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久美子讓人想告白。

作者:luvnana77
更新时间:2020-05-31 15:35
点击:942
章节字数:5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著手中前往關西機場的機票,高坂麗奈的心在某個念頭穿過的一瞬,抽搐了一下。


微疼的、酸甜的、軟麻的。


想像著這一次見到那個人,又會有什麼不一樣的體會;又會怎樣被牽動心緒。


越漸令她心往神馳的,浮想聯翩的……那個人。


如果現在的她舉起小號,吹奏出的樂句又將會是怎樣的悸動?熱情?高揚感…?





《久美子讓人想告白。》





大一的第一個長假期。


回到日本的麗奈除了太忙沒時間修剪而留得更長的黑髮外,她和出發前別無二致。

回家和父母好好聚聚,在自己舒適的床鋪躺了大半天休養長途機後過於疲憊的身子。

緊接著,她拿起手機聯絡了那位高中摯友——黃前久美子。



隔天出門和久美子見面,約好在充滿回憶的宇治公園等。

先到的久美子一如以往稍微失禮地攤開雙臂坐在長椅上,望向天空發呆。

走得更近,從側面彎下身偷看,她仍是和出發前見的最後一面一模一樣。


「好久不見。」


還是那個優悠的、蓬鬆的軟軟綿羊似的黃前同學。

當然,這只是她慣有讓旁人放下戒心的好孩子面具罷了,麗奈明白不過。


「麗奈!」久美子轉過頭來。

她過於放鬆的雙眼在見到麗奈的一刻,瞳孔聚焦集中了注視,毫不掩飾喜悅地展露歡顏。



交換了近況,趣聞,談說著那些被生澀的大學生活沖涮著的、嶄新的、起了變化的日常。


她們一路順著回憶從宇治公園反向慢慢走,走到商店街的大馬路前,走到離北宇治高校不遠的通學路,但沒有繼續前進,轉了個彎來到以前常駐的家庭餐廳。


因為聊太久喝了一杯奶昔一杯汽水一杯冰水。

稍有不捨地道別回家,麗奈沒察覺到天早就黑了,和老朋友見面特別開心。

自不用說麗奈有多喜歡她了,黃前久美子是特別的。

說話時有點拖拉的語氣,喜歡小小捉弄她的玩笑,與別不同的,對高坂來說聽起來特別有意思(變態?)的幽默感。好像跟久美子的話她們能有永遠說不完的話題。


後來隔幾天又再約久美子去別處玩,渡過了非常恬意的,溫暖的寒假,從她身上得到了力量似的麗奈又可以打起精神重新面對國外生活的寂寞了。



----------------------



大一的春假。麗奈又回來了。

她跟久美子說了暑假可能就不回了,她另有去別國交流的計劃。


仍是回來第一天先跟父母出門吃豐富的歡迎回家的晚餐,長睡大半天倒時差,但這次麗奈比上次更適應不來,花了很多時間哄自己睡,短短四小時後身體又自行喚醒她,雖然仍是很累,她還是優先聯絡了久美子。


久美子欣然應約。

『什麼時候都行啦,難得麗奈回來了,早就把這段時間的日程都空出來給你了』

久美子的訊息。


麗奈忍不住把手機按到胸前,甜甜地笑了。



這次她們約在商場等,看到久美子時麗奈卻驚訝不已。


明明上次假期的久美子什麼都沒變,現在立在面前的久美子卻不一樣了。


還是那慢悠悠的樣子,這點肯定不會變的。但是……


「久美子…瘦了…」


「阿哈哈,有點吧,大學吃不消啊」


並不是單純體型上的變化,而是感覺上的……雖然以前就知道,總被人說笑臉很有上低音號土土氣息的久美子,其實她端正的五官分明十分可愛…


說不定是少了點嬰兒胖,臉是不是更骨感分明了?

而且帶鞋跟的皮鞋讓她本就不矮的身影更為修長…。

長開了…別人是這樣說的嗎?


對她的臉仔細研究一番的麗奈不禁望得出神。


問起大學的朋友,久美子抓抓後腦懶洋洋地嘆道。

「阿…嘛、還可以吧。她們總是在說戀愛話題,傻不傻啊」


因為在麗奈面前,完全沒有慌張掩嘴,不如說是惡劣地語帶嘲弄,果然性格糟糕。

麗奈輕笑,捏住她的臉頰。


『阿,果然沒以前那麼肉肉的了…』



這次她們邊逛邊看衣服,麗奈抱怨著在外國特別難買,碼數總是很大的,歐美的風格也讓她很難適應。


「不適應嗎?」久美子勾起單邊嘴角問「還是只是不想迎合人群?」


麗奈斜著眼看她,高了半個頭的久美子不以為意卻不知怎的透著自信。

「哼。是這回事沒錯。」


「麗奈的風格呢。」久美子得意地眨眼,嬉笑著用肩膊輕撞了她一下。


被這樣說而不爭氣地心跳加速了。



選了比破破的家庭餐廳稍高級一點的西式餐廳吃晚餐。


久美子跟麗奈在一起時很少看手機,現在的她心情很好地什麼都不做,單手托著頭看麗奈。


不知道是配合了偌大裝潢的餐桌特別長的緣故,還是久美子自身的緣故,麗奈暗暗覺得,現在托頭淡淡笑著的久美子有點遙遠,撐著下巴的手掌,輕碰嘴角的尾指也帶著某種…令人心癢的氣氛。



--------------------------------



大二的寒假,長達9個月沒回日本。

第三次假期回來見久美子,對比起上次,久美子又變了一點…那麼一點。


是因為有大人感覺的衣服嗎?是化妝技巧更靈巧了嗎?還是說單邊耳朵垂下來的耳環過於閃耀?


「久美子你啊。」


「唔?」久美子懶懶地把手搭在麗奈腰際,懶懶地把頭挨在麗奈的左肩。


在夢之國的海洋世界裡,她們在為某款機動遊戲排最長的隊,已經等了一小時,但眼看前面還有幾十個人,看來還得多等半小時吧。明明是平日的說。


「……」麗奈在思考要怎麼表達她猶疑不決想說的話。


「什~麼?」


「偽裝,越來越厚實了呢。」


聽完呆了三秒後站直身,久美子低頭看麗奈的眼神銳利起來。


「…」


「…」


雖然這麼說,另一邊廂可是總喜歡緊盯別人眼睛說話的高坂呢,她一點都不退縮,就這樣互瞪了幾十秒,先認輸的久美子撇頭嘻嘻笑了。


「可能是吧。」


「看著有點來氣。」


「面具,麗奈是這麼形容的吧?是說啊」久美子把視線放到更遠。

沉默著略低下頭流露了些許愧疚。

「脫不下來的話怎麼辦呢?」


「脫不下來……」


「唉。」她重重嘆了口氣,防備地退開一點,雙手收進外套口袋裡。


麗奈對這樣子的久美子感到了不安。

她了解久美子,她懂這句話的意思。但短時間內她分不清所謂的面具隱藏了哪個部份的久美子。而現在露出這種複雜表情的她比上次又更顯遙遠了。


不可以這樣的,腦裡的聲音警告著麗奈。


強硬地拉出握緊久美子的右手。

「我會負起責任的。」麗奈的語氣,是同等份的不容反抗的堅決。

「無論多少次,無論怎樣牢固的面具,我都會把它撕下來。」


久美子動搖得睜圓了眼,棕色的瞳眸似是重新召來光芒。

震驚過後,她緩緩地揚起暖心的大大的燦笑,看起來有點傻,臉湊得很近。


「真是超級可愛呢,麗奈桑」


「哈!?」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害羞,用力推開不知何時已經站得很近的對方。


「哈哈,還是那麼暴力啊」


轉過身平復自己怪緊張的心情時背後的久美子柔和地說了。

「那就拜托了,這種事只有麗奈辦得到。」


深吸一口氣回過身來,麗奈凜然挺拔地回答。

「放心交給我吧,這是愛的告白。」




這次之後,回到美國兩星期左右收到久美子的訊息,她報告了和秀一分手的事。


……是這副面具啊。

麗奈抬起手看自己的手心,她用這吹奏小號的手指握住了久美子的手,撕掉了面具……


『果然我還是久美子的特別之人啊』伴隨著一陣心慌意亂,她自負又安心地笑了。


明明不該為朋友分手感到高興的。她不敢深思自己感到無比暢快的原由。



--------------------------------------------



大二的春假。她又回了日本。

畢竟是有錢人,麗奈每個假期都坐商務回來家人也不會說什麼的,確實對比起國外的學費,跟隨音樂名師的研習費,這不算什麼錢。


這次久美子來接她機,光是遠遠看到她穿了長身黑色襯衣、顯高的身影就不自覺地身體升溫。


乘著情緒高漲的氣勢,打過招呼後,麗奈主動抱住久美子的手臂,順便撓著就不放了。


注意到久美子有點僵硬的不自在和同樣染上粉色的臉頰。

她想了想又把久美子再拉近自己一點。


「麗奈。」


「什麼。」


「手。」


「你有什麼不滿。」


「不…滿。不是啦。」


「說。」


「碰到胸部了。」


「!!……變態!」

立即鬆手了。


但紅著臉的麗奈深感不忿,情急之下竟然故意地、更用力地把久美子的手臂拉到胸前試圖藉著抽出對方更多羞恥心來報復她。


「等,這是什麼!褔利大放送!?」


「才不是這樣!超變態久美子,大笨蛋久美子!!」


「是是是,你說的是」

比方才更加僵成木頭的久美子用另一隻手搔著全紅的臉頰傻笑。





因為下機時間是晚上七時左右,剛剛好的,之前訂好機票就跟久美子商量好留宿的事


本來久美子提出讓她先多睡點,但麗奈回說那是不必要,她生理時鐘頗準的,不是她想就能睡,身體自己會跟美國時間睡覺起床。


所以現在她們依照安排先去吃晚飯後再回高坂家。


麗奈用非常嚴肅的臉表明她必須要吃料理亭,太久沒吃正統的日式料理,她對日本米粒的渴望已經到達上限了。久美子被她義正嚴詞對米飯示愛的樣子戳中笑點笑得前俯後繼。


點菜時久美子很自然地順口點了清酒,麗奈死死盯著她看。

「你…還未成——

「噓—!」

「原來久美子是這樣的人嗎…我不認識你了。」

「別那麼誇張啊。況且麗奈在外國也有喝吧!」

「那不一樣」

「喝醉了打給我喊『久美子才不需要什麼男人~~』『你這傢伙懂不懂啊~~』」

「啊啊夠了,閉嘴!」


捉弄麗奈的久美子忍著笑,剛好酒先送上來了,她為對方和自己倒了一小杯,似乎還在想麗奈之前喝醉的事,噗的一聲大笑到流眼淚。


「笑什麼」麗奈在桌下踢了她一腳。


「什麼都沒有。來。」

強忍著淚花遞了酒杯給麗奈,她們做口型乾杯,飲盡。




拖著行李箱回到家。跟父母打過招呼後沒有逗留聊太久,把客人的久美子晾在一旁不太好意思的,她們很快回到房間,把行李稍作整理後準備入睡。


正如麗奈所說,沒倒好時差的身體睡不著,明明累得要死,快兩點了她還是處在一種矇矓的清醒狀態裡。


和以往好幾次留宿一樣,久美子沒有睡地板而是睡她床上。這沒關係吧,反正她的是雙人床。



「麗奈?」


自己失眠是有理由的,但這人凌晨兩點還不睡是怎麼了。


麗奈仍然閉著眼。她不是要故意裝睡,而是真的累得動不了,只不過腦袋還不願休息而已。


「……麗奈?」

久美子又再細聲叫她。


要回應嗎?這樣在做思想鬥爭的時候,久美子輕輕挪動了身體。

她好像摸索著什麼,然後…摸到了麗奈的手。


膽小的指尖一寸寸地移動,只敢扣住她的無名指和尾指。


本來昏昏沉沉的大腦逐漸清醒過來……也聽見了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


久美子發出了聲音。


短促,幾不可聞的。


帶著潮濕感的、掩藏在枕頭裡的嗚咽。


麗奈更加緊張得全身皮膚汗毛直豎。久美子到底怎麼了。


「……嗚唔…」


啊。


我想到哪裡了。


她是哭了啊。


這就沒辦法裝睡了啊…。

麗奈轉過身,一聲不響把久美子抱進懷裡。久美子受驚地身體硬直了一下。


「久美子…怎麼了嗎?」


邊搖頭邊擦著臉的久美子抱怨:「幹嘛裝睡,好過份。」


「不如說被你吵醒了」麗奈想了想,狡猾地帶過。


「吶久美子…為什麼哭。」


「那是——


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一下一下安撫著,手指穿過她蓬鬆的棕髮。


不作聲的久美子,更深地靠向麗奈的胸口。

麗奈能感受到她哭過後特別溫熱的呼吸。


「告訴我。」


「……麗奈不記得了吧。」


「什麼事?」


久美子突然拉高了聲線模仿麗奈說話。

「 『塚本那種男人~~』什麼的。」

「 『久美子真是令人著急啊!』什麼的。」

「 還有 『久美子要等我回來』……。」



啊。


我喝醉時還說過這種話啊。



摸頭的手不自覺停下。

「那是……」麗奈少有地不自信。

「你不願意嗎……?」越說越弱氣。


久美子伏在她胸前搖了搖頭,當麗奈放心地舒口氣的同時,她又點頭。



不…願意嗎…?



「……等不到的。」

從麗奈的胸前抬起身…這樣用又要哭出來的聲線說的久美子,雙眸了無生氣地暗了下去。


「等不到是什麼意思」

我們是互相的特別之人不是嗎?


久美子張著口想說什麼,又合上噤聲。


生氣。


生氣。


生氣。


不可饒恕。


久美子要背叛她嗎?


不是會一直在身邊嗎?不是被殺掉也甘願嗎?


憤恨地按著她的雙肩吻住她的唇。


麗奈想起了第一次接吻時也是她先主動的,也是在這個房間裡。


之後斷續地…有過好幾次。那時的麗奈不知道要怎樣處理這些,只把被她定性為『青春期的誤會』的情感擱在一旁不管。


這次的吻也跟之前的一樣,深入激烈地,毫不純淨地,擾亂她的心律。


氣喘吁吁地放口,雙手更緊地把久美子按在自己身上不讓她逃跑。


「塚本也是這樣吻你的嗎……」


久美子用染上情慾的柔弱的嗓音在她耳邊說。

「但我不會這樣回吻他…只會對麗奈…」




--------------------------------------------




大二的暑假。

麗奈沒有回日本的打算。學期制的暑假長達兩個多月,一般而言勤勉的大學生都會選擇做課外研修或短期交流,今年麗奈也同上年一樣接受導師的邀請參加交流會。


但是,坐在書桌電腦前書寫交流報告的麗奈停下手,分神想念起位居日本的某位女孩。


打開手機點進INS,打開她的主頁看看她的臉。

但由於並沒有更新新鮮的素材,略感不滿的她轉而打開久石奏的主頁點進她的Story。


果然看到了她拍的久美子前輩,而且還是會動的。


影片中是拿著叉子的久美子和餐桌上很是精緻的舒芙蕾鬆餅。


『拍好了沒我可以吃了沒』雖然有點糊但還是捕捉到久美子死盯著甜品嘴饞的傻臉。

『這是在拍影片啊前輩』手持手機只有聲音的久石同學。

『啊、もう~~~』氣急敗壞地用手擋鏡頭的久美子。


久美子露出笨蛋似的表情時,及時按住屏幕暫停影片,端詳了好一會。

又把影片重覆看了十幾次後,她終於洩氣地趴在桌上。


而又終於,麗奈明白了這些不是什麼『青春期誤會』,不是『接吻練習』,不是『Like』。


與其說她鈍感,不如說是太認真的性格使然。


高坂過於死板的腦筋從未將黃前久美子這名女性用戀愛角度看待。


新認識的朋友熱情地和她打好關係時,問及她有沒有俊朗的男友或是美麗的女友,她是無動于衷的。


在六月的初夏大學開始到處飄起彩虹旗宣揚Pride Month,她仍是覺得這些與她無關。


甚至乎——麗奈滑稽地雙手敲著自己的腦袋——連解決某些躁熱的需要時,她想的都是曾經接吻的畫面,而她竟然對這樣的自己毫不懷疑嗎?


花了那麼多時間整理被擱置(逃避)的心情,她終於辨清了…能夠用PPT列點分析說明的她對瀧老師的仰慕;以及無法言表混雜了苦澀與慾念的愛慕有何不同。


她好想親口跟久美子說清楚。她好想跑回去把以前錯過了的又或是她刻意忽略的閃爍著火花的美好緊捉在手裡。


但坐在這裡的自己什麼都辦不到。正經如她斷然不會失禮地把重要的事情用電話或訊息說明,一定要見到面才能講的。


但坐在這裡抱著頭的自己,束手無策。




No Chance。高二那年這樣說著低頭苦笑的久美子的臉又浮現眼前。




麗奈握緊了拳頭。


戀愛真是可怕的東西。


如果是以前一往無前的高坂麗奈,一定不會在這時猶疑不決。


她一定會立定決心,不容許自己半吊子地在這裡呆然頹坐。


她一定會說:「只是在做正確的事。」


然後趕在暑假完結前用兩天起好交流報告。


即使很任性也會買特別貴的當日機票坐二十小時飛回日本。


她會對她愛的人做字面意義的真正的愛的告白。


然後在沒有喝醉的情況下,再次請求她「等我回來。」




然後高坂麗奈就決定這樣做了。




看著手中前往關西機場的機票,麗奈一想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有多瘋就心跳不止。


微疼的、酸甜的、軟麻的。


想像著這一次見到那個人,又會有什麼不一樣的體會;又會怎樣被牽動心緒。


越漸令她心往神馳的,浮想聯翩的……那個人。


如果現在的她舉起小號,吹奏出的樂句又將會是怎樣的悸動?熱情?高揚感…?




END


其實呢,這篇之前作為過渡應該有篇高三久美子如何陷入痛苦絕望的單戀的情節。

但我不喜歡寫XD我也不會XD所以就直接True end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