……”


神上给她穿了衣服,打了水来带她洗漱。因为神上自己喜欢,还给她重新编了发,又是清清爽爽的一个小姑娘。


季无念备好吃食带进偏殿,在桌旁等她们。


“今日外面有些凉,”季无念摆好碗筷,“就不在外面吹风了。”


月白带着秦霜走到了桌边。而季无念非常上道得将秦霜抱到了自己腿上,“小霜,今天无念喂你好不好?”


秦霜有些疑惑,一双银眼向月白,一会儿又转回来,来回几次,“……唔、好。”


小孩子因为神上的缘故与季无念更加亲近,季无念也是开心的;更不要说想为月白分担,内心有些愧疚的季无念在魔气上帮不了忙,但在照顾秦霜这件事上、季无念一定愿意做力所能及之事。


平日更多是因为秦霜太亲近月白,季无念并不想硬将秦霜抢过来。而如今秦霜似乎也默认了季无念的友善而对她亲近一些,季无念便觉得心中一块死角因此而活,焕发出些生机来。


“……你们最近都开始拗‘贤妻良母’人设了么?”两个戏精的乐趣九一不懂,只能尽力吐槽,“怎么一个比一个母性大发?”


月白就不用说了,怎么连季无念也……


月白观察这些日子季无念对秦霜的诸多亲近,发现她不仅是对秦霜重视、还似乎相当得了解秦霜喜好。她本第一个猜季无念可能是对慕天问多有了解,但越看越觉得、季无念这般对盲童的照顾套不上明云阁主……


小骗子身上全是迷,月白还得一个个去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8 21:43 发表

无念的捏个包子怎么也这么熟练啊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