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有些、我很喜欢。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21 21:08
点击:1027
章节字数:26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缅南与滇州临近,多山多水,万里延绵。季无念本没有备下在此处落脚的地方,从明云出来后便只找了个山洞藏身。她不用吃不用睡,生团篝火、默默打坐修行便可。只是身体好些后、还是觉得无趣,便自己编了个篓子、按着之前想的采蘑菇去了。


月白找见她时,她正从树根下挖出一朵、娇艳欲滴。


“……这个不能吃吧?”


季无念对她的突然出现都快习惯了,只是把蘑菇往后一扔,“反正也不会中毒,尝尝无妨。”


月白走到她身边,见她已经装了半篓。


“你吃得完这些?”


季无念拍拍手中泥土,解下绑起的衣裙,“打算带回去给你的。”她笑道,“你既然来了、要不要现在试试?”


“……我刚吃完,”月白吃不下了,但还是拿起了一朵蘑菇细细端详,没看她,“你认识丛生么?”


季无念弯下身去,拿起一旁的小铲,“前任魔将吧?在钟阁读到过。”她直起身、又将小铲扔进背篓,向着月白笑,“她怎么了么?”


有点像你。


月白直视她,“想认识么?”


季无念的停顿肉眼可见,终究还是笑起,“月白你怎么会认识她?”


月白就这么看着她的反应,自然也没有错过那一瞬间的错愕,却也只是微笑反问,“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


季无念有所隐瞒是个必然,但月白也不乐意多问,转身先走,“不知道就算了。”


季无念跑到她身边,凑到她眼前,弯起眉眼时泪痣微微向上,“别卖关子呀……”她没等月白回应,半步紧逼、又将月白抵在树上,唇不过离她一指,“还是说、这个答案也要报酬?”


刚下过雨,此时雨过天晴、霁虹在天。


月白微微低头,却抬眼,“后背、湿了。”


九一:“你真行……”


环在月白腰上的手自然能感受到树上湿气,季无念却笑意盈盈、不想理她抱怨,顺着她的嫌弃欺身而上,“那一会儿脱了……”


月白的唇总是凉凉两片,被季无念吻热了便会微微张开、任她夺掠。


终归是不舍她一背湿气,季无念一会儿便拉她起来、替她抹去了水气,看着她笑。


又狡黠又傻。


月白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来干嘛的,但看季无念这副表情、也不太生得起气来。她拍了拍自己的背,绕过季无念、还是往前走,“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等身体恢复了就回去。”说到这个,季无念翻出止戈,跟上月白脚步,“你这弓太厉害,一箭就够我修养许久。”


“你不习惯,”见季无念将止戈推过来,月白没收,“留着吧。”


“不怕我继续用你的名号招摇撞骗么?”


明明已经在招摇撞骗了,现在才来说?


月白懒洋洋,“别扯上我,就随你。”


那只是一个用着寒冰箭的神秘女子,并不是月白。若是季无念想用那个名头,月白不介意。


季无念从善如流得收起止戈,却牵起月白的手,笑道,“月白你别转移话题,你是怎么认识丛生的?”


月白暗暗看起两人相握的地方,理都不想理。


“月白、月白?”季无念晃晃她的手,不依不饶。


“她与苏扬相识,”月白回答她,“刚刚请我吃饭。”


“苏扬?”这个人季无念不可能忘记,反而苦笑,“你又怎么和她交好了?”


“她能探我神魂,却无修行之法,”月白回道,“我帮了一帮。”


“……你这算以德报怨?”


和苏扬问了同样的话。


月白停了脚步,侧身笑问,“你怨么?”


想那日荒唐一夜,眼前人在她怀中吟哦婉转、肌肤相亲,对她百依百顺、予取予求,季无念怨么?


季无念低低笑,“不怨。”


也不算骗人。


即便现在知道月白大概乐在其中、她当时也是有些怨的。


不是她不想亲近月白,只是季无念深知她与月白之间各有秘密,却又似乎有着某种默契、互不相问。虽说月白平日里随她胡闹纠缠,但当真走到那亲密一处、季无念内心便无限惶恐。


害怕。怕破坏这微妙平衡。怕自己因此动摇。怕月白介意自己拖累。


可偏偏这人不按常理出牌,不仅对她的害怕视而不见,还直白得往前一步、问她要份报酬。


“月白,”季无念又跟着她走,笑眯眯的,“你的报酬、什么时候要?”


九一堵住自己不存在的耳朵、不想听这两个人的虎狼之词。


月白轻轻瞥她一眼。前几日谈这话题还会脸红,这下又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等身体好些吧。”


季无念低头浅笑,“身体好些……”


说来、叶二身体真的不太好,之前也因此让许多人对季无念收她为徒这事抱有疑虑。而月白的身体负担、季无念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回去是该替她好好调养,少折腾她一些。


“……我觉得她在嘲笑你。”九一虽然是个识相“回避”的系统,但月白之前明显一副被掏空的样子、也能让他大概想象当时“战况”。


溃不成军。


“……”月白才不想理九一,只是又问季无念一遍,“想认识丛生么?”


“怎么对丛生这么执着?”月白难得一件事情问两次,对象又如此特别,让季无念有些好奇和无奈。


丛生本是她刻意避开的人,但如果月白这么感兴趣、她到也不是不能一交。


此时已经走到季无念平日呆着的山洞,月白被她牵着走到干燥处。环视这环境、还真是与她之前那副准备万全的样子天差地别。而季无念也不急着问她讨要答案,反而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将背篓放在地上。


今日的季无念不太调笑,甚至有那么些许安静。她蹲在那里、背脊佝偻,红衣绷紧成了一个曲面,下摆不可避免得粘上一些泥土,更不要说她手里正挑拣菌菇、染上点点脏污。


说是个仙门翘楚、皇家贵族,此时倒像个普通村姑。


月白走到她背后,双手扶在她肩上、将她又压下去一些,声音就在她耳边,“丛生对苏扬的那些手段,有些、我很喜欢。”


九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月白!


手下的身体有明显的停顿,月白的角度看不见季无念的脸、却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热度。更不要说那只瞬间红起来的耳朵,像只被煮熟的虾,又弯又红,特别适合被咬一口。


可月白没来得及动口,季无念便已默默转过头来、脸上红晕未退,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逞强,“不是刚刚才说等身体好些?”


一次两次、就知道撩拨。


月白放开她,坦坦荡荡,“你可以先学。”


九一好后悔自己居然把“耳朵”松开了,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和谐系统,他决定再自闭视听一会儿。


“我可以自学成才。”季无念站起身来、直面她的试探。即便红晕还未褪去,她的骄傲还是让她想要反击一番。于是逼近月白,拉着她的腰不让她躲开,季无念笑问,“月白你想要什么、跟我说说?”


月白其实根本不知道丛生有哪些手段,毕竟当初听了九一的话“做个人”。季无念看上去是知道丛生的,这倒不太让她觉得惊讶。


怀中又空,季无念冷眼看着洞口那个拿出青峰打算又一次撩了就跑的人。


“还是等身体好些再说。”


言语留在微风中,吹落了季无念扬起的嘴角。


跑得到挺快。


季无念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将其向天。


想想月白这人吧,平日里装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徒弟,又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犟得不行。而私下里,明明清清冷冷的一个人、又要时不时得使些坏心眼,可爱得不行。


贪心没有好下场。季无念对这句话感受深刻。可她本就是豪欲者,所求逆天,步步为营才走到今日田地,若是要再贪心一些……


五指合拢,似要笼络穹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