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久美子开车很慢

作者:Noskal
更新时间:2020-06-10 00:17
点击:1635
章节字数:45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章 久美子开车很慢


“照你这个速度,等我们到山梨县的时候,奏都能结三次婚,生七个小宝宝了。”


久美子皱了皱眉,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有些百无聊赖的夏纪前辈,她正懒散地靠在后座上,仿佛从来不知道坐姿为何物一般。


在走马观花地逛了一圈伊贺上野城之后,一行人又去补充了些路上的物资,随后便继续踏上了向北的旅途。久美子主动要求自己来开车,于是夏纪前辈总算能在旅途中稍事休息。她说这能一定程度上缓解自己的晕车。当然,更重要的是,她急需一件能让自己从奏昨晚的问题中分心的事情。


昨晚,多亏了一群突然涌入澡堂的中年妇女们,久美子和奏只得提早结束了她们的泡澡,不过这也总算能让她从后辈的好奇心中逃过一劫。更让久美子感到庆幸的是,这之后奏对这个问题只字未提。


“身为一个负责任的驾驶员,还真是抱歉了啊。”久美子冷淡地回应道。


“车速过慢和负责任完全没关系啊。身为一个19岁的青春少女,你开得跟个老太太似的。说真的,我八十岁的奶奶开车都比你快。对了,忘了说了,她还有白内障呢。两只眼睛都有……”


在听到夏纪前辈身旁的丽奈那忍俊不禁的笑声后,久美子不由得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这肯定是假的吧。有严重视力障碍的人是不被允许开车的。”


夏纪笑了一声,然后转向丽奈。“她一直是这样的吗?”


“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是的。从机场到宇治正常一小时的路,久美子基本要花两个小时。”


久美子翻了个白眼,大声反驳道。“所以你们这是在联合声讨我咯?那我就干脆开得再~慢~点~。”


原本就是在龟速前进的汽车开始变得更为缓慢起来。


副驾驶上的奏无奈地吐槽道:“前辈,我还想趁着年轻去山梨玩玩呢。再这么下去,这就要变成有生之年的计划了。”


面不改色地,夏纪前辈说:“如果保持这个速度,你大概就要在公路上过生日了。”


奏打了个激灵,然后拍手赞成道:“就是就是!后天21号就是你的生日了。”


“啊?真的吗?”久美子一瞬间有点迷茫了。她记得自己的生日明明还有四天的啊,日子过糊涂了都。毕竟在京都府吹奏大赛之后,每一天的生活似乎都没什么区别。


奏带着一抹恶作剧地笑容,转向丽奈。“所以,丽奈前辈。你给久美子前辈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啊?”


丽奈微微一笑,说:“那是我和久美子之间的秘密。”


“哦~。希望会是个好玩的东西。电动的吗?还是说可以两人同时享用的?”


久美子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用手指弹了下奏的额头。“昏过去吧(见注释)。”


“久美子,要是低于最低限速的话,我们是要摊上麻烦的。”丽奈温柔地责备道,完全无视了奏那污力满满的提议。


“哎呀,抱歉啦。”说着,久美子向油门微微施力。虽然有在明显提速,但她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同行者们无声的不满。


过了一会儿,夏纪开口问道:“各位,我们要不在名古屋吃午饭吧。你们想不想尝尝味增乌冬面或者棊子麺。”


“不要!我对名古屋有PTSD了都。”奏立刻拒绝道。


“怎么说呢,我和希美原本是想去尝试下的。但没最后没去成,你懂的,我们那次没能晋级全国大赛。”


瞥向后视镜,久美子看到她的前辈带着一抹怀念的微笑。“我赞成。我也挺想吃乌冬的。如果你想的话,之后也可以顺路去一趟名古屋国际会议中心。”


夏纪重新露出了喜悦的表情,说。“哦?很好。”


“大热天的想吃热汤面……你们还真是群奇葩啊。”奏喃喃自语道,然后无精打采地望向了窗外。




坐在弗朗切斯科一世的巨大雕像前的长椅上,久美子正大口地咀嚼着刚出炉的魔鬼馒头。那甜甜的,有些黏牙的味道和口感让她感到十分满意。在享用完有名的味增乌冬后,一行人决定去到名古屋国际会议中心打发打发时间—— 那里每年都会吸引着全日本最顶尖的吹奏乐团前来逐梦。路上,她们经过了一家门口排着长队的点心店。虽然刚吃完午饭,但一行人还是决定去尝试一下那看起来造型奇怪的馒头。味道果然没让久美子失望。


看着眼前走过的一对情侣,久美子突然想起了那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对于迟迟没有告诉丽奈自己和秀一分手了这件事,久美子着实感到不安和焦虑。而每当奏开口时,她则更是提心吊胆,下意识地担心她会有意或无意间地让丽奈知道这一切。


明明知道自己的后辈是个能管得住嘴的人(除非你惹到了她),但这份无来由的担忧却依然挥之不去。


就像是黑江和月永一样。


如果说自己都不知道这犹豫的原因,那肯定是假的。久美子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但她预感如果自己真的告诉了丽奈这全部的缘由,那被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甚至连她们之间的友谊都会……


久美子依稀记得,希望是潘多拉打开魔盒后那唯一剩下的东西。但她手上的希望向来不宽裕,尤其当事情是和丽奈有关的时候。


久美子从自己犯过的错中学到了很多。


...她已经不想再去体会那心碎的感觉了。


“你在发呆想什么呢?”


久美子转向右侧,看到丽奈一手拿着矿泉水瓶,另一只手拎着小号箱,正朝着长椅走来。在花了点时间抚平了裙摆后,丽奈坐到了她的身边。接过水瓶,久美子轻轻地说了声谢谢,随后拧开了盖子,猛灌了一口。


“勾起了不少回忆呢,是吧?”丽奈目光扫过大楼前那宏伟的雕像,带着些许微笑说道。


“是啊,”久美子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那之后已经过了两年了呢。”


丽奈嗯了一下作为回应。“好吃吗?”紧接着,她指着久美子手中吃了一半的馒头问道。与自己的挚友不同,丽奈是个能经得住食物诱惑的人,就算夏纪前辈和奏曾极力推荐,她依然不为所动。


“要尝一口吗?”


丽奈点点头,用手指把柔顺的长发捋到耳后,然后咬向了久美子刚刚啃过的地方。上低音号手很确定那里还残留着自己唾液的痕迹,但丽奈似乎并不在意……


……如果奏在场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个说成是间接接吻的。


一不小心呛了口水,久美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丽奈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她立刻开始给挚友拍起了背,用掌心画着圈给久美子按摩。


可恶的奏。


“你这是怎么了?”丽奈有些担心地看向了挚友。


久美子尴尬地笑了笑,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然后又对着水瓶猛灌了一口。冰凉的矿泉水立刻让她火辣辣的嗓子平复了下来。


“现在好点了吗?”


久美子把脸转向丽奈,耸了耸肩作为示意。随后,两口吞下了手中剩余的馒头,慢慢地咀嚼并享受着甜甜的红薯和韧性十足的米糕。


哟~ 久美子前辈!这就开始法式湿吻啦?还真是奔放呐!


久美子赶紧喝光了瓶中剩下的水,来赶走脑海中自己后辈那烦人的声音。


丽奈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不会来抢最后这点馒头的,不用这么担心。”


“还真是抱歉啦。”


“嗯。”


微笑着,久美子凝视着正在环顾四周的挚友,估计这个地方也勾起了她不少的回忆吧——在经历了充满着汗水、泪水以及波澜的高三后,那梦寐以求的全国金赏。沉寂了片刻后,两人的目光相遇了。面对着那对坚定却又温柔似水,紫罗兰色的眼眸,久美子感到自己无可救药般地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同样注视着自己的挚友,丽奈莞尔一笑。久美子霎时间感到一阵剧烈的心跳,仿佛灵魂要被勾走了一般。她赶紧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很久以前,久美子就发现了。小号手那有意或无意间的一颦一笑,甚至是简单的一瞥,都能轻易地把自己的内心搅得天翻地覆。


“前段时间都没怎么和你联系,真是抱歉了。”片刻之后,丽奈开口道。


心不在焉地,久美子的手指开始拨弄起了矿泉水瓶上的塑料标签。她内心是那么渴望能够伸出手,用指尖抚摸着垂落在丽奈光滑的脸颊上,那乌黑,如丝绸般的长发。但久美子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开口回复道:“没事的。练习小号对你而言更重要一些。”


“和你说话对我而言一样重要。”


“但是我觉得我没法让你成为特别的人。”


丽奈轻轻地握住了正在拨弄着水瓶的久美子的手。在肌肤接触的一瞬间,久美子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一下。“久美子,别这么说。单单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来倾听我这一点,就已经帮了太多了。”


戳了戳丽奈的肘窝,久美子朝着挚友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丽奈,你这么说都让我脸红了。”


对着挚友那害羞的笑容,丽奈回以一笑。


“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现在回来……”


一瞬间,丽奈的笑容黯淡了下去。望向远处,她长抒了一口气,说:“你还真是等不及了呢。我正准备说呢。”


“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久美子担心地问道。


“嗯,没啥大不了的。就只是……我的小号教授说我还达不到去参加柏林的比赛的资格。”


久美子皱紧了眉头。“为什么?你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


丽奈摇了摇头。“他说我注意力不够集中。”


自己是听错了吗?自己的这位挚友?丽奈是久美子认识的所有人中最能够集中注意力的人了。说实话,就算是今天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她明天还是能照样完美无瑕地吹奏出那嘹亮的小号。丽奈对于小号的演奏就是这么认真和专注。


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怎么可能?”久美子的声音中透着一股难以置信。


“他和我说,”丽奈继续道,“如果我只是想去长点见识,增加点经验,那么他会同意我去的。但如果我是想要去赢比赛的话。”说到这儿,她朝久美子苦笑了一下。这位上低音号手明白,丽奈的目标永远是第一。“那这就只是在浪费机票钱和住宿费。他没有直接阻止我,但这么说……”


“为什么啊?他不是应该来鼓励和支持你的吗?”


丽奈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从久美子手中拿走了那被她不知不觉间团成了一块的矿泉水瓶。“谢谢你能为了我这么生气。但……我能理解他这么说的理由。我知道的,我的小号听起来和之前不一样了。”


看着丽奈,久美子皱紧了眉头。她这是什么意思?


“由于一些原因,我吹不出之前的感觉了。不管我多努力地去练习,总是觉得欠缺了点什么……缺少了一种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我就回来了,觉得你能帮助我找回之前的感觉。”


轻轻地,丽奈握住了挚友的双手,恳求般地望向她。然而,在感到担忧的同时,久美子也感到了些许不安。她真的很想去帮丽奈,她看上去是那么无助而又脆弱。但久美子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帮助挚友找到她所寻觅的东西。


……又或者,她真的希望丽奈找回从前的感觉吗?



丽奈那嘹亮的小号声掠过了整个广场,每一个音符都那么清晰而又坚定。当《来自新世界》第二乐章的旋律从小号中流淌而出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止步倾听,一小群人在丽奈的面前聚集了起来。每次听到这段旋律时,久美子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她的这位挚友,回想起高一时紫罗兰藤下那孤高的身影。


显然,在纽约的这段时间里,丽奈的进步可谓是突飞猛进。就算是那些曾经嫉妒并排挤着她的人,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小号手的才华了。久美子想要大声地告诉他们,不,是所有人,丽奈的小号是独一无二的。


但丽奈说的对。她的演奏里少了某种很重要的东西,虽然久美子也说不清楚。


她的小号听起来太精确……太过完美了。


莫名的,当初那位内向的双簧管首席 - 霙前辈,在为了利兹与青鸟的独奏而纠结时的身影,与丽奈重叠在了一起。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丽奈的心里一般。一份纤细而又脆弱,自己挚友想要拼命守护的东西。


当最后一个音符飘散在了广场的远处后,热烈的掌声从丽奈身前的人群中爆发了出来。她微笑着行了个礼,然后转向久美子,头略微地歪着,深紫色的眼眸中透出了疑惑。


默默地,久美子勉强地笑了下,然后点了点头。丽奈立刻心领神会。


坐回了挚友的身边,丽奈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小心地将小号放回了包中。久美子握住了丽奈的双手,然后微微用力。“丽奈,别担心。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问题的。”


“嗯。”


随后,翻过手掌,丽奈把她们的指尖交叉在了一起。


久美子在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现在她该怎么和挚友开口解释自己和秀一分手了的这件事啊。

第五章完



注:

1. 英语原文Knock it out是比较污的一个俚语,指两个人“玩”得太嗨,最后像是昏迷一样睡过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