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四月

作者:野蛮少年
更新时间:2020-06-22 21:12
点击:758
章节字数:35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不忘先给花园修剪,火速换了身衣服,然后洗衣晾晒,堕天使好整以暇的跟在你身边,她在一旁看着,没有帮忙的意思。你觉得像天使这种生物,会下田种花才是奇怪。天使不是应该好生供养着,然后才能给人带来幸福吗?


你晾晒好了衣服,身体感觉有些乏力了,大概是魔丸离体带来的后遗症。你跟堕天使打了声招呼,又爬回床上了。你闭上眼睛,想着今天一醒来,跟老婆说话的次数都没有超过三次。难道是一直呆在这荒山野岭里,连聊天都不会了吗?


一觉醒来,门口已经洒上了黑幕,天色已经暗了。你没看到堕天使,着急的起身,一阵眩晕又倒回了床上,你闷闷的等着缓过来。走下床去找她,但是,菜园,花园里都没有她的踪影,连小黑也不在了。


你呆呆的站在菜园前,望着小黑蹲过的枝桠,不免伤心,是走了吗?但其实不是,婚契的感觉还那么强烈,她没有离开。


你走回屋子换了一身衣服,手里拿着类似锄头的小物件,像人类的农民。关于人类,和天使的知识,你大部分是从小摊的小本子里看到的,其他都是别人说的。你喜欢起种田来,也是因为看过了关于人类的一本图书。


恶魔城大约每百年派使者到天界和人界互相交流,学习经验,物资采购等等,但结果那些使者大多都贪玩,回来的没有几个,其余的都被干掉了吧。


你蹲到菜园里,仔仔细细地除草,你似乎不在意尾巴被弄脏,让它软趴趴地倒在泥土里。


你从这一头弄到另一头,天上落下红色的光幕,不至于看不见,但就是看不清。你赌气般用力把锄头扎进泥土,像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到土堆上。


你捏起手指,一小簇火焰冒了出来,摊开掌心,火焰就包住了手掌,变得更大了,你却突然掐灭,噔噔噔地跑回屋内,将屋子点亮,你飞到屋顶上,坐在那弯月般的装饰,又玩起火来。


你寻思着要不要把这屋顶换成大灯泡,最好能闪耀着五光十色的色彩。你摇摇头,太招摇了,反而不好。


你玩着玩着,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一下子站起身来。不远处,雄鹰凶猛锐利的视线就像一道强光,霎时,随着一阵猛风,巨大的黑影压下来,你闻到了一股臭味。小黑这是多久没洗澡了。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快下来吧。你还没出生,小黑背上的堕天使就开口了。


小黑带着堕天使到地上,你没能搭上顺风车,似乎也忘了自己会飞,你看着地上顺毛的小黑,一股脑地跳跃起来,砰的一声掉到了小黑的背上,这冲击也让它发出让人发怵的声音。


你抓着它的羽毛,防止被甩下来,哼,谁叫你们出去不叫上我。


堕天使安抚着让它安静下来,你慢吞吞的滑到地上,末了还跟小黑建议让它去洗洗澡,后者不屑地振翅飞走。


现在就剩下你和堕天使四目相对了,你问她肚子饿了吗?


堕天使摇头,手指指向菜园,问你能不能借一块地方。


没什么好犹豫的。你看到她从衣袖里拿出一株植物,你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一种珍贵的药草,作用很多。


你到恶魔城外了。你边上看着她手巧的让药草扎根在田里,语气重了些。


是哟,生气了吗?


是的。


那真是抱歉,我以前学过医学,上次偶尔看到了,今天就想着有机会给带回来。


哼哼


你还要睡在地上到什么时候?


没力气了,要抱抱。


那你就继续躺着吧。


你看着堕天使转身就走,脸一下子垮下来。你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甩到她背上,顿时让她踉跄不稳,寸步难行。


你!


我说我要抱抱。


你才发觉自己是如此的任性,看到堕天使扭曲的脸,你是如此的专横,不允许她反对,大概这都是恶魔的本性。


给我看清状况一点!


堕天使面上有些难受,大概是在抵抗婚契的力量。


你其实也很难受的吧?一天不碰我的话,身体其实是很难受的吧?


你从后面抱住她,右手摸着她的下颌骨,她的双臂抱在怀里,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你的手臂像灵蛇一般覆在她的手臂上,手指从后面与她的手指相扣,你在她耳边呢喃,


相信我吧。


恶魔的低语有时候就是该死的奏效,你看过的书中,有不少关于恶魔的低语的魔力,你对此深信不疑并且偷偷练习过。


你能感受到堕天使身上传过来的热度,比冷冰冰的柱子要舒服得多,是让人安心的感觉,你甚至开始有了睡意。


你身上好臭。


你就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像弹簧一般跳离堕天使,脸上火辣辣的,双手掖着衣服,想闻又不想闻。


堕天使想笑又不能笑的样子。


啊,对了,你还没有看过我的浴室吧,走吧。你只想尽快转移她的注意力,同手同脚都没有注意到。你暗示自己平常心,这只是第一天。


据说天使用圣水沐浴,而恶魔碰到圣水只有灼痛感,甚至会灰飞烟灭。恶魔也有类似的浴池,里面盛满了魔力,天使碰到就会被污染。


不过,普通恶魔就使用普通的水就行了。

你不知为何兴致高昂,走路都微微踮着脚。恶魔很会及时享乐,你也不会亏待自己,能做到最好便是极大的满足。


晚间的沐浴对你来说算是最享乐的事,因为你为此花了不少心思,是用一块粗壮的上等木材凿出来的木桶,温腾的水里飘着花瓣,香气袭人,抬头可欣赏夜空。其他琐琐碎碎的东西就不再多说。


真不错呢。你听到她的夸奖,哼哼几声,十分得意。


你先洗吧。你双手叉腰,似乎很豪气的样子。


那就谢谢了。你看到她心情好了不少,心里也高兴。她的衣服算是裹上去的,不是穿。所以稍微解一下腰带,衣衫便可滑落。


你一下呆在原地,内心比见到恶魔城城主还激动。这也太好看了,这是天使的外表,魔鬼的身材吧!


你是想要一起洗吗?她微微笑着,但可以看出带着几分戏谑,堕天使手臂挡在胸前,她的双翅一振,勉强遮住身子。


欸,可以吗?你受宠若惊,仿佛还没意识到什么,左脚刚要踏前,你看她笑得灿烂,全身却感到阵阵寒意,汗毛倒竖,不知哪里刮来的风,人一下子被推了出来。


色鬼,快出去!


什么嘛,我也想和你一起洗啊。


你嘀咕着,一会又笑嘻嘻起来,你坐在门外,又陷入了胡思乱想中。


为什么结婚了呢?

为什么是天使呢?今晚会发生什么吗?魔力似乎在慢慢的恢复,在恢复之前还是不要随意出去的好。为什么天使那么美丽呢?比恶魔好看了几百倍。明天要做什么呢,天使喜欢做什么呢?天使她,我能保护她吗?


背后想起吱呀一声,一股热气也跑了出来,你扭身看去,眼前的人比你看过的小本本上面的美女更具吸引力。

真是漂亮啊,像是叹息般轻语。


四月,你突然朝她喊,她一脸茫然。


我叫你四月好吗?四月是美好,细雨微洒,鲜花齐放,暖意怡人。


这是你给我取的名字吗?


是的,可以吗?


可以哦,我并不讨厌,比起叫老婆好听多了。接受恶魔起的名字意味着什么呢?从属?奴仆?禁脔?

但现场的两人都明白,这种普通的情况下是没什么特殊的。


太好了!你站在原地踏步转圈,你的快乐似乎也影响到了她,你感觉两人的距离近了一些,你想要抱她,但身上太脏。


四月,我去洗澡了。你扒开门,躲在门后面对她说。


嗯。


得到回应的你嘿嘿的傻笑,仿佛傻子。


休息对于你其实不是必要的,休息意味着精力不足,身体需要疗伤。


你却是养成了习惯,在别人可能拿来做修炼,谈情说爱,爱干啥干啥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床上,像虔诚的宗教徒履行着职责。


床只有一张,你还在想着怎么劝堕天使到你的床上,人家摆了摆手,说不用休息。她一个踏步就往门外走去。


你跟着她出去,走在她背后,瞧着她漆黑的翅膀。有些可惜失去了原来洁白如玉的光彩,你实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可又想想,即使早有了解,你也会做一样的选择,只要是可以留住堕天使的话。


堕天使是到院子里了,大概是看风景?你在不远处看着她,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觉,总觉得她身上笼罩着淡淡的光芒。在一片黑暗中,即便是在夜空中偶尔飞过的虫子也会被这微光所吸引。


你心里升起了不安,直觉让堕天使暴露在这恶魔城里还是太危险了。


你走上去拉住她的手,表明自己不想让她呆在外面。你的举动让她不悦的皱眉,她生气却不会破口大骂或是粗鲁的反抗,只是不咸不淡地扶起你的手,仿若碰到一点都会不适,对你的话不反驳,只是听不见。


没有什么比这更气闷的了。


要是面前是其他人,你肯定不会多做纠缠,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索性打晕对方,搬回屋内,不会浪费口舌。说话那么累,更别说劝人了,有些话就不要让人重复多次了。


你心中有气,对她发不出火,心里想着使用婚契这种卑鄙手段让她就犯算了。其他恶魔夫妻间,老婆大多会听取老公的意见,平时都会相互谦让,今日我听你的,明日你听我的,你找新欢,我约旧爱。不为约束,但求长久,相对自由。


凡事都有例外,不能完全照搬。你的脸庞气鼓鼓,头上两只犄角流着暗红的光线。堕天使嗤笑一声,你想要干架吗?


你被她这笑容弄得一愣一愣的,顿时又对自己恼怒起来。拿过自己的尾巴,抓在手里扭成各种各样的的形状。


突然,天空似乎被闷雷轰炸一般,强烈的白光仿若箭矢朝四面八方散射。你眯起眼,脑门警铃大作,旁边堕天使也似有所感,面色认真。


一道箭矢直冲冲向你奔来,你只来得及闪躲,原先站着的地方就响起了一声轰雷,泥土飞扬,白金光芒亮起,跳跃的魔纹让人印象深刻。


是恶魔城发出的通缉令,抓到堕天使,奉献给恶魔城主。


奉献?真是相当自大傲慢的语气,堕天使十分不屑。


你内心十分惊恐,你突然才意识到堕天使的危险处境,你此前还是多么乐观的以为生活还能像平常一样继续下去。


你拉着她的手腕,跑回屋里,任由那箭矢渐渐消失,留下一地焦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