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同一条河流】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8-13 23:05
点击:429
章节字数:99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他就站在那里。

站在那扇与记忆中毫无变化的巨大的防护门的另一侧,那老人拄着拐杖,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防护门内的孩子们。

「FRANXX博士。」,广叫出了这个称呼。

而那老人却一言不发。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郁乃看着首先发现FRANXX博士的心,「一动不动?」

「我发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在那之前或许更久。」,心摇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搭话,总之就先去叫了广,没想到你们都在。」

彼时孩子们正聚在一起讨论将中庭的种植区域扩大的事情。原本在进驻花园的时候他们就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用自动化种植设备将中庭中一大部分的空旷土地种上了速生谷物。但大约是气候的原因,那些谷物虽然说明书上写着是两个月就能成熟的优良杂交品种,却接近了三个月才收获了第一茬。

『这样下去收获速度会跟不上消耗速度的。』,方才的会议最后广说道,『虽然没必要再种植同样大的区域,三分之二……新种植的还是选些别的品种吧。』

然后,心就气喘吁吁地冲进了会议室,她原本是去给9’s送午餐的。

『那个——FRANXX博士他——』

再然后,就是现在的场景。除冰封着的之外仅存的三十多个孩子全部围在防护门的内侧,隔着落地窗看着13部队的孩子们慢慢走近庭院,靠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瘦削而苍老的身影。

「有人通知零二吗?」,郁乃小声问身边的人,樱发少女并不在孩子们中间。

「没人知道她在哪。」,五郎说。

「她再这样独来独往下去孩子们迟早会在背后指点的吧,又不参与生产活动又浪费着重要的岩浆燃料。」

「翠雀又不需要岩浆燃料。」

「可孩子们不这样想。」

「那你应该知道,他们早就对零二不满了。」


「FRANXX博士。」,广又叫了一遍。

老人依旧毫无反应。

「奇怪。」,满说道,然后他迈开步子走近到老人的身边。

而那老人还是保持着伫立着纹丝不动的姿势。

然后,这少年伸出手向那老人。

他什么也没摸到,与之相对的,这老人的身影却骤然消失了。

满愣了一下,然后他回头看了看离得最近的几个同伴,当然所有人都是不明所以的。满得不到答案,便打量起四周来,最后,他似乎在地上发现了什么东西。

「看来是类似立体投影的东西。」,满蹲下来扫开地上的一片薄土,捡起一个圆形的物件。这物件像是旧世纪的硬币,只是更大一些。物件的中央有个小小的镜头,FRANXX博士的影像就是从那里投射而出的。

「没有开关。」,满摆弄了几下后便交到了广的手中,「大约是有些别的触发条件。」

「或者是在露天环境里放了太久出了问题。」,郁乃接话道,「我记得花园有几个实验室有能对精密电子仪器进行解析和处理的设备,不如拿到那里去看看。」

「不……我想我知道原因。」,广说道,「这东西,大约是给零二留下的。」

「……能说说理由吗?」

广看了看问话的郁乃,转而说道:「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就没有人见过FRANXX博士,七和八吧。」

「是这样没错,而且我们也没有任何情报来推测他们的去向——这有什么关系吗?」

「零二她一直在寻找的除去叫龙的公主,还有一个就是FRANXX博士。」

在场的几人都沉默了起来。

「——但这也不能解释……」

「只要零二在这里,就能知道答案了。」


「——你们找我?」


阴翳笼罩下来,卷起的气流迫使在场的孩子们难以睁眼。广一手遮着双眼一边抬头,便在翠雀展开双翼的巨大阴影之中看到了那个一跃而下的身影。

「零二……」,广的双眼适应着逐渐平稳的风浪,也得以看清零二的面孔。

13部队的孩子们已经有接近半个月没有看到这樱发少女了。

她看上去稍稍有些憔悴,面颊比原先瘦削的多,身体也像是缩了水一样显得有些单薄。

只有那一头美丽的樱发和那双好看的绿眼瞳和原来一模一样。

似乎是印证之前郁乃与五郎所讨论过的,在13部队成员之后站着的三十多个孩子的议论声混杂起来竟愈发的大了起来。倒不是说过分恶毒的言语,只是像倒苦水一般类似『她还回来做什么』『去她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啊』包裹着一闪而过的『又不是人类』。硬要比喻的话,大抵该像是翠雀的双翼卷起的风稍显冰冷刺骨又裹挟着水汽的黏湿让人觉得不舒服的。

但这些并没能盖过翠雀扇动翅膀的声响,这蓝白色的飞鸟就在咫尺之远的空中悬停着,卷起的气流不由分说地将刺耳的声音一并吹回。

「让我看看吧。」,樱发少女在广面前三步左右的位置驻足,伸出手,「不论里面有什么样的秘密,你们都会和我一起看到的。」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巧出现的?」,郁乃问道。

「因为翠雀告诉我花园里有重要的东西——这么说你会满意么?」,零二收回手,直视着郁乃说。她看上去很坦然,好像真就是这样。

「……」,广犹豫了几秒后稍稍偏过头,「满。」

「可是……」

满欲言又止,走上前将之前的立体投影装置送到零二面前。而樱发少女伸手去拿的时候广却握住了她的手臂。

「不论FRANXX博士留下的讯息是什么,都可能对我们目前的处境有帮助。」,黑发少年低声说。

樱发少女眨眨眼:「可你们不是做的不错么?能重启能源中心,修复水源,过上几天就能收获成熟的作物——除了这片庇护所,你们不都是从零开始的么。」

「但我们还缺少很多东西。」,广的声音再次放低,「孩子们需要一个明确的蓝图,未来或是希望一样的东西,这些不是生存下去就能获得的。」

「没有大人不代表孩子们不需要大人的指引。」

樱发少女愣了愣,然后轻声笑了出来。

「我明白了。」,她说,「但我也说过,你们会看到我所看到的一切的。」

广闻言犹豫了一下,便任由零二拿走了满手里的装置。这少女看着手里的圆形物体,像是玩弄硬币一样抛起又接住,然后握在手心。

「零二?」

「……抱歉。」

劲风忽然而起,翠雀双翼扇起的风浪几乎将孩子们吹起来。广急忙向前摸索伸手去抓,但不论他如何努力地眯起双眼辨识,那樱发少女已然不见。

「零二!」

「啊,可恶。」,五郎绷不住抱怨起来。

这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下一秒气流便趋于平缓,而翠雀的身影已经到了高高的空中。零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似乎张嘴说了些什么,停住几秒后便拍了拍翠雀的机体。而后这蓝白色飞鸟便振翅远去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郁乃看着那在空中愈来愈小的影子,「那玩意到底是不是需要她在场还犹未可知,说到底能不能再次启动都说不准。」

「她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已。」,广说,「她不愿意信任我们,只是这样罢了。」


而后他转而便看向身后的太:「太,追踪装置启动了么?」

「就在刚才启动了,零二似乎没有发现。」,太看上去有些不太情愿,「可我们真的需要那种东西么?」

「追踪装置?」,五郎疑惑道,「你是说——」

「是的,我们有我们自己的办法。」,广挥挥手示意大门另一侧的几个孩子离开,大约他为此专门指派了几个人,「追踪讯号只需要连接上最近的终端,输入特定的代码就能知道零二的方位了。」

「我是说——你根本没有告诉我们——」,郁乃大声说,她的表情难看起来。

「是啊广,至少我们也该是知情者啊。」

「广,你没和他们说么?」,太也皱起眉头,他似乎也只是知道一半。

「如果我告诉你们,零二她或许就能察觉到不对劲了。」,广不容置疑,看上去并没有让步的余地,又或者说,他坚信着自己是正确的。

13部队的几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我们,我们什么时候需要玩这种游戏了?广?」

「……」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广说着,便擦过13部队几人身旁离开了。



「FRANXX博士。」,零二翻看着手中的小型设备,「你在哪里?」

翠雀飞翔在云彩之上。这里的气流极其平稳,就像是微风不起的某个巨大的草原,亦或是晴空下的广袤海面。也正因此,翠雀的飞翔更像是随意地漂泊着,有时长达数十秒都不曾扇动一下翅膀。

「呐,翠雀,你是怎么知道孩子们会发现这个的?」

翠雀安静地调整了一下朝向,让气流舒适地吹起零二的长发而不迷了她的双眼。

「是啊,你也只是受到了那个家伙的启示罢了。」

叫龙的公主,零二想,她总是在计划着什么自己看不透的事情,那些事情像是藏在草丛中的毒虫,神秘而致命。

翠雀发出一声短促的啸叫,像是在抗议什么。

「我只是开玩笑。」

翠雀猛地偏转身体,零二慌忙抓住机体的棱角。这蓝白色的飞鸟在空中懒散地转了一整圈,而零二也跟着极为狼狈地扭了整整一圈。

「喂!」,视线逐渐平稳,零二拨弄着满脸爬的发丝,使劲拍着身下的机甲,「别太过分了!」

翠雀第二次发出短促的啸叫,像是炫耀自己复仇得逞一样。

「……怪家伙。」,零二这么说着,再次掏出了从花园抢来的立体投影设备。

「难道需要什么咒语才能打开么,那那些孩子们是怎么会看到的。」,零二自言自语道,「又或者说——」

她将那玩意高高抛起,然后猛地拍击在翠雀坚实的机甲上。

——果然是这样。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双眼呆滞地看着前方的FRANXX博士的投影,零二意识到这设备的确只是长期露天放置而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电路问题,而触发它的大约是远距离的电磁讯息。换言之,有人想要孩子们和她现在看到。

投射出来的老人看上去一半模糊一半清晰,与其说是投影倒不如说是对博士本人进行的建模。

……然后呢?总不会仅此而已吧。

老人就那么呆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呆滞地看着被翠雀甩在身后的太阳。

「呃,咳?」,零二试着咳嗽了一声,「code:002?」

「声纹识别成功。」,老人用干巴巴的声音说着,头突然怪异地左右闪动了一瞬间,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这玩意质量真的行么。

「检测到目标对象code:002,启动对话系统。」,老人的身影闪烁着,而后突然变了一个样。

与其说变样,不如说是从精细的建模变成了零二印象中的那个苍老的阴暗的身影留下的影像。老人的身后仿佛延伸出某种可怕的黑暗,他人类的那只眼睛浑浊而闪动着诡异的光芒,机械的那只锐利无比,几乎就要剖开零二的躯体。

「说些什么吧,零二。」

零二眨了眨眼,从翠雀后脊上慢慢站起。她比FRANXX博士稍高,双眼没有再与那老人对上。

「呃,去死?」

「……未检测到对应对话,换一个吧,或者再问一次。」

零二对此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丝丝失望。又或者说,她真的想要指着鼻子数落的并不真的在这里。

「……不如你先说什么?」,零二想问的那么多,到了嘴边却没有办法再开口。

「……未检测到对应对话,换一个吧,或者再问一次。」

「蠢笨玩意。」,零二扶额。

「那么——」,她思索了一下,「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

「你不需要寻找我,你所想要的一切答案都能够在这里得到解答。」,老人不急不缓的说着,好像真的是这样。

「啊,该死。」,零二感到无奈起来,甚至有了想要咬指甲的冲动。

「这实在是太蠢了。」,她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干脆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那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去到莓的身边。」

出人意料的,老人做出了回答:「在那之前,你需要找到叫龙的公主。」

「是啊我当然知道。」

「她就在大裂缝。」

零二咬指甲的动作停顿了,她皱起眉,食指磨挲着参差不齐的拇指指甲:「不可能,我和翠雀在大裂缝周围转了这么几个月都没能发现她或者是那时候的Gutenberg级——」

「这玩意有时效性么?」,零二用手在FRANXX博士身体的投影里穿来穿去。


「她在等。」

「而你看到这讯息就证明,她的等待就要结束——而我,也已经死去了。」

零二愣神,而后看向那个透明的投影。老人依旧看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他看上去有些单薄,比起几个月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吃顿饭的自己还要显得弱不禁风。

或许人类老去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而零二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

「那……我该怎么找到她?」

老人的身影闪烁了几下:「她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需要孩子们的帮助,所以,她会去找你们。」

「——翠雀!」

蓝白色飞鸟发出凌厉的鸣叫,在空中灵活地转向,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是什么计划?」

「具体的计划我也并不清楚。我只能推测,叫龙是大地的战士,宇宙的战场对于它们而言,应该是极为不利而残酷的。」,老人说道,「叫龙公主为此准备了某种武器,而将这武器送去宇宙或者就是为此而衍生的计划。」

——不清不楚。

「为此就需要孩子们么?」

「是需要FRANXX。」,博士仿佛正常对话一般说道,「单拿鹤望兰或者翠雀而言,FRANXX的战斗性能是可以胜过叫龙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如果将单体引发奇迹的可能性投入不甚了解的战场,叫龙的公主想必不会拒绝——更何况,它们已经时日无多了。」

「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么,零二。」

确实如此。

那日之后,每天,每周,每月——零二在大裂缝徘徊了很久,她安葬了埋在13都市废墟已经发臭腐烂的莓的曾经的尸体,就在那片倾倒的槲寄生中央的那株枯死的樱花树下。然后,她将废墟中的留存着她记忆的物品一件一件地找出,封存在仅存下来的几间屋子中,将它们擦干净灰尘,将残损的部分拼凑起来。

再然后,她开始寻找一切有关去向的线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种习惯转而让她开始寻找FRANXX博士和叫龙公主。

在那样的,接连不断的日子里。零二亲眼看着大裂缝附近的叫龙和VIRM越来越少,越来越狼狈不堪,越来越兵尽粮绝。从Moholovic级被VIRM围攻的大规模战斗,到Conrad级和VIRM缠斗的断断续续的阵线,再到现在浑身伤痕的两队人马彼此不断缩水的小规模冲突。

连能量束的对轰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啊。」,零二默认。

「它们经历了一次和VIRM的战斗,辉煌的文明就不得不蚕居在人类文明的瓦砾之下。」,博士说,「它们已经没有实力再进行一次战争了。」

「——它们想要结束一切。」

「广……广他也想结束这一切。」

用战争来结束战争,只是战场换成了宇宙。

「为此,FRANXX的力量是必须的。」,博士低声说,「这只是VIRM的先锋舰队,就将整个地球整的天翻地覆……我们和叫龙都需要一个奇迹。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可这和莓她又有什么关系呢?」,零二垂下双眼,自言自语般说着,「就算这个世界被搅成碎片,就算我和她会迎来末日,我们依旧有机会,有时间——」

「去做什么呢?零二?」

「我和她……我们两个人的时间,做什么都可以。」

「你若真的这么想,零二,」,博士轻声说,「你就不会离开现在的那个少女身边,你就不会默许孩子们一点点将治疗她的设备撤离,将那些资源拆卸拼装用在自动浇灌机和循环水处理器上。」

「你会陪在她的身边,每天握着她还温热的手和她说些她也许能听见的话。你会参与到孩子们的劳作中,你会认识很多的同伴,获得他们的认可。你会静静地待在花园,而这份讯息被发现的时候,你会和他们共享——」

「你又懂我的什么?!」,零二想要抓起老人的领子,而手伸出去的瞬间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影像。

「……我?我是你的制造者,零二。」,老人依旧温和地说着些刺痛零二心头肉的话,「我也见证了人类与叫龙对抗的整个历史。」

「你只是一个活得太长以至于令人作呕的老不死魂淡罢了。」,零二不屑的说。

「……未检测到对应对话,换一个吧,或者再问一次。」

「——」,零二大力一脚踢在翠雀凸起的金属外壳上,疼的她缩了一下身子。

「嘶……」

——真是倒霉。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她抬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所以换言之,孩子们的处境还很危险,是吗?」

「确实如此。」,老人的身影闪烁着,「VIRM的舰队在大战开始之前就封锁了整座星球,出于某种原因,它们发动进攻的时候并未倾巢而出。」

「也就是说,地球之外有它们的封锁线?」

「没错。」,老人点点头,「毫无疑问的是星实体撕开了一条口子,而大量的VIRM也会追击而去——它们有某种目的,或者说某个目标,但它们不知道在哪或者说如何达成。」

「我还以为贤人们早就把整个星球的秘密翻了个遍了。」,零二嘲笑道,而后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说,「——等一下,难道说,这就是叫龙公主留在大裂缝的原因?」

老人没有给予明确的回应:「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罢了。贤人们从很久以前就频繁提及过一个叫做灵舡的东西,遗憾的是他们对我有所隐瞒,我对此知之甚少。」

「灵舡?」

零二脑中的一部分记忆突然作痛起来,她的双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蹙起。

「我和莓……在槲寄生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本旧世纪的神话读本——灵舡——」

「是北欧神话中的故事,光明之神巴德尔被槲寄生刺死之后,诸神将他的尸体放进灵舡并点上火进行了海葬——」,FRANXX博士说,「而若要想光明之神复活,便需要万物的祝福,一说是——万物的眼泪。」

「这有什么意义吗?」,零二不甚理解,「就算那些贤人们把飘在天上的玩意称作cosmos『大波斯菊』——『宇宙的秩序』,这一切又象征着神话的什么?」

「灵舡是葬送神明的,零二。」,博士说,「如若贤人们——VIRM将自己当做统一宇宙的存在……这也是我所不明白的。」

「你就不能搞明白么?」,零二的言辞尖锐起来,「那你留下这讯息又有什么用?」

「……未检测到对应对话,换一个吧,或者再问一次。」

「啊,该死。」

「那么……」,零二抿起嘴唇,「……呼。」,她犹豫了一小会,甚至还深呼吸了几下,「关于9’α在槲寄生说过的话。」

「关于那个记忆——」,她看向那个并不在看着她的身影,「你制作那个记忆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制作那个记忆。」

零二的瞳孔微微放大。

「——你说什么?」

「9’α他所得到的情报来自贤人,那群自以为什么都知道的人。」,博士说,「不论哪个记忆有多荒诞不合理,那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就像你身边所有不合理的事情一样。」

零二的大脑顿时塞满了很多东西,而后又突然一片空白。

她的胸口被呼吸所重压,她的眼前迷蒙起来,浮现出的是那个站在破碎的玻璃窗前的小小身影。她想起娇小柔软的手掌,想起冰冷的难以呼吸的水面之下——

「但是,莓身体里的血——」

「除了结局……没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博士的影像突然转过身去,「我在那天的暴风雪结束之后看到的只有湿漉漉的满身血迹的躺在手术台上的三个孩子。」

「就算这不是假的——难道就不是你所计划的吗?」,零二激动地说,「你故意让广看到我,故意让他知道我在哪里,又故意让守卫将他们两个放行——」

「我无法否认。」

「果然!」

短暂的沉默,零二的喉头哽咽着,她不停地吞咽口水,好像这样可以止住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可我没能操控一切。」,博士的声音突然出现了起伏,他似乎突然激动起来,「我只是希望,我希望你的生命里能够有所奇迹,零二。」

槲寄生的废墟。

诀别的笑。

「可它们都毁了!!」,零二大声说。

「这是你想要的结局吗!」,她的声音颤抖起来,「我的痛苦!我的愤怒!我对那个丢下我一个人的讨厌和——仅仅是一段影像的你能感受到吗!」

樱发少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只知道自己在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可是她毫无意义的事情又做了太多太多,她无能为力的事情又太多太多。

她的火气或许只是对着自己而已,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的计划里——本应该只有那个少年的。」,老人用手杖敲击着地板,可带来的只有穿模,没有一丁点声响,「拯救公主的王子——就像每个孩子的睡前故事一样。」

就好像,莓是例外一样。

她的奇迹。

「另一个版本?」,可零二不愿意相信,她苦笑起来,「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答案而已。可每个人都在说些奇怪的话,讲些我听不懂的谜语——」

「因为这是你的故事啊,零二。」

「我的故事。」,零二不屑地重复着。

「……我的故事。」


『再虚伪,你也确实曾觉得幸福的。』

「真该死。」,零二咬破了嘴唇也没能抑制住鼻子的酸疼。



如果把同胞的防御当做坚石,这些人类的孩子们的防御就像一张纸。

之所以为什么可以将无数的誓死必胜的同胞和这十几个硬压住胆怯拦着自己的孩子们类比,大约是这些孩子们面对着的,不是什么如潮水一样涌来的敌人——只有自己罢了。

一个孤单的,日暮种族的末裔。

叫龙公主如此想着,耳边充斥着枪声。

她的心里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情绪。

——啊啊……感伤还是什么?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吧。」,面前保护自己的『尾』缓缓张开,挤压变形的弹头陆续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妾身不是为了杀戮而来。」

「枪对她没有用啊——」

「可恶,广他们知道了吗?」

「他们不是在中庭那边吗?」

「报信的已经去了,谁知道他们赶过来要多久——」

——不听话的家伙们。

尾微微蜷起,像是上膛的枪一样蓄势待发。这些孩子们的身体脆弱而又柔软,像是树叶或是花瓣,刺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让他们闭嘴而言,没有什么比杀鸡儆猴更简单快捷有效的了。

可自己不是为了杀戮而来的。

于是叫龙公主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发出可怕的吼声。


「——屈服吧——」

这声音一直传进他们的脑髓。


「啊啊啊啊啊——」

孩子们因为剧烈的头痛而发出惨叫,甚至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摔倒在地痉挛起来,那些上了膛的枪挥舞着,然后纷纷掉落在地。所幸的是没有一把因为与地面的撞击而触发撞针,这让它们就像是些模样可怕的玩具。

叫龙公主缓缓合上嘴唇,然后慢慢吸了一口气。

轻微的疲惫感,这在之前从未有过。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蓝色的皮肤,黑色的纹路。

曾经的叫龙和现今的人类都是双手双脚的形态,解放了的双手更适合于利用工具,更适合于智力的发展,才能创造出惊艳的历史和文明。这是这颗星球的必然。

——又或者,只是想象力和基因的局限性让他们最多只能走到这一步而已。

「叫龙的……公主。」

叫龙的公主回过神来,面前不远处站着那个黑发的少年。他的身后跟着另外几个面孔看起来差不多的人类少男少女,叫龙公主能嗅出他们心中的不安。

「……」,叫龙公主的喉头蠕动着,「你是孩子们的头领?」

人类的语言于她而言不便而困难,又或者,是她这具躯体的机能已经开始衰弱了。

她本来应该是知道这孩子的名字才对,但是对于一个长达数千万年的生命而言,记住些琐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广。」,黑发少年一手拍着自己的胸膛,他的眼神比起其他的孩子们显得毫无动摇,确确实实像个领导者。

「你……是来自13部队吗?」

黑发少年一愣,似乎惊讶于叫龙公主的话语。

「那个人类……说过。」,叫龙公主有些吃力地说,「13部队……试验品……一直都……出人意料的,最为优秀。」

「你这是什么意思?」,广看上去有些疑惑。

他大约是知道有过许多13部队,只是试验品这部分维尔纳并没有如何解释过,又或者他以为不需要做出什么解释。

「大裂缝的战斗……前前后后……」,叫龙公主缓缓说,她想做出些解释,可是时间不多了,「发生过许多次……」

「许多次。」,她肯定道,「而我这样……站在你们面前……是第一次。」

无形的威压从她的身周辐射开来,而广的目光依旧不曾有一丝动摇:「那么,我能听听你的目的吗?」

很好,好到让叫龙公主产生了某种不安。

「战争远远没有结束。」,黑发少年说,「这一点我们清清楚楚,可我们不会参与其中。」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个孩子,「因为我们的战争结束了。」

叫龙公主轻易地便窥视了他的思想,他的想法并非如此天真,更类似于居一时之安,等情况好转再想下一步的对策。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群孩子虽然知道些许真相,可那只是一部分罢了——或者还掺杂着曾经的维尔纳所编造出的谎言。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家伙的留言并没能到他们的手中。

「可你……不知道VIRM的舰队……正包围着这座星球。」,叫龙的公主低声说,「人类哟,等同胞的生命耗尽……等这座星球失去它的守护神……战争的阴影终将淹没你们。」

现在的这座花园,就像是伊甸园一样。

「那时候,我们会成为它的守护神。」,广坚定地说。

「不。」,叫龙公主直视着那双自以为坚定的双眼,「你们会成为的……只有VIRM吞噬这座星球的……牺牲品罢了。」

「你……你身后的孩子们……那些冰封着的孩子们……」

「你们的……未来。」

并没有试着操纵少年的情绪,叫龙公主只是这么简单地表达着,黑发少年便产生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动摇,至少他犹豫起来。他惧怕的不是死亡,他惧怕的是——

——『枯萎』

就像速生谷物中也会出现的,因为各种内部或外部因素枯萎的作物一样。

他曾是会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这种话的人,可他背负了太多,他肩上的担子太重。

「妾身的同胞……会倾尽全力。」,叫龙公主慢慢向他走去,「你们也会……出现牺牲。可一切……都能够真正的终结。」

「不再……有牺牲……不再有……自相残杀。」

是的,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鸟巢里发生的事情。

少年的思绪有些混乱起来,他微微后退:「……你想说什么?」

「妾身将……发动一场战争。」

「——终结……一切战争的战争。」


「咳咳咳——」,直美摔倒在地上,流体的呕吐物不断从嘴里吐出。她浑身湿漉漉的,肌肉僵硬无比,再加上她在很久之前失去了一只手臂,这导致她几乎没有办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直美——」,郁乃扶起根本站不起来的直美,「别急。你刚从休眠仓出来,身体机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莓……我有事需要找她……」,直美虚弱的说着,依顺着郁乃的摆弄靠在墙边。

「莓她……」,郁乃犹豫了一下,最后欲言又止。

「……郁乃?」

「没什么。」,郁乃撩起垂下来的头发,将表情调整好,「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告诉我是什么事,我会去找她。」

「……FRANXX博士在把我送进休眠仓之前说过。」,直美努力地调整着坐姿,想要直视郁乃的双眼,她或许已经看出了些许不对劲,「如果我的苏醒并不是……和别的孩子一起,就意味着,他的讯息并没有完全传达……」

说着,她将摊开仅存的一只手,手心里放着一小块芯片。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他要我告诉你们……」

「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

「——不要相信叫龙公主。」


标题来自名言,以及原作中多次提及的【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很哲学,但是请不要用哲学的眼光来看待这篇文。
还有就是郁乃的cp,直美上线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谁叫你是hentai
谁叫你是hentai 在 2020/07/21 16:18 发表

标题:大大真的是太棒啦!

哇✪ω✪直美登场了!而且一登场就带着个可能破坏叫龙公主打算的爆炸消息!
02回到那又会跟叫龙公主擦出什么火花呢(博士即使死去了也依然可以与叫龙公主“对线”,不愧是博士)
广真的越来越像大人了呢orz
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呢?真的好心疼,莓也好,02也好,尤其是02在得知记忆是真实后的表现,果然莓是02命中注定的奇迹QAQ
灵舡,巴尔巴德,光明神被葬在此中,与他的妻子,还有众神的武器
而贤人在寻找它,大胆猜测,灵舡会不会是地球的转机呢?人无法踏进同一条河流,我可以怀抱希望认为这一次与VIRM的战争最后取得完全胜利了吗QAQ(脑子里蹦出了02和莓坐着灵舡去往新世界的画面了)
作者大大加油啊!真的无比期待啊!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20/06/28 17:42 发表
长评

标题:原初記憶原來是真的啊啊啊啊

上一張在寫心理活動,這一章就開始瘋狂推劇情了啊www

最近剛補了天元突破
感覺廣一路往羅修的路上走去啊
而且還是連同伴也一併欺騙的那種
跟02鬥智、彼此算計什麼的......
我相信廣也是用自己的方法在幫02(劇情安排上來說應該是不會讓廣到結局都還是黑的
但是還是希望孩子們的小團體不要在彼此刀劍相向了啊

翠雀真的是岳母化了啊(無誤
還是個喜歡調戲女婿的岳母呢(完全無誤

VIRM有所保留,她們想要的是地球上的某種東西。曾經我以為是星實體,但是這裡博士猜測是所謂的「靈舡」
這也是叫龍公主留下來的原因
但是靈舡有什麼用?如果說星實體是地球的意志,是對抗VIRM的終極兵器,那麼靈舡.......
這太懸了,我的腦容量已爆炸

所以說原初記憶不是假的?這令人嚇了一大跳啊啊啊
假如影像博士所言皆為真,那麼也就是02是唯一一個讓博士動了人心的造物。
他為了讓02獲得生命中的王子,刻意讓廣發現02,讓兩人得以逃跑
至於莓的出現則完全是意外、是奇蹟
然後9S在第24章中提供的情報是錯誤的
反轉反轉再反轉,這個劇情需要做筆記
看起來除了莓與廣,就連博士也希望讓02幸福呢,簡直像爸爸一樣
這個家族的家族樹真是越來越茂盛了(無誤)
不過博士也很準,一口就點出02的心理矛盾了
總感覺02上太空上定了(其實本來就免不了要上太空了XD

叫龍公主居然在孩子們面前如此失態、疲樣盡漏
想來她離終點也不遠了
看起來她也要獻出最後的波紋了嗎(「廣,這是我最後的波紋了,收下吧!」「公~~~~主~~~~」
(JO龍公主:你是要JOJO幾次啊!

直美上線大爆點
更大的爆點是博士要求直美轉告孩子:不要相信叫龍公主。
回推到前面的話,就代表博士的全息投影裡面講了一些訊息,是為什麼孩子們不能相信叫龍公主
這樣一想,在博士已死的前提下,他應該是在死前設定了投影的啟動條件,讓投影在叫龍公主行動時自動投影出來吧?
好迷啊!我還以為博士跟叫龍公主已經達成某種程度上的互相理解了
難道博士人有那麼好,想要從叫龍公主手中救下會被送上太空的孩子們?
還是說直美的訊息也是假的?真真假假真真假!
不過直美手上握了一個晶片,我說直美妹妹啊想要埋梗也埋的太明顯啦~~就等下一章會不會提供訊息啦XD

是說我沒記錯的話,9S好像還在廣那裏養傷
叫他們來對一下口供啊,不然白吃白喝算什麼呢XD

期待下一次更新~~~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