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番外三 小糸侑·下(闲笔10-11)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20-06-27 03:42
点击:124
章节字数:57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波思莫的早晨与其他种族也不大一样,可能是因为这些波切(波思莫的自称之一)只吃肉的缘故,再加上大多是猎人这种体力活儿为主的出身,这让许多外来人刚到威木省时就会被饭桌上的阵仗给吓住。


“听说你今天就要去见编织者大人?”一顿饭后,小糸家的主人、也就是两姐妹的父亲发话了。


小糸家当家是所谓的希尔霍恩人中的威木省分支,一家人的名字也在小糸夫人、当地的波思莫嫁过去后随了希尔霍恩的风俗。小糸倒是不在意自己因为混血而在波思莫中显得不同,如果非要说在意的,那可能就是身高了……波思莫本来就是精灵中的小个头,结果希尔霍恩人也不算人类中长得高大的,平均身高与身长中等的帝国人、布莱顿人接近。


“嗯,是的。”小糸简单地应了一句。


“需要怜陪你去吗?”小糸先生刚说完,就听到一旁的小糸怜惊讶地说了句“怎么又是我?”,他没理会,继续看着自己的小女儿。


“不用了。”小糸对怜的反应有点嫌弃,“乌代最近也成年了,我们约好了待会儿一起去。”


“格拉伍德家的小子?”小糸先生对他有点印象,貌似是之前经常和小糸侑凑一块儿的、住这儿附近的波思莫男孩儿。而一旁的怜听侑提到其他人名字,一下子就来劲了,竖起耳朵听得可认真。


“嗯,就是他……怎么了吗?”小糸看着饭桌前的气氛变了点,感到费解地看了看说话口气吞吞吐吐的父亲,以及旁边认真等八卦的姐姐。


“没什么,祝你能得到好的预言。”小糸先生赶紧否认自己的小心思,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这弄得侑更是疑惑、而怜则因为妹妹肯定不会再多说而感到失望不已。


我猜乌代今天会有大动作。吃完早饭歇息了好一会儿,在小糸家传来意料中的敲门声后、小糸前去开门前,小糸怜神秘兮兮地在小糸侑耳边小声说道。小糸不解,白了笑得贼贼的小糸怜一眼,就赶紧开门去了——


“早晨。”


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比小糸高上些许、笑容还带着些许腼腆的波思莫男孩儿——他就是小糸提到的乌代。乌代是典型的波思莫少年,个头不高但身材结实,杏黄色皮肤,锈红色双眼,长着一副娃娃脸。他今天貌似打扮了下,整个莫看上去清爽整洁,浑身还散发出一股别样的香气。她的身形仿佛融在瓦伦森林(威木省别称之一)春季的新绿之中,更显其青涩。小糸也友好地回复了他的招呼,接着向屋内的家人简单地告别后,就关上了家门。


乌代见现在只有他和小糸两个人了,又紧张又正儿八经地对小糸说:


“祝你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小糸这才注意到乌代一直把手悄悄背在后面。


小伙子将一直藏好的礼物小心地递到小糸侑眼前——是一束明黄色的鲜花,花瓣一小瓣一小瓣的聚拢起来呈半球状,看上去软乎乎、毛绒绒的感觉。


“这是琴森,我觉得它的颜色和你的眼睛很搭,就打算送给你了。”小伙子有点难为情地说着,一边紧张地观察眼前女孩儿的反应。


“谢谢你,我很喜欢!”


小糸情不自禁地凑近嗅了嗅,刚才那股别样的香气更浓郁地扑了过来。不知道明黄色的鲜花映在女孩的眼眸中,还是女孩那明黄色眼眸就是眼前美丽的花朵。正如吟游诗人间传述的,没有女孩儿能拒绝鲜花以及十四行诗。小糸侑也自然不免俗,更何况是好友相赠。


“它到了夜晚香气会变得不同,据说能助人美梦。你可以把它摆在窗边,夜风能扩散香味。”乌代见眼前的女孩儿很满意的样子,终于放下了一直以来踌躇不安的心。


“我明白了,谢谢你。”小糸珍重地将花束抱在怀里,高兴好一阵后才想起正事,“我们赶快走吧,我可不想放编织者大人的鸽子。”


两人这才开始往编织者的住处,也就是城中心的希尔文那宫殿的下方。


与坐落在树冠之间的城市不同,编织者更喜欢在树根处居住,那里更接近绿海坐落的土地,据说那里能亲近地骨(艾尔诺菲,意为大地骨骼),更清楚地听见伊弗瑞的歌声——波思莫相信,自己的一切都包含在伊弗瑞的歌声中,化作他喉咙中的丝线,再由能听见伊弗瑞歌声的人(莫)取出,由这条丝线编织出的无形之布,就是每一个莫的命运。这也是编织者一称的由来,其本质与占卜家相同,只是编织者的预言并不涉及占卜法术。每一位成年后的波思莫,都会选择去编织者那里,听取对自己未来的指引。


年纪小点的小糸反倒比乌代先一个被编织者接见,在通往树根区的大门前与乌代暂别后,在编织者的助手的带领下,小糸来到树根区的一片庭院中。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留着白色长须的波思莫老人悠然惬意地侧躺在庭院中央的草地上,好整以暇地等待下一位前来询问自己未来的莫民。正当小糸侑站在草地边缘,不知道是否该贸贸然接近时,就听到编织者沉静而悠扬地说道:


“孩子,你走近点。”


小糸乖乖地按照编织者的话,走到他近跟前。随后编织者邀请她坐在草地上,小糸也只好乖乖地将乌代送给自己的花束一同放到草地上。很奇怪、但又让人莫名安心,这是小糸坐下后的第一感觉。虽然说威木省的一草一木都因为伊弗瑞的庇佑而生命力十足,但只有在此时此刻,小糸才确切地感觉到这些绿色植物和她无异、有着实打实的呼吸一般,甚至……


“你被伊弗瑞祝福过。”甚至能听到他们在欢欣鼓舞。而就在小糸沉醉其中之时,就听见编织者有些惊讶地说道。


小糸对编织者的话感到不太理解:“祝福……不是每个人都被祝福过,因为绿约。”


“这不一样。”编织者摇了摇头,他又看了眼前的这位波思莫好一会儿,才笑了笑说,“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无疑是件好事。请你明白,我很荣幸能为你听取你的故事。”


女孩儿有些讶异,编织者的地位她自然是清楚的,但如今对她这么说,总让她有种如履云端的感觉。同时,她也更加迷惑不安,她可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这一切的。


就在她还有点愣神时,就听见编织者用着极为柔和、仿佛在哄睡婴儿般的口吻说道:


“你知道‘佛莲纳提’吗?”


“……传说中的移动城?”不知道是编织者语气使然,还是有什么无形的魔法,小糸感觉随着编织者话语的想起,她的脑袋变得有点昏昏沉沉——像是要坠入梦境但又不尽然。


“是的,不过今天我要跟你讲的不是佛连纳提,而是与它相似的‘无根木’。”


这或许是段被遗忘的历史,不过它幸运地嵌入了伊弗瑞的歌声之中。传说在巨龙入侵的时代,从阿卡瓦大陆跨海飞翔过来的巨龙盘旋在泰姆瑞尔大陆的天空中。巨龙飞到苦海上方时,发现了藏在矮小林木之间的绿液之民(波思莫的自称之一)。由龙巨龙发起的攻击,毫不留情地将绿海摧毁,而就在这时深爱着波思莫的伊弗瑞也从长久的沉睡中醒来。他从遥远的东洲带来新的种子,将其播撒在绿海快要被巨龙荒废的土地上。但一棵棵长出的新生树木,在密集的攻势下,根本就无法保护流离失所的莫民。伊弗瑞逐渐陷入绝望,难道仅存的希望也没办法了吗?他将最后的一颗种子种下——然而奇迹也发生了,最后的一粒种子长成前所未有的参天树木,它不仅抵挡住巨龙口中喷吐的火焰,还用繁茂的树冠将莫民们的行踪遮挡。失去目标的巨龙,最后不得不离开了绿海上空,可怜的波思莫终于在巨龙入侵下得救。当然,这棵树也就成了莫民的依靠、莫民的英雄,它是圣灵赐给全莫民的礼物。然而,时间久了后,莫民们发现这棵参天巨木不会生根。这棵无根木会没有定所的四处移动,或许是因为天气,或许是因为季节,也可能是因为部分莫民故意引诱至有利自己的位置。知道这棵无根木好处的莫民开始争相哄抢,但谁也留不住这棵无根木。实际上。无根木有自己的意志,是伊弗瑞给了它人性;却又没有自己的目的,无根木远离了东洲故乡,除却突然被赋予的使命,它也对这片陌生的土地无所适从。眼看着此情此景,无根木不禁向地骨祈祷,希望能被告知生根的方法,让它能像普通树木一般,有所归宿。在无根木不断的诚恳请求下,终于得到天空女神、吉娜莱斯的指引。吉娜莱斯告诉无根之木:不在此刻,不在现世,塔之顶端轮之尾。无止之物,不动之物,相遇即是生根时。


故事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小糸侑也仿佛梦被中断而醒转。她对编织者投向茫然的眼神,问道:


“这,和我的未来有关系?但是……”这没头没脑的故事怎么听,主角也不是她小糸侑啊,而且与现代社会也有严重的脱节感。


“孩子,你要明白,伊弗瑞的歌声从来都不会告诉我们是‘什么’,他只会告诉你‘什么时候’。”编织者耐心地解释道,但总是恰到好处地停止。


“后来呢?这棵‘无根木’生根了吗?”小糸只好从故事本身问起。


编织者笑得更神秘了:“我不知道,还没到它生根的时候,我的孩子。”


小糸被编织者的回答给噎住。她实在是不太甘心只听了一半的故事,一个人闷头闷脑想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一件事:“等等,最后预言的生根之期,是悖论吧?既然有永不停歇的事物,就不会有永远静止的事物,反过来同样……所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吗?”


编织者这次没有说话了,他静静地望着小糸侑,脸上带着处变不惊的笑意。


小糸再次被沉默给闷住了,百思不得解后,只好暂时放弃,与编织者告别。


“愿你能得到伊弗瑞的指引。”最后送别时,编织者意味深长地说了句。


当她回到通往树根区的大门前,就遭到乌代关切地问这儿问那儿。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细说在编织者那里听到的一切,乌代就被告知前往编织者那边了。


“小糸你有觉得紧张吗?”


回家时走到半路上,乌代一直有小心思般,不停地往旁边平静得若无其事的小糸侑脸上瞄。终于,他再也按捺不住,小声问道。


“没。”小糸摇了摇头,转过头看向乌代紧张得都有点不自然的神情,调侃道,“你很紧张?”


“嗯。”让小糸没想到的是,乌代非常坦然地回应了一声。他从始至终都用着一副小心而满怀期待的目光看着身旁的女孩儿,“我很担心,如果预言会提到恋情相关。”


噗嗤,小糸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瞧了瞧身旁男孩儿羞赧的脸,实在是和他平时爽朗的模样联系不起来。但乌代这时候可笑不出来,他停下了脚步。他好似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左掖右藏好半天,才鼓起勇气对停在前边儿回过头来好奇地等着自己的小糸侑说:


“我喜欢你。”两人刚好停在树冠区的中央广场,日光从林叶间隙透过,在翠绿枝蔓广场上洒下一片金灿灿的碎片,也照亮了乌代认真得不容置疑的神情。


“……”


一下子失了言语,只觉得像是有风从耳畔拂过,弄得耳廓痒痒热热的。但发热还没来得及蔓延,小糸就感觉这片热度冷凝结块,连同自己的心仿佛坠落的星辰一般,急速砸向一片深不见底的水面。让她不知所措的的是,直到最后,这颗星星除却坠落之感,没有掀起一丁点儿水花。一切都波澜不惊的,平静得可怕,这让小糸侑不禁感到些许失落。


“我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小糸你交换玛拉护符,在玛拉面前交换誓言。”乌代见小糸没有说话,急切紧张之下不由得抓紧追击。交换玛拉护符,是定情的开始。而在玛拉面前交换誓言,则是婚姻的缔结。


“我希望有一天能呼唤你‘侑’,而不是‘小糸’。”乌代没有一点轻浮玩笑的意思,这反而让女孩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对于希尔霍恩人来说,名字是他们唯一的传承。他们认为名字与一个人的灵魂相捆绑,所以绝对不能轻易让人呼唤名字。


名字只能交给最为重要的人,乌代是最重要的人吗?她不明白,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就比如说,现在看着因为害羞而稍稍低下头的乌代,她不明白为什么此刻感觉眼前的男孩儿很陌生。或许本质上说,她不明白去主动地、认真地喜欢上一个人或事物是怎样的感觉,她人生以来的十四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当确确实实看到这样的情感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时,也感觉那是难以名状、不可触及的。要说不心动吗……她收到乌代的花时确实很心动。但在这同时,她心里也明白,她是为可爱而娇艳的花朵。要说乌代不重要吗?也不是,她和乌代在一起长大好几年了,和他在一起也总是很开心。可能正因如此,小糸的话反倒说不出口。


“……能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吗?”她的怀里还抱着乌代送给自己的琴森花。


结果到最后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个不尽人意的回复。乌代倒是满怀希望地答应了,但小糸自此却陷入了一段为期过长的挣扎状态……


……


“所以,你最后答应他了吗?”尚且抱着《给孩子看的神话故事》的七海灯子,小心翼翼地盯着小糸侑那副陷入回忆时的侧脸。其实一开始,只是她读到爱之母神玛拉的时候,心里升起莫名的恐惧与反感、但又无法摸清其原因,才这么询问起在她心中几乎什么都懂的小糸侑的——玛拉在人们心中的意义是什么?又或者说,玛拉所指引的“爱”是怎样的事物。


而让她意料不到的是,小糸侑也露出了难以阐明的迷茫状,最后吞吞吐吐地讲了这么长个故事(当然,有的事情、为了保护这位什么都不懂的吸血鬼的单纯心灵,小糸仅仅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并没有讲出来)。


“没有。”小糸摇了摇头,转过脸看向旁边的好奇宝宝,“我在这方面并不是什么好的典型,我拖拖拉拉了快两个月,最后才因为要去其他城市拜师成为猎人而拒绝了他。”

“你……喜欢他吗?我是说,比‘心动’、‘重要’这种词更抽象但又最直接的、‘喜欢’。”其实说到“喜欢”这个词的时候,七海也觉得陌生至极,陌生到流畅地说出来、脑子里都要多转几个圈。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只不过……我无法理解他所说的‘喜欢’,至今也是。所以很抱歉,你好奇‘玛拉’的事情,但我对‘玛拉’、对‘爱情’也不是个可以参考的对象。”小糸又一次摇了摇头,只不过这次话语末尾又带着一丝叹息,“坦白说,我曾这么想过——如果人们按照玛拉的指引,制定了一个普适的公式,来认知彼此之间的爱情。那么我就是一个有问题的因子,怎么样都无法得出理想的结果。”


“这样啊……”吸血鬼陷入了沉思,少见地露出了略为沉稳的样子,“我还是不太明白,只不过我在想,一定需要那个定式吗?就好像,小糸小姐你在一些人心中是屠龙英雄,而另外的人觉得你是优秀的猎人……但可能是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就只知道小糸小姐你就是……小糸小姐,没有别的了。”


小糸被七海磕磕巴巴的奇怪话语给怔住了神。她只感觉自己仿佛站在无数道门前,她不知道那扇门的背后才是正确的道路,她为此饱受迷惘和必须做出选择的折磨,就在她冥思苦想,徘徊不前时,从她的身后的视线未曾触及过的地方,悄然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而此时此刻,她眼前的七海灯子还在为修缮自己有点没头没脑的话而感到苦恼,像是夹杂着什么不可道人的心事一般流露出一丝隐忧的目光。看着她的样子,小糸此时发自内心觉得这个吸血鬼还是很可爱的。


可能这种心理作祟,她情不自禁地抬起手,缓缓伸向坐在一旁、个头比自己高上些许的这位吸血鬼的头顶揉了揉——而七海的目光与她交汇,起初还有点迷惑,但看到那双温暖的暖黄色眼眸、和感受到的小糸侑的温度,她倒也流露出很是享受的样子。


最后她差点都忘了自己最开始和小糸聊起来的原因,也还是难以探明自己心里对玛拉的那份复杂情感——不过,她也知道了小糸侑更多的事情,也算是一番收获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这些是之前写的存货了,但是想到有些设定很重要于是就把这些闲来随便写写的内容改成番外三。但侑的内容还不止于此,以后再说吧。
不好意思,其实最近脱单了,想趁这机会享受下热恋期(热恋期就异地,我也不知道该说是苦逼还是啥),所以想去暂时休息下。真的非常抱歉一直这么坑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