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肚子饿了

作者:野蛮少年
更新时间:2020-06-29 19:34
点击:646
章节字数:53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感觉心上压着块石头,非常不痛快。四月问你是不是后悔了?你反驳她,不要说这种话。还安慰她不要害怕,叫她去休息。


你有些胡思乱想,跟她对话也敷衍起来。四月坐到床上,冷冷的笑着,似乎又带着自嘲。她却跟你说话,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变成堕天使?


这当然引起了你的注意,你也才想起了要打探她的情况。只听她说,

“我是一位战斗天使,终日在执行任务中,天界有一座极其瑰丽的花园,一朵花朵能带来一天的幸福,带给人们幸福的天使们每天都会去采摘一朵,为人们带来幸福。而我们,战斗天使是没有资格去采摘的,因为我们的双手沾满了战斗的鲜血和戾气。直到某一天我就厌恶起了众天使们戴着面具生活的样子,以至于当我们战斗天使维护了和平,或者与胜利失之交臂,他们都能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反应。然后我遵循了自己的欲望,反抗与拒绝继续守护,就被放逐了。”


你讶异的看着她,替她忿忿不平。


“我曾听说恶魔对自己的七情六欲十分坦诚,跟你相处的日子里我也确实感受到了,而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格格不入,我对于你能坦然的发泄自己的欲望感到嫉妒,并想要以天使的规则来约束你,想来我成为堕天使就是必然的。”


你听她这视死如归的强调,仿佛自己受到了千刀万剐,宁愿替她受着罪过,也不想看到她这放弃希望的样子。


“被放逐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仍希望能够回到天界,仍旧感到不甘。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天界中大天使堕落成为恶魔的例子不在少数,我要是有那想法,谁也别想阻扰我。你的魔丸我会还给你,你也无需再担惊受怕。”


她的坦然再次震惊到你,你想这是第一个为你着想的人,怎么也不能放过了。


这冗长的叙述下来,你皱眉苦脸,被她这最后一句激起来,皱着鼻子,瞪着眼睛,“你认为我是个胆小鬼?魔丸给你就是给你了,谁稀罕啊!”


你深吸了口气,踏步上前,双手压着四月的双肩,稍一使劲就把她压倒在了床上,撞得自己的手指节都疼起来,刹那的钻心。真是急得红了眼,眼眶也有些疼。“你要是敢离开我,解除婚约,挖地三尺,翻遍恶魔城,走遍恶魔大陆我也要把你找出来。”


然而堕天使的注意点却不在这里,她面色惊讶,“原来我可以解除婚约的吗?”


你哑然,眼眶真要淌出眼泪来了,哭起鼻子,“你真打算解除婚约?”


你就坐到她身上,也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压到她了,但看四月的情况,你也不是那么重。她难得柔声,只是看你一个恶魔突然哭起来,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吧。


“别哭了。”

“嘤嘤嘤。。。“

“我不解除婚约,别哭了。”

四月妥协的声音十分有效,你感觉心中出了口恶气,心情也好了些,立即停止了哭泣,看她样子反倒让她怀疑你真的有在哭吗?


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恶声恶气,“我是恶魔,你管是真是假。”

你看到天使美丽的脸孔变得难看起来,大概是恶魔的天性,也不觉得有愧,也因为天使的美丽,她的这幅模样反倒让人觉得可怜可爱。


你双手撑在她的头部两边,呼吸都快扑到了她的脸上,看她的脸庞觉得思考都艰难,你闻到她身上香香的闻到,感觉到了她身上有着自己十分亲近的东西,那是魔丸。你感到脑内有一股欲望,像是要把它夺回来一般。


“你的眼睛变色了呢,变红了。”四月看起来很冷静,她肯定也感到了,体内的一种不同寻常的吸引力,似乎也影响到了她的神智,她自愿当这诱饵“魔丸,想要吗?”


她这么说着,战斗天使的冷静让她的声音带着冷漠,魔丸的影响似乎让她漫不经心,也就是轻佻,一副渣渣的样子。


她一直说话,却不知道魔丸的气息一直在流露出来,勾引着你。

你决心要让她知道点厉害,单手托起她的下巴,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你也是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后果什么的都没有去想。


反正天使的嘴唇十分柔软,从她口里牵引出了丝丝魔丸的气息,让你十分着迷,不满足于亲亲外面。你手上稍稍用力,捏着她的下颌,强迫她张开嘴,兴奋的你,无师自通一般,伸出舌头缠上她的,急促的,掠夺般从她口中吸走一股又一股力量。


你放开她下巴,身体稍稍撑起,手肘撑在床上。她的双手想要推开你,但似乎只能无力的放在你的肩膀上。你的尾巴高高扬起,在你们两身上摇摆。


你感到窒息,终于舍得放开她,嘴角留下了一丝淫糜的唾液。你虚坐在她身上,细长的尾巴在空中灵巧地绕圈,感到极大的满足,心情很愉悦。


再看天使,似乎精疲力尽了,你觉得奇怪,四月应该也会感到愉悦才对,怀疑是不是自己吸得太过了,你自觉歉意,从她身上起开,坐到旁边。


关心的问她有没有事,帮她挪一下身体,平躺到床上。四月睁开眼,双眼水蒙蒙的,真是让人心生怜惜。你没有什么防备,为自己欺负了她感到愧疚。


没想到天使说,“肚子饿了。”


你自告奋勇要给她做饭,但她一把拉住了你,好看的眼直直望进你心底,你心里咯噔一下,就被她压在了身下。


她用手拂去掉落在肩上的长发,双眼变得幽深看不清情绪,但你直觉不妙,这下子脱力的恐怕是你了。但你没什么想要逃跑的死心,大概是被眼前这个美丽的生物夺去了反抗的意志吧。


天使有样学样的吻着你,但她似乎迷恋着舔着唇,感到不耐的你,伸出舌尖挑逗着她的上唇,吮吻起她的上唇,想引起她张开嘴巴。


事实证明,天使还在懵懂中,她的唇重重的压下来,你感到行动困难,想反过来压着她,却被她有劲的双手压得动弹不得。你只能轻轻拍她的背,想要她放松下来。


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只是把从酒馆里看到的实践一下,效果挺强的。 四月有些急不可耐,像只小狗,你心里荡起宠溺的笑,捧着她的脸,主动起来。


你觉得吻始终是跟亲亲不一样的,吻是可以让人自甘堕落,就此沉沦,不愿醒来的。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希望这世间就只有你们两个,谁也无法打扰。你用力的回应四月,意识渐渐的飘远,最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睁开眼见到的是她沉静的睡颜,你对于这第一次见到的场景很是珍惜,第一次感受有人睡在身边的激动的心情。就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起来,你这不是害怕,虽然也有一点,但一定是温柔的,关怀的。


你轻轻离开了床,照例去照顾你的田地和花园。你看到昨晚四月种下的药草已经生根了,欣喜地多给它施肥。


你专门到花园里挑挑选选,手上拿着一本花语手册,这是你的小摊贩上搜集来的。你想要三朵,便找了找,“若是三朵玫瑰花,代表的是“我爱你”,若是三朵向日葵,代表的是光明和希望。若是三朵香水百合,是代表“我爱你”的意思,若是三朵马蹄莲,代表着纯洁无瑕的爱,比较适合送给自己喜欢的人。”


在自家小花园里找了找,你种花一是为了欣赏,而是为了售卖送人,品种大多都是较受欢迎的玫瑰,郁金香,百合等,向日葵确实是有的,你挑出三朵,玫瑰和百合,小小的一束花,却是开得最灿烂的。稍稍动用魔力,你给它包上好看的包装,不忘缠起一枚掌心大小的爱心。


你进屋,刚好见到四月坐在床上静静的,你下意识把花朵藏在背后,脸上笑嘻嘻起来,一个踱步,下一秒就带飞着来到她跟前,

“四月,早上好。”


然后献宝似的把三朵花带到她面前,她似乎惊讶,又像是第一次收到花朵,迟迟没有接下。你只好动了动,示意她赶紧收下,你看她面上流露着柔意,心里大笑起来,脸上像笑开了花。


“这是我们相遇的第三天,以后我每天送你一朵好不好?”


“谢谢,但小花园都不够你摘的。”


“嘻嘻,我还有别处可以摘的。你想要天堂的花吗?”


“别做傻事。”


她好像知道你所想,捎带责怪的语气,你却像是吃到了蜜,全身溢满着幸福,


“那我每天对你说一句,我爱你,好不好?”


“还是不用了,”她拒绝 的样子也是那么好看,特别是由衷的笑容,“但是,谢谢。”


你要到城里购买物资,简便的布衣行装,穿着皮靴,背上背包。你不让四月一起跟去,现在的她可是全城的通缉犯。她提议让小黑跟去,你想的是让小黑留下来保护她。


像以往一样,只是步伐快了些,有时候想着干脆自己包办所有事项,实现自给自足,然而一想到那要耗费非常大的心力,前期也需要巨大的钱财购买物资才能发展起来,就现在的贮备,根本没有能力实现。


你一路疾行,因为魔丸的离体,魔力被削弱,行程赶到一半就需要停下来休息,这样子看来隐身术也很能施展了,你心中有担忧,只想快点完事,能花点时间去寻找增强魔力的方法,通过药草药剂之类的你有所耳闻,不过需要庞大的资金购买。


在两手空空之时,你先去一趟城里著名的黑角,恶魔城里物品流通率最高的交易区,在这里的好处就是可以讨价还价。你想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找到一些滋养的药材,或者是某些失传的技能。


你有些想法,想把堕天使伪装起来,或是让她学习一些恶魔的技能,自己也需要提升一些能力,不仅自保也要保护好她。


你在一家药材摊贩前驻足,摊主套着一身黑袍,头也被黑色帽子盖住,看不清脸庞。摊主安安静静的,却突然对你说,

“你身上有很香的味道。”


“哦,那应该是花朵的味道,我刚把它们卖出去。”你稍微觉得奇怪,只是实话实说。


“好像是更特别的气味?”摊主突然站起身子,越过摊桌,探过身来,一只枯槁如树枝的手就一把抓住了你的手臂,拉着你向他凑近。


“你!你想做什么?”


你一个趔趄,差点把摊桌压倒,只是大力的甩开对方恶心的手指,同时大声喊起。摊主也受到冲击后退几步,你刹那看到了她丑陋的半边脸,仿佛被火烧烧过一般的烙印。摊主惊惶的拉住帽檐,战战兢兢地的蹲坐起来。


“那个,你没事吧?”


你看到她这模样,气一下子消了大半。摊主不回答,你尴尬的在摊桌上看来看去,想着随便买点东西就走。你挑了株药材,把钱交给对方,她倒是给你推荐了另一种药材,你买下就离开了。


黑角里面的人似乎比往常多,长相剽悍的更多了。摆放武器类的摊位也比往常的多,不少恶魔在挑武具和防具以及一些莫名其妙地东西。你想着四月这样的美女适合什么样的,视线在转来转去,也在看别人挑的什么东西,你最后想买炸弹好了。


你路过一家家具店,虽然你对能找到像哈尔的移动城堡那样的家具不报任何希望,但还是有兴趣去给家里添置床位和更舒服的座椅的。不一会还是退了出来,四月不在身边也不好挑。


身上东西多了不少,最后还是去了一趟城里的图书馆,专门去找关于天使和技能类的书籍,结果书架上关于天使的书籍大多都被借走了,你看到的只剩下《天使的食谱》、《天使的108式种花养花方法》、《天使的谎言》等等之类的书籍,你对植物学也有些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也种植过,最后你借走了几本战斗类和防护类的书籍,你战斗的经验几乎为零,因为隐身几乎可以逃过那些无聊恶魔的挑衅。


但是现在可不能悠闲下去了,不过这样子的成效没有多高,好东西被藏起来了。


你准备回程,背上的东西压得腰弯了起来,时间花得挺长的,天色都有些暗了。路上会有岩浆地带,偶尔会爆发一下,挺难走的。特别是遇上一些出来觅食的魔兽,就更不好对付了。


像这种情况,你一点都不想遇到。


“嗨喽,前面的小姑娘,你身上似乎有我的使魔非常喜欢的味道呢。”


阴恻恻的声音突然才背后传来,你寒毛倒竖,猛地转身,就对上血盆大口,浓重的腥气扑鼻而来,你迅速的倒退几步。这是一只犹如爬虫般的魔兽,在地上蜿蜒匍匐前进着。


一个穿着灰色衣袍的人出现在了那只魔兽的身边,看不清脸庞,手上拿着权杖般的东西,感觉阴森森的。


就像是人类口中的法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回家了。”你猜测,把背包挤了挤,防止掉下来,绕过那只魔兽就要离开。


“捉住她。”低沉又无力的声音对着魔兽下命令,缓慢爬行的魔兽顿时犹如弹簧一般朝你弹射过来。


你早有准备,脚部一转,腰胯一拧,整个人闪到一边,躲过了攻击。那只魔兽智商也不高,直直往前冲,差点撞到树上才停下来。


突然,一把火束夹杂着烧焦空气的味道像炮弹一般,刺拉拉的冲你脑门炸来。你躲闪不及,被火焰波及到了,大腿被烧灼到了几处巴掌大的地方,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


“啧!”你感到钻心的疼痛,咬咬牙忍着。扭头一看,那只恶心的虫又爬过来了。你只能依靠翻滚躲过它的重压,一顿操作下来,气喘吁吁。


你感到犯恶心,双眼迷迷糊糊地往四周转了一圈,那个奇怪的人整缓慢的踱步过来。你趴在地上,捂着伤口喘气,背包松松垮垮的。


“说吧,你是不是碰到过天使?”阴恻恻的声音听着真是不舒服,更何况像个病号一样有气无力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了,我的宠物鼻子很灵的。”


“什么鬼,那只魔兽闻过天使的气味吗?”


“它可是我在城外费尽千辛万苦捉来的,它对气味很敏感,绝对错不了的。”他靠近着你,杵着权杖,丧心病狂般的视线投射在你身上,“来,老实告诉我,天使在哪里?”


“你,你再靠近点,我就告诉你。”你喘着气,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看到他喜形于色的弯下腰来。你深吸口气,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你抽出隐藏在皮靴上的刺客匕首,隐身到了怪人的背后,你大概没有那么愤怒过,连犹豫都没有,心中的恐惧快要爆炸了。一只手抓起他的下巴,另一手抓着匕首在他脖子上一抹,温暖的鲜血立即迸溅,沾染了你的双手。


要是不做点什么,她们将无安宁的日子。


那只魔兽闻到鲜血的味道,顿时发狂起来,硕大的身躯不知死活的撞了过来,你和死尸被撞出几米,你撞到树上,登时痛得想晕过去。特别是看到魔兽在吞食死尸时,真想晕过去。


更糟糕的是魔兽朝你爬过来了,而你精力所剩无几,逃跑真难。


你就要闭上眼睛,想起四月,想她就要一个人,想你把她置入了危险之中,心中很是不甘,你感到全身无力,就是充满愤怒却依旧不能动弹。


突然,一声厉鸣响彻耳旁,眼前被一片黑暗覆盖,那只爬近的魔兽仿佛遭遇了天敌,身子猛地瑟缩。你就见一个铁杆般的鹰嘴将它吊到半空,然后一口吞下,万籁俱静,唯有几枚黑色羽毛飘落下来。


“小黑。。。”


你喃喃,昏迷之前似乎看到鹰背上坐着一抹俏丽的身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