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大人放心浪荡。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5 10:09
点击:779
章节字数:38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从知道了任务对象其实已经看破宿主伪装,九一觉得自己看这两人的互动的观感就完全变了。以前还能暗搓搓骂季无念两句渣,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简直就是二十四小时狗粮直播,撑死个人。更不要说现在加上一个秦霜,这三个人在九一看来、根本就是一家三口在线喂粮。


但对于不知内情的三清门人而言,这雪白的孩子是被六离仙长带回,而与季仙长亲近,目前暂时由季仙长的徒弟照顾。这关系更近的两方,反倒是六离与季无念。


“之前在五时,许多人都见着六离仙长与季仙长一起带着这孩子,”赵棋悄悄得对叶二说,“你也知道这之前那时,现在还有传这是六离仙长与季仙长的孩子呢……”


“……但也有可能不是啊,”另一个女弟子也凑过来,“此次六离仙长不是去寻那个神秘女子的么?说不定他们是早早相识,这孩子……”那弟子挑了挑眉,“六离仙长可能是为了避嫌,才交由季仙长管教。”


“啊?”再来一个弟子,“那季仙长不是会很难过?”眼神飘向叶二,“所以才叫叶二你来带啊……”


九一讪讪,“这可真是脑补出了一场大戏。”三角恋、私生子、狗血满天飞。九一又补充道,“你看,大家都猜天降赢。”


天降真的不想赢。


月白也不知道自己不过就是来百草峰拿点药草、怎么就能被卷入这么一场八卦讨论。


“还不是因为你太久没露面了?”九一说,“你最近都没怎么出青临殿吧?”


这个倒是。


月白要照顾秦霜,几乎是时时陪在她身边。现在季无念也给她找了许多玩具,秦霜也对季无念更加亲近、不会月白一离开视野就找她。


“……说来,前几日是不是季仙长带你下山了?”赵棋看出叶二不舒服,还是先带她离开去找她要的药草,“那个谢二小姐的事儿,都传到山上来了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月白淡淡说道,“师尊解决了。”


“只怕她到时候上山还是会找你麻烦,”赵棋也担心她,“听说谢家不仅会来这个二小姐,还会有金丹弟子相随……”赵棋撇撇嘴,“这些个仙门世家、在明云也就算了,还要来我们三清作威作福……”


“到时仙长们会有决断的,”月白安慰她,“现在多想也没用。”


“我是怕你,”赵棋戳戳她的手臂,“你别到时候跟个闷葫芦似的不说话,跟我说也好的。”


……还真是建立了起了一个“逆来顺受”的形象。


不过叶二柔顺,只是浅笑道谢。


她从百草峰拿了些日常草药,主要是给秦霜做些有营养的吃食。小孩子回返到了一个身体不算太好的时间点,月白看她心疼,总要把她养得好一点。如此重视,可是让季无念有些吃味,在月白做饭的时候缠她、硬要她也做一道自己喜欢的吃食。


“……师尊,”月白叹一口气,“你能辟谷很久了。”


季无念并不需要吃饭,干嘛还要给她添麻烦。


“人家这叫吃醋,叫情趣,”九一凉凉开口之后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算了。”嫌弃的拒绝也是月白的情趣,反正最后都会答应、也就是垂死挣扎一下……


或许月白内心也挺享受这种被缠着的感觉?但她就是不承认。


“可我想吃啊,”季无念跟秦霜坐在一起,点了点小孩子的鼻尖,“也想让小霜试试。小霜,想试试么?”


小孩子摸着手里的魔方,指尖转来转去、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听见无念问话的时候抬起了头,很乖,“想。”


她是站神上的,可神上其实总会听无念的。而且神上做的东西都很好吃,秦霜也是真的想试。


月白其实敌不过季无念的“想吃”,秦霜的支持更是让她只能屈服。最后还是乖乖得做一份给秦霜的桑叶鲫鱼煲,再给季无念上一份炸酥肉。因为刚去了百草峰,殿里食材充足,月白做起来也更得心应手一些。


晚餐时秦霜总是和月白坐,季无念乖巧吃饭、乖乖收拾。只不过今日六离和赵子琛都踩着饭点来,让青临殿难得的有些热闹。秦霜对其他人还是防备,季无念还是让她们俩先进屋里。


“这孩子对叶二,是真亲近。”赵子琛说道,“难得。”


“……可能因为都是小孩子吧,”季无念夹口酥肉,“也可能是将她错认成了谁。”这事儿在当日秦霜跑向叶二时便被众人所知,季无念也不避讳。


六离喝汤叹气,“我做了什么孽?”


徒弟徒弟不亲,孩子孩子不爱。明明是一起遇见,最后都进了季无念怀里。


季无念大概懂他,心想:便是你好奇的那位神秘女子,晚上也在我怀里。


这种坏心眼不能说,但她还是问,“说来师兄,还是没有那女子消息么?”


六离摇头,“明云那边也有留意,不过一直无消息。”


“倒是无极那边,”赵子琛见季无念筷子动得快,也从盘子里夹了快酥肉自己吃,“元酒来问我要人了。”


“江与宁?”季无念并不惊讶,撑着脑袋有些百无聊赖,“熬了这么久,也是沉得住气。”


他们拿江宁两家的事做文章,可人家后人、还一直在三清呆着。自上次被季无念卡着喉咙威胁一番后,江与宁似乎开始避而不见起来,最近都没怎么听他消息。


“之前便要过,我先给压下了,”赵子琛揉了揉太阳穴,“但这回他们直接要派人来,过两日就该到了。”


“……这事儿你知道么?”九一问月白。


“刚刚知道。”月白说着,手里还搂着秦霜,“一会儿去搜一下沉凝识海。”或许还可以再联系一下蒲时。


季无念倒是不在意,笑道,“来了正好。”等的就是他们来。


“于情于理,若是江与宁想去,我们并不该阻拦。”六离为难得说,“只不过多事之秋……”


“不如,我们还是发一封请柬给妖皇。”季无念趁机提出,“来三清调和一下?”她眼睛一眨,“现在明云自身难保,我三清出头,也不是不行啊。”


赵子琛摇头,“这事之前就说过,而现在又有宋则之事骇人听闻,那两派对妖族意见深重,不可行。”


“再说妖皇桀骜,”六离笑说,“可不一定会听我们的。他若是真来倒好了,不说明云如何、要是三清能得妖皇承认,这仙门第一、或许还真名副其实。”


“蒲时刚继位,妖界初稳,肯定也不想再多生事端,”季无念继续说服,“我们发封请柬也费不了什么事。让妖界自行决定不就好?”


“若是让别的门派觉得我三清与妖族交好而不站仙门,于我不利,”赵子琛还是觉得不妥,“更不要说他们现在觉得妖魔一道,诸多理由。我们还是别搅和得好。”


子琛师兄便是这样,总从三清的角度出发、做事太稳。


“江宁两家、宋则惨死,说来说去不过个案,哪里值得大动干戈,”季无念指尖敲了敲桌子,“分明是觊觎人家龙骨,找借口。”


“无念,”赵子琛突然严肃了语气,“你说的个案、也是人命。”


季无念叹一声,“世间万物皆是命,他们的命就值得用别人的去讨?”


见气氛有些冷下来,六离连忙缓和,“其实若是妖族能交出作案之人,无极藏雪也就没了借口。只是妖族一向护短,怕是不可能的。”


季无念没再多话,心中自有另一番计较。


而到晚间,季无念难得没有一起陪着秦霜入睡,还让小孩子拉了拉月白衣襟,“神上、无念呢?”


“她今天有些事要想,明天就会好了,”月白亲亲秦霜的眼睛,“小霜乖乖睡,好么?”


秦霜很乖,蹭着月白衣襟睡过去。


月白待她睡熟,留了一抹神魂,变了样貌、划开空间而去,站在了季无念寝殿里。


季无念的床真的很大,只是她的殿更大,便是一张大床也会显得小。更不要说她这么一个人,坐在床边、低着头,在这空荡荡的殿里显得更加孤寂。


月白很少进她正殿,少数几次都会听见九一都吐槽她这“断舍离”风格。


“月白?”坐在床边的人抬起头,突然绽开笑容,将刚刚游魂似的表情舍弃,“大人来的可真快。”


月白上前两步,坐她旁边,侧目看她。在她凑上来要亲之前抵住她嘴唇,神色淡淡,“你若是想,可用我的名义给蒲时发信。”


那边眼睛眨了眨,季无念苦笑退开,“不是说、不要把你扯进来?”


“再拖就打起来了。”月白淡淡说道,“早日解决、少些麻烦。”


“可能会需要你露面的,”季无念想了一圈,抱住月白的腰,下巴搁她肩膀上,可怜兮兮的,“不想。”


……不想就不要惹这么多麻烦。


月白瞥她一眼,“蒲时不过需要一个台阶,谁给都一样。”


季无念抿起嘴唇,“也不是没有别的办……”


一张脸被捏起,季无念的嘴唇被从两边挤压,而那个冷淡的人丝毫不理她的无辜眼神,手中用力加大,眸中温度渐冷,“少、惹、麻、烦。”


再任她用凌洲之名出去胡闹,月白真怕自己后面得带着她被全世界追杀。


季无念赶紧点头。


月白松了手,放季无念赶紧揉揉自己被捏疼的脸颊,委屈兮兮,“疼……”


刚刚被捏住的地方留了两片红红的指印,月白已经注意了不用指甲,但还是捏红了。那双眼睛太过水润,泪痣似是连住了她眼里的水光,让这人显得更可怜了起来。


虽然知道这是只小狐狸,月白还是心软、一起去揉了揉她的兔子脸。


兔子抬眼,抿着一张小嘴笑。她见自家大人微微蹙眉,赶紧扑上去、碰了一下她嘴唇,“大人真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月白不是很想理她。


只不过季无念的热情一向也不管月白怎么样,浅吻一下肯定不够,浅吻好几下后便加深、兔子皮也慢慢蜕开。在将月白压倒的时候,居高临下的一双眼眸哪里还有兔子的纯良,盯着自己的猎物不放开,舌尖舔过自己虎牙,再咬住月白的下颌线,语气还是装着的,“大人太好,在下无以为报,以身服侍可好?”


月白来本就是找她出力气的,指尖绕过她发梢,“节制些。”


还要照顾秦霜,明日不能睡过。


季无念顿了一顿,自然知道月白为何这样说,心中有点点不爽、面上还能装一下,“大人明日有事?”


月白侧目,能看见她黑发。她这殿里以明珠相照,发丝上全是冷光。季无念的手已经摸上月白的腰线,一条腰封被她解了去。月白也不知自己是因为感受还是为了她方便,抬了抬身子,“我忙什么、你不知道?”


知道,可不想她忙。


季无念记得之前亲到一半被扔下的愣怔,当时那一口她其实没咬尽兴,这回她打算更折磨月白一些。牙尖不再重重得刺下,而是配合着舌尖在月白脖子上四处撩拨,要她疼、要她痒,要她呼吸不稳、要她难耐躲避。


季无念追着她,舌尖在她耳廓上胡闹,让自己的呼吸侵入她的耳道,却偏不让她跑。


“大人的事我会接手,”季无念轻声,“大人放心浪荡。”


师尊两头的酸,整个人大概醋里要泡一遍。

……论文拖了好久,一点也不想写。= =太多论文了,整个人无比得烦躁。
下一章直接微博见吧,我已经发了…
https://wx4.sinaimg.cn/mw690/b04c2cfegy1ggrdwmdmxsj20dc51j1kx.jp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5 10:38 发表

这两人正好做一道糖醋里脊
(写论文可太心酸了X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