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丽奈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作者:Noskal
更新时间:2020-06-03 21:41
点击:2045
章节字数:63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章 丽奈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与奏想象中的不同,丽奈的耳机其实并没有降噪的功能,再加上她那十分独特的声线——于是乎,她与中川前辈两人的对话被丽奈尽收耳中。不难想象丽奈在听到那大胆的发言后,她内心的波澜。


…丽奈和久美子浪漫地生活在了一起,

两人结了婚,还有了孩子们…


想到这里,这位小号手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终于,在行驶了三十多分钟后,一行人到达了三重县最大的城市 ——伊贺,同时也是大名鼎鼎的伊贺流忍者们的故乡。可能是夏天的缘故,街道上到处充满了游客们的身影(基本都是些狂热的忍者爱好者)。很自然地,旅馆也就变成了稀缺品。在经过一番努力的搜寻之后,四人终于意识到上野公园方圆五公里内,就连快捷酒店都全部客满了。于是,她们就只能驱车驶向更加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终于,在靠近郊区的地方,她们找到了一家陈旧的和式旅馆。


虽然旅馆老板很明确地说过,房间能住得下四个人,但当她们安置好各自的行李 ——尤其是丽奈的小号和旅行箱后,房间就只容得下三个人了。如果挤一挤,大概能住三个半?算了,反正总比睡在车里来得好。更重要的是,旅馆里有个相当讲究的澡堂。在经历了一天的旅途劳顿后,丽奈已经没有力气多去抱怨了。现在的她只想找个能躺下的地方,然后一觉睡去。


与此同时,奏发现这家旅馆只提供早餐。于是,一行人不得不重新走回市区来寻觅这有些迟了的晚餐。饥肠辘辘地盯着菜单,久美子露出了纠结的表情。炙烤松阪和牛 – 那无论是在美味还是价格上,都站在制高点的顶级牛肉。但考虑到自己挚友那有限的预算,她只得作罢。久美子最终点了一份蛋包饭 ——她那朴素的最爱。




走回旅馆的路上,丽奈忍不住被久美子挺拔的背影以及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卷发吸引住了目光。她正兴致勃勃地和奏说着什么,而那位后辈则愉快地笑着,并时不时地点点头,有如倾听着音乐一般。


有时,丽奈会很好奇久美子对于久石奏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一位引以为榜样的前辈?还是说,更进一步?这位年轻的上低音号手明明都已经有剑崎了,但却依然常常黏着久美子不放。


而她挚友对久石奏的纵容,则更让丽奈感到有些生气。久美子从来没有像这样宠着其他任何一个低音部的晚辈。


在和久美子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自己曾发誓: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久美子需要,她随叫随到...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丽奈心里也明白,这两年来,当自己无法陪伴在久美子身边时,是奏一直在那儿支持着自己的挚友。


这该死的时间和国界...


或许自己会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久美子?


的确,她想要和久美子一起长大,一起变老。丽奈曾设想过这样的场景:几十年后的她和久美子住在同一栋公寓大楼里,两人各自的孩子就如同她们曾经一样,成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自己决定要前往美国,追随泷老师的步伐进入同一所大学的话,她现在大概会邀请久美子成为室友吧。

对丽奈而言,没有久美子的生活是无法想象的,她是唯一真正了解自己的人。像自己这样,从不轻易袒露内心深处真实想法的人,光是尝试靠近就已经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了。


然而,久美子,温柔直率的久美子,却毫不费力地就打开了自己的心房,一层一层地剥开了自己皮囊,让她第一次感到,有人愿意接受全部的自己,那并不完美的自己。久美子的出现,让丽奈意识到,她今后不再会是孤单一人了。


丽奈对她们两人一起度过的每分每秒都感到无比的喜悦与幸福。


说实话…...丽奈并不是没有对久美子产生过一些特别的情愫。她的挚友的确是很漂亮的,尤其是这两年来愈发成熟的气质,更是为久美子增添了几分韵味。不过比起外表,最吸引丽奈的,还是她挚友那善良的本质。在她看来,久美子便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孩子 ——不,女士。


当然,久美子那糟糕的性格也同样深深吸引着丽奈。


但同时,她也是那个能够真正伤害丽奈的人。显然,这位挚友并不会故意去这么做,单纯只是因为丽奈是如此深爱着她。久美子的陪伴与支持是那么弥足珍贵。她任何有意或无意间的拒绝,是都对丽奈内心的一次打击。


虽然久石那大胆的建议应该只是一次心血来潮,但丽奈觉得这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喜欢......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久美子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丽奈并不想去破坏她的幸福。


“高坂,你还好吗?”


回过神来,丽奈朝左边瞥了一眼,很容易就发现了中川前辈投向自己那关切的眼神。


“你那表情看上去就像要去杀人一样。”前辈的嘴角微微上扬着。


“前辈,不用担心,”久美子突然转过头来,插话道:“她每次想心事的时候都这样。”说罢,朝丽奈眨了眨眼,戏谑一笑。


一瞬间,丽奈感到心脏像是停顿了一样。


她赶紧甩了甩头来振作精神,赶走了脑海中那过多的思绪。为了避免浮想联翩到一些出格的事情,丽奈决定和她的前辈聊点什么。


况且,在她们为数不多的交集中,她发现中川前辈那略显懒散的性格也让能让自己感到格外得放松 —— 不过优子前辈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也难怪久美子能和中川前辈这么处得来。


但问题是,丽奈对自己的前辈不甚了解,唯一的知道的,就是她喜欢音乐(但不是自己欣赏的那种风格)、现在有在参加乐队(同样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以及喜欢捉弄优子前辈。斟酌了一下这三个选项,丽奈觉得从第三个入手也许会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每当优子前辈在的时候,中川前辈总是显得十分愉悦。


“优子前辈最近怎么样?”


很不幸,这是个错误答案。在听到丽奈的问题后,中川前辈的步伐明显停顿了一下。虽然并不是前辈直接来邀请自己参加的这次自驾游,但丽奈也渐渐意识到,中川前辈邀请的全部都是高中里的后辈,这一点似乎不太寻常。


“呃~ 优子还是老样子,你知道的,对吧。”夏纪耸耸肩,说道。


“她没来参加这次自驾游倒是让我有点惊讶,我猜她一定因为没能一起来而发火了吧。”


“是啊,是挺可惜的。她现在有点忙。”


“嗯,我知道了…”


“嗯。”


夏纪似乎不愿再透露更多的信息。丽奈太熟悉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了——毕竟,自己对久美子也经常这样——说实话,这很奇怪,尤其是放在中川前辈身上。她向来是一个直爽的人。


仿佛被丽奈的困惑所召唤,夏纪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丽奈瞥见“蝴蝶结酱 ”的字样显示在了屏幕上。就算这不能百分百证明电话的来源就是优子前辈,但屏幕上那张前小号手的的照片也足以说明一切了。夏纪给了丽奈一个抱歉的表情,随后立刻按下了拒绝接通。但不到一分钟,优子又打了过来。


夏纪再一次拒绝了这通电话。丽奈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讶与困惑。优子显然没有放弃,她接二连三地打来了电话,直到夏纪彻底关闭了手机,并将其塞回包里。


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夏纪继续沉默地走在丽奈地旁边。


之前还在聊着天的久美子与奏也转过头来,投向丽奈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毫无征兆地,久美子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的天呐,这女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中川前辈不耐烦地小声说道。


久美子停下了脚步,犹豫地看了一眼前辈,然后接通了电话。


“嗨,优子前辈。有什么事吗?哦...呃,我们现在不在京都...,在伊贺... 对的,就是那个伊贺... 没出什么事,大家都挺好的...”


正当丽奈专心听着久美子的对话时,她的余光瞥见了旁边愈发烦躁的夏纪——她正呲着牙,攥紧了拳头。久石也在不远处小心翼翼地望向这位前辈。


“她很好... 不,我们刚吃完晚饭… 你想直接和她说?”说到这儿,久美子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夏纪。在目光接触的一瞬间,那位前上低音号手就坚决地摇了摇头。


“呃...那个...夏纪前辈去卫生间了,她好像有点吃坏肚子了。”久美子的声音变得又尖又细,听上去十分紧张。


一旁的奏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挚友的说谎能力实在是惨不忍睹啊,丽奈心想。


夏纪无奈地捂住了脸。


“嗯嗯嗯,好的... 我知道了... 我会转告她的... 好的... 拜拜。”


久美子刚挂断电话,夏纪就快步走了过去,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抱歉,黄前酱。我知道你向来是个诚实的人,你说谎的技术真的是烂透了......”


“哎!”


“......不过起码你尝试了,谢谢。”夏纪松开了抱着久美子的双手,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随后,用力地摸了摸久美子的头,把她一头的卷发弄得乱糟糟的。


“所以,我猜优子前辈并不知道我们的这次自驾游?”奏开口问道。这也是丽奈想问的。


“是啊,”久美子回答道,然后有些失望地望向前辈。“她跟我说因为完全打不通你的电话,她还是从希美前辈那儿知道的这次旅行。她很担心你... 当然,也挺生气的。不过更多的还是担心。”


夏纪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哦,那她现在知道了呗。”


“你不觉得你这种反应很过分吗?”一阵尴尬的沉默后,久美子开口说道,声音里微微透着些怒气。“优子前辈做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话还没说完,夏纪就打断了久美子,情绪激动之下,她的声音也比往常响了不少:“这根本就不是优子的错,好吗?!”


“但是......”


“久美子。”丽奈上前拉住了挚友的手,希望她能暂时结束这个话题。另一边,夏纪显得十分纠结,声音中也透着疲惫。仿佛整个身体都在无声地尖叫着:“这不关你们的事,别问了,好吗!?”


一瞬间便读懂了自己那无言的劝阻,久美子手上微微用力,回握了一下。“抱歉。”


夏纪也挥了挥手,表示歉意。“嗯...该道歉的是我。之后会和你们说清楚的。但......不是现在。有太多事情连我自己都还没想明白。”


“好的。”久美子顺应地点了点头。


四个人就这么沉默地伫立在人行道的中央,谁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过了许久,奏突然不耐烦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双手抱在胸前。


“我受够了!突然这么压抑是要干什么啊?”


不仅没有被这突然的动作所吓到,夏纪反而大笑了起来。走上前,她单手搂住了奏的肩膀: “真是抱歉啦!” 接着像是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夏纪开口道:“走,我们也是时候回去了。”然后拉着她朝旅馆的方向走去。


奏看上去有些不悦,但却没有甩掉前辈搭在她肩上的手。


“所以你是被拒了,对吗?”久石随后开口问道。


“什么?没人会拒绝中川夏纪!”


“我很确定优子前辈刚刚就这么干了。”


“啊?她想得美!”


丽奈和久美子站在原地,看着她们一边拌着嘴,一边朝旅馆走去,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虽然自己有时也会觉得奏挺烦人的,但她现在打心底感谢这位后辈那无所顾虑便能打破僵局的勇气。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大概是没法应付和前辈吵起架来的久美子的吧。


想到这儿,丽奈侧过头,仔细地端详起挚友的脸颊。虽然久美子看上去十分平静,但却掩饰不住她那略微黯淡的眼神。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凝视(似乎是有什么秘诀一般,她总是能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久美子转过头,与丽奈眼神相合,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怎么了?”

丽奈摇摇头。“没事,我们也回去吧。”


点了点头,久美子跟在丽奈的身后,往回走去。一路上,两人的双手依旧紧握着。


一阵令人安心的沉默过后,久美子开口问道:“你觉得我刚才是不是质问得太过了?”


“我觉得那称不上是质问。你只是表达出了你对优子前辈的担心罢了。”


“...你说得对。”


久美子没再多说。但很显然,刚才发生的事情仍旧萦绕在她的心中,困扰着她。她的身体仿佛仍被不安所充斥着。


“你真的那么担心她们吗?”在察觉到了挚友脸上的沮丧与郁闷后,丽奈一把把她拉到了路边,开口问道。


“你不担心吗?”


“不。”


久美子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还真是丽奈的风格呢。”


“她们都是成年人了,有能力去解决她们自己的问题的。”丽奈简短地说道,随后继续朝旅馆慢步走去。余光里,她瞥见了久美子狡黠的目光。天呐,她的心情总算是好转起来了!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很庆幸,你能在这儿陪着我。”


丽奈的胸口一阵刺痛。就算是久美子不经意间的话语,也总是能直击自己的内心,掀起层层波澜。早些时候的思绪,霎时间又全都浮现了起来,丽奈心里不禁又感到一阵痛楚。


“总之,”清了清嗓子,丽奈把目光移向远处,以掩饰自己泛红的脸颊,“我觉得我们还是别插手的好。这样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更乱。而且,中川前辈也说了,她想明白之后,会和我们解释的。”


“大概吧。”


“对了,我有件事儿要和你说。”


伸直脖子,久美子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儿?”


“你还记得,之前你拒绝和我解释什么是 傲娇 吗?”


“呃~嗯?”


“在室友的帮助下,我总算是弄懂了,”丽奈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久美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那恭喜咯。”


“你性格还真是恶劣啊。”没好气地,丽奈看向身边表情夸张的挚友,然而久美子却笑得更厉害了。“你早该告诉我,我是个傲娇这件事儿了。我跟室友问起这个的时候,她都快笑死了。我的美国室友要跟我解释一个日语词,她都快惊呆了。”


“额~ 我怕跟你说了的话,你会打我。”接着,有些害羞地,久美子轻轻开口道:“我们那会儿,不是还...”


丽奈轻叹了一口气,读懂了挚友话中的歉意,然后伸手抚摸着久美子的手背。“我知道了。抱歉了。”


久美子同样用手指摩挲着丽奈的手背。无言之中,两人默契地决定把这个话题就此打住。“总之,我倒是挺惊讶,你室友会知道傲娇这个词的。”


“她经常看动漫。”


“啊~ 那我就明白了。”


“其实,她并没有直接和我解释,而是让我和她一起看了那部动漫–就是那部有个矮矮的,长得很可爱,但又很暴力的女主角的动漫。刚看了15分钟我就发现,我和她性格上还挺像的... 当然,我应该没那么暴力就是了。起码我还没有拿着木剑来威胁过别人...”突然间,丽奈意识到,在自顾自说话的这段时间里,自己脚上的步伐也没停下。快速地朝旁边瞄了一眼,便看见了正在努力憋笑的久美子。她抖动的双肩似乎在说,这已经快是极限了。


看到瞪着自己的丽奈后,久美子也立刻停下了脚步,咧嘴一笑:“你也太认真了,别那么严肃嘛。”


鼓起了脸颊,丽奈下意识地用手捏着自己红透了的耳根。“我只是很讨厌被你蒙在鼓里的感觉…尤其是和我有关的事情。”


“懂的,懂的。抱歉啦,丽奈。”


翻了个白眼,丽奈调皮地撞向久美子的肩膀,然后又立刻把倒向一旁的挚友拉回了身边。随后,她们继续慢步向前走去,直到回到旅馆前,两人的双手一直紧握着。


回来真是太好了,丽奈如此想道。




疲劳的身躯没入了温暖的水中,蒸汽环绕在了久美子的周围。合上双眼,长舒了一口气,久美子感觉热水似乎把身上的疲劳都给冲刷走了,僵硬的肌肉也逐渐放松了下来。一整天都挤在那狭小的车厢里,确实让人感到浑身难受。


虽然陈设显得有些老旧,但这家旅馆的澡堂的确十分讲究。干净且宽敞,和式风格的木制结构和雅致的装饰也增添了不少怀旧的气氛。


“你刚才的声音听起来就跟老大爷似的。”


久美子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看到奏跃入了池中。随着她逐渐把身体浸入水中,享受着这份暖意,水面也溢出了少许。“夏纪前辈呢?她不是说想要泡个澡吗?”


“额...我过来的时候,她还在和伞木前辈打电话呢。”奏不屑地耸耸肩。“估计是因为她不辞而别的事情,伞木前辈在给她说教呢。”


看着后辈精心叠好了自己的毛巾,然后放到头上,久美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察觉到丽奈并没有在一起泡澡,奏表示十分好奇。


“她已经回房间了,”久美子回答说。“她的脸看上去通红通红的,所以我让她不要勉强自己再继续呆着了。她要是在这儿泡晕了,可就麻烦了。”


“哦?”奏用手遮住嘴角,朝久美子露出了挑逗的眼神。


“怎么了?”


“没事,”用着无比天真的声线,奏说道:“我还以为高坂前辈是看到了些她特别喜欢、梦寐以求的东西才这样的呢。”


懒得回复她,久美子同样把毛巾叠了起来,放到了头上。


但她似乎并不肯就此罢休。“你和丽奈前辈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啊,我甚是欣慰呢。小别胜新欢吗?”


久美子扭了扭脖子,然后耸了下肩说:“毕竟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去年的圣诞节那会儿。”


“你们俩看起来就像新婚妇妻——”


“没有的事。”


“...但你为啥还没和高坂前辈讲起你和冢本前辈分手了的事啊?”


有那么一瞬间,久美子僵住了。朝右转过头去,奏依然以一副清纯无辜的表情看着自己,没有丝毫恶作剧的迹象。大概她真的只是十分好奇吧。


在自己后辈今天抛出的无数个问题当中,这是唯一一个让久美子不知该如何作答的。


第四章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