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已经不错了…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5 21:16
点击:995
章节字数:28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回到了西线深处,隐去身形、绕了一大圈才回到了大阵旁。


有个百草峰的弟子发现她,一呼百应、不一会儿她身边就围了一圈人。叶二这一失踪、惊动了六离仙长和文正长老,更不要说展封、管笙在外寻了她大半天,此刻见她平安归来、总算是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诸人都问她去了哪里,月白只说自己昏迷许久、醒来时都已经天黑,赶紧踉踉跄跄得往回来。


“那大蟒已然结丹,也不知怎得会突然袭人,”展封面容严峻、稍显自责,“叶师妹,是我没护好你。”


“师兄别自责,”毕竟是月白自己安排的戏码,也不想拖累他人,“我现在没事,反倒烦劳师兄师姐担心……师兄师姐、你们没事么?那大蟒修为……”


“那大蟒疯得快、静得也快,没一会儿就跑了,”管笙摸了摸小师妹的脑袋,“你没事就好……”


“烦劳师兄师姐担心……”叶二低下了头。


叶二在百草峰呆了一会儿,确认无事便被六离领回五时峰。鹿邑西线本就有不少山灵野兽,此次除了叶二失踪大半日、并无人员伤亡,便也只被当做是意外。六离也没有与叶二多说,让她好好休息。



***


不过到底有事发生,六离还是将此告知了季无念。


“人没事吧?”季无念正坐在门阶上,懒懒靠着。止戈还在她面前凌空飘着,那件素白长衫还挂在那儿。


“怕是受了些惊吓,”六离声音平稳,“你也不必担心,她没受什么伤。”


“嗯。”衣衫不整的人很容易探进自己衣服里,抚摸自己本该被开了个洞的右腹。季无念有些恍惚,“没事就好。”


“无念?”六离察觉到她似乎心不在焉,“可是你那儿发生了什么?”


季无念闭上眼,“没有。”她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已经愈合的伤口,正了语气,“师兄,我查到了魔修缅南聚所、在百川,就在最近。”


“百川……?”六离一惊,“那离明云……”


“不远。”季无念长呼一口气,“师兄你传讯给明云吧,至少找人去探探。”


“唉,”六离说,“若此事属实,到可能真是件大事。只是不知道明云会不会听。”


季无念换了个位置,将自己双腿都置于门阶之上,半躺在那里,“听不听是他们的事,我们也只能做到此处了。”


明云是几大仙门中十分骄傲的一支,并不喜欢外人过多指摘。


“也是。”六离是同意她的,“既然你已经探听到此,便赶紧回来吧。”


“我这儿还有些‘人间事’,”季无念笑道,“办完就回去。”


“师兄前日还在记挂你,‘别出去了就玩疯了’,”六离笑着,又正了语气,“要有分寸。”


“嗯。”季无念淡淡说道,“过几日我就能列个被魔气所扰之处的单子出来……”


“好。”


六离又叫她多加小心,便断了联系,留季无念一个人又开始发呆。呆着呆着、手边不自觉得往腹部去。所及之处、只一片滑嫩肌肤,哪里有什么血肉翻腾的惨相。


可那时被刺穿的痛楚还是不受控制得从记忆里被翻出来,牵连出一片,散着刺骨寒气、把她的整个身子都卷了起来。修长的腿被收起,挺直的脊背被牵弯,那张好看的脸埋进了自己膝间,不见月光。


唯留身边一些温暖水气,提醒她、已离开了那千里寒霜。


季无念再抬头时,月亮正当空、完完整整得投在水里,又被一众氤氲模糊在眼前。


算来,从受伤到痊愈,还不过半日。而她本打算跑上几日的路,也在不到一刻便被走完。那人甚至已经回到了千里之外的三清门,成了失踪又被找回的小弟子。


跟她一比,这个狼狈的自己真是没用到了极点。


没用的季无念深深呼出一口气,将胸口那些阴郁和自怜都吐出来。伸展身体、将卷起来的自己全部展开,季无念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


声音散在了周边树林,没有惊飞鸟兽、没有悠远回音,只有虫鸣稍稍附和一番、又暗淡下去。


季无念拍拍身上衣服站起,顺手取了一旁挂在弓上的素白长衣披在身上。绣了仙鹤的下摆落在胫边,长度倒是正合适。想来她和月白身形相仿,不仅仅是衣服,就连这弓拿在手里、也是差不多感觉。


左手握弓,季无念试着去拉弦。指尖还未碰到弓弦,一股灵气便自全身而起、沿着筋脉一路狂涌而出,争相往弦上去。周边灵气更是狂躁,疾风一般切进指尖,自弦而起、一往无前。


“唔。”


季无念一声闷哼,还是控制自己放开长弓,让灵气回返。


“……难怪之前跟被掏空了似的……”


不再尝试,季无念将止戈收起,走进小屋里、还有淡淡血腥气。


月白是将小屋弄干净了,可她之前被季无念弄脏的那件浅蓝色外袍、倒是被毫无怜惜得丢弃在了地上,与季无念那件红衫扔在一起。


月白走后,季无念发了太久的呆,倒是忘了把这些东西收拾掉。


红色又深又艳,差点又将季无念的神拐过去。她赶紧将衣袍抱起,随手在外生了一堆火、让这些血气消散在火舌中。


她摸了摸自己左边肩颈,再往下便是背脊。


“已经不错了……”


***


“叮。新任务触发。‘助季无念取得绮梦纱’。 ”


刚打算开始静心修行的月白沉默一阵,确定自己之前扫过的所有典籍中、都没有一种叫绮梦纱的东西。


“……说不定她自己知道?”九一觉得这已经是个套路了,“大概到时候又会自己去弄吧……”

皇帝、冷剑、妖皇、不归、素琴佩剑……这些任务几乎都不需要月白做什么,季无念自己就去了……除了最后一个,月白好像在或不在都不会有什么区别。


至于最后一个……九一现在不太敢跟月白聊这个话题。


原本月白就对拜师三清颇有微词,此刻这个身份更是阻碍了她跑去季无念身边。一定程度上、直接导致她在保护季无念这件事上的滞后……而月白之前更是早让九一盯着沉凝,却没想到、还是让他找到个机会把季无念刺了个对穿。


是的,那一枪、是沉凝刺的。


元酒之前赶回无极宫时并未将沉凝带上,而月白想知道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去读沉凝识海。她就这么看见了那个张狂潇洒的红衣魔修一剑破万法,一曲断人肠;也看见了那人堪堪抵住掌门左任的威压,而后红衣缥缈、处处千钧一发。


左任步步紧逼,偏偏伤不了那人分毫。红衣人迎风飞舞,一步步看似九死一生,却又恰入生门、让她从威压中脱逃出来。甚至躲过藏雪众人的千锋剑阵,如丝如缕,就这么要飘出藏雪范围。

太精细了,又太恰到好处了。


月白看得起疑,沉凝却看得焦急。


自己宫中的冷剑被一魔修挥舞生风,年轻的少宫主一腔热血被这讽刺的一幕羞辱。也不管此刻战局焦灼,长枪出手、拨开一片剑锋,直刺魔修而去。


银光不灭,绞灭一片血肉。


气势如虹的少宫主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刺是多么简单,手中长枪扭转、倒刃几乎要带着人向前。沉凝拉枪却伸手,“还我冷剑!”


那个愣住的人总算回过神来,身形速退、也不管被倒刃勾出一片鲜红,反倒笑了出来,语气低沉。


“还你一次。”


冷剑寒芒暴涨,抵开了沉凝的抢、却不一定挡得住背后左任的掌。


凌洲侧目,腹部受伤让她微弯了腰,可举起佩剑的力气还有。


也就是那时,一阵灵力自凌洲体内狂暴而出,卷起一阵狂风、硬生生将众人逼退。左任的威压被打回,而沉凝也被激晕、还未醒来。


月白想过,若是没有沉凝、凌洲的落点便是她离开藏雪的最后一块板。可惜,她算准了千锋万剑、却没算到一个突如其来的沉凝。而若是没有月白出手相救……


她最后举起佩剑是想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闪在月白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挡住左任是不可能的,难道是她还有其他什么秘法逃脱?还有那句“还你一次”……


“九一,”月白唤它,“你盯着她,动了就告诉我。”


没什么作用的系统乖乖答道,“知道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