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静候大人光临。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7-14 11:29
点击:824
章节字数:34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下山的计划被打乱,但好歹也让秦霜吃到了豆花、也让月白吃到了香甜的烤地瓜。至于季无念自己,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前人间各处虽有魔气泄溢、但都稀薄,被派出去的弟子基本都能收服,到现在也没有出什么大的乱子。而季展鸿给她的来信除了这事,也说了一些家长里短、说一些小辈也感念仙长恩德、很想见她。


明明就是听过她许多传闻,想见个稀奇罢了。


不过那几个小辈里也有几个有趣的,说不定以后可以带上月白去逗逗。


“……她是不是又想对你使坏?”九一对那个笑容都熟悉了。


月白自管自翻书,“不用管她。”


“那那个进度?”九一踌躇。刚刚涨的那五进度没头没脑的,就这么突然出现,令人搞不懂。


“……可能是因为季展鸿跟她讲了人间魔气未乱吧,”月白刚刚又去扫了一遍众人识海,“她知道了,心里开心。”


知道什么叫挂逼么?


九一再一次感叹了自己的没用。


“只是无极和藏雪那边,她不打算动么?”妖界边上已是剑拔弩张,若是真的发生什么冲突,便是月白能将蒲时弄来、只怕也晚了。


“嗯?”九一想了想,“或许她也管不上?”毕竟修仙还是实力为尊,季无念虽然天赋异禀,在绝对实力上、还是无法号召另外两派至尊。若她是想召集诸人坐下相商,最好用的名头、还是明云慕天问。


“神上?”


然而慕天问现在成了月白怀里雪白的秦霜,在山下之行泡汤后,便被两人带进了殿里讲故事。


月白刚读完一个故事,因与九一说话分神顿了一顿,让秦霜叫住。


“小霜喜欢这个故事么?”月白环住她,笑着。刚刚给秦霜讲的是民间流行的一个童话,说狐狸报恩。


秦霜想了想,银灰眼睛一眨一眨,“喜欢。”


神上读的故事,她都喜欢。


月白摸了摸她的头,而那厢季无念走了过来,手里翻出个什么东西、放在秦霜手上。


小手摸了一圈,秦霜摸到尖角和直线,还有一些凸起,有些疑惑,“魔方?”


“……诶?”九一看着都愣了,“这里是有魔方的么?”


月白看向秦霜手中。那是一个木制的方体,各面九格、格格有凸起,似能旋转。月白只在秦霜的记忆里见过,那人也给她做过一个类似的东西,是秦霜一直就挺喜欢的一个小玩具。


季无念给的这个在花纹上不太一样,但原理应该差不太多。


“之前让山下木匠做的,今日也正好取回来,”季无念笑道,“给小霜做玩具正好。”


她订的这个小,适合秦霜的手。


秦霜一觉醒来,所有神上给的东西都不见了,现在却能突然拿到魔方,一下开心起来,“谢谢无念。”她又拉了拉月白的衣服,“神上……”


小孩子太开心,月白摸了摸她的头。


季无念这时候走过来,对月白笑道,“会玩么?”


月白浅笑,并未回答。她自己是没有玩过,但在记忆里是大概知道的。


“诶?”九一还陷在自己的问题里,“这里是有魔方的么?我怎么不知道?月白、我们见过么?”


月白回他,“没有。”


怀里的秦霜已经开始低头玩起魔方,白发下垂、还是散在她的眼眸旁。因为面上有凸起,秦霜便能靠摸的来知道小方块位置,也算是为数不多能让她快乐游玩的器具。


“师尊,”月白唤她,“怎么不去八尺峰做?”


“嗯?”季无念似乎没预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想了想才说,“这种平凡的小玩具,就不去麻烦他们了。”


月白看她一眼,没再多说。


***


晚间秦霜还是要和月白睡,季无念要缠、却也会在适当的时候走,将夜晚的时间留给月白做她要做的事。


慕天问毕竟身负神息千年,如今被自身压成一团,还似乎有各处结界相封,梳理起来十分繁琐。为了让慕天问还是原本的慕天问,月白需要十分细心。而这气息虽能为月白所用,但到底不是她自己的东西,有时这种精密驱动也要动用她自身魂力、进展不算太快。


想来那人可能也教了天问一些驱使魂力的方法、甚至结界,但慕天问本身并没有过多修习,才会导致她压抑自身时没将神息理顺,成了这副难弄的模样。


有了上次的教训,月白每日收回魂力时会特意让秦霜更加陷入安眠、以免她睡半醒来。月白长长得呼出了一口气,听见九一说,“虽然没有任务,但你也干得挺用心的嘛。”


揉了揉脑袋,月白回他,“毕竟答应了。”


“切,”九一肯定翻她个白眼。自己最近都不吃狗粮改吃家庭高级餐了,还用“毕竟答应了”来搪塞他。


自家大佬是个傲娇,鉴定完毕。


只是这个对象吧……九一是真担心自家白菜,“月白啊,我真的觉得、她又撩你又撩叶二,真的不是个好对象、你悠着点……”


月白实在受不了他这傻样,“她早知道了。”


“知道了?”


九一愣了好久……


“知道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她知道的!!!!??????”

“天哪!!!!!!!!!”

“你们这是play 啊!!!!!???????”

“戏精啊!!!!!!!夭寿啊!!!!”


九一内心苦,“我到底吃的都是什么粮啊!!????”


怎么宿主大佬和任务对象都这么戏精啊、这苍天到底给了她们什么剧本啊?他一个社会主义和谐小宝宝不懂她们的套路啊!!


月白不太想理九一的抓狂,主要是有点吵,“冷静些。”


九一顿时闭了嘴,然后心里哭唧唧。


“……我的身份,可能一开始就没瞒住。”月白给九一回想她们刚见面时的种种,若是以季无念知道为前提,那她那些亲近和试探便都有迹可循。月白还不知道季无念如何知晓,但先下了这个猜测。“至于我……你还记得我在月港受伤么?”


“……六离那次?”九一记得,月白射了两箭之后便倒在了客栈,昏迷不醒。而他寄于月白识海,也对外界失去了认知。


“有人替我缓解过伤势,从手法来说该是她,”月白那时还只是猜测,“再看她后来要六离看管我,挑着我要去西线的时候去藏雪,决口不问我的来历用心……”还有回来前后的态度变化,那些亲近和软化……


“诸多种种,也就看出来了。”


“……还有她对叶二的亲近吧?”九一内心累,“最近都直接上牙了……”


明明是人家看出自家白菜身份,从一而终得各种逗弄,而自家白菜还纵容,只有九一还在这里跟个傻子一样提醒宿主不要掉进渣女陷阱……


“……你们这都什么恶趣味啊……”九一内心苦,“戏精对飚么?”可为什么受伤的是他?


“不是挺好?”月白言语淡淡。


这就像是一场游戏,虽然会少少增加一些麻烦,但双方这种相互的试探与不明问的默契,着实令人乐在其中。


都是迷,才有去解的乐趣。


月白凝出神魂,去找她的谜面。而那人今日拿出了酒杯,邀月白共饮。


“神上辛劳。”季无念笑说,“杯酒不及恩情。”


……平日里也没见这位师尊说什么恩情,今日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月白心中觉得不太对,一杯酒在指尖转来转去、有点喝不下去。她有些狐疑,“要惹祸?”


“哪儿有。”季无念看她,眼里亮亮的,“就是真心想谢神上相助。”


这杯酒果然不太好喝,月白叹了口气、还是象征性得入了口。


“别叫神上。”


月白在心烦时眉眼间会变得更加冷淡一些,一切放平,似乎是要连心中那股火也要压下去。


季无念凑过来、环着她的肩,一脸无辜样,“不能叫?”


“……那不是给我的称呼。”月白垂眸,眼眸中映出杯中光华、一片粼粼,“我没那么傲慢。”


她也不过天下造物,可能是比一般事物强上一些,但要自称神,她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


季无念一愣,“那天问……”


月白叹了口气,“不是我。”


“诶?”季无念还一直以为是她,有些惊讶,“那……”


“她认错了人。”月白喝不下杯中的酒,“我不是她要找的神上。”


她不是天问要找的神上。她甚至也要找天问的神上。虽然那人一向坏心眼、不着调,但这神上之名……或许确实背得起。若是真能找到她,说不定月白也能叫她解释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种种。


季无念突然无言,反倒苦笑,“那你为何对她如此……?”


“……难不成要跟一个小孩子认真计较么?”月白并不打算此时告诉她那人的事,“而且小孩子也挺可爱的,养着也好。”


季无念一时怔愣、却又笑出了声,埋在月白颈后,“你可真是……”


想不出形容词,她便不说下去了。


季无念在月白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丝遗憾来,胸膛中有一股深深的惋惜和无力。可在那片为了他人的疼痛里,又似乎开出了一小朵象征愉悦的小花来,没有香味、却有淡淡荧光。


月白不是慕天问的神上,却还是她季无念的大人。


“月白大人……”


九一觉得自己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种做作的语调婉转月白也不太喜欢,还稍稍躲开了一些,“说。”


季无念笑着亲她一下脸颊,又慢慢向上,最终唇舌到了她耳廓,舌尖掠过她耳垂,音语靡靡,“想与大人共度春宵,奈何诸事缠身、不可成行。大人可有良策?”


……这求欢也太直白了。


九一再说了一遍,“论养孩子对性生活的影响。”


月白便是魂体,凝出实体时也是能感觉到耳上湿润,亦觉得胸中擂鼓,微微侧开了头,提出了底线,“不可远走。”


“那、大人来我殿里好么?”季无念咬她耳廓,笑看她头部微动,“我的殿里、床很大。”


……又是一个邀请自家宿主自投罗网的建议。


九一觉得很头疼。


“再看。”


在这种事上,再看就是好,九一已经明白了月白的套路。


季无念也明白,笑出了声,“静候大人光临。”


总有办法骚一骚。

下一章叫“大人放心浪荡”, 再下一章叫“大人不想浪荡”,大家后天微博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7/14 11:40 发表

哈哈哈哈hso
无念是不是重生了很多次每次还在活在不同的地方,所以对无极藏雪都很熟,之前也认识丛生和天问(乱猜的)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