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黑暗时代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0-06-27 21:48
点击:510
章节字数:72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日,随着星实体的身影,曾出现在荒原附近的Gutenberg级也尽数从大裂缝钻出,和先前载着FRANXX们的圆柱体汇合,同样向着宇宙而去。

追随它们之后的,是孩子们从未见过的叫龙的『舰艇』。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天。

整整一天,整座星球都为之发出低沉的,唯有叫龙与零二才能听见的哀鸣。


夜。

寒冷和燥热轮番侵袭着零二的神经,一如她睡梦中记忆和噩梦的交替。

大约合上眼睛半小时后,她终于再次放弃了睡眠的念头,从走廊中的长凳上坐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里是花园,或者说曾经的花园。樱发少女重回这里的时候才刚刚雪融,而此时中庭的植物已茁壮地生长出茂密的绿,像是包围着槲寄生的密林一般透着生的宁静。微风吹过时的沙沙声穿过在VIRM的攻击中损毁的巨大落地窗,在樱发少女的耳中留下安抚神经的回响。

零二是有自己的房间的,只是她不喜欢那狭小的环境。

离开长凳,樱发少女费劲地舒展着僵硬的身体,拖着脚步沿着走廊向前漫无目的地走去。

自从星实体离开的那一日起,VIRM的进攻就愈来愈少,从原来无穷无尽的袭击到间歇性的小规模冲突,再到数日都不一定有战斗的现在。残留下来的叫龙似乎都和孩子们站在了同一条阵线,或者说选择了对抗同一个敌人。

而现在,叫龙的身影也几乎见不到了。

一切都隐隐约约在象征着结束。

然而零二抬起头,夜空的中央总是闪烁着盖过星辰的光芒。叫龙和VIRM在宇宙之中接二连三地湮灭,消融,惨烈的杀戮产生的震荡一直传到她的骨髓。

不,这不是结束,又或者说只是那些可怕的悲剧又换了一个地方。

而她什么也做不了。

沿着走廊走了大约一两分钟,远处的拐角突然传来了光亮,一并浮现而出的还有说话的声音。

「你是说,它们又发动袭击了?」

「是的,不过和它们交战的是叫龙的Moholovic级。」

「真是久违……这个月第三次吗?」

「嗯。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或许不用多久——」

「——零二?」

出现在樱发少女眼前的是拿着手电筒的郁乃和广。

「是北面吧。」,零二站定在走廊中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今天下午翠雀巡逻的时候看到了。那不是Moholovic级,Moholovic级早在上个月就一头也不剩了。那是Conrad级,只是数量多了一点。」

短暂的沉默,只有零二粗重的鼻息声清晰可闻。

「零二,你应该休息。」,广说。

「休息过了。」,樱发少女目光移开,「这一点……不用你操心。」

「然后呢?」,她接着说,「关于那些冰封在地下的孩子们,你们到底想好怎么办了吗?」

两人面面相觑,接着广说道:「至少等有了稳定的食物和水源……而且现在VIRM的威胁还没有全部解除,FRANXX也不多了——你也知道的不是吗,我们光是自保就已经尽全力了……」

粗重的不知是叹息还是嗤之以鼻,零二从走廊的中央离开,靠在落地窗上,纤弱而重心不稳的样子似乎什么时候倒下也不一定。

「零二……」

「我没事。」,她再一次发出叹息,「我只是,很讨厌这里罢了。」

这句话之后,三人间陷入了短暂的静默。过了一会儿,零二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打量着郁乃和广,说道:「——你们不急着去什么地方吗?」

「郁乃?」

「是关于莓……」,郁乃摇摇头,无视了广的阻拦。

一听到这个名字,零二的神经便紧绷起来。好像落地窗上有什么扎人的东西一样,这樱发少女陡地站起,发出不知是受伤还是威胁的呜呜声。

「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她只是睡着了而已,早晚会——」

「……」

「零二,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郁乃走到樱发少女的面前,「你是真的不明白吗?莓的身体在拒绝着生存,那天你明明就在她身边,你应该最清楚不是吗——她本人已经不在那具躯体里了!」

「胡说。」,零二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突出嘴唇的尖牙彰视着她的愤怒,「你怎么知道?你们曾经把她当成和我一样的怪物,怎么在这种时候利害关系就突然清晰了起来——」

「零二!」

零二看向广,露出疑惑的神情:「你的身体里也有叫龙的血,你不可能不会明白——」

「莓——莓是我们重要的伙伴。」,广直视着零二的双眼,「可我们的伙伴不只是莓。纯位数,未来,还有其他和我们奋战的,牺牲的或者生存下来的,都是我们重要的伙伴。」

「我们把莓藏在那个房间里,偷着本来可以让别的孩子们生存得更安心的资源,来延续根本不会醒过来的生命——」,他说着,义正言辞,「如果躺在那里的换做是你,我想莓会同意我的想法的。」

零二的表情变得十分困惑,她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广:「广……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伙伴从13部队,变成所有的孩子了?」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零二,你的伙伴就只剩下莓了?」

谈话就这么无疾而终了,零二没能反驳,而广和郁乃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就这样一言不发地互相面对着站着,却不再直视对方的双眼,直到广率先擦过樱发少女的身侧离开。


待两人走远,零二才好似脱力一般颓唐地坐在落地窗边,抱起双膝,将面孔深深地埋进手臂围出的那一小片比夜的颜色更深的黑。

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日子,那些她把广叫做『Darling』的日子。那些日子在那时的她看来,虽然身边充满了战争和敌人,充满了敌视和大人的游戏,手上沾着叫龙和孩子的血,却也是幸福的——直到一切被另一个虚假的回忆所摧毁。

然后,她又想起了和莓两人在一起的槲寄生的小小世界。那里虽然是战乱之后的废墟,却充满着她从未见过从未品尝过的生的安宁。她想起慵懒的午后,樱色的一树繁花和相牵的手。

直到那里也被摧毁,她才知道自己在那里一直都是被保护着的存在。

莓,那么娇小而弱不禁风的少女,用自己的双手筑起一个同样脆弱又坚不可摧的城堡。

回过神来,连战斗的方式都已经不记得了。

「如果和以前一样,都是谎言该有多好……」


「广,广——你在听吗?」

广骤然停下脚步,他发现自己走得太快了。

回过头,郁乃正做出一副困扰的表情:「你从刚才开始就魂不守舍的,我知道零二她的状态很令人担心,可这基地里还有别的孩子啊。你在鸟巢里做了领头的那个家伙,现在可不能甩下这个担子。」

「我知道。」,广皱起眉,他当然知道。

「那就好。」

「然后……还是莓的问题吧。」,广说道,「没有办法减少医疗设备的能源消耗吗?」

「可以是可以,甚至可以只留下必要的延命设备——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她永远只能那样躺着,就算原本有苏醒的可能——」

「你我乃至零二她自己都知道绝无可能。」,广毫无犹豫地说道,「如果FRANXX博士那时候说的是正确的话,莓她毫无疑问已经和那个巨大的叫龙一起离开了这座星球,那具曾经是莓的身体正在慢慢死亡……」

「等等——你是说,完全撤除那些设备?」,郁乃拉住广的肩膀。

「慢慢地,一件一件地撤除,」,广的面孔看不出一丝起伏,似乎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慢到让零二相信,那些设备根本无法维持莓的生命。」

「……你是认真的?」

「你不是吗?」,广依旧看不出表情,「你当着零二的面说出那些话,事到如今却心存怜悯吗?」

「我只是想让零二认清事实,至少该做出这个决定的是她——」,郁乃一脸的难以置信,「可莓曾经是13部队的队长,你我并肩战斗的伙伴啊。」

「而让她苟延残喘的却是我们偷取的资源,而那些资源放在前几个月甚至可以救下一两条命——」,广的言辞突然激烈起来。

「零二她,我了解她,她绝不会做出那种决定。」

郁乃摇摇头:「广……你是不是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你是希望莓死吗?」

听到这句话,广下意识地眨了眨眼。

他回想起了很多,又似乎没有。

「……就结果而言,确实如此。」,他最后说,「只有莓真的消失了,零二她才能——」

那些似是非是的回忆里,唯有曾经的不可一世却又无比天真烂漫的零二如此清晰。

「真的只是这样吗?你真的只是希望零二回到原来的样子?」

——是吗?

「随你怎么想。」,广转身道,「但正如你说的,我选择了做那个领头的混蛋,从那一刻起,所有死去的,所有本应活着的,都该算在我的头上的。」

「……」

「……我有点不认识你了,广。」


「我也是。」


在记忆里,这一块区域是供孩子们玩耍的地方。积木,玩偶,还有些特别好看的花和装饰品。就算积木和装饰品积着厚厚的灰尘,玩偶的手脚断了线,好看的花朵只剩下腐败的枝子,这地方至少还能让人想起玩耍的时光。

不明白广他们为什么要把9’s一行人关在附近。

「真稀奇啊,之前都是——五郎来着?」,金发少年看着端着食物的心和太,「我倒是惊奇你们到现在都没有把我们忘在这里的打算啊。」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太将盛着食物的托盘放在落地窗开出的小口处,「总得要吃饭的。」

「虽然不多,但是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心说道。

「我以为那些食物已经不剩多少了。」,9’α隔着落地窗看着两人。

心眨了眨眼,犹豫了一瞬后说道:「大概吧,不过郁乃和广从不让别人知道具体的情况,就像他们瞒着零二把你们关在这里一样。」

「他们是怕零二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把我们的喉咙割断吗?」

「我也不知道。」,太说,「但至少你们每个晚上都有负责值夜的人不是吗,要我说,你们才是最害怕的。」

金发少年发出不屑的鼻息:「随你们怎么想吧。」

然后,9’α便将食物端进了落地窗的另一边。

「……」

「怎么,你们还要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进食吗?」,金发少年见心和太没有离开的意思,说道。

「总得回收那些餐具吧。」,太摊摊手,「这些东西也是贵重的资源啊。」

「贵重的资源吗……」,9’α再次发出不屑的哼声,却再也没开口了。

待9’s的几人吃完将餐具送还,心和太才离开了那一片区域。


「听说是在大裂缝的附近发现的他们。」,走在长长的好似没有尽头的走廊上时,心突然说,「好像就在不久前。」

「因为脱水和饥饿而昏倒在荒原上,差一点就要见到死神了。」

「是广他们在寻找物资的时候发现的吗?」,太问道。

「看他们那副样子……」,心露出惆怅或着更像困惑的表情,「你其实也猜出来了吧,是零二发现的他们。」

「她大约是到大裂缝附近去找些什么,一如往常但是从未找到过真正想要的东西,反倒是发现了濒死的9’s几人。」,心摇摇头,「她把他们带回来,让郁乃他们救治,只为了等他们苏醒问出些什么东西。」

「是关于莓吗?」

「还能是什么呢。」

「……不是想要杀了他们?」

「我也不清楚。」,心再次摇摇头,「这中间一定发生了许多你我不知道的事情。不过结果似乎零二并没有得到什么答案。」

「说是瞒着零二,其实是她自己从未想要再次找他们吧。」,太说。

「大概吧。」,心看向庭院那侧,「大概吧。」

庭院里生长着繁茂的植物,许多地方种植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食粮的种子或幼苗。自从叫龙陆续离开这座星球之后,整个大地就像彻底枯竭了生命力一样,多数的土地寸草不生,只有像花园这样的地方才能生长出植物。

这也是为什么孩子们移居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微风穿过破损的玻璃吹拂着心的面庞,吹拂起她银灰色的长发。

这里的风里闻不见灰尘和鲜血的味道。

不管剩下的食物还有多少,他们总能够维持到那些种子或幼苗成熟的。只要熬过这一段日子,一切都……

「呐,太。」,心用温柔的声音问道,「战争,真的结束了吧。」

太的脸微微泛起红色,他不敢直视身边的少女。

「一定是的。」



「真亏了那家伙在找到我们的时候没有下杀手啊。」

有着一头红发的γ说道。

「所以,ι她到底问了你什么啊,α。」

「……这不重要。」,金发少年一动不动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一墙之隔外的庭院,「我们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

「你是想逃跑吗?α」,坐在地上的θ打断了α的话,「明明大波斯菊都坠落下来了?」

「你想说什么?」,α回过半张面孔,阴暗得像是在诅咒些什么,「我们是9’s,是所有的孩子中最光荣,最值得尊敬的战士……是贤人——」

「你是说,VIRM——」

「θ!」

「……」,绿色头发的少女摇摇头,从地上站起来,她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摇摇头说,「你在否定些什么?在你开出那枪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最清楚的那个——可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你怎么变成最不明白的那一个了?」

「杀死那个少女,Code:015,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了吗?」

「还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切的发展都出乎了你的预料,以至于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贤人鞠躬尽瘁的忠诚战士还是变成了背叛他们的叛徒——」

「闭嘴——」

「ι救了我们!你本来不相信她的!」,θ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她脖颈处的血管开始微微凸起,「是叫龙抵御了来自宇宙的进攻!想要摧毁这座星球的进攻!这颗贤人们曾信誓旦旦要保护的人类文明的家园!」

在她大声地说完这些之后几人便陷入了可怕的寂静,只剩下模糊的回音在几人的耳中回荡着。

α没再开口,只是低头好似沉思起了什么。

θ说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就算他们9’s抱有着俯视一般孩子们的优越感,可现在世道已经变了,至少从现实意义的角度而言,反抗给与他们庇护所和食物的其余孩子们是极为不理智的行为。意志和理想这些深入骨髓的东西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难以承受的重击,几近粉碎。在ι把他们从大裂缝带回来之前,他们在叫龙那里看到了太多的东西。

那个时候,白光闪过之后世界一片黑暗。

好似身体也不属于自己一般,陷入了无尽徘徊的梦魇。

他们看到了叫龙的梦。

曾经辉煌过的文明,胜过他们曾学习的人类的繁荣千倍百倍。

然后,被宇宙而来的敌人毁于一旦。

恍惚中醒来的时候,面前出现的是那个叫龙的怪物。

『妾身是叫龙的公主。』,那个有着少女身姿的身影说道,『你们的身上沾染着同胞的鲜血。你们被灌输了错误的观念,错误的理想,可这难以抵过。』

『为了赎罪——你们和其余的同胞一同战斗吧。』

『战斗,直到机体损毁,直到生命消陨。』

那之后,便是漫长的,漫长的不见白日的黑暗时代。九式,最优秀的战斗机体,卓越的机动性,坚固的装甲,万夫莫开的战斗性能。可即便是金刚石在切割的时候亦会出现磨损,这些给最优秀的战士配置的最优秀的机甲像是滴水石穿一般在漫长而不断的战斗中逐渐折断了武器,磨光了装甲,连手脚都粉碎在钢铁洪流的对撞之中。

他们倒在沙漠之中,即将迎接生命的末路。

然后ι出现了。

那个有着樱色长发的少女,背对着落日而来。破损的军服在风中猎猎作响,一如她本人不屈的倔强模样。

『9’s。』

她说。

『我不恨你们。』

他们摧毁了她和另外一个少女的世外桃源,摧毁了她们的家,击碎了她们如梦如幻的轻飘飘的包裹在樱花芬芳中的回忆。

『你们会付出代价的,但讨取代价的不会是我。』

那之后,便是另一个漫长的,不见白日的黑暗时代。这黑暗的时代里没有战斗,没有死亡,有的只有好似黑暗的森林一般的沉寂和落寞,希望的火苗摇曳着,绝望的寒风凛冽无比,撕扯着肉骨和连接在一起的神经。

大约是因为那个少女原本也是9’s的一员的原因吧,伙伴的纽带以令人厌恶的方式存在着。

他们能感受到。

这是属于那樱发少女的,黑暗时代。


「根据零二的情报,大裂缝周边至今还是主战场。」

广看着面前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是由翠雀在轨道上空拍摄的图像。

「几乎都只剩下Conrad级了。」,五郎站在广身边,用手指着大裂缝周围尘幕中的黑影,「与其说是战场,不如说是大规模的冲突。」

「VIRM和叫龙的阵线一直都僵持着,也许都是强弩之末了,但毫无疑问大裂缝一定还留存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别的孩子们吗?」

「郁乃应该和你说过这个。」,广说道,「战争已经结束了。」

「是的,她是和我说过这个谎言,并且要我以不经意的方式传达给其他的孩子们。」,五郎扶着额头。

「这不是谎言。」,广回过头,「我们的战争确实结束了。」

「……」

「你知道,为什么在鸟巢的时候,博士他选了我假扮成大人向孩子们传达讯息吗?」,五郎想要伸出手拍拍黑发少年的肩,可不知怎的好似有座看不见的墙壁横亘在两人之间。

「——因为我不擅长说谎啊。」

「从你们认识我的那一天开始你们就清楚的不是吗?正是因为这样,你们,还有别的孩子们才会信任我,觉得我并非真的变成了那些满口谎言的大人——」,五郎摇摇头,「所以他们才敢从我手里接过那些武器,他们才敢——」

「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广的面孔背着屏幕的光,除了一双眼睛之外看不见其余五官,难以分辨他的表情,「真正影响孩子们的是身体中的黄血球,叫龙的公主依靠着这从叫龙身上提取的物质可以做到操控孩子们的情绪。」

「可这不意味着他们变成了傻子啊。」

「……」

「他们不是傻子,你也不是罪人。」

两人间的沉默维持了很久。

「……你们要卸除维持莓生命的设备,是真的吗?」

五郎的语气变得冷漠起来,但听得出其中隐忍着什么。

「资源的消耗太巨大了。」

「仅仅因为这个吗?」

「……莓已经不在那具躯体里了。」

「……可,可她是我的搭档啊。」

「——曾经是,就像零二曾经是我的搭档一样。」

之后过了一会儿,五郎便颓然地离开了这阴暗的房间,留下的只有深长的叹息。


冰藏着孩子们的设施在花园的地下,惯常由满查看他们的状况,但今天多了一个人。

漫长的白色走廊两边摆设着三层将近一层楼高的上百个蜂巢状的睡眠舱,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惨白而密集,稍稍有些瘆人的程度。

「枯燥而繁琐的工作罢了。」,满看着身边的郁乃,「这些器材使用的能源和地上普及的岩浆燃料截然不同,应该是旧世纪的能源。」

郁乃显然对此很有兴趣。

「旧世纪的书籍都有详细介绍过,这里的操作手册上也有部分记载,你如果感兴趣的话今天的检查结束之后你可以拿走。」

「明天不用吗?」

「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找你拿回来的。」,满说道。

两人沿着走廊向前,满仔细的看着那些密封小房间里平躺着的孩子们,而郁乃则翻看着满给她的那本操作手册。

「他们就这样睡着吗?」,过了一会郁乃问。

「准确来说,是封存了时间。」,满慢慢走着,「身体机能全部冰封,呼吸和心跳也是。血液不再流动,脑电波也几乎不会发生。他们不会做梦。」

「脱离了时间的小房间啊。」

「至少他们不会经历那些磨难。」

「这是件好事吗?」

「……不是吗?」

郁乃摇摇头:「不,是我错了。那些记忆,留在我们这里就足够了。」


「那些黑暗的日子啊。」


「全部都会过去的。」


『……到那时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是的,然后我们也会迎接我们的结束。』


夜。

零二坐在月光里,坐在花园的庭院里。

她闻着风的气息,而那风拂动着她的长发。

她看着手里的发卡,那发卡在月光下闪烁着微弱的荧光。

她看得清上面的每一道划痕。

于是她呼唤起那个名字。


这是只属于她的,无比黑暗的时代。


这一章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好,算是过渡章节吧,下一章博士和叫龙公主都会再出现,但博士应该是最后一次了。然后下一章或者再下一章零二就该飞去宇宙找老婆了。
我是有点激动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20/05/18 22:46 发表
长评

一個顯而易見的點是:黑暗時代是指物質上的黑暗時代,也是大家心靈上的黑暗時代阿

廣主席你錯了阿,如果躺在那裏的是02,莓才不會同意撤掉維生醫療設備呢。
(斜眼吐槽)
02的夥伴只剩下莓,這句話初看很震撼,但是仔細一想確實就是這樣啊
保護02的從來都是莓,其他的孩子們固然可為朋友,但是誰也不會像莓與02有那樣深的羈絆。
我表達得不是很好,只是覺得廣主席這樣講有些太傷人了。

感覺得出來作者在故意營造廣主席的兩難情境,把廣推往犧牲莓的那一邊。
老實說以我對DITF原作的理解(雖然我也只看過一次XD),下這種「為了拯救其他孩子而犧牲莓」的狠心決斷的角色原本應該是五郎的。不是說廣不適合,是說廣在原作裡是偏向不放棄任何一人的那種形象,但是在這篇二創裡廣被賦予了成為大人的意義,做出這樣的決斷想必也經過一番掙扎吧。

不過仔細一看,廣的目的似乎不是救其他孩子,而是有著私心在。

這個私心顯然不是「希望自己重新成為02的Darling」那麼簡單,而是「希望02回到從前不可一世的狀態」,對吧?雖然初看覺得哇廣主席你在搞什麼鬼,居然犯了百合作三大禁忌,但是仔細一想,廣主席此一舉動默不是盡自己的力量在為02著想嗎?畢竟他覺得當初的02比現在的02快樂多了。誰也說不準現在的02與不可一世時期的02誰比較幸福,就連02也在本章將當初的時光稱為「幸福」呢。

多麼諷刺啊,廣殺死莓的目的是希望02幸福。這裡有一個很可笑的狀態是:所有人都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想要讓02幸福,莓離開02進入星實體想打敗VIRM給02一個好的未來,廣想要殺死莓的肉體讓02回復到以前大元氣的狀態。所有人都是好人,對02都充滿善意,甚至願意為了保護02而傷害他人,但是02還是不斷的受傷、受傷、受傷。

某種程度來說,強加的善意何嘗不是傷害呢?可傷害02最深的還是02自己,尤其是02的無能為力啊。

不過這些Flag估計是要被全部拔掉的,不怕不怕。

大裂縫裡藏的額外秘密還有冰封孩子們(直美?)的出現感覺都是鋪陳,但是不知道裡面埋的是什麼梗WWW

老實說這一章雖然是過度章節但是我看得很滿足,其實比起宇宙大戰我更重視角色的心理活動,這一整章看下來就屬02的心理活動篇幅較少(其實也很多了!)。

博士要最後一次現身了。難道他要把最後的功力傳給02嗎?「02,這是我最後的波紋了,收下吧!」「博~~~~~~士~~~~~~」估計會是這種展開呢。(02:並莓有)(博士:莓可能)(最近在迷jojo wwwwwwww)

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