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重责、重义、重苍生。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6-05 20:56
点击:1113
章节字数:34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月白能呆的时间不久,季无念也无意多留。只是月白冷冷淡淡得说要离开的时候,她就特别想逗逗她。


冷剑被季无念放在一边,铭文满布、寒光凛凛。


冷剑一芒封万里,霸道难驭。


季无念自知自身修为有限,本就专攻于精细的操控之术,冷剑本不适合她,可她又修寒气……


明月映入海中,季无念低下头笑自己。


若不是为了这冷剑,她又为什么要修寒气?


“月白啊月白……”


一杯清酒向明月,季无念饮尽杯中物、又掏出一张符咒来。


海浪滔滔,一道结界将所有声音阻隔,只有符咒中的声音响起来,“无念?”


“师兄,”季无念向赵子琛和六离打招呼,“你们那儿怎么样?”


“元酒宫主已经赶回无极宫,该是要彻查,”赵子琛说,“凌洲的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没有,”季无念晃着脚,“几道都不曾听说过这个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现在也是人人在查,传得神五神六的……”


“现在也只知她莫名出现于无极禁地,”六离回道,“无极那边也并未与我们多说。”


“这种时候,元宫主居然不在宫中,”季无念微笑,“还真是巧。”


“……只怕是有人透露了宫主行踪,”赵子琛说,“你那边也要多加小心。”


“知道,”季无念笑道,“师兄,我这边倒是探听到一个消息。有人说,人界魔修要在缅南召会,届时可能会有魔族大能出面……”


赵子琛与六离对视一眼,“此事重大,无念你再探探,最好能找出时间地点。”


“但你不许自己去探,”六离赶紧再加一句,“探完昆弥就回来,不得多留。”


“嗯,”季无念一笑,“我会的。”


远处浪声滚滚,季无念一跃而前。


***


“叮。新任务触发。‘防止明云灭门’。”


缅南。明云。


月白在床上打坐,默默地思考着这两个名词。


明云阁所在之处离缅南不远,考虑到刚刚那个突然跳出来的任务,只怕这个所谓的魔修聚集、便是要攻克明云了。可季无念没有去过这个地方,此时也不在所谓昆弥探听消息,那她是怎么知道这个地点的?


魔族大能……?是指凌洲自己么?


“你这位大气运之人,所求不小,”月白评价。


“不是我这位,”九一砸吧砸吧嘴,“是你那位。”


月白显然不想进入这种话题,只是吐出一口气,感觉这天得在季无念的手里翻一翻。


可是季无念还弱小,若这天真的翻了,季无念不可能独善其身。


所以要长袖善舞,四处投注?


月白觉得违和,猜不透季无念的目的。


怀中紫符闪烁,打断了月白的思考。她拿出紫符,那边沉凝声音传来,“叶二,你那儿怎么样?无念还好么?”


“宁师兄?”月白知道他现在还在藏雪峰,不过元酒已经回了无极宫,“师尊几天前就闭关了……”


“闭关?”沉凝语气一沉,“闭关也好……”


“宁师兄,我听说无极宫出事了?”月白问,“你还好么?”


“……无极宫进了贼人,不过我目前不在宫中,”沉凝语气轻柔,“但也确实有些麻烦事。”


“麻烦事?”


“宫主打算让我与藏雪小师妹培养感情,”沉凝哼了一声,“怎么可能、我心里还有无念呢。”语气有些弱气。


“……嗯……”九一吐槽,“可是人家心里没有你啊。”


月白不太想参与到这种事情里去,淡淡说,“如此、便祝宁师兄一切顺利……”


“叶二,”沉凝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你说无念喜欢什么样的人?”


“……这个我不……”


“你就说说你的感觉!”沉凝大概意识到这个范围太过宽泛,还给了几个选项,“是‘潇洒走江湖’的?还是‘身居庙堂高’,又或者是‘翩翩少年郎’?”


“……我真的……”


“叶二、你就说你的感觉……”


“……”月白缠他不起,叹了一声,“师尊虽看似爱玩爱闹,但其实十分重责、重义、重苍生……”虽然还不知道季无念这么上上下下折腾到底所求为何……“若是她要选婿、也该会是个与她一般的人吧。”


“……重责、重义、重苍生……”这个、其实沉凝是知道的,他轻轻一笑,“你说如果无念知道我要与他人同处、她会在意么?”


九一:“应该是不会的。”


月白同意九一的说法,但这并不是应该出自她口的话语。“叶二不知。”


“你觉得呢?”


月白没办法,迂回道,“我想师尊该会希望宁师兄你自作选择……”


“就是不会了?”沉凝步步追问,“就说你的感觉吧、叶二。”


少年情深,然而落花有意水无情。


“我想师尊反而会为师兄高兴吧……”


“呵,”沉凝的声音似是从什么东西中被解放而出,“我猜也是。”他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她会就那么一个人潇潇洒洒快快乐乐,居然也收徒了……”


有点像是风遇到了墙、浮萍长出了根,季无念居然就这么多了一个牵绊。


这个牵绊是季无念自己选的,而她以前没有、便是她不想要。


沉凝突然就对自己在季无念那里有了这么一个小小定位,让他叹了口气。


没再多说什么,沉凝断了联系。


月白对这态度有些疑惑,联系切断后便去读他识海。


原来元酒宫主北上藏雪便是想趁三清手忙脚乱之时,暗中和对方商谈联合一事。元酒更是打算以义子未来姻缘为证。所以在沉凝回去半路将他也叫着北上,便是要去见藏雪刚收的小师妹。至于宁晟刚刚当众表白季无念一事,本是打算当做年少轻狂处理,双方长辈都打算撮合一番。此事沉凝到了藏雪才知,反抗的余地不多,本是十分心烦。


可如今冷剑被夺,元酒没有任何心思去管这些事,只将沉凝先留在了藏雪、自己赶回了无极宫。


至于沉凝自己,似乎也在思考些什么、但此时还未决定。


一石几雕。


凌洲出了名,得了冷剑;无极藏雪的秘密联合泡汤;逼得无极重视宫内是否有魔修奸细;还讲沉凝从联姻之中解救出来。


“不愧是大气运之人啊……”九一拍拍手,“真厉害……不过沉凝?”


月白垂首,想的却是其他事,“静观其变吧。”


“那那个素琴佩剑的任务……?”


“静观其变。”


“叮。新任务触发,‘拦截妖皇蒲时北上’……”九一也没想到变来得这么快,任务出现了,“额,啥意思……?”


上一次见蒲时就在月港,东海边、离季无念算不上很远。而此时,那个人似乎已经在半夜风雨之中又去无极宫绕了一圈。


月白深吸了一口气,“六离还在栾清峰?”


“是啊……”九一没太明白,“怎么了?”


隐去身形,月白又只能认命得往外跑。


***


今夜的蒲时很奇怪。


暗红魔气烧在冷剑上,铭文变色,寒气铺天漫地般朝空中金鸟涌去。却见金鸟展翅,三道凤尾燃起金火,烧红半边天、融化晶芒。


“锵!”


和鸣响彻天际,直接震荡人心。却不见那红衣人有半分犹疑,提剑迎上,一剑斩风雷。


金鸟左闪避过一剑,又听一声剑气划空,凌厉寒气扑面而来。


猛火突进,一阵金红火光爆燃而起,顺着寒气倒烧而上、终是被消亡于冷剑剑尖。


太阳一般的火球越烧越小,金光中走出一个青袍男人,双手背在身后,“我已对你多番忍让,再来、我就不客气了。”


对,这就是奇怪的地方——蒲时不是一个会忍让的人。


季无念冷剑在手,眼睛却越过蒲时、看向一直在他身后观战的黑衣男子。那人气势比蒲时更为尖锐,自一开始便钉在她的身上,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本来以为他们俩会一起上,居然还是蒲时将他拦了下来,当真是世事无常。


“呵,听闻新任妖皇好勇斗狠,是个莽夫,”冷剑画了个圈,红衣女轻笑,“今日一见,倒是他人误传。”


黑衣男子向前一步,脚下掀起一阵高浪。


“欸,稍等,”蒲时抬手,温和一笑,眼睛却向另一个方向看去,“有朋友来了。”


不仅是蒲时,就连那黑衣男子也放温和了眼神,向那个方向转身。


季无念不敢松懈,可往那边看时、还是愣了一愣。


那边长衣飘飘、乘风而来的姑娘,不是月白是谁?


黑衣男子抱拳、聊表恭敬,“尊上。”


蒲时对这称呼并不满意,可此时也只是瞥去一眼,对着月白上前迎了一步,“月白姑娘。”


停驻一边,月白向着他俩点头致意,“好久不见。”月白再往旁边看。大概是不想用剑尖对着她,红衣人的冷剑垂在了身侧。


眼眸在双方之间转了一圈,月白向蒲时点头,“多谢。”


该是因为这人有她的气息,蒲时留手了、黑蛟也没出手。


“这位真是姑娘的朋友?”蒲时没去看那边的人,只对月白说话,“修为不高,心气倒是不小。”


暗红眼眸微微抬起,季无念也不在意对方的贬低,只是颇有兴趣得看着另外三人互动。


确实,跟蒲时比起来,不过金丹的季无念、实在看不上眼。


“大概天生的,”月白踏空走去,站在了季无念身边,对蒲时他们说,“去喝杯茶?”


蒲时与黑蛟对看一眼。蒲时回道,“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还是……”


“若妖皇是要北上藏雪,我奉劝你还是止步为好。”


沉默了许久的人总算说话,让蒲时和黑蛟都为之一怔。


细长的眼睛总算认真起来,蒲时问,“你是怎么……”


没被面具遮住的嘴角浅浅上扬,红衣女笑道,“我自有我的路子,也不必向妖皇报告吧?”


眼见蒲时周身气质有变,月白挡在季无念身前,朝东方望去一眼,“这里不方便,还是找个地方喝杯茶吧?”


多个气息朝这里疾驰而来,似乎是无极宫,还不伐修为很高的人。


肯定又是季无念惹来的麻烦,该是怕自己打不过、直接引了无极宫的人来。


行程已露,又有月白挡在面前,蒲时与黑蛟交换了个眼神,“那请月白姑娘带路。”


月白看向季无念,对方往一边抬了抬下巴。


“叮。新任务触发,‘归还龙骨不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