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Parting is such sweet sorrow.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7-09 18:46
点击:170
章节字数:31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标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原句。热恋中的情侣总是难舍难分。得假设千圣和妹妹就差一岁。




和口是心非的人相处很辛苦,所以有时候我不太喜欢姐姐。




经常有人问我,不想做演员吗,仅仅因为我是她的妹妹,相貌同她又有八分相似。这个问题真是不讲道理,我们不过长得很像而已,父母在演艺方面的天赋,全部被她一个人继承了,而且我们自小性格迥异,我这种大大咧咧的脾气,和她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根本不懂什么叫做伪装,有心想学恐怕都学不会,她却同时有好几副面孔。




面对父母时有一副,在我面前又有一副。她几乎从不向大人诉说烦恼,总是装作自己什么都能搞定,而且不会显出焦虑,神情沉稳得不得了。小时候见到她这个样子,还以为她真的无所不能,而我考试成绩不理想时,编谎话美化自己都吃力。其实她的烦恼有一箩筐,我偶然听到过她的哭声——她选择对Leo讲心事,毕竟Leo不会出卖她。我没有她那么早熟,不能理解她的骄傲,大剌剌地站了出来,帮她擦干净了眼泪。她差点跌坐在地上,一脸错愕地望着我,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听见她说话。我老老实实地点头,她用糖果收买了我,软硬兼施地威胁我,叫我不许泄露秘密。我舔着棒棒糖,觉得莫名其妙,这算什么秘密,我向谁去泄密,何况她又带着哭腔,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稍大一点之后明白过来,才发现她对待我很特别。她就像一只蚌,面对着其他人,哪怕是在父母面前,也总是紧闭着硬壳,但和我独处时,她会悄悄松懈,让我窥见她柔软的一面,以至于我日渐放肆起来,随意向她撒娇,偷穿她的衣服,拿甜点刺激她,吐槽她的作品。外人只当这是姐姐宠爱妹妹的表现,但我知道她是感觉被我抓住了把柄,一旦我不小心犯了差错,她的说教绝对不会留情。在她所有家人朋友之中,我可能是离她最近的了,但她对我仍然有所保留,不肯正面回应我的关心,总能想到各种办法岔开话题,不论我问的是工作上的事务,还是校内外的人际关系问题,比如和薰君的矛盾,我一直都特别好奇。




从小学到高中,我眼看着她们两个交恶,说得准确一点,是姐姐单方面在闹别扭,毕竟薰君对她向来温声细语,是她不愿意给薰君好脸色看。薰君应该是她小学里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来我们家做过客的,可惜后来我们搬家,就很少见到薰君了,高中时有天和姐姐出游,碰巧在街上偶遇了薰君,她热情地走过来打招呼,感叹好久不见我们一起,姐姐却装作不记得人家,我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搬家时难过得发抖,就因为不能和薰君做同学了,我才不相信她会把薰君忘记。尽管薰君和小时候判若两人,但就算是我也能一眼认出来。她的演技实在太做作了,光看大荧幕倒还不觉得,明明就很想笑,却非要强忍着。




“好久不见,我可爱的小猫咪——们。”薰君身材高挑挺拔,拦在我和姐姐跟前,感觉就像巨人。以前我们三个差不多高,不知道她喝了多少牛奶。




“请问你是哪位。”姐姐不耐烦地抱起胳膊,头也不抬一下,“我不记得认识长这么高的人。”




“不就是小时候你最喜欢——”我不留情面地拆穿了她。




“想起来了!”她扭头恶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好像我扮演了一个反派似的。代替父母教训我时,她就是这么瞪我的。我条件反射地怔了一下。




虽然同薰君已经几年不见了,却感觉不到我们有什么隔阂。她垂下头沉声安抚我说:“吓到你了?真对不起。”接着转向姐姐:“千圣,你看,吓到她了,你还是姐姐呢。”委屈和嗔怨的表情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因为你像拦路抢劫的人吧。”姐姐也不客气,但语气里又夹带着笑意。




“那我可要想想抢走什么才好——两颗心吧。”薰君神采飞扬地说。




“警告你不许打她的主意。”姐姐上前一步,仰头望着薰君,咬牙切齿地说。




用一个词语形容她们之间的氛围——旁若无人。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一句话也插不进去,但总算反应过来她们早就恢复了交往。我不是花女的学生,学校距离羽丘很远,消息落后闭塞,姐姐又不主动提及,我只知道她有演奏贝斯,想不到薰君也在弹吉他,她们甚至还会同台演出,就在不久之后。幸好顶住压力问清楚了,要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就是至今都很疑惑,薰君究竟怎么招惹到了姐姐,姐姐对她态度一直都好恶劣。凭我对姐姐的了解,薰君应该犯了大错。姐姐最擅长隐藏真正的心情,尤其是负面的情绪,比如假装喜欢讨厌的人和事。假装讨厌喜欢的人和事,有这个必要吗?但怪就怪在直觉告诉我,她其实是很喜欢薰君的,或许是因为那天遇见薰君时,我刚好瞥见了她发亮的眼睛。




有一次我按捺不住好奇问她:“姐姐究竟在气薰君的什么啊?”




“我怎么不知道我在生她的气?”但愿薰君没有像我这样问过,她的语气简直叫人不寒而栗,一听就知道她已经气得要命。这种冷暴力是最可怕的,薰君能不能承受得起呢?




“薰君到底怎么招惹姐姐了啊?”我隔着手机屏幕向薰君发问。




“什么意思?千圣生我的气了吗?她不是一直这样吗?”是我失忆了还是她?她的适应能力让我肃然起敬。




“那我就不管你了喔,还想帮你们调解一下呢。”




“她会说你是个小叛徒的。”




“你就不觉得委屈喔?”




“我甘之如饴呢。”




我还以为她脑袋坏掉了,或者是不是少了一根筋,结果发现傻瓜其实是我。高二那年的那个仲夏夜,我看见了她们在家门口告别,仿佛在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我在二楼的阳台上乘凉,连台词都听得一清二楚。




“好啦,我家到啦。”是姐姐的声音,温柔不失活泼。要不是薰君的身型太过显眼,我会以为她在跟其他人交谈。




“到啦。”薰君低声重复着她的话,“那我……”好像故意拖长尾音,就等姐姐把她打断。




“门禁还有——”姐姐看了一眼手机,“九分多钟。”这不就是还想和薰君多相处一会儿吗?




薰君点了点头:“门禁……但愿大学以后就没有了。对了,花火大会,一起去吗?中学最后一次,想和千圣一起。”等等,姐姐不是答应了要和我一起去吗?




“要看情况,可以的话,我会争取时间。”是要从我身上争取时间还是已经忘了和我的约定啊?




“那个……这是前天买的发饰,在商场偶然看见的,觉得你一定会喜欢——不打开看看吗?”朋友之间赠送礼物,本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放在她们两个身上感觉就不对劲。怎么气氛这么平和?我是不是午觉没有睡醒?




“回去再看,反正我一定会喜欢。”姐姐收下礼物,把手背到身后。我借着路灯光,看见纸袋在她手里晃荡。她低下头,鞋跟来回地磨蹭着水泥路面。这是在不好意思吗?可能外星人来过地球了,把姐姐抓走了,家门口这个是假货。




“但是我想——”




“什么?”




“……想帮千圣戴上,一定会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薰君听上去很心虚。




“这里光线不好,你会看不清的。”而姐姐听上去像在憋笑。




“但是——”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趁着——”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都快不能思考了。无暇顾及姐姐认为薰君想做什么,因为看见她踮起脚尖亲吻了薰君。我以为薰君会吓得跳出两米开外,事实是她自如地搂住了姐姐的腰。所以说她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半点蛛丝马迹也没有察觉?她们两个真不愧是演员,我也真不愧是一个麻瓜。她们足足沉默了七分钟,我也怀疑了七分钟人生。




“唔嗯……等等……千圣……”




“怎么了吗?”




“还想……还想再看看你。”薰君牵起姐姐的手,吻在她的手背,“很快又要见不到了,要到花火大会才能……”




姐姐按住她的手臂,吻在她的脸颊:“所以才想和你一直接吻。”




“那样我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你看,只剩一分钟了。”




“我可要回家了,不然就会被妈妈看见了。”




“嗯,好……再见,晚安,好梦。”




姐姐从纸袋里摸出发饰,趁薰君转身戴在了头上。




“薰。”




“嗯?”




薰君回过头,轻轻拍着手。




“再昏暗的光线也不能妨碍你的美,我的公主。”




“晚安!”




姐姐落荒而逃似的,拉开大门穿过庭院,提着裙摆一口气扎进了客厅,而薰君在原地傻站了几分钟,不幸瞧见了阳台上的我,我偷笑着冲她挥了挥手。姐姐的脚步声停在了我的房间门口,大概是想和我商量花火大会的事情。她肯定能听见我的声音,所以我故意对薰君喊说。




“放——心——我会为你们两个保密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