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以为和你熟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7-10 13:19
点击:126
章节字数:46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日香x六花(明日香不会乐器也没有意向,感觉奇妙,唯一的正常人。标题是小机场的歌,忍不住把明日香脑补成暗恋多年。推上tag都是六明日我就这么打了。




户山明日香不喜欢饮酒。从成年到二十八岁为止,她只在户山香澄的极力劝说下醉倒过一次,宿醉带来的不适让她自此对酒精敬而远之。




她不能理解这种苦涩的饮料,其实户山香澄同样不懂欣赏,把她灌醉纯粹是出于姐姐的恶趣味,毕竟妹妹终于到了可以饮酒的年纪。




后来她询问过一些朋友,酒精到底为什么吸引人?其中一位是这样回答的:“它可以给人短暂的快乐。喝醉了就不会去想烦恼,有一种无忧无虑的感觉。”




这不就是自我麻痹?她敏锐地反应过来。而且有害健康,完全不见好处。何况就算非要自我麻痹,比起像胆小鬼似的饮酒,不如一门心思投身事业,让烦恼找不到空隙作怪。还是中学生时她就有了这种觉悟,烦恼统统化作了催她前进的动力,她就像一台单核高频处理器,所有注意都集中在一件事上,念书的时候是学习,步入了社会是工作,只有这样她才无暇顾及私事,那些早就应该消失了的感情。




收到中学同学发来的邮件时,她正好婉拒了同事们的邀酒,一边听她们调侃说“又被拒绝了吧”,一边扬起嘴角解锁手机察看消息。是婚礼的通知,邀请她去观礼。新娘当年的人缘特别好,说是老同学一个都不少。毕业之后和她保持联络的人寥寥无几,她太忙于学习以致忽略了周围的人事,如今往来密切的朋友都是大学前后结交的,中学时代的生活仿佛变成了记忆里的断层,平淡到不值得咀嚼,但又无法真正忘却,想不到它们会以这种方式被再度唤醒,她压下在心头来回交替的喜悦和恐慌,礼貌地回复说:“一定准时到场。”




她当然想要为新娘献上美好祝愿,只是担心在婚礼上见到朝日六花。RAS的吉他手现身绝对会引起骚动,也不知道她们的座位是不是排在一起。如果不是,她的失落至多也就持续到婚礼结束;但如果是,她肯定又会被从朝日六花身旁挤开。后者的杀伤力比前者大得多,说是最可怕的噩梦也不为过。




她的学生生涯普通到了极点,没有遇见过志同道合的伙伴,不像姐姐和朋友们那样登上过武道馆,只是众多甘于在台下鼓掌的观众之一。但偶尔望住户山香澄发亮的眼眸,她会问自己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不去打开那个世界的门,她到底错过了多少东西。




姐姐永远都是姐姐,回到家就可以看见,朋友却会渐行渐远,如果缺乏交流的话。朝日六花和宇田川亚子热火朝天地谈论音乐时,她总是微笑着在心里期盼她们的对话尽早结束,但她们和她的对话相比之下寡淡得犹如白开水,她自己也明白那样的交流没有丝毫吸引力可言。




RAS邀请朝日六花加入时,她打心底里为朋友感到高兴。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朝日六花实现梦想,只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因此体味到妒忌。她从来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也不会去计较友情里的得失,却在目睹朝日六花和新朋友们举止亲昵时,心头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难以言喻的酸楚。“她们毕竟是那个世界的人啊。”她在喧闹的电车上自言自语,垂下头枕着怀里的书包,金属拉链硌得下巴生疼。




她不会主动向朝日六花打听RAS成员的事情,朝日六花提及的也不过是练习和演出时的趣闻,但户山香澄不了解她的心思,每一句话对她都是一记重击。“上次在六花家见到了MASKING”,“她们两个难道住在一起了吗”,“下次有空你也来一起泡澡嘛”,“六花说想跟她学骑摩托车耶”,“MASKING做的蛋糕好好吃”,“听六花说她还很会炒饭”。




她忍不住嘟囔:“不论姐姐还是——说的永远都是乐队那边的事,什么时候也考虑一下现实啊?姐姐毕业以后的打算是什么?”这个问题把户山香澄难倒了。她赢得了好多天的清净,直到朝日六花对她说起:“我听说啦,就算毕业,popipa也不会解散的,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呢。真羡慕啊,以后就算不常见面,心也一定还是在一起的,那可是popipa喔!”“是是。”她点着头附和,手却伸向课本,一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RAS以后也能这样就好了。”朝日六花轻声感叹。她按捺不住好奇问:“你们不是关系很融洽吗?连我都听说了。”“说的也是。”朝日六花冲她笑得眉眼弯弯。她急忙别开脸,竖起课本遮住鼻尖,眼睛盯着地板,情不自禁地抱怨说:“不要随便笑得这么好看。”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是不要对别人也这样,她想。“什么?”“没什么啊,六花听错了吧。”




她了解音乐的魅力。那年她为亲友应援,做志愿者,忙里忙外,好一阵子没有休息,险些把功课耽误了。不知道参赛者心情如何,总之她感觉空虚得要命,像是沾染上了毒瘾,接触过就难以自拔,不由自主地被裹挟其中,恨不得终日沉浸在那个世界。作为观众尚且如此,演出者就不必说了。所以她是很明白的,朝日六花珍惜RAS的心情。那点微不足道的占有欲让她觉得羞耻,她用了无数习题充实自己才掩盖过去。




她们的道路无可避免地错开。她为升学考试参加补习班时,朝日六花已经在全国巡演了。她为写毕业论文泡图书馆时,朝日六花已经出了个人唱片。不是刻意要断联的,她们两个都太忙了。如果没有这场婚礼,谁也见不到谁。




走进热热闹闹的教堂里,她几乎没有认出一个人。要不是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真的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是宇田川亚子喊住了她,穿过人群在她面前站定。




“明日香真是一点都没变!”




“是亚子变得太多啦!”




宇田川亚子中学期间一直在长高,身材直逼做平面模特的姐姐,一头短发干练利落,特意穿得一本正经,成熟之中透着俏皮,让人转移不开视线。




“真的好久都没有见面了!一直都约不到明日香啊!”宇田川亚子抓住她的手,好像生怕她会悄悄脱逃,“这次总算——婚礼结束之后一起去喝酒吧!”




“好好。”她违心地应承下来,“我也很无奈啦。你知道的,忙嘛……”




“但你怎么会比六花还忙!每次她都跟我抱怨。”宇田川亚子气鼓鼓地说。




“是吗?“她装出满不在乎的语气,“她说了什——”




“对啊!每次都只有我和她——”宇田川亚子急不可耐地打断了她,接着自己也被打断。




“那是不是LOCK?”




“哪里哪里?”




她和宇田川亚子同时向门口望去,耳边充斥着陌生人热烈的议论声。




“哇之前听说她是纱织的同学我还不信!原来是真的啊!”




“我中学就超级喜欢RAS的!”




“我能不能要签名呀?”




“不太好吧,我觉得别打扰人家。”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朝日六花没有走近。门口被包围得水泄不通。大多数人还是不够理智。她们隔着人群对望。朝日六花嘴唇翕动。她仔细看了一会儿才读懂那是“救救我”。宇田川亚子立刻牵过她的手肘说:“走呀,我们去救六花。”还不等她反应宇田川亚子就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总是慢别人一拍。听说朝日六花做了手术,彻底摆脱掉了眼镜,难怪看上去和以前大不一样,整体气质都不同了,十六岁的朝日六花就不可能这么沉稳,肯定会一手扶着眼镜一手在空中挥舞,大喊救命。她默默把目光对准地面。似乎只有她和过去没有分别,在各种意义上。




“明日香?明日香?”




朝日六花伸手在她眼前摇晃。




“啊啊……抱歉,想事情想得入迷了。”




她猛地抬起头。只有她们两个。宇田川亚子正在和新郎聊天。




“不会是工作上的事情吧?我叫了你好久。”




“看来我工作狂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朝日六花咬咬嘴唇,拂过裙摆,在长椅上落座。她也跟着坐下,低头玩弄着裙边的褶皱。




“明日香不喜欢的话,可以不去的,我是说喝酒。”




“也没有不喜欢……不太擅长,但和你们就无所谓。”




谎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她懊悔地咽下一口口水,急忙背过朝日六花发短信给户山香澄,想要知道自己喝醉之后会不会发酒疯。




“真的?我还以为——”




“我看起来不喜欢喝酒吗?”




“看是看不出来,不过明日香的个性——应该不会喜欢,我猜。”




“那你……还不够了解我。”




她心虚地摸了一下鼻子。她就没有给过朝日六花了解她的机会。




“也就是说,我还有进步的空间。”




朝日六花撑住椅面,双脚轻轻荡起。




“也不是不能这样说。”




她干笑了两声。




“还以为明日香不会来呢,想着怎么都见不到,这次可能也是一样。”




“但婚礼是很重要的事情,没有道理错过。”




“没错没错!”忽然有人插嘴,是一个她忘记了姓名的同学,“但也太离奇了,第一个结婚的人居然是纱织,难道现在大家都不恋爱了吗?六花没有恋爱,这我知道,不然早就上新闻了。倒是户山怎么样了?有在和谁交往吗?”




“暂时没有。”准确地说,她从未和任何人交往过,在恋爱方面的经验是零。




“参加过婚礼就容易萌生想要恋爱的念头呢。”朝日六花冷不防地开口。




“是这样吗?”




“听说是这样的。如果是恋爱中的人就会升级,想要结婚。”




朝日六花说着弯下腰笑起来。她蓦地瞥见朝日六花的后脑。用来盘起长发的发带是她赠予的。当初她发现朝日六花的发圈很旧,就在逛饰品店的时候留意了一下,挑花了眼才选中一件比较满意的。但她从来不见朝日六花戴过,现在用上又显得与年龄不符,幸好颜色勉强能够搭配服装,否则佩戴者的品位令人堪忧。她那时候不知道发圈的来历——朝日六花前乐队成员的礼物——没有要取代别人的意思,事后回想总担心被误会。




“六花?”




“怎么了吗?”




“这个——是我送你的那个吗?”




“是喔,还是第一次戴。”




“第一次啊……放了这么久居然还能用。真是奇迹……”




“但我保存得很好呀。”




“看出来了。”




“嘘嘘,新娘要进来啦!”




婚礼在她们交谈的间隙开始。她们急忙起身转向门口。教堂的大门敞开着。盛装的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她偷偷回过头看了一眼新郎,是一个眼睛很亮的男人。或许婚礼真的有让人胡思乱想的魔力。她对婚纱没有半点向往,却在见到男人的眼睛时,想要知道自己有没有那样看过谁。感觉心跳乱了节奏,她稍稍偏过头,呼吸着朝日六花的香水气味,新人在做什么与她无关。捧花落到了新郎的朋友手中。她在离开时笑着打趣说,幸好不是她接到的,否则大家有的等了。




宇田川亚子所说的喝酒,原来不是在酒吧或者居酒屋,而是买酒去朝日六花家。她暴露出了没有经验的真相,她们都说她挑的酒根本不算是酒,但这些她们瞧不上的酒,两罐下去就把她醉倒了。她在半夜醒过来时,酒局显然背着她结束了,家里只剩她和朝日六花,到处都看不出喝过酒的痕迹,她躺在客房的床上,床头柜上有一杯水。客厅的灯亮着,她推开门,看见朝日六花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发呆。




“六花?你还不睡?很晚了……都……”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在墙上找到了挂钟,“怎么才十二点……”




“明日香是真的不擅长喝酒呢。”朝日六花忍俊不禁,声音里带着浓重的笑意。




“是是,其实就只喝过两次,一次和姐姐,一次和你们。”




“我知道明日香不喜欢喝酒。”




“你知道?姐姐告诉你的?”




“是的。”




“那你白天……明知故问……等等!她为什么告诉你这种事……”




“因为明日香一喝醉就会——”




“就会?”




“说一些……嗯……”




“不好的话吗?我现在收回!”




“不是!是会表白。”




“表白?表什么……向谁啊?”




“向……我。两次……都是。”




她倒退了一步,从衣袋里摸出手机。户山香澄的回复来得非常不及时,应该是在她喝醉前后发送的:“不要在外面喝酒喔,我或者六花在的时候才可以。”她窘迫地看向朝日六花。




“起初还以为是玩笑,可是,我希望这不是玩笑。一直一直在等,想要听到明日香亲口说出来,不然就无法相信是真的。总觉得做错了什么,让明日香疏远了我,想要补救,又不知道原因,直到听说……”




“等了八年?”她不知不觉走到了朝日六花身边,在地毯上坐下,“你总是在等别人来找你。”




“但我真的总能等到。”朝日六花深吸了一口气,“对吗?”




“多少……也主动一次吧……”




朝日六花按住她的手背,仰起头贴上了她的嘴唇。她不知所措地抱住朝日六花,手指勾落了朝日六花的发带。




“好大一股酒味。”她摸着嘴唇说,“但也不是不会喜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