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番外三 小糸侑·上(闲笔8-9)

作者:TS曳
更新时间:2020-06-27 03:42
点击:98
章节字数:40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波思莫对自身本源的思考中,他们认定所有的波思莫在世界的最开始时,是一团无定形的混沌,是伊弗瑞用理智与绿约、让混沌中的波思莫化作如今的形态。”(波思莫手札)


如果梦足够真实,那该怎样做才能分辨出现实与梦境的分界呢?小糸侑无从得知,从她出生起到如今的整整十三年间。在梦境里她感觉不到自己的确切形态,这和常人在梦境中的轻飘飘、无力感截然不同,而是另一种更让人费解的存在——可能她并不属于梦中世界,但有感觉全身每一点分子尽蔓延到四处周遭,恍若置身云雾之中。而当这些分子有机地组合在一起时,她就能短暂地感受到自身的物质上的存在——她有时会成为一只飞鸟,轻身飞翔于威木省广袤的绿海海面之上;忽然急转直下,直刺入林木之中,落地化身成一头毛色呈玛瑙般瑰丽的鹿;鹿灵活地驰骋于一座座参天古木之间,最后破身离去,来到海岸边头也不回地扎入海水中化作一条鱼……她并不了解哪一种形态最能让自己感到舒适,也因此总没有固定的形态,自身或是因为地形而改变,或根本是不可控。最后,鱼回到最开始的混沌状态,投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就是这个怀抱,在最开始时在无尽头般的绿海找到了彷徨徘徊的她,将她接纳入他的怀抱。小糸不知道在梦中拥抱着自己的人是谁,她也看不清他的形态,仿佛浑身被光芒笼罩般、炫人眼目。只不过,他的怀抱散发着树液的清香,却也温热宜人。


在更早的时候,小糸也曾向他袒露内心的疑惑,问及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却只得到他无言的一笑——我的存在是依据你的内心而定,如果你认为我是位翩翩风度的男子,那我便是;要是你觉得我是位风华绝代的女性,那我也是。而你连自己的形态都踌躇不定,那么见我便是和你一样的混沌。不管怎么说,毋庸置疑,他的怀抱总是让小糸留恋的,让她有种回归到本源的安心感,如慈母一般。


“今天我是来向你告别的。”这次的梦中,却听到他这么说,没有一点悲伤,“这是给你的、离别的礼物。”


说着,在自己和他之间变出一条长有单叶与复叶的枝条。绿叶的表面好似散发着如萤火光芒般轻柔恬淡的光辉,小糸看着眼前的物事,不由得心驰神往,一下将方才升起的别离的震惊与悲伤抛之脑后,情不自禁地前去触碰片叶——


就在手指刚触碰到那柔软的绿叶时,整根枝条眨眼就变成了莹莹翠绿光点,如绒羽般接连飘落在混沌形态的表面。光点首先飘落的地方,化作润白的指尖,随后是纤细的臂膀,紧接着是少女那副健康的躯体,最后光点落在额前,形成温润柔和的面容、橘红色卷发、明黄色眼眸。


小糸侑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当她尝试再变化形态、如以往梦境一般、却发现自己现在这副形态没有丝毫变化——她终于有了固定的形态,如同其他所有波思莫出生时。而当小糸化作人形时,眼前的他也变成了一道挺拔的人形、只是小糸仍看不清他的确切模样。


“这是我给你的礼物。”还没等小糸侑完全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似手状的物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顶——


当抚摸离去,小糸只觉得温暖之余、发际处两侧的骨头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但随着瘙痒停止,小糸方才还感到迷惘不定的心,突然变得澄清平静下来。她怔怔地抬手摸过去,头顶真的长出了一对鹿角一般的东西,表面有着相当细腻的纹路,但摸着坚实而有韧性。就在她还想再摸索时,角又倏地凭空消失了。


“我……”小糸终于又想起这是一场离别,她怀抱不舍地望着他,有太多的话想问他,但到了最后只是遗憾地问了句,“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他沉默良久,只是再次拥小糸入怀。他的怀抱依然温暖,虽然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小糸却能感觉到他好像是扬起一道苦涩的笑意:


“当然可以,只是,再见到我就不一定是好事了。”他将小糸拉开他的怀抱,退后了两步,转瞬间化作一团光点,“所以,我希望这次是永别吧。


小糸扑过去想抓住那团光,但光芒却一下子绽放开来,小糸不由得捂住双眼——她也才意识到,有了人类的身躯后,这片光芒是那么的刺目而不可触及。当她再睁开眼时,光团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之后,便是梦醒了。


“不要伤害威木省的森林;不要吃任何植物,只吃肉;当敌人被击倒时,他们的肉必须被吃掉,避免腐烂、不要浪费;不要化成野兽的形态。”(绿约四则、又名叶与复叶之约)


小糸侑从梦中惊醒,她脑子里还回旋着在梦中光的模样。她张皇地将周身环境打量了个遍——与梦境中要么一片空白、要么飞速变化的各类野外场景不同,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木质建筑的房间一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初种月开始、希尔文那停止供应热树液的原因,小糸总觉得昼夜温差带来的寒冷实在是一言难尽。但也因为这陡然一阵春寒,终于让她整个人清醒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咄咄的敲门声——


“侑,你起床了吗?”房间外的声音心不在焉地催促着。


“起来了!”小糸一骨碌地溜下床,有些手忙脚乱地扑到衣柜前翻找今天的衣物,还不忘支棱一声,“马上就好。”


虽然说,绝大多数的波思莫都遵守绿约的条款、坚决拒绝破坏绿海(威木省的别称)中的一草一木,但在建筑和部分生活用品上依然是木质为主——从外族进口木材、木质用品即可。毕竟只说不得破坏绿海,伊弗瑞可没限制他们使用绿海以外的木质、以及限制绿海以外的生物加工木材。于是你可见到,在小糸这种现代波思莫的居家坏境,除却动物骨骼、筋肉加工的物品外,从整个屋子到衣柜、矮桌这类木质用品不在少数。


小糸听着从自己回应后就一刻不停的敲门声,用着相当欢快的节奏,对这道人为噪音不禁一阵无语。她赶紧穿好衣服,去把房间门打开——就看到小糸怜、她的亲姐姐、神情由一副得意洋洋的坏笑变成了相当惊喜样子,还不由得她抱怨几句眼前亲人大早上的吵闹,就被怜热情地抱了个满怀——


“生日快乐!”怜抱够了后才心满意足地和自己的妹妹分开,但还是把双臂搭在侑的双肩上,从近距离上欣赏起自己妹妹的神情。


啊,小糸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十四岁生日。


“你该不会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怜聪明地察觉到、倒也不用、小糸那双和自己相似的明黄色眼珠中透射出来的恍若隔世般的迷惑之情,“你还记得今天要做什么吗?”半调笑半试探地问了句。


“这——我当然知道。”小糸感觉自己被眼前人调侃了,佯怒地挣脱自己姐姐的拥抱。但看到小糸怜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索性再也不理她、径直朝楼下走了去。


“真的吗?”都开始走到楼梯上往楼下走了,她还能听到小糸怜故意的问话,回过头看去,就看到她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这副不靠谱、不稳重的样子真是让人没办法。

小糸怜见自己亲爱的妹妹没理睬自己,知道她平日里不大经得起调侃、但又懒得反驳,也就在自己心里记上了一道代表胜利的一划……当然,基本上从小糸出生起就拿她没办法过。等楼梯道再也看不见小糸的身影后,怜才把笑容迅速收了起来,琢磨着自己妹妹今天就成年了的事实——在波思莫的传统中,十四岁就有资格去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猎人了。只是这也是让家里人举棋不定的地方,他们不知道小糸是怎么想的。尽管她的好妹妹平日里看上去稳重冷静的样子,然而心里模糊的小心思多了去。小糸侑从来不表达自己并不知道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但不代表她没有这样的犹疑。


这么想着,怜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也赶紧往楼下走去。


小糸家、虽然从姓到名都不是典型的波思莫家庭,但是还是同大部分波思莫一样,居住在绿海巨木构成的城市之中。屋子建立在参天古木的枝条上,茂密的林木使其枝叶交错纵横。波思莫借用这样的“地理优势”,在不伤害绿海林木的前提下,将树木的枝条编织成通行的道路;更庞大的工程则由“绿语者”负责,由歌唱或演说的形式就能在几天之内长出一处波思莫村庄。就拿小糸家来说,他们家从上上代起就在希尔文那城经营一家书屋(当然,除了一些外来书籍,大多波思莫书籍的纸张都是用羊皮制成)。家里借由繁茂树冠的层次,将两层居住层和书屋层严谨地分开,其间由树枝编成的楼梯连接……


再说到希尔文那,在威木省这片以丛林为主的先祖神州省份中首屈一指的开化城市,地处威木省东北方的马勒巴尔·托区。除却城市本身的繁荣,其名因为与波思莫的精神领袖“希尔文那”相同而知名,另外这里也是本纪元著名小说《火中舞》第七章故事发生地。


小糸侑来到楼下客厅,就瞧见自己的父母和祖母三人早就有所准备地等好了——


“亲爱的、祝你生日快乐。小糸下了楼梯还没站稳,就迎来祖母充满慈爱的拥抱与亲吻。


波思莫老人抱着自己的孙女好一会儿,都等到小糸怜都下楼看好戏了,才不舍地分开。之后便从怀里高兴地摸出一件物什,拉起小糸侑的手,郑重地将其放在掌心之上,说:“这是我们今早去玛拉神庙为你带来的礼物。”


小糸低头往自己的手中看去:是一枚褐色骨制的圆形护符,散发着若有似无的怡人香气。护符的正中是一颗小小的、透亮的浅绿色宝石,镶嵌在十字状藤蔓花纹中心;而整个十字也被代表着玛拉的戒指状编制花纹缠绕。


这是泰姆瑞尔全种族在成年时都必须经历的一环——由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辈将八圣灵之一、代表爱、生育、农业以及同理心的母神玛拉的护符交给年轻人。正如同小糸侑的母亲接下来说的——


“这是玛拉给你的成年祝福。”小糸夫人就在小糸侑抱着感恩之情,将护符戴在脖子上时这么说道。她上前抱了抱自己的女儿,顺带把她带到餐桌前坐好,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背,“下次再赐予祝福,就是你结婚的时候了。”


小糸抬头看了看搂着自己的母亲,又将胸前的玛拉护符握在手心里看了看,突然心生疑问:“结婚的时候也会得到祝福?”


“这是当然,你忘了之前参加希尔文那大人与翠绿女士的婚礼了?”小糸心里忍不住吐槽,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她怎么会记得。母女俩聊天时,全家人都基本上到餐桌前落座好了,小糸怜则带着半份看戏的心态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妹妹,心里想着待会儿要不要再调侃一下——


“那有不会被祝福的情况吗?”小糸侑一股脑地问出许多问题,这是最后一个。


“别说些不吉利的事。”小糸夫人听到这个怪问题,不禁微怒地瞪了小糸一眼,顺带敲打了下小糸侑的脑门儿,“只有亡灵生物是不会被祝福的。”看着小糸被敲了后还是抱有疑惑的样子,小糸夫人只好小声给她解释道,生怕玛拉在天之灵给听了去一样。


“这我就知道不去说、不去碰这些事情了吗。”小糸揉了揉被敲得有点疼的脑门儿,忍不住嘀嘀咕咕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