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救我一命。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14 17:05
点击:989
章节字数:32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红衣人坐在深处,身旁落了两品长剑、一把素琴。山洞里还有一件雪白大氅、一匹健壮青骢。


月白按住自己不太舒服的胸口,正好看到那人睁开的双眼,“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看这一番布置,她是早备了后路的。


季无念笑起时咳出了一口鲜血,似是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只低低与自己说,“居然真的来了……”


不知道这次、她又用什么办法逃开了众人眼界。


见那边没什么反应,月白胸口更不舒服,只觉得一口气闷着。诸多灵力消耗让她觉得有些疲惫,而一种“都是白干”的烦躁感则是让她忍不住咬牙。


“你的任务机制,真的有问题。”月白又说了一遍。


九一这下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干干得换了话题,“那现在怎么办……”


“还是得先从这里出去。”月白闭上眼深深吸气,将心中起伏压下去,“她伤得不轻。”


洞外冷风呼啸、其中又夹杂着一些细碎声响。没等月白将气息理顺,身边便贴近了一个血气弥漫的温度。那人靠在月白肩头,该是又弄脏了她一身浅衣。


“月白。”


月白睁开眼,翻了颗药给她塞进嘴里。



“唔……”本想好好说话的人皱起了整张脸,一个“苦”字说不出口。


将人抱起,月白按住她腹部伤口、翻身上马。手指一勾,那件雪白大氅便将两人牢牢裹住,似是准备好了在这漫天风雪中护她二人温暖。


冷剑与素琴佩剑被收入空间。月白问她,“去哪儿?”


马都备了,落脚的地方、必然也备了。


季无念又苦又疼、说不清话,好几个呼吸后才磕磕巴巴地说道,“往南……出雪山……”


“具体一点。”


“岭北……兴、兴山……”


九一:“那都快两千里开外了……”


大概知道了地方、对月白来说便不难。她一手搂着季无念,一手拉缰绳,眼见怀里人所有视线都被大氅遮挡,便夹了马腹。座下白马应声向前,踩在了洞口浮现出的阵上。


季无念闭着眼靠在月白肩上,身旁大氅温厚,座下白马温顺、缓步而行。风霜不侵,恶意不扰,唯有身旁人淡淡清香乱她心神。


听闻月上有桂花,不知是不是就是现在这个味道……


眼见风雪变旭阳,月白驾马走在林间,轻声问道,“兴山哪里?”


怀里人没说话,月白便也不说话了。


问了林中一些灵物何处能落脚,月白便跟着指引走到一处氤氲山泉。山泉旁有一处小屋,看样子已是荒废许久,只不过有床有桌、做个落脚处还可以。


“这地方建好了就没人来住了。”一个小灵绕在月白身旁,对这人气息感到十分亲近。


月白施了个咒、便将地方打扫干净,“什么时候建的?”


“唔……”灵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智力也不足以换算这些奇怪概念,“十年?二十年?很久啦……”


“嗯。”


月白将季无念放在木床上。那一身红衣因血结块、已是处处狼藉,就连月白这一身浅衣也毁了不少。那对嘴唇更是没有血色,浅的发紫。解开了她的衣服,月白才总算看见她右腹那个血窟窿。看皮肉外翻的样子、该是被人从正面一枪刺穿。那枪被拉回来时、连着背后血肉也牵连一番,搞成了这副惨兮兮的样子。


季无念给自己止了血,用寒气将伤口冻住,受着皮肉撕扯的疼、还忍着寒气入体的痛。


死是死不掉,但免不了吃很多苦头。


唯一让月白还欣慰的,大概就是她乖乖得换上了另一张脸。若是面容暴露,还不至于要她去屠戮藏雪。


“……月白、我觉得你的想法很危险。”九一瑟瑟发抖。


“危险么?”月白自己也有些不舒服,灵力的消耗让她很疲倦,“不杀光、怎么保密?”


“你忘了你还只是个没筑基的修仙菜鸟么……?”九一干干得笑。


月白的空间里有可以重塑血肉的药,可此时拿不出来、她心情就更加不好,与九一说话便也少了耐心,“我只是打不过,不是弄不死,再大不了、也就是被天雷劈两下,总能弄死他们。”跟任务失败、神魂受损相比,月白一点也不在意被雷劈。


“……”大佬好像生气了。九一不敢触月白的霉头,“那现在要怎么办……要被雷劈么?”


虽然月白不介意被雷劈,但此时她们还需要隐藏、引来天雷太引人注目。


月白又长长吐出一口气,还是将手贴在季无念身上。


淡淡的金光自她掌中流淌而出,贴着破碎的血肉钻进去,将那些肌理抚平、理顺,又把那些受损的脏器一一修补、拉回原本的模样。自内而外,那金光温柔拂过每一处断纹,填补一切破损,直至将那失去的部分全部补足。


“……卧槽,这是什么?”九一惊了,它怎么不知道月白还有这种本事?


月白神志已经有些不清晰,踉跄一下、跌坐在床边。


眼前的一切开始发黑,月白没办法回答九一的话,晕了过去。


***


月白睡得时间不长。醒来时还有些头脑发昏,她差点想不起自己在哪儿。还是外面潺潺水声拉回了一点她的注意力。本该跌在床边的自己现在睡在了床上,而那个应该重伤的人、此时却在外面泡温泉。


走出房间,月白脚步还有些虚浮。坐在门阶上,她透过一片迷雾对着季无念说,“你的暗卫很会找地方。”


季无念靠着池边,头发挽起。颈线伸展、沿到圆润的肩,又浸入水里,被薄衣覆盖。她半眯着眼,“你要泡一泡么?毕竟刚从雪山回来。”


夕阳半沉,红光已现,月白打算回去了。


看见那边青芒现,季无念出声叫住她,“月白。”


青峰浮在身边,月白只差一跃便要走。


“什么事?”


“你没有多管闲事,”季无念轻笑,满脸红晕,“多谢救我一命。”


“这点伤,不至于要命。”月白懒得看她,目光还在天际红光、再不走又要天黑。


水声哗啦啦,季无念站起身来、披着湿透的衣衫划开水面,站在了月白脚边。月白丢弃了那件染了血的长衣,换了一件新的、衣摆处绣着鹤。季无念抬手,带起一片水幕。


手被另一只湿漉漉的手牵住,月白带着对弄湿自己衣衫的嫌弃单膝跪下、与她对视。


“要不是你,就不止这点伤了……”


这人整个人都滴着水,连眼睛都是湿润的。身上更不用说、在她贴近的一刻便决定了月白又要换衣服的命运。只有那双唇、似乎是因为失血的原因显得有些干燥,便是在水里泡了许久、也有些磨人。


而那双带着热气的手臂环着月白的脖子,淋湿了她的衣服、也拉近了她的距离。由单膝变双膝跪地的月白被她搂得更紧,季无念像是要从她身上汲取什么似的、不肯放开。


月白心口有点什么东西,似乎就这么被她抱得挤了出去,然后全部变成了衣服被弄湿的嫌弃,嫌弃到不愿掩饰。


“你今日已经毁了我一套衣服了。”


“反正这套你也不要了……”季无念不放手,还笑,“留给我穿。”


“……月白、她想扒你衣服……”九一觉得自己有点酸。


“……”月白都不乐意回,“我要回去了。”


再不回去,她怕六离要搜山。


季无念只是在她肩上蹭了蹭,没说话。


月白也不催她,只是静静看水气飘渺、渲染金红,而后又一点点黯淡下去。


那双手臂总算松开,重新站在她面前的季无念似乎能让那太阳重新升起来,眉眼明媚、可以夺目星空,“月白,走前不把冷剑和素琴佩剑还我么?”


月白微微勾起嘴角,“是你的么?”


“我凭本事偷来的,”季无念笑开,强词夺理,“就是我的。”


“比起冷剑,素琴佩剑更适合你,”月白说着,让素琴佩剑慢慢显现一旁。一琴一剑,文雅风流;琴音细腻,剑意缠绵。季无念修为不够,这般细密的操弄、正适合她。“冷剑我收了,你也可以凭本事从我这里抢。”



季无念一愣,“可是……”


“你要用时,再问我要。”


“……”季无念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找出什么合适的话来,最后只能轻笑,“那月白,我能问你要样东西做补偿么?”


月白站起身来,身上已经透湿的衣服贴在她身上,尤其是肩部胸前、一片深色。她解开自己腰带,问,“你要什么?”


季无念往后退了几步,又靠着池壁坐回水中、看月白宽衣解带,“你那日的弓?”


九一呵呵两声,“好得寸进尺啊……”


月白将腰带扔在一旁,顺手便将身上的外衣脱下,“你要做什么?”


“留着玩儿,”那边笑得灿烂,“不再脱一件么?”


月白瞥她一眼,没说话。


“你不要跟着我了,”季无念往下滑了一些,那对锁骨浸入水中,脑袋靠在了池边,让泛着红光的水更加映出了她的脸庞,“我不会再弄成这样了。”


古朴的气息从月白身旁一处传来,几乎微不可探。可那感觉就如同砂砾入海,不过是因为自己太过渺小、难以视及全貌。


止戈弓几乎有一人高,没有多少装饰,可以看得出材质不凡、却又好像只是打磨得比较好。

季无念碰过那弓,知道这是一把神器。


“一箭一颗,”月白将手中的外衣甩在止戈上挂着,还掏出一瓶药来放在旁边,面色凉薄,“至于我要去哪儿、与你……”无关。


“我去完缅南就回三清。”


月白向她投去一眼,但见她含睇宜笑,似春日昭昭。


不太想理她,跃上青峰,月白往回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