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伉俪情深?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20 22:38
点击:1007
章节字数:51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近仙门大事很多:一名叫做凌洲的魔修一人独闯无极、藏雪,夺走两派镇派之宝,风头出尽;而不过几日之后,她又现身明云、在染音与明云阁主争斗之际,直接抢走了明云的永夜屏障。


那染音乃现任魔尊手下将领,长居魔界、据说深得魔尊信赖。外人对他知之甚少,许多时候、便只有这么一个名号而已。


明云阁已有消息知道会有此次密会,备了人手要去打探,却不知怎么反被俘虏。染音有搜魂之能,就这么寻到了明云入处。而当大片魔修闯入明云结界时,明云无星长老领弟子迎战。动了手才知,领头的真是染音,已是元婴大圆满、只差一步封神。


交手之中、魔气漫漫,无星长老入魔陨落、另有三名长老重伤。明云阁主慕天问出手、却不知为何只与染音战至相持。


就在这时、凌洲横空出世,一把冷剑冻月殇、竟是将明云结界偷了就跑。


而战事重开,明云依旧不敌。伤亡惨重之际,一支寒冰箭划空而来。


寒气散漫、冰冻青山;箭矢尖锐、直逼染音而去。


据当时的人说,染音起初不以为意,魔气爆发、便以为能将那箭矢烧熔。却不想那寒气更甚,连魔气都结成了冰。而染音又横刀要挡,却连刀都被冻住、碎在了手里。


此时寒气用尽,真正的灵箭暴露出来、比刚才的寒气更为霸道凌冽。


染音脸色不及变化,就已被灵箭射穿丹田、化作烟尘消散。


又是一箭,杀了一个元婴大圆满。


六离被诸多来信淹没,询问他当日的神秘女子。


叶二独善其身,借着调养为由、在六离被询问所扰的时候躲得远远的,坚决不想扯上关系。


又拿她当挡箭牌,季无念真是好打算。


“……你俩这叫马甲互穿,”九一就想吐槽她,“你不也借着她的身份去抢了‘长夜’么。”


“互帮互助。”月白盘腿而坐,慢慢消化体内气息。连日奔波,虽然她神魂无伤、也不免因灵气消耗和寒气入体而感到十分疲惫。


幸好季无念很乖,那一箭射出后、便乖乖得待在缅南一处,没乱跑。


“哎……也没想到她是个这样的人……”九一问的有点酸,“这还是拿了卧底反派剧本吧?”


“她是好是坏、与我无关。”


月白只需要完成她的所愿、至于理由缘由,她不在意。


“……你这也……”听起来就很无情。


可是九一没有立场质询月白,只能继续酸酸得问,“你不去看看她么?”


月白心中平静,“晚些吧。”


***


月白说的“晚些”也不过几日之后。待她体内寒气褪去一些、便找了机会,从六离殿中离开。可她没去找季无念,而是去了昆弥。


昆弥远离中原、又高山环绕,自有自的一番风俗。除去那些仙魔妖鬼,便仅仅在人间之处、昆弥也如海纳百川、吸纳了周边山中多族,成了一个百花齐放之地。


月白走了好几条街,正巧路过一个摊位,看摊主正向一个竹簸箕上铺芭蕉叶子。停了脚步,月白默默站在一旁。


那摊主看着三十岁上下、长发盘于头顶、身上一件淡黄大襟、腰上一条花色筒裙,与中原那边人十分不同。一双手看得出劳作产生的茧子,却又被火热的米饭烫软了。她抓一捧米饭放在芭叶中间,又舀了许多菜色铺在周边,这就给客人递了出去。


“……你是没看过手抓饭么?”九一说实话、不太信。


“没看过这儿的。”月白笑笑,还是如九一预想的、向前要一份,“请问、这个怎么卖?”


那摊主见她过去,倒是愣了一愣。摊主不是很会说官话,方言又怕月白不懂,伸出八个手指来,“八、八!”


月白翻出八个铜钱来,跟她换了一份饭。


“你是来考察的么……”九一现在对她到哪儿都想吃特产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还是想吐槽。


街上人来人往,这摊主也没备起桌椅。来买的多是些城里做工的,便也不在意形象、坐在街边便吃了起来。吃完、再将这圆簸箕还回去。月白左右看看,思考自己加入他们的可能性。


“大佬,”九一想把那盆饭砸在她脸上,“注意点形象吧?”


终究是觉得一个姑娘家坐在街边太引人注目,月白又翻出两个铜钱、想把这底下圆簸箕一起买走。


只是摊主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又比着手势,看着比月白还急,“八!八!”


月白顿了顿,却听后面传来一个声音、用着土话替月白解释原委。那人走前,甚至替月白付了那两个铜板。


摊主高兴收下,对两位姑娘展露笑颜。


“多谢。”月白双手捧着吃食,对苏扬笑。


“此处不便,”苏扬是个招人眼的,笑起来便更是倾城,“姑娘不如随我去楼上包间享用?”


月白朝着她看的方向仰头,之前看到过的丛生趴在窗口朝她们挥手。


“那是蝶庄主人丛生,”苏扬抬手邀请,“也想见见姑娘,不知可否?”


月白刻意没有隐匿神魂,本就是等着苏扬来找。此时带了个丛生,更好不过。


“请苏姑娘带路。”


苏扬将月白带入包间,转身便关了门,“姑娘请坐。”


丛生坐在桌边,笑眯眯得撑着下巴朝月白挥手,“姑娘好。”


“你还捧着……”九一干巴巴得说,“有点蠢。”


月白看她们一桌吃食、剩了几角空桌,便将自己手里东西放下,也不与她们多拐弯,“月白。”


“月白姑娘,”丛生看着年纪小,身形也不高,举杯的动作却稳当,“丛生敬你一杯。”


苏扬从善如流,倒了一杯酒递给她。


杯酒清清,月白看着自己陌生的倒影,笑道,“不会再加东西了吧?”


“想来以姑娘神魂,便是再来一次红袖、也迷不倒了……”苏扬给自己面前摆上清酒一杯,举杯齐平,“月白姑娘请。”


清酒下肚,月白长袖遮面,再放下时、便露了自己本来面貌。


“当日阿扬跟我说姑娘貌美,”丛生眼睛圆,笑起来还有两个梨涡,显得有些稚气,“当真不是骗我。”她放下酒杯,一双眼睛闪着光,“不知那日另一位姑娘、是否也是这般天仙之姿?”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咳,”苏扬轻咳一声,眼角微微挑起、警告丛生别乱说话,“月白姑娘勿怪……”


“她也挺好看的。”月白微微笑,如山间清风、微凉飒爽,“平日里比我显眼。”主要靠性格。


“那可真是国色天香,”丛生睁大眼睛,“不知我们可有荣幸一见?”


“或许吧……”月白拿起筷子,看着一桌美食,“我动筷咯?”


眼前这姑娘比想象中得要更平易近人,苏扬也拿起筷子来,“姑娘请便。”丛生更是直接夹了一块白粉夹肉给月白放进碗里,“这是昆弥的小卷粉,今天点的包了腌菜肉,月白你尝尝。”


丛生不高,给月白布菜好像整个人都悬在了桌上。


月白夹起那块小卷粉,端详一番,“跟月港的‘海明肠’有点像……”


“粉皮是有点像,”丛生夹了一块送进自己嘴里,“但月港是海味,这里是山珍,风味还是不同的。”


月白咬一口,口感较海明肠的确干一些,但肉香四溢、咸淡相宜,别有一番意味。


“是很不错。”


“……你忘了你是来干嘛的么?”九一对月白隐藏的吃货人设已经无语。


月白又夹了一块石板豆腐,“稍安勿躁。”


推杯换盏,丛生给月白介绍了一道道小菜、更是与她说了不少昆弥周边山寨的风土人情。待一壶喝完,苏扬又下去拿酒,丛生这才放下筷子,撑着脑袋笑,“月白姑娘对此间似乎了解不多。”


“我平日避世而居,不太出来。”月白倒是没随她放下碗筷,还捞了一块汽锅鸡。


“哦?那是为了那位姑娘么?”丛生翘起嘴角,“也是一对伉俪情深?”


“并非伉俪。”月白每个尝一点,反倒是没有动自己刚买的手抓饭,“不过我确实为她而来。”


“姑娘如此直白,”丛生晃晃脚,“不怕我拿她要挟你?”


月白一笑,“那你查出她是谁了么?”


丛生像被猜中了什么,撇着嘴像个被抢了玩具的孩子,“查不出来。”她若有怨气得看了月白一眼,“那种情况还不忘设置结界,姑娘好定力。”


“她弄的。”月白吃得差不多饱,这才放下碗筷,“我对你们并无恶意。”


“月白姑娘知道我是谁?”


“前任魔将之名,随意查查就能知道。”月白吃得差不多饱,这才放下碗筷,“只是没想到你好好的魔将不做,要跑这儿来做商人。”


“整日打打杀杀没什么意思,”丛生晃了晃手,“还没赚钱有趣。”小姑娘端详着自己手掌,纤细手背上显出骨头来,映着她鲜红一双眼有些诡异,“不过毕竟是入骨的手艺,很多东西还是忘不了。”丛生笑得像个好看的娃娃,“我看姑娘神魂虽强,这修为可算不上高。”


月白看着她,不知怎么就想到季无念,觉得可能季无念威胁起人来、也是这副笑面虎模样。


“我修为不如你,”月白坦然承认,“但你也奈何我不得。”月白还是看她,就是觉得似乎能哪里与季无念对起来,可想不出来、只能作罢。“我无意与你们为敌,此次来只是想查点东西。”


丛生收起红眼,又是一副天真浪漫,“姑娘想查什么?”


“传闻魔界正散布隐密魔气,若非魔气触发、便难以察觉。”月白笑道,“我知道蝶庄便是一起源,庄主可知?”


丛生笑道,“前日明云遇袭、损失惨重,处处流言。这魔气的事我是知道的。不过我蝶庄是起源……月白姑娘又是如何得知?”


月白不答她问题,只问,“你知道吗?”


丛生坦率摇头,“月白姑娘可有何线索?”


“齐丰。”月白提醒她,“三清那个入了魔的,姑娘可知?”


“听起来是个小人物,”丛生两指在下颌线上滑了两下,跟自己有胡子似的,“我去查查吧。”


“我还以为你会对蝶庄往来动向了若指掌。”月白笑道。


“蝶庄仙魔妖来往繁杂,”丛生歪了歪头,“要是什么来的人都记,那可真是要炸了脑袋。”


“……歪头杀。”九一象征性得咽了一下口水。


有点可爱。


苏扬正巧拿了酒上来,托盘中三个竹筒、筒中液体浑白、散着淡淡甜香气。她看丛生一眼,却引得后者朝着她笑、露出几颗小白牙。


“这是这边黛族的米酒,”苏扬递一杯在月白面前,“月白姑娘尝尝。”


“叫月白就好,”月白口味偏甜,这份香味正和她口味。她见苏扬此时温婉、便是长相艳丽,也少了当日在幻梦的玩味侵略,突然起了兴趣,“苏姑娘当日,为何要我去跳舞?”


苏扬一愣,掩嘴而笑,“这倒是个巧的。”


“我与阿扬有个赌约,比的是蝶庄与幻梦的营收。”丛生接过话,看苏扬的时候便有些坏,“那日是赌约最后一日,阿扬本打算拿一曲红尘笑力挽狂澜的,却不想舞姬抱恙……要不是你们俩自己撞上枪口、阿扬都打算自己上了。”


……结果还是输了。


月白低头抿酒一口,“那确实是巧了。”


“也不知那姑娘是如何知道我这儿有红袖、绮梦的,”苏扬一直有这疑问,“我那东西也才刚做出不久,都还未试过、本该是不为人知的。”当日给了她们两人,也不能说没有试药的心思。


“她在这方面确实神通广大。”月白并不想太过深入这个话题,换了口吻,“苏姑娘天赋异禀,潜力可不止在做这些小东西上。”


“原来就算阿扬有这潜力,也不知如何使用,如今……”丛生凑到苏扬身边、搂着她脖子,“还得多谢月白你那本功法。”也就是看过那东西、知道是好物,丛生才会对月白如此友善。


“小事。”月白笑笑,“若是有不懂的,有机会便可问我。”


苏扬解去丛生双手,对月白作揖,“苏扬在此多谢。”


她虽有这天赋、却难修灵力,如今、也算多一条出路。


丛生嘟嘟嘴,又回了自己位置坐下,饶有兴趣得看着月白,“说来月白,最近仙魔两道新人辈出。前有那‘箭封万海’的神秘女子,后有独闯三派的红衣凌洲……现在多一个‘不出世’的你和那位‘神通广大’的姑娘……这局势、可有趣了。”


“你说的局势,我无意参与。”被猜测身份并不让月白意外,她笑道,“我只是对那隐密魔气感兴趣,若是丛生你知道什么、还望告知。”


丛生不强求,只是一摊手,“我离开魔界几十年了,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不过染音若是死了,剩个寻玉大概是掀不起什么大浪。”


魔将染音是个有大谋的,寻玉却要温和不少。


月白不知怎么动了心念,“说来、你当初为何要离开魔界?”


“嗯?”丛生眼睛微张,总觉得刚刚好像谈过同样的话题。但这次她望向苏扬,倒是更坦诚了一些,“养孩子啊。阿扬那时太小、在魔界活不下去,只能带她来人间了。”


“卧槽!”九一叫起来,“口味好重!”


苏扬甩去嫌弃的一眼,给月白更多解释,“当年战乱,我被人贩子卖进魔界、机缘巧合下遇到丛生。她那时正受魔气所扰、发现了我这天赋,便留我在身边。后来……”苏扬顿了顿,“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便带我出来了。”


丛生不是很想喝甜酒,喝了一口茶。


“战乱?”月白心中千丝万缕,“是三皇子叛乱那时?”


“是啊,”苏扬苦笑,“三皇子起事便在我家乡附近,两方交战、将我的村子毁了个干净……”苏扬呼出一口气,“想想当时飘零、再看此世繁华,或许那位季仙长真是保住一位明君……”


“说来那位季仙长也是有趣,”丛生是不想苏扬总想这些事的,于是晃着腿说八卦,“本来跳脱得不行,最近居然开始收徒了……也不知道那徒弟够她玩儿多久。”


被玩了的徒弟:“……”


丛生不停,“之前不是一直传言她与自己师兄有些什么么?结果跳出那个‘女子’……许多都说那女子是与六离暗通款曲,但凌云殿那边还是流传是季无念与那女子动作亲密,说不定还是她截胡了自己师兄的红颜呢……”


被截了胡的红颜:“……”


苏扬知她想要转移话题的心思,轻笑,“别这么说。季仙长最近不是认真闭关去了么?”


“啊、那个!”丛生见她笑了、心情也不错,“听说其实是因她当众示爱弟子,被三清掌门罚了……”她又坏坏一笑,“也说不定是偷偷躲起来去和那女子幽会呢?”


被示爱的弟子&时常幽会的女子:“……”


九一一片冷静,“都被猜得差不多了呢……”


“……又是弟子又是红颜……”苏扬对丛生这“胡说八道”也只是无奈一笑,“你当季仙长是什么人……”


丛生一耸肩。能哄苏扬开心,那便什么人都好。


月白又给自己夹了几片菜,沉默无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