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默契天生。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6 06:07
点击:1067
章节字数:25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叮。新任务触发,‘归还龙骨不归’。”


季无念备好的是一处山谷中的宅子,距海岸很远、该不会被无极宫的人搜到。而在飞掠岸边时,月白已注意到之前她藏身的小渔村俨然已被他们之前打斗引起的海浪淹没,房屋残木漂浮海上、不见一人。


宅子不似之前的渔村那般简陋,甚至还有人居住。从未来过此处的三人在远处便感受到此处妖气,有些惊异。


“凌洲!”刚落院中,一个看似七八岁的孩童顶着一双长长的兔耳跑出来,“你好久……”


“卧槽!”九一第一个惊呼,“兔耳娘!”


可惜“兔耳娘”还未跑到一半便看到身后几人,登时杵在原地,眼睛都红了。


院子里还有些其他的气息,此时都似乎瑟缩了起来。


蒲时和黑蛟互相有些尴尬,月白本想安慰、可一步还未踏出、那边的兔子就抖了一下。


还是红衣魔女上前挡在了那孩子的面前,轻声安慰。她倒也没忘地主之谊,向他们抬手,“你们还是先厅里请吧。”


“……那就叨扰了。”月白率先迈步,走时眼光瞟到那双抱着季无念大腿的小手……


跟晚晚抱她大腿也没什么两样。


蒲时也点点头跟上,对着孩子的红眼睛有些尴尬,“叨扰……”


黑蛟不知说什么,只能对着那双红眼睛扯了扯嘴角。


……更红了。


“月白姑娘,这是?”蒲时跟着月白进了主厅,其中空无一人,那些气息都离得他们远远的。


“我也不知道,”月白也是第一次来,“你们先把气息敛敛……”


蒲时和黑蛟照做。


三人坐在厅里都有些好奇。本以为会有小妖给他们上茶,可等了半刻,居然还是那位红衣人端着茶盏上来、一人一杯。


“侍从吓破了胆,不敢上茶……怠慢了,见谅。”


茶就是这山里的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


蒲时此时好奇更多,“凌洲……姑娘,不知你是如何知道我们行踪,又为何要截我们于半路?”


“不是说了么?”红衣女撇过眼睛,眸中闪闪星辰,“我自有我的路子,你怎么不问问旁边这位月白姑娘?她不也在这儿?”


“呵,”黑蛟面露讥笑,“你也好意思和尊上比?”


月白举杯的动作都顿了顿,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突然一下这么受尊敬了?


“你忘了你送了人家一颗龙丹么……”大佬就是大佬,让九一自愧不如。


月白不想要这种尊敬,甚至想要他离得远点。


这不,旁边红眼如丝,缠上来就是笑意,“要不你问问她?我能不能比?”


月白抿茶一口,“说正事……”


季无念侧靠,笑说,“北上是个陷阱,想引妖皇入局,你要是去了,自然有人等着你。”


“一众杂碎,”蒲时笑言,“便是他们门主……”


“若你身边那位出事呢?”


蒲时黑了脸,黑蛟却冷哼一声,“你以为……”


“月港。”


剑眉微蹙,黑蛟确是想起了什么。


“仙门自有和魔族纠缠之人,你当时能及时进阶,算是逃过一劫。”


黑蛟眼神古怪,看向对面某个低头喝茶的女子。


季无念注意到了黑蛟眼光,对身旁这人显示狐疑,“你……?”


“……逃过一劫,然后呢?”月白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会有什么影响,此时也只想深藏功与名,“藏雪?”


“我收到族中密信,”蒲时看着红衣魔女,“藏雪有我妖族一件圣物……”


“是‘不归’吧?”眼光向下,季无念吐出一口气,“不归不在藏雪。”


不归一直是妖族皇者象征,而正是因为不归失踪、妖族内乱百年。最近、才终于以实力为尊,得了一位妖皇。


黑蛟不信,“你又如何得知?”


“我自有我的门路,你爱信不信,”季无念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不回答他的问题。


“此事若是魔族与仙门勾结,”蒲时看她,“你一个魔修又为何要告诉我?”


红衣女举起双手,“妖皇明鉴,我是新晋的魔修,想爬到魔尊身边困难重重。除了得自己出名出力,还得阻止别人出名抢功,体力活。”她一耸肩,“设计你的是魔将染音,我可不想把你这条大鱼让给他……”


“让?”蒲时有了兴趣,“那凌洲姑娘、你就吃得了我这条大鱼?”


“吃不了总能分一杯羹,妖皇你看,我这儿养了不少小妖,也算是为你妖皇分担……”脑袋一歪,红衣女甜甜开口,“妖皇不给我点什么好处?”


“这份鱼饵太小,”蒲时笑笑,“只怕凌洲姑娘反会葬身鱼腹。”


“那不归呢?”季无念回他,“这份鱼饵够不够大?”


“这饵确实不小。”蒲时浅浅一笑,“但我又要如何得知凌洲姑娘你不是给我又下了个套?”


“我打不过你,”季无念坦然承认,眼神玩味,“你一届妖皇、还怕我一个小小金丹下套?”


“你一个小小金丹,闯得进无极宫、盗得了冷剑,还能全身而退……呵,”蒲时眼神转过月白,又落回红衣女子身上,“你若是真知道不归下落,我们自然可谈。”


“不先问问我要什么么?”


蒲时从善如流,“凌洲姑娘要什么?”


魔瞳鲜红,季无念笑道,“我要你身旁这位黑蛟的逆鳞。”


“哐!”一张茶台碎成残渣,黑蛟双瞳金黄,脸上泛起鳞片来。


“……喂喂喂,”九一叫起来,“她是不是有毛病啊???”逆鳞是随便要的么?


“……”月白脑子里聒噪成一片,最后只能喝茶叹气,“你要逆鳞干嘛?”


季无念朝她眨眨眼,“没见过龙,想留作纪念。”


九一一拍脑门,“这人真的有病。”


别说黑蛟,就连蒲时也变了些脸色,“凌洲姑娘,果然心气很高。”


“我知道,”这人点点头,一根手指指向身边,“她夸过。”


这种麻烦月白并不是很想管,转了个话题,“不归是龙骨?”


蒲时忍着气点头,“传闻如此。”


月白余光落在身旁,那红衣人老神在在,一双眼睛还盯着对面黑蛟的脖子,全然不顾另一双金眸已经快喷出火来。


看来转话题没什么用。


把茶盏放在一旁的桌上,月白淡淡开口,“他还没化龙呢。”


“嗯?”季无念一愣,“不是已经长角了么?”


月白凉凉飘去一眼,为了黑蛟的面子,还是不把他修角不修爪子的事儿抖搂出来。


“反正没化龙,”月白说道,“没什么好纪念的。”


“哦……那算了。”


黑蛟面临的目光明显暗了下去,气得他深吸了一口气。


“嗯?”


黑蛟似有不解,却还是闭眼,不过片刻、便震惊得睁大双瞳,“这……可……”


蒲时看他,“怎么了?”


金瞳瞪圆,黑蛟不看蒲时、却望向月白,“尊上、这……”


“察觉到了?” 月白转向黑蛟,笑道,“还不算慢。”


“怎么回事?”蒲时蹙眉,他不喜欢这样被蒙在鼓里。


“有龙气……”


季无念也看向月白,目光淡淡。


“不归就在这儿,”月白看着两人,笑容浅淡,“你们问也好、找也罢,就这么大一片地方,总能寻到。至于报酬……你就当欠她一个与逆鳞相符的承诺,”她面色温和,朝着蒲时,“如何?”


蒲时一怔,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简直像是孩子过家家,还就这么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这饵,也抛得太快了……”蒲时苦笑,“二位是在唱双簧么?”


“没排演过,”季无念托着下巴,笑意不及眼里,“大概天生默契好。”


月白低头喝茶,不理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