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笨拙的愛的方法

作者:luvnana77
更新时间:2020-05-31 15:19
点击:900
章节字数:38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是溫柔的音色呢。」

這種普通的好評,對麗奈來說,或許有不一樣的意義。


剛強,熱情澎湃,高亢。這才是平常麗奈得到的評價。


可能因為現在的場合,四下無人的深夜,吹著涼風的大吉山。

並不是要在誰面前刻意展示什麼,連樂句尾末也隨意地換成弱音。


雖然麗奈的音樂字典裡並沒有隨意這詞,大概…


看著眼前被濃縮成斑斑光點的宇治市,麗奈的音色沁入心扉,心的某處好像也變得柔軟起來。


「謝謝」她微笑著回。


如果以往的麗奈是決斷果敢的利玆,那這次,她為久美子吹奏出帶著眷戀的柔情的利玆。

『我可以這樣認為嗎…』


未來啊。將要分開的未來。

——前不久的對話,令此刻被音樂感染的久美子軟弱下來,胸腔內側湧起無力感。



「怎麼樣,剛剛的祭典?」麗奈問。


「嗯,很開心喔。」雖然這麼說,表情卻無法同步地展露歡顏。


輕哼應答的麗奈沉默數秒後重新拾起密柑冰糖咬了一口。

「糖果,謝謝」


「客什麼氣」


「很清楚我的口味——


「接吻了,和秀一。」


久美子斜眼望去,麗奈合上說到一半被打斷的嘴,讀不懂她一怔的樣子有何含意。


「如果說接吻了的話,麗奈怎麼想?」


「……”很傷感” 吧。」

移開視線的麗奈已回復到平常的臉。


「哈哈,為什麼啦」

久美子粗魯地蹭掉鞋子整個人轉向她,在長椅上抱起雙膝。


「Onepiece(連身裙)好適合你喔」


「謝、謝。」抬起手又硬生放下,似乎是想撩頭髮卻想起自己綁了馬尾。


心想『好可愛…』但沒有取笑她的動作,久美子一心只想表揚她的穿搭。

「嘻嘻,好有大人的感覺,意外的好看」


「意外是多餘的吧」


「因為沒想到黑色也很搭,呃、嗯。」差點要說出『好性感』又遲疑地在語尾收回。

如果是以前的久美子大概會很樂意說出來換取對方臉紅罵她『變態…』但不知為何現在卻說不出口。


「久美子也很可愛」


「呼呼我只有地味吧~」

覺得麗奈在說客套話而傻笑著。


「久美子一直是久美子這樣就好了。」


對於麗奈看向她嚴肅的表情,久美子忍不住笑意的臉頰泛起紅潮。





「走吧」「嗯」

行山的話,上斜很辛苦,而下斜是很危險的,尤其是現在漆黑的路面。

麗奈打開了手機的電筒功能,互相牽著對方走下跛。


途中間或沉默,間或說笑,但是胸中像浪潮輕拍著來又退去的鬱悶一直沒離開過,她不願去細想,明明高二才剛開始……麗奈已經在做畢業的思想準備,而她還是那副樣子,沒有目標,沒有去向。


不安、距離感、又一次的,久美子仰頭發現麗奈立在伸手不及之處。


並且,她填密不了這段越來越寬的距離。




——仰慕嗎?

她緊了緊牽著的手,轉頭細看麗奈望向前方漂亮凜然的側顏,試著找回一點安全感。


當麗奈也轉過來接住目光,對視,抿唇微笑。

『撲通——』的,心就會輕而易舉地跳動,加快。


「變高了,麗奈」望著她的高跟鞋。

「本來就沒差多少不是嗎?」

「總覺得不一樣。」

「哪裡。」

「氣場,更有震攝力了」

「那是什麼啊。」她用手肘撞過來,被久美子撞回去。


「明明要行山還穿高跟的白癡」

「找死嗎」

「啊。我好怕。」棒讀。







「打攪了…」久美子放輕聲線喊。

「我回來了。」這麼說,但麗奈說過這天家裡沒人。

終於來到麗奈的家。

雖然早就知道,但親眼目睹,設身處於高坂家獨立大宅還是會驚歎,不愧是有錢人。


通過玄關,麗奈先帶她到廚房倒水「要喝什麼嗎?」「水就好」

然後捧著放了兩個杯子的盤子上二樓,進入房間。

住公寓的黃前家是沒有二樓的。


『麗奈的房間也是麗奈的風格啊』

這樣站著環視時旁邊的麗奈放下盤子後「請便」邊說邊打開衣櫃。


「等等等等等等——!」


「!??」麗奈回過頭來不解地看久美子,嘴角卻在忍笑。


「在做什麼!為什麼要脫衣服!」


「換家居服?」


「咦!?」


「…??」


「總覺得,不太好意思」


「哈?」

把裸露出光潔背部已經拉下來的長裙拉鍊向上拉回去,轉回身的麗奈又在衣櫃裡找了找。


而這時的久美子思想仍在飛馳『雖然合宿時一起洗澡過明明有看過換衣服的樣子但在麗奈房間裡她換下那條性感的黑色Onepiece就特別覺得害羞而且換什麼家居服呢這個時點來說怎麼不洗澡時順便換睡衣現在緊張上來連想到麗奈洗澡都覺得好害羞啊剛剛麗奈的內衣也是黑色的呢啊啊啊我在想什麼』


「久美子,喂喂」

用鼻子噗笑著,麗奈邊喚回朋友的思緒邊把手上剛找的另一套睡衣遞給對方。

「到底怎麼了,你好奇怪啊,還臉紅。」

「啊哈哈……」

「沒有想什麼色情的事吧?」

「…咳」

「變態」


結果還是被罵了,但是有點開心。

經過這樣的衝擊洗禮,終於先前醞釀不散的悶悶不樂被一鼓作氣的吹飛了。


「這個時間是有點緊」看了看牆上掛鐘,十一點半了。

「久美子想看電影什麼的嗎?」


「可以嗎?」明天還要上學。

「只此一次,難得久美子來了。」

「要看。」

「先洗澡。」

「嗯。」果然要洗的嘛!



做完這樣那樣的準備,大家都換好睡衣。

麗奈坐在床上吹頭髮時,久美子主動接過風筒幫她吹。

「選好看什麼了嗎?」摸著她如絲絹亮澤的黑長髮,耳邊是吹風機的鳴聲。

久美子玩弄手中像流沙滑過的髮絲,不明就裡地,在洗過澡溫暖又清爽的氣氛下,感到無比幸福。

「嗯。有想翻看的,正好可以介紹給久美子」

說著徑自離開久美子身邊小跑到書櫃找影碟,找到又回來坐好瞄了瞄背後的人,眼睛彷佛催促著說你可以繼續吹了。久美子癡癡地笑了。


「外語電影啊」

「很好看的。」

「怎麼樣的。」

「有音樂的、還有失戀。」(我腦內麗奈選了Begin Again,沒看過的朋友非常推薦看一看)


麗奈又側過頭來怯怯地看她一眼。

還在在意那天的事。她喜歡了不可能的人的事。


久美子手掌張開覆上她的頭顱,使勁弄亂她的頭髮進行了惡作劇。

「喂!」「哈哈!」

被麗奈回擊,隨手撿來的枕頭正正打在久美子臉上。





又打鬧了一會後終於要看電影。

問麗奈為什麼要關燈,要有影院的感覺嗎?,她點頭說:氣氛很重要。


倚著床邊坐在座墊上,兩人坐得很近。

才放了十五分鐘,麗奈就懶惰地把頭靠在久美子的肩頭上。


肩上的重量、髮香、互靠的手臂、麗奈呼吸時身體的起伏。


全部都足以讓久美子分神。


電影很好看,但說不定,久美子更想好好看著麗奈。


不行。


在不適當的時機,注意力被吸走了。

電影說到哪裡了?心跳驟然變得清晰可聞。


不自然地調整身體姿勢,被動到的麗奈稍稍抬起頭,但當久美子重新坐好,她又重新把頭靠過來。


『好黏人啊…麗奈』縮起身體的模樣,像小貓一樣。


越是感到自己興奮起來,如影隨形的焦躁感卻也騰升而至。


久美子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坐不住,喉乾舌躁,伸手拿水喝。

身體不耐地微微蹦緊著。


「久美子…?」

被麗奈發現了。


「什麼都沒有!」雖然馬上否認,但急促的語氣分明破綻百出。


「吶」

本來靠在一起的身體,麗奈終於坐直了身。


「抱歉、我只是——


「所以說」

麗奈突然過近的臉以及,放得很低的聲線,連耳膜也變得敏感。

「久美子和冢本、接吻了嗎?」


「很在意嗎?」


「是的。」這樣說時微厥的麗奈的嘴唇,反映了潤唇蜜的光澤。


「是沒、有。」


「這樣啊。」麗奈如釋重負般放鬆了肩膀。


「抱歉。」


「幹嘛道歉。」


「說得像是真的做了那樣,其實是差點做了,但沒吻到。」


「為什麼。」


「秀一湊過來時,躲開了。」


麗奈雙膝並攏,雙手放在膝蓋上。直直的凝視久美子。

又是這種不偏不倚的正擊弱點的深邃眼神。


「為什麼?」這樣問的麗奈,下移了視線。


…好麻煩啊。這些解釋不來的東西,她偏要問。


「因為……」麗奈啊…。


然後,她湊得更近,帶著溫度的鼻息也輕拂到臉頰。

這是怎麼回事?狀況外。


『被吻了。』


軟軟的,不可至信的,一觸即逝的,嘴唇的觸感。



「只不過是一個吻吧。」

這樣說的麗奈,明明無法做到遊刃有餘,卻裝作小事一庄的樣子。


「麗奈……」摸上被親了的嘴唇。

久美子感覺到自己急速攀升的體溫,和發熱發漲的腦袋。


「接吻的練習。」

麗奈用手背捂著嘴唇,羞赧地輕蹙眉心。


「麗奈好狡猾呀。」

久美子苦笑起來,用雙手擋著已經紅上耳尖的雙頰。


「久美子,對不起,你不喜歡這樣嗎?」


「……不是。」


——麗奈、麗奈。


把手心撐在地上,支撐著快要不行的自己,再一次,吻上那雙唇。


——我,喜歡著你。

這件事,如果能傳達到就好了。但還是不要傳達到比較好。


雙手顫抖著,差點無法穩住身體『不過是一個吻罷了』麗奈明明輕鬆地這樣說,她卻比久美子更加地呼吸急促。


加深接吻,用舌尖舔了她的下唇。


「練習。」

這樣說。找尋著借口。


麗奈並沒有抗拒,不如說她是欣然接受。


快要暈倒了。

這樣的麗奈,禁欲感十足的麗奈,原來也會有欲求嗎?也是平凡人嗎?

一邊想著,一邊按住她扭動的身體。


「麗奈……唔…」

——這樣喘著氣用氣音輕唸名字的自己是不行的吧,對方能輕易拆穿我的心情吧?



秀一什麼的,瀧老師什麼的。



——我對麗奈才是。

特別。這個詞語,從高一縣祭那晚起就深深侵食著我。



久美子…



嘴唇,腫脹的,要燒起來了,但無法停止。

含住她的唇,她親密地用手指摸著久美子發燙的臉頰。


幻想了對方也輕喚自己名字的事,一定是聽錯了。

頭暈目眩,如同於身處夢中。


熱得難受的全身和翻攪的下腹卻提醒著真實。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退開身體的兩人。

麗奈用驚惶失措的臉看久美子,震驚於自己做了的事。


「睡吧!」

她跌撞著起身,血液的向上流動讓她一時腿軟,差點跌倒了。


關掉影碟,不敢對視直接一頭躲進被窩。


久美子想了想,麗奈還沒幫她準備床鋪。但現在開口說這個也很害羞。

但現在一起睡的話更加害羞。




「快睡。」

背過身只有頭髮露出來的麗奈,這樣催促她是讓她一起睡到床上嗎?


的確,她有留另一邊的空位給久美子。


「嗯」

儘量降低動靜,輕手輕腳地縮進同一個被窩裡。

旁邊傳來的體溫,對緩和過快的心跳毫無幫助。



在黑暗的麗奈的房間裡,久美子望著天花發呆。



麗奈此刻特別清晰恬耳的聲線又再響起。


「電影…還沒看完。」


「是…」


「下次再來看。」


「好的。」


聽到久美子的答應,麗奈轉過身來。

平躺的久美子不敢看她,而她也沒看久美子,只是用頭抵住久美子的肩,還沒降溫的手指抓住久美子的睡衣衣袖。




End


單視角的重點就是,不可以把另一邊的想法寫出來。
例如是,麗奈莫名其妙想要在久美子眼前換衣服這件事(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绵雪丶
绵雪丶 在 2021/07/23 21:55 发表

写的蛮好的……经历过类似的深有感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